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鄱阳湖上

第一百二十章 鄱阳湖上

        鄱阳湖的水面上,一条小小的渔船缓缓的划过,满脸皱纹的吴老大坐在船头,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药包,这是他打了一天的渔才换来的几服药,没办法,屋里的婆娘又病了,而在他脚下的小桶里,则是一些没有卖出去的小杂鱼,也是他们一家今天的晚饭。

        “爹,家里的盐也没了,妹子都已经长大了,却连一套自己的衣服都没有,只能和娘穿一套衣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正在这时,站在船尾摇船的一个黑小子忽然开口道。

        这个黑小子就是吴老大的儿子,本来他有四个儿子,可惜前三个要么夭折,要么遇到意外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叫黑头,黑头也是鄱阳湖中一种十分凶猛的鱼,这小子水性极好,一个猛子能在水下游出去上几百步,这在打渔人家中也十分少见。

        “你想说啥?”满肚子心事的吴老大一下子就听出儿子话里有话,当即转头问道。

        只见黑头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黄板牙道:“爹,何家大哥找过我,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咱们光靠打渔根本活不下去,官府那帮扒皮又时不时要咱们去服徭役,每回都得死上几个人,我娘身体又不好,经常要吃药,咱们家里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与其等着饿死,不如拼……”

        “闭嘴!你忘了你二哥、三哥是怎么死的了!”没等儿子说完,吴老大就气的大吼一声打断道。

        吴老大前三个儿子中,除了老大是夭折外,老二老三却全都是横死,确切的说是被官府杀的,因为他们违抗朝廷的禁令,偷偷上岸与人交易,甚至还买卖私盐,因为他们这些渔民实在太穷了,根本吃不起官盐,可惜后来被官府抓住,导致他的两个儿子全都被判了死刑。

        一听老爹提到自己的两个哥哥,黑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黑黝黝的脸上却还有些不服气,毕竟人都快活不下去了,他们这些年轻人当然要想办法找个出路。

        看着儿子不服气的样子,吴老大也不禁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渔民的日子太苦,甚至都快要活不下去了,可是黑头已经是他们吴家最后一点香火了,他还想着早点给他娶个媳妇,再生几个大胖孙子,这样自己才有脸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

        想到自己的祖宗,吴老大又想到自己那个已经死了几年的老爹,他虽然看着老,但其实还不到四十岁,而且他家里也不是一直这么穷,当初他爹曾经是陈友谅手下的将领,所以吴老大也曾经过了一段富贵生活。

        可惜对于现在的吴老大来说,年幼时的富贵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不真实,自从他跟着父亲被流放到鄱阳湖后,一家人的日子就越来越苦,他爹娘不到五十岁就相继病死了,而他自己的儿女也死了大半,现在婆娘也病了,如果挺不过去的话,恐怕……

        想到家中的困苦,吴老大也感觉心如刀绞,自从他们被贬为渔民,并且流放在湖中生活后,官府就处处打压他们,不但经常征召他们做劳役,甚至就连他们打的鱼,也要上交重税,渔民们都说,哪怕只打到一条鱼,官府也会把肥美的鱼身切走,只给他们留下鱼头和鱼尾。

        另外官府还规定,禁止他们与岸上的人私自交易,所有需要的生活用品,只能从官府指定的几个商家购买,而这些商家与官府勾结,把货物的价格提高几倍,比如盐这种必需品,官盐本来就已经够贵了,但他们这些渔民想买,却还要比官盐的价格贵上几倍,而贩卖私盐则是死罪,他的两个儿子就是因此而死。

        也正是官府的盘剥,所以无论吴老大他们再怎么努力打渔,也无法解决温饱的问题,大部分人都是缺衣少食,甚至年轻人的个头也都比老年人矮上大半头。

        就在吴老大沉思之时,前面的水面上忽然出现一座杂乱的水寨,这让他也终于停止了思绪,站起来帮着儿子摇船,顺着水寨的入口进到寨子中。

        吴老大这些渔民不允许上岸居住,但他们又不能一直住在船里,所以就在湖中找了一些水浅的地方,将一些破船、木板之类的固定住,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个的水寨,每个水寨的规模大小不一,有些大的能住几千人,有些则可能只住了几十人。

        吴老大顺着寨子中的水道前行,遇到两侧的熟人也会打个招呼,很快就来到自己的家,确切的说应该是半条破船,剩下的半条沉在水里,虽然只剩下一半,但露出水面的船舱还是能住人,据说这条船曾经是当年陈友谅手下的战船,不过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它本来的模样了。

