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给朱标打个预防针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给朱标打个预防针

        “你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解决高丽的隐患?”朱标看到李节自信的模样,一时间也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李节的话让他怀疑起自己的智商,他可是一条都没想到。

        “当然!”李节点头,“其实陛下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提出要对马岛,有了这座岛,大明就可以在岛上驻军,进可攻退可守,不过只靠一座海岛并不能完全的威慑高丽,除非打造一支强大的海军,以这支海军为后盾,足以让高丽不敢妄动!”

        “打造海军?”朱标闻言却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据我所知,造船可是很花钱的,另外海军的操练也与陆地上不同,十分的消耗时间,想要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海军,恐怕要花费不少的财力物力吧?”

        “殿下,民间有句俗话,叫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倭国银矿每年几百万两,甚至是上千万两的白银收入,若是没有强大的武力保障,迟早会出问题,而且就算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也依然不能完全保证以后不出问题!”李节再次开口道。

        “有海军还不行?”朱标听到这里差点跳起来,光是打造海军的投入就是个天价了,若还需要其它的投入,那这个窟窿可就太大了。

        “当然不行,殿下熟读史书,应该知道朝代兴衰之理,没有任何朝代能够永远的保持强大,所以现在就算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也难免后世子孙懈怠,万一国内再出点事,海外的利益就顾不上了,所以光有海军还不行!”李节再进一步道。

        “那还要怎么办?”朱标这时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的思路完全被李节给带偏了。

        “其实最彻底的解决办法也最简单,若是朝廷直接出兵把高丽灭了,岂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李节笑呵呵的再次道。

        “不可,高丽虽然是个小国,但一向独立于中原之外,若是朝廷出兵,必然会激起他们的强烈反抗,当年蒙元都没能灭掉他们,由此可知这个小国必有其过人之处!”朱标闻言却是立刻摇头拒绝道,灭掉高丽虽然能彻底的解决问题,但他却根本没有考虑过。

        “殿下,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高丽现在权臣当道,国内动荡不安,正是咱们从中取利的最佳时间,比如那个李成桂,无非就是个狼子野心,想要篡位自立之辈而已,咱们大明身为宗主,自然要维护高丽的正统!”李节说到最后时,也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李节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朱标听到这里也猛然醒悟过来,原来李节是打的这个主意,现在朝廷支持李成桂,主要是因为大明没有侵占高丽的心思,但若是有需要的话,却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表面支持李成桂,等他谋反时再突然反悔,以扶持高丽正统的名义出兵。

        虽然李成桂已经掌握了高丽的军政大权,但毕竟国小民弱,而且国内反对他的声音依然不小,再加上大明打着大义的旗号,肯定能号召不少反对李成桂的人投靠,如此一来,打败李成桂也并非难事,而只要李成桂一死,大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驻军高丽,控制高丽的军政大权。

        “殿下,这件事其实并不麻烦,只要咱们占据了对马岛,李成桂谋反之时,肯定会派人与咱们联络,到时咱们可以打着支援他的旗号,派一支军队进入高丽,然后在关键时刻给他致命一击,到时大事可成矣!”李节看朱标还有些犹豫,于是再次开口劝道。

        这种打着平叛的旗号,灭掉周边小国的事,朱标的那位好弟弟朱棣就做过,而且灭掉的还是历史上的安南,也就是后世的越南,当时越南胡氏父子篡位,建立胡氏王朝,朱棣打着帮安南平叛的旗号,出兵直接灭掉安南,并且设立交趾布政使司,那也是中原王朝最后一次对越南的统治。

        “这……这件事太过重大,还需要父皇拿主意!”最后朱标犹豫再三道,不过从他的表情也能看出,他对这件事还是十分心动的。

        “那是自然,其实殿下可以想一想,只要拿下高丽,就可以与辽东连成一片,而且高丽多港口,可以驻扎大批海军,有这些海军在,也能更加保证银矿的安全,甚至进而吞并整个倭国,彻底解决大明沿海的隐患!”李节这时再次向朱标描绘了一下占据高丽的美好前景。

        朱标听后也更加心动,不过攻占高丽这么大的事,就算他是太子,也无法擅自决定,顶多就是在朱元璋面前表态支持,而他的意见对朱元璋还是十分重要的。

        李节之所以一直鼓动朱标,其实也是在为日后打算,倭国的银矿虽然诱人,但说句不好听的话,以老朱的年纪,他能在活着时打下银矿,见到银矿中开采出白银已经很不容易了,事实上整个银矿都是老朱为儿孙们准备的小金库。

        所以能不能守住这座银矿,关键还是看朱标这些儿孙们的本事,李节现在就是给朱标打预防针,让他预估到银矿可能面临的风险,这样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免得日后真出了问题手足无措。

        另外所谓的打造海军,吞并倭国,也并非是李节在画大饼,而是他真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倭国东部有一条洋流,可以直接到达美洲西海岸,如果他日后想要开启地理大发现,倭国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当然上面这些也许还太过遥远,短时间内肯定无法实现,毕竟饭也要一口口吃,不过打造海军,侵占高丽却已经可以开始谋划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暖阁中依然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朱标和李节也有些担心起来,现在暖阁中只有张定边和朱元璋两人,甚至连内侍都被赶了出来,可都这么久了,两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该聊完了吧?

