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个礼物吧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个礼物吧

        “呀!你怎么满身的血,是不是受伤了?”没等李节搞明白朱玉宁为何道歉,却只见对方猛然惊讶的捂住嘴巴,一脸担心的看着他问道,她这时才发现李节身上的血迹。

        “不是我的血,而是今天李家满门抄斩,我为他们收尸而沾上的!”李节提到这件事时,表情也十分平静。

        听到李家满门抄斩这件事,朱玉宁也震惊的瞪大眼睛,随即又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不感到伤心?”

        “为什么要伤心?”李节一脸理所当然的反问道。

        “他们可是你的亲人啊?”朱玉宁更加惊讶的问道。

        “之前我离开京城时,听说鲁王去世了,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可曾真正的伤心过?”李节却是一脸戏谑的反问道。

        “我根本没见过鲁王叔,又怎么会……”朱玉宁说到一半猛然醒悟过来,当即又有些懊恼的开口道,“我明白了,是我太想当然了!”

        朱玉宁是个骄傲的女子,她一向自诩聪慧过人,这点连朱元璋也对她十分赞赏,可是在面对李节这个同龄人时,朱玉宁却总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这让她也有种挫败感。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李节看着朱玉宁懊恼的模样也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我……”朱玉宁却是欲言又止,小脸也一下子涨的通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因为她的错误,导致李节失去了封爵的机会,所以她也十分担心李节会因此而生气。

        “还是我来说吧!”旁边的朱允熥看到阿姐为难的样子,当即也站出来心疼的道,“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阿姐,之前韩国公获罪,锦衣卫四处抓人,阿姐知道后……”

        朱允熥说着就把那天朱玉宁私自出宫,保护李祝夫妇,从而导致朱元璋把怒火发泄到李节身上,使得他失去封爵机会的事详细的讲了一遍。

        朱玉宁也一脸紧张的盯着李节,生怕他真的因此生气。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在朱玉宁紧张的目光中,李节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这让她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同时又万分委屈,鼻子也有些发酸,毕竟她也是好心,谁成想竟然办了坏事?

        就在朱玉宁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时,却做梦也没想到,李节忽然看着她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开心,好像遇到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

        “你……你笑什么?”朱玉宁这时却都快急哭了。

        “我笑老天待我不薄,闭着眼睛娶了一位公主,竟然是一位有情有义,有胆有识的女子,相比之下,区区一点功劳又算得了什么?”

        李节说到最后心情激动,竟然上前一步,几乎与朱玉宁面对面的贴在一起,这让对方也“呀”的一声,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一张小脸也因害羞都快滴出血来了。

        “你……无礼!”朱玉宁本想呵斥李节,保持一下自己的公主风度,但话出口时,声音却是细若蚊呐,不细听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咳~”旁边的朱允熥这时也终于看不下去了,于是干咳一声提醒两人,特别是李节,自己还在这里,虽然他是自己的准姐夫,但还是要注意影响。

        李节却是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其实刚才他真的想亲一下对方,因为他觉得朱玉宁实在可爱了,反正两人都已经订婚了,若是放在后世,说不定早就解锁各种姿势了,哪像现在连个小手都没拉过?

        “你不生气就好,我……我要回去了!”朱玉宁这时感觉脸红心跳,目光也不敢与李节对视,当下慌张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李节却忽然叫住她道,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他也不想这么轻易的分开,于是他灵机一动当即道,“其实仔细的想一想,我还是有些生气的。”

        李节的话果然奏效,听到他还有些生气,朱玉宁的脚步也一下子停了下来,随后也有些忐忑的转过身,犹豫了一下这才行礼道:“那我向你道歉!”

        “道歉也要有诚意,刚巧一个月后就是我生日了,不如你送我件生日礼物如何?”李节厚着脸皮直接讨要礼物道。

        以朱玉宁的聪慧,当然看出李节是在假借生气向自己要礼物,这让她也是小脸一红,不过也没有拒绝,而是小声问道:“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这个问题还真把李节给问住了,毕竟他也只是临时起意,根本没想好要什么礼物,幸好他这个还有几分急智,很快就想到一样东西,当即再次笑道:“我听说在上元佳节时,女子遇到心仪的男子,会把亲手绣的手帕送给对方,不如你也送我一张亲手绣的手帕如何?”

