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张定边来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张定边来了

        临安公主府,一口又一口的棺材被抬上马车,李节陪着父亲肃立在一旁,自从回京之后,他这段时间一直呆在这里,帮着父亲与李祺夫妇打理着李氏族人的后事。

        “父亲、母亲,你们一路上要多多保重!”等到棺材全都抬上马车后,李节这才上前向李祝夫妇拜别道。

        经过这几天的商议,李祝与李祺决定将李善长等人送回濠州老家安葬,只不过李祺现在行动受限,而且马上就要被安置到江浦居住,所以只能由李祝护送着这些家人的尸身回乡,而李夫人则是放心不下丈夫,所以才决定陪他一起归乡。

        “节儿你自己在京城,也要多注意身边!”李夫人这时拉着李节的手十分不舍的道,这次不但她要走,连赵姨娘和笛儿也会跟着一起回乡,所以京城就只剩下李节一人,虽然有刘英父子二人照顾,她还是放心不下。

        “母亲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定然不会有事的!”李节笑着安慰道。

        “节儿,你五叔要去江浦,距离京城也不远,有时间的话,你也多去他那里走动一下!”这时李祝也叹了口气开口道。

        李祺是李善长的嫡子,而且又娶了临安公主,虽然这次因临安公主的关系保住一命,但却被贬到江浦县居住,平时没有朱元璋的同意,连出门都困难,其实就和软禁差不多。

        “我知道,父亲放心吧!”李节郑重的点头道,李祝也已经辞去了军器局的职务,毕竟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他也无心再做什么官了。

        看着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李节,李祝也感慨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当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李祺夫妇也走了过来,他们也在收拾东西,等下就要搬到江浦县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踏足京城了,这让他们夫妻二人也是情绪消沉。

        李祝与李夫人也能体会李祺夫妇的心情,于是上前小声的安慰了他们好久,最后这才启程离开,李节则和李祺夫妇一起,送他们出了城,直到长长的队伍消失在官道上后,李节这才陪着李祺夫妇回到公主府,然后李节又送他们夫妇出城去江浦。

        等到忙完所有事情后,李节也感觉疲惫不堪,回到家中时,看着空荡荡的家,李节也感觉有些孤独,这让他也不禁想起了朱玉宁,也不知道老朱什么时候让他们完婚?

        第二天早上,李节还没有起床,就听到外面有人叫门,他披着衣服找开门,却意外的发现,门外竟然是袁监正、马哈麻和郭正林三人。

        “你们怎么来了,快快请进!”李节看到袁监正三人先是意外,随即他才忽然想起来,之前朱允熥告诉过他,袁监正他们找自己有事,不过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家里的事,也没顾得上找他们询问。

        “李兄,这次我们前来可是有事相求!”只见袁监正向李节郑重的行礼道,他们其实早就想来见李节了,只是知道李节家中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肯定没有时间见他们,所以才一直等到今天。

        “什么事?”李节也是一愣,说起来他们四人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一次,后来因热气球也经常交流,所以彼此早就十分熟悉了,现在袁监正这么郑重的和他说话,李节也感觉有些意外。

        “李兄,广泽郡王教给户部官员的新算学,听说是你传授给他的?”没等袁监正回答,最年轻的郭正林这时也抢先开口问道。

        “原来你们是这个而来!”李节闻言也立刻猜到了他们的来意。

        在数学中引入各种运算符号,绝对是数学界的一大创举,李节之前只教给朱允熥一些基本的符号数学原理,现在通过户部已经传播开来,而天文学一向与数学关系紧密,几乎所有精通天文的人,都对数学有着极深的造诣,所以袁监正他们被吸引过来也很正常。

        “不瞒李兄,我们在见识到你传授的新算学后,也全都惊人天人,不但大大简化了我们的计算过程,而且还有许多无解的计算,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袁监正说到这里却忽然一顿,随即又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再次道:“只不过这新算法实在太过神奇,我们也只能做一些粗浅的运用,有许多的问题还需要向李兄你请教!”

