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千万不要回京

第一百一十章 千万不要回京

        “胡闹!你们两个简直太胡闹了!”马车中朱标气的暴跳如雷,指着朱玉宁和朱允熥姐弟二人就是一顿训斥。

        毛骧回去就向老朱告状,结果老朱听到朱玉宁竟然私自出宫,也气的不轻,把朱标叫过去就是一顿臭骂,然后让他即刻出宫把朱玉宁两人带回来,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父亲息怒,是我逼小弟带我出宫的,这件事与他无关,要怪都怪我吧!”朱玉宁表情平静的开口道,刚才朱标叫她回去时,她并没有立刻同意,面是逼着朱标答应留下人守着李家,这才上了马车。

        “你还有脸说,虽然你和李节已经订婚,但毕竟还没有正式成婚,现在跑去李家算什么?”朱标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儿痛心疾首的道。

        “人命关天,区区小节算得了什么?”朱玉宁毫不在意的道。

        “糊涂!谁说父亲要杀李祝夫妇?”朱标闻言再次大怒道。

        “皇爷爷若不打算杀人,那为何还派人去抓他们?”朱玉宁却还是不服气的道。

        “敲打你懂不懂?李节在离京之前,就因为担心自己父母的安全,曾经和父亲发生了冲突,后来两人似乎有了一个约定,但父亲依然气不过,所以这次是想把李节父母抓起来,等日后再放出来,算是借此敲打一下李节!”朱标哭笑不得的解释道,父亲的打算虽好,但却被朱玉宁姐弟二人给搅黄了。

        “他果然早就知道!”朱玉宁听到李节竟然在离京前就料到父母可能会出事,当即也十分惊讶,不过随即就仰起小脸冷哼一声道,“皇爷爷太小气了,真以为用这种小手段就能敲打住李节吗?”

        “咦?你觉得父亲的敲打不会起作用?”朱标听到女儿最后的那句话也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又好奇的追问道。

        “当然,我虽然只见过李节一面,但也能看出他是个傲气十足的人,皇爷爷以术御人,以李节的傲气怎么肯屈服?哪怕迫于现实不得不做出顺从的样子,但也别想让他真心辅佐!”朱玉宁十分自信的点头道。

        这下朱标也更加惊讶了,因为他和朱玉宁想的一样,甚至之前他就劝过父亲,对李节这样的人才只能以笼络为主,特别是李节已经做了驸马,只要以心换心,他肯定会全力辅佐大明,可惜父亲根本听不进去。

        朱标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长女虽然倔强,但看人的眼光却是奇准无比,这让他心中的火气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最后叹了口气道:“话虽如此,但你皇爷爷性格固执,我劝他也不听,另外今天因为你们的事,更是大发雷霆,等下见了他,你们两个都要跪下认错!”

        “认错可以,但我觉得皇爷爷也有错,因为他根本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朱玉宁感觉父亲的语气变软,当下改变态度,开始好好的和朱标讨论问题。

        “考虑你的感受?”朱标有些不解的看着女儿。

        “就是我的感受,皇爷爷用这种手段对付李节,就算李节嘴上不说,心中肯定也会有怨气,若是日后我们成婚,李节心中的怨气不消,岂不是会影响到我们夫妻间的感情,难道父亲您就希望看到女儿的婚姻不幸?”朱玉宁说到最后也露出委屈的表情。

        朱标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女儿的分析很有道理,他之前倒是没想过这些,虽然玉宁是公主,但夫妻感情这种事,外人也根本插不上手,哪怕是公主,婚姻不幸的也比比皆是,身为父亲,他当然更希望看到女儿的婚姻美满幸福。

        “这件事倒是父亲欠考虑了,不过等下见到父亲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到时我会帮你们求情的!”朱标沉吟了片刻终于再次开口道。

        “谢父亲,女儿知道什么话该说!”朱玉宁当即向父亲行了一礼道,旁边的朱允熥却对姐姐露出无比崇拜的表情,这才多大一会儿,姐姐竟然就说服了刚才还暴跳如雷的父亲,都是同一个娘生的,为啥自己就没有这种本事?