        朱玉宁听到这里更是羞的都快抬不起头来了,她也没想到李节的脸皮这这么厚,竟然直接就向自己讨要这种订情的信物。

        不过朱玉宁转念又一想,自己与李节早已经订婚,连聘书都收下了,送一张亲手绣的手帕也根本不算什么。

        想到这里,朱玉宁终于微微的点头,但却不好意思开口,随即就转身离开,因为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呆在这里了,刚开始她还走的比较慢,似乎是想维持自己身为公主的威仪,但后来却不受控制的越走越快,最后看起来甚至有些慌张。

        朱允熥看着姐姐最后几乎是逃跑似的背影,当即也向李节一伸拇指道:“李伴读你真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让阿姐落荒而逃!”

        “女孩子一般都脸皮薄,只要你脸皮厚一点,就没你对付不了的女人!”李节笑嘻嘻的向朱允熥传授到,这可是他两辈子总结出来的经验。

        可惜朱允熥对李节的话并不感冒,一来他年纪小,还没到对女人感兴趣的时候,二来他身为皇孙,就算日后有需要,只要勾勾手,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问题,所以李节的经验对他完全没有用处,不得不说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不过李伴读你可能要失望了!”朱允熥忽然再次开口道。

        “为什么这么说?”李节不解。

        “因我姐的女红奇差无比,学了这么久,却连朵花都绣不下来,她绣的手帕恐怕根本拿不出手!”朱允熥笑呵呵的爆料自己姐姐的短处道。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其实送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姐姐愿意送我礼物就行!”李节闻言却是再次大笑道,他当初说过要让朱玉宁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进展。

        “是吗?”朱允熥毕竟年纪小,暂时还无法理解这些男女之情的微妙之处,于是干脆转移话题再次道,“对了,李伴读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应该不会再走了,怎么,有什么事情?”李节想了想回答道,本来他是想再去一趟宁波的,不过朱元璋要把张定边召回来亲自与他谈,而且沿海的倭寇暂时清剿干净了,所以他也不需要再回去了。

        “当然有事,这段时间你不在,都没人陪我出宫了,感觉好无聊啊!”朱允熥先是一喜,随即又向李节诉苦道,以前他还不觉得,可是等到李节一走,每天下午只有他一人出宫,虽然有几个作坊让他管理,但时间久了也十分枯燥,这也让他更加想念李节。

        “放心吧,既然我回来了,你肯定不会无聊的!”李节闻言也哈哈一笑,随即又问了一下那几个作坊的事,朱允熥也一一做了回答。

        其中玻璃作坊是李节最为关心的,因为玻璃这东西的用处实在太大了,而朱允熥的回答也让李节十分满意,因为玻璃作坊已经开始出产玻璃了,刚出产的玻璃在品质上有点差,比如通透度达不到要求,无法做为千里眼的镜片使用,只能做一些简单的玻璃器皿。

        不过这些对李节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玻璃能大规模的制作出来,那么接下来他就能想办法改进,然后再开发玻璃的各种用途,日后说不定还能让家家户户都用上明亮的玻璃窗子,换掉那些透光性太差的窗户纸。

        “还有一件事!”朱允熥讲到这里时忽然一拍脑门,想到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李节再次问道。

        “钦天监的袁监正他们一直想见你,说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想和你商量,如果你再不回来,他们可能就要亲自去沿海找你了!”朱允熥回答道,他只知道袁监正他们找李节,但具体什么事他也不太清楚。

        “袁监正他们找我?难道是热气球出什么问题了?”李节闻言也是低声自语道,毕竟除了热气球外,他也想不出有什么事会让袁监正他们急着找自己了。

        “不对,应该不是热气球的事,最近热气球的改进十分顺利,前几天他们还乘着热气球飞过长江,并且在指定的位置降落,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朱允熥却否认了李节的猜测。

        “不是热气球的事?这倒让我有些好奇了!”李节听后也更加惊讶,不过光是乱猜肯定猜不出来,还是等见到袁监正问一下就知道了,现在他最需要的是洗澡吃饭再好好的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