        李节闻言并不感到意外,他教给朱允熥的只是一些符号算学最基本的应用,户部那边是有一套固定的算法,所以将数学符号代入就可以直接使用,但袁监正他们需要用到许多开创性的运算,这就需要对算学极为精通,所以他才想请李节传授更多的符号算学。

        “这个没问题,过两天我就会去詹事府应职,到时会陪着皇孙殿下出宫,顺便给他讲一些算学,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也可以来听!”李节笑呵呵的答应道。

        “那太好了!”看到李节答应,袁监正三人也全都露出兴奋的神色,不过紧接着袁监正却又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犹豫了一下这才再次道,“李兄,我们钦天监对新算学感兴趣的人很多,所以到时可能会有许多人想听你讲课。”

        “这个好办,如果人多的话,我干脆干一堂课,除了算学外,我对天文、地理也有一些见解,到时咱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李节再次点头道。

        钦天监虽然是个清水衙门,但却是古代王朝中一个最接近科学的部门,里面的官员也大都是一些技术性的官员,李节也早就想和这些人交流一下了。

        看到李节答应的如此痛快,袁监正三人即意外又敬佩,因为他们这些人对学问大都有一种私藏的想法,许多人的学问都是父子相传,比如袁监正和郭正林都是如此,所以他们也轻易不肯将自己的学问外传,而李节的做法却完全与他们相反。

        李节与袁监正三人也好长时间没见了,今天难得聚在一起,所以李节干脆做东,请他们去酒楼小聚一下,袁监正三人也都是求之不得,于是四人结伴外出。

        然而还没等李节把门锁好,却只见一队禁卫飞奔而来,紧接着一个内传上前道:“李伴读,陛下急召,说是宁波府那边来人了,让你替陛下前去迎接!”

        “张定边来了!”李节闻言也不禁心中一喜,虽然他早知道对方会来,不过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十分高兴。

        “李兄,既然陛下有命,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改日咱们再聚一聚!”袁监正这时也十分识趣的道,马哈麻与郭正林也同样向他行礼告辞。

        李节也没有客气,当即与袁监正三人告辞后,立刻带着禁卫赶往城门的方向,而当他来到城门并没有等多久,很快就见到一个光头的老僧徒步前来,身后则跟着八名弟子,正是张定边。

        “沐讲大师你果真来了!”李节见到张定边也立刻兴奋的上前行礼道。

        “事关重大,我当然不能不来,不过你们那位皇帝陛下真的要见我吗?”张定边对着李节也微微一笑,随即就开口问道。

        其实在张定边来之前,邹普胜和李洪也曾经劝他三思,担心朱元璋对他不利,不过张定边却并不在意,一来朱元璋如果真想杀他,根本用不着这种手段,二来李节的信上也说的很明白,朱元璋愿意给出更优厚的条件,只不过需要他亲自来商谈,而这也是张定边无法拒绝的。

        “那是自然,陛下就在宫中等候!”李节说着就请张定边上马车,他从报信的太监那里已经打听清楚,朱元璋得知张定边要来的消息后,还特意在宫中设宴,就等着他去赴宴了。

        张定边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登上马车,然后一行人穿过京城,最后终于进到皇城中,不过张定边的八名弟子却在进皇城时被拦住了,张定边让他们在城门处等候,随即自己跟着李节,穿过重重的宫殿来到东暖阁外。

        只是让李节没想到的是,朱标竟然站在门外,看到他们时也立刻上前,并且对张定边行了一个佛礼道:“大师远道而来,家父已在阁中设宴,为大师接风洗尘!”

        张定边不认识朱标,李节悄悄的向他介绍了一下朱标的身份后,这才让他颇为惊讶的打量了朱标几眼,随即也还礼道:“太子殿下客气了,贫僧与陛下多年未见,对他也颇为想念,还请太子为老僧引路!”

        “大师里面请!”朱标微微一笑,随即就亲自引着对方进到暖阁之中。

        李节本想跟着进去,却没想到被朱标拦住道:“你别进去了,父皇说了,除了沐讲大师外,任何人不准进去,所以你就在门外等候就是了!”

        “这么神秘?”李节闻言也有些无语,张定边是他带来的,结果到了门口却不让他进去,难道老朱和张定边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要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