        与此同时,李节乘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在他背后则是一只戒备森严的船队,之前抓捕的倭寇、奸细等全都被关押在船舱里,这次要押送到京城问罪,以老朱的脾气,估计这帮人全都难逃一刀。

        看着脚下熟悉的江水,李节也再次陷入到沉思之中,再往前就是丹徒县了,属于镇江府管辖,等到了那里,金陵城也就近在眼前了。

        说起丹徒,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据说当年秦始皇灭六国,巡游天下时,有术士上书建言,说京岘山一带有龙气,于是秦始皇就设了三千身穿红衣的囚徒入山中,凿开了京岘山,导致龙气泄露,而这里也因此得名丹徒,丹即是红,所谓丹徒也就是红衣囚徒的意思。

        不过丹徒的龙气虽然跑了,但朱元璋却凭借着旁边的金陵城定鼎天下,这让李节也暗自猜测,难道说金陵的龙气其实是从丹徒跑过去的?

        想到朱元璋,李节也再次担心起来,来之前汤和就告诉他,李存义父子被抓了,算算时间,估计李存义已经像历史上那样,把李善长给攀扯了出来,要知道李存义可是他的亲弟弟,这下李善长有嘴也说不清了。

        “如果不出意外,李善长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希望老朱能够信守之前的承诺!”李节这时低语一声,心中也有些担心父母的安全,虽然他和朱元璋有过约定,而且沿海的倭寇也暂时清剿了一遍,可他还是放不下心来,毕竟老朱的人品实在没什么保证。

        不过就在李节站在船头发呆之时,忽然只听前面一个熟悉的声音高喊道:“表弟!表弟!”

        李节听到声音也是一愣,随即抬头看去,结果只见前面的不远处的一条船上,刘义站在船头正跳着脚向他摆手,这让他也大吃一惊,当即让人将船划了过去。

        “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刘义的小船,刚靠到李节的大船旁边,李节就禁不住扶着栏杆向下问道,同时让人放下绳梯让刘义上来。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等下咱们再说!”刘义仰着头大声道,说完就顺着绳梯爬上李节的大船。

        李节也亲手把刘义拉了上来,这时他才发现,刘义也一脸的憔悴,脸上的黑眼圈尤其显眼,就像没怎么休息一般?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李节也敏锐的感觉到事情不对,否则刘义不会这副模样的出现在这里。

        “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说,另外给我准备点吃的,昨天我连夜出城,就是为了等你回来,终于等到你了!”刘义看了看周围十分谨慎的道。

        李节也急于想知道刘义带来的消息,当即让人准备了食物送到自己住的船舱,然后又把所有人都打发走,这才急切的开口问道:“表哥,是不是京城那边出事了?”

        “何止是出事了,简直是要翻天了!”只见刘义抓过盘子,一边往嘴里塞一边道,“就在前两天,李存义父子招供,把你祖父牵扯了进来,昨天我出城时陛下已经下令,要把你祖父与相关的人全都抓起来,幸好父亲提前得到消息,所以才让我连夜出城在这里拦住你,让你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回城!”

        “果然如此!”李节听后也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在来之前他就已经预想到这种情况了。

        “表弟,你回来的太不巧了,现在京城那边乱成一团,我爹也只能给你报个信,根本不敢出门,姑丈和姑母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可千万不要回去!”刘义猛然把嘴里的东西吞下肚子,这才再一次叮嘱道。

        “不行,我必须要回去!”李节却是摇了摇头道,他之所以这么急着回来,就是为了父母的安全,绝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可是……”

        刘义本想再劝,可是却被李节笑着打断道:“表哥你放心吧,我好歹也是个准驸马,陛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而且只有我回去,我父母才不会有事!”

        李节说到最后也挺直身子,脸上满是自信,他之前特意派人快马加鞭子,把报捷的文书提前一步送进京城,为的就是告诉朱元璋,自己已经完成了约定,算算时间,这份捷报应该已经送到朱元璋手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