        “咳咳咳~”吴老大刚把船停好,就听到家里传来自家婆娘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虽然他都已经习惯了,但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心里堵的难受。

        吴老大推门进到家里,所谓的家,其实就是一个凌乱的船舱,门口用泥糊了一个火塘,后面则是被隔开三个小间,勉强能让一家人居住。

        “爹,你们回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女见到吴老大也立刻欢喜的上前,并且接过他手中的药包和小桶,这个少女正是吴老大的女儿,也没什么正式的名字,平时就叫丫头。

        “丫头,这个药给你娘熬上,另外把鱼也给煮了!”吴老大看着女儿穿着一身满是补丁,却还十分不合身的衣服,心中也十分的愧疚。

        丫头答应一声,麻利的把药倒进药罐子里,并且升起火熬药,黑头这时也走了进来,帮着妹子一起做饭,其实就是把杂鱼煮成鱼汤,这也是他们家最常吃的东西了。

        不一会的功夫,药熬好了,丫头端到里面,喂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吃药,她正是丫头的母亲的婆娘,姓叶,和吴老大一样,娘家曾经是陈友谅手下的将领,可惜也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丫头先是喂母亲吃过药后,又给她盛了碗鱼汤端给母亲,因为母女两人只有一身衣服,所以她母亲只能坐在被窝里吃饭。

        鱼汤里没有加任何的调料,甚至连盐都没有,所以鱼汤也是腥气扑鼻,味道就更别说了。

        不过吴老大一家却早就习惯了,每人端起自己的鱼汤默默的喝着,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见丫头却犹豫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有什么心事,最终还是抬头道:“爹,我……我想去许大娘船上……”

        “闭嘴!你要是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吴老大一听“许大娘”这三个字,当即暴跳如雷的大吼道,所谓许大娘,做的就是花船生意,寨子里的女人活不下去了,就跟着她出卖皮肉,吴老大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女儿却做这种事。

        “爹!娘病的这么病,吃了几服药还没好,家里更是一文钱都没有了,如果我跟着许大娘,就能挣到一些钱给娘换个大夫……”

        “啪~”丫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吴老大一巴掌打在脸上,随即只见吴老大红着眼睛厉声道,“你给我记住,我们吴家人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去做那种下贱事!”

        丫头捂着脸满腹的委屈,眼泪更是不停的涌出来,她又何尝去出卖尊严,可光靠父兄打渔根本养不活家里,唯一能换点钱的,整个家里也只有她了。

        “妹子,这种话就别说了,哥就算是累死,也不会让你去的!”这时黑头也闷声道,说到这里时,他心中也再次闪过那位何家大哥的一些话,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想要让家人活下去,他也只能冒险一搏了。

        “好了,吃饭,明天我和黑头早点出去,说不定能捕到一些好鱼,到时多卖点钱给你娘治病!”吴老大也知道女儿是为家里着想,这时也在为刚才的冲动后悔,但又不好意思向女儿道歉,只能再次默默的喝起鱼汤。

        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吴老大就带着儿子黑头摇着小船出了水寨,找到一处合适的水域后,开始撒网捕鱼,本来鄱阳湖里的鱼还是很多的,可是经过他们这些年的捕捞,水里的鱼也越来越狡猾,有时几网也捞不上来一条鱼。

        今天吴老大父子的运气也格外的差,忙了一上午,也没打到几条鱼,中午父子二人休息了一下,又吃了几条丫头熏好的几条干鱼,随后决定换个地方再试试运气。

        不过就在吴老大父子二人划船前行时,忽然听到远处的岸上似乎有人呼喊,两人扭头看去,却发现岸上有人向他们招手,似乎是想乘船,这让父子二人也都是眼睛一亮,除了打渔外,他们偶尔也会载客人,当然要收取一些船资,相比他们打渔,载客的收入就好多了,只是这样的客人并不常见。

        当即父子二人将船划到岸边,这时才发现,原来向他们招手的人是几个僧人,不过不管什么人,只要给钱就行,于是吴老大也立刻冲岸上的僧人喊道:“你们是要乘船吗?”

        “不错,烦请船家载我们一程,我们愿意付船资!”只见为首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回答道。

        这让吴老大也是心头一喜,当即就要把船划了过去,只不过就在这时,吴老大看着老和尚的相貌却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忽然激动万分的指着老和尚道:“你……你是张太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