        “殿下,要不您进去看看?”李节犹豫了一下这才向朱标建议道,朱元璋的脾气可不太好,贸然进去肯定会惹他不高兴,不过朱标脸大,又是亲儿子,老朱就算发火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你怎么不进去?”朱标却撇了撇嘴道,虽然这段时间老朱不打他了,但骂起人来却更狠了,所以他才不想触这个霉头。

        “那要不咱们一起进去看看?”李节再次提议道,如果进去后老朱真发火了,比如像上次扔砚台之类的,他还可以躲到朱标身后,反正朱标身体肥胖,肯定没自己灵活。

        “好吧!”朱标闻言犹豫了一下终于答应道,却并没有识破李节的险恶用心。

        当即两人一同进到暖阁,结果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差点把不喜欢喝酒的李节给熏出去。

        硬着头皮向前走了几步,李节与朱标也终于见到了朱元璋和张定边,只见两人端坐在椅子上,桌子上的菜肴已经不多了,六七个酒坛倒在地面上,看起来全都喝空了,而两人脸色通红,四只眼睛都瞪的老大,紧盯着对方一动不动。

        面前的场景实在有些诡异,李节和朱标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几分不解,而且朱元璋和张定边两人对他们进来也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只顾着死盯着对方。

        朱标毕竟担心父亲,于是快步上前轻声向朱元璋行礼道:“父皇,您……”

        朱标的话刚出口,却只见朱元璋忽然身子一塌,“呯”的一声,一头扎到桌子上一动不动,这让朱标和李节也是吓了一跳,刚想上前查看,却只听一阵呼噜声响起,朱元璋竟然醉的不醒人事了!

        “嘿嘿~,我……我赢了!”只见对面的张定边咧开大嘴一笑,话音刚落,他的大光头也“呯”的一声扎到桌子上的酒菜里,汤水淋了一身,随即也是呼噜声震天响。

        “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还学年轻人拼酒?”朱标无语,旁边的李节也赞同的点头。

        当下朱标与李节一人一个,想把朱元璋和张定边扶起来,可是这两老头全都是身材魁梧之辈,特别是张定边,一身的腱子肉,李节根本扶不动,无奈之下只得把外面的禁卫叫来,让他们抬着张定边去休息,朱元璋这边则有朱标亲自照顾。

        本来李节还想知道朱元璋和张定边最终会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可惜现在两个老头全都醉的不醒人世,看样子只能等明天再问了。

        只不过让李节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他才刚起床,正准备去詹事府时,却没想到外面有人敲门,当他打开院门时,却也十分惊喜的道:“沐讲大师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张定边,只见对方已经恢复了往日那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只不过微微泛红的眼睛证明宿醉的影响还在,只见他向李节微微行礼道:“李副使,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辞行?”李节听到这里也十分意外,怎么才刚来京城,他就要离开了,难道昨天他和朱元璋没能谈拢?

        “大师咱们进来再谈!”李节当即请张定边进到客厅,并且亲手沏上茶这才再次问道,“大师您要去哪里,昨日陛下与您都说了些什么?”

        张定边似乎看出李节在担心什么,于是微微一笑道:“李副使不必担心,我与陛下已经谈妥了条件,他答应让我收拢九姓渔民,但却不能强迫,只能让我亲自去招募,只要愿意跟我走的,他也绝不阻拦,而且还会为他们出路费,甚至还可以支援我们一批武器与粮草!”

        “太好了,这么说来,对马岛的事您也答应了?”李节闻言也高兴的一拍大腿,随即再次问道。

        “不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要对马岛有何用,但大明给出的条件太过优厚,我也无法拒绝!”张定边点了点头道,看样子朱元璋也并没有告诉他银矿的事。

        李节这时却犹豫了一下,随即这才开口道:“陛下要对马岛,的确是有大用,也许日后大师你们就会知道,另外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您,这两年高丽那边可能会有一场大变故,虽然不会影响到九州岛,但大师你们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多谢李副使的提醒!”张定边听到高丽有变,当即也是心中一动,难道朱元璋要对马岛,是为了应对高丽的变故?

        当下李节又询问了一下宁波那边的事情,又关心了一下他接下来的行程,张定边也一一做了回答。

        宁波那边倒是十分平静,风暴的影响已经过去了,救灾也十分顺利,至于张定边自己,他则准备先去鄱阳湖,那里安置着一批陈友谅的旧部,听说有近十万人之众。

        当初朱元璋打败陈友谅后,将他手下的部众拆分开来,安置到十几个水域,鄱阳湖那边应该是最大的一个安置点,虽然陈友谅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但当年的一些老人大都还活着,他们生活困苦,再加上张定边的号召力,应该能说服不少人。

        既然张定边要走,李节也干脆不去詹事府了,当即请张定边去酒楼,订了一桌酒宴为他送行,而张定边也十分洒脱,与弟子们吃饱喝足后,当即向李节告辞,然后与陪同他的官员一起离京而去!

        看着张定边远去的背影,李节却露出复杂的神色,本来张定边已经到了安享晚年的年纪了,可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却让他不得不再次奔波起来,虽然这是对方自己的意愿,但李节还是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改变,对张定边等人是福还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