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持刀而立的少女

第一百零九章 持刀而立的少女

        胡江带人重返李祝家门前,只是来的路上他不时的用眼睛看向前面的毛骧,本来他以为有朱允熥在,能够保下李祝一家,却没想到毛骧这么固执,竟然连皇孙的面子都不给。

        “来人止步!”胡江和毛骧刚来到门前,立刻就有宫中的禁卫上前阻拦道。

        “锦衣卫奉陛下旨意办案,谁敢阻拦?”毛骧却是丝毫不给面子,迈步就往里面闯。

        锦衣卫本来就是宫中禁卫之一,守门的两个禁卫也都认识毛骧这位锦衣卫的都指挥使,现在看他硬往里闯,他们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阻拦。

        不过眼看着毛骧就要迈步进院门时,却只见朱允熥迈步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到毛骧也不由得脸色一沉道:“毛指挥使好大的官威,连本王身边的人都敢呵斥了?”

        “下官参见郡王殿下!”毛骧看到朱允熥也立刻停下脚步,随后恭敬的行礼道。

        “你还知道我这个郡王?”朱允熥这时也冷笑一声,同时挺直身子再次强硬的质问道,“刚才本王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们,让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吗,为何还要来这里?”

        “启禀殿下,李祝一家是朝廷的钦犯,下官也是奉陛下之命行事!”毛骧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奉命?难道皇爷爷亲自下旨,让你来捉拿李祝一家了吗?”朱允熥再次冷声质问道。

        “韩国公李善长参与胡惟庸谋反案,现在已经证据确凿,所有与韩国公有关的人等,全都需要捉拿归案,李祝是韩国公的儿子,当然也在捉拿之列!”毛骧再次回答道。

        “混帐,李节是本王的姐夫,你现在要捉拿他们一家,是不是也要把我也一起捉拿归案?”朱允熥闻言怒声呵斥道。

        “郡王殿下言重了,您若是犯案,自有宗人府定夺,下官当然无权处置!”毛骧却是笑眯眯的开口道,所谓宗人府,就是专门管理皇家宗室事务的机构,本来名叫大宗正寺,去年才改名为宗人府,由秦王朱樉任大宗正。

        “你……你拿宗人府来威胁本王?”朱允熥虽然年少,但也听出了毛骧的话外之意,当下也涨红了脸大声质问道。

        “下官不敢,只是实话实说,而且下官有皇命在身,还请郡王殿下不要阻拦!”毛骧再次笑眯眯的回敬道,对付朱允熥这么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对他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毛骧说完,抬起脚就要往院子里走,就算朱允熥身份尊贵又如何,锦衣卫办案,向来只听皇帝陛下一人的命令,其它人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然而还没等毛骧的脚往下落,却只见客厅中传出一个少女冷冽的声音道:“锦衣卫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威胁皇族!”

        一个大帽子扣下来,把毛骧也吓的停下脚步,紧接着只见客厅中一个宫装少女走了出来,旁边的朱允熥看到她也立刻委屈的上前道:“阿姐,我……”

        一声“阿姐”,毛骧也吓了一跳,当即猜到了少女的身份,这让他也立刻躬身行礼道:“下官参见公主殿下!”

        朱玉宁本来不想出面,可是看到弟弟被毛骧欺负,而且眼看着毛骧就要带人冲进来,这才不得不站了出来。

        只见朱玉宁冷冷的看着毛骧,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给你一个机会,立刻带人离开,之前的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公主殿下,据臣所知,宫中似乎是不允许公主私自出宫的?”毛骧没有正面回答朱玉宁,反而直接点出对方是私自出宫,这若是让朱元璋知道,后果恐怕十分严重。

        “怎么?锦衣卫的手伸的这么长,竟然敢管宫里的事了?”朱玉宁却是冷哼一声反问道,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

        “下官不敢!”毛骧闻言也是心中一惊,他本以为这里只有朱允熥这个孩子在这里,却没想到还有一位公主,而且对方给他的压力很大,绝对不像没长大的朱允熥那么好对付。

        “你有什么不敢,连我弟弟都敢出言威胁,看来皇爷爷实在太纵容你们了!”朱玉宁却是步步紧逼道,她就是要把威胁皇族的帽子扣在毛骧头上,再借此来逼退对方,毕竟就算她是公主,也没权力直接命令对方离开。

        不过毛骧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见他猛然一咬牙直起身子道:“公主不要污蔑下官,下官只是奉皇命行事,捉拿李祝一家归案,还请公主不要阻拦!”

        毛骧说着再次迈步就要往院子里闯,因为他知道,与这位公主殿下斗嘴无论输赢,都对他没好处,还不如直接进去把人抓到,到时陛下那里自有公断。

        不得不说毛骧的确十分果断,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朱玉宁,当看到他又要闯进来时,只见朱玉宁却是娥眉一挑,随即伸手抓住旁边护卫的腰刀,“仓啷”一声抽了出来,刀尖直指毛骧厉声道:“你再敢往前一步,信不信本公主砍了你!”

        “阿姐!”朱允熥看到这里也大惊失色,他做梦都没想到姐姐竟然会直接动刀子。

        毛骧更是吓了一跳,他也没想到眼前这位公主殿下竟然如此刚烈,不过随即他就冷静下来,当即淡定的一笑道:“公主乃是千金之躯,万不可动刀动枪,否则伤了自己就不好了!”

        朱玉宁却是听出了毛骧的言外之意,只见她再次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一介女流之辈,就算拿着刀也不敢真的杀你?”

        毛骧闻言也是神情一冷,他的确认为朱玉宁拿刀只是为了吓唬他,不过他毛骧好歹也是军伍出身,区区一把刀子根本吓不到他。

        “毛骧,你不要忘了,本公主是洪武皇帝之孙,开平王常十万是我外祖父,身为将门之后,杀人又算得了什么?”朱玉宁这时也杀气腾腾的再次道,说着单手持刀上前一步。

        毛骧也被朱玉宁的气势所慑,这时竟然倒退了一步,就像朱玉宁说的那样,无论是朱元璋还是常遇春,全都是杀人如麻之辈,朱玉宁虽然是女子,但身上依然流着朱元璋和常遇春的血,现在毛骧也终于确信,如果他再上前一步,朱玉宁真的会挥刀砍下。

        看着毛骧后退,朱玉宁再次冷笑一声道:“本公主要杀你,你还敢躲?”

        朱玉宁的话看似毫无道理,但却一下子击中了毛骧的软肋,别看他们锦衣卫现在凶名赫赫,但说白了,他们也只是朱元璋养的一条狗,毛骧的所有权势,全都来源于朱元璋,只要朱元璋一句话,就能决定他的生死。

        而朱玉宁却是大明的公主,同样也是锦衣卫这条狗的主人,现在朱玉宁要杀毛骧,打死毛骧他都不敢还手,甚至连躲闪都不行,因为今天公主要杀你,你躲开了,那明天皇帝要杀你,你是不是还要躲开?

        换句话说,毛骧若是躲开,那就代表着他对大明、对朱元璋的忠诚出了问题,而他之所以能够坐在锦衣卫指挥使的位子上,靠的就是对朱元璋的绝对忠诚,如果他的忠诚没有了,到时不但他要死,连他的家人朋友也要跟着受牵连。

        至于朱玉宁,就算她真的杀了毛骧,顶多也只是向朱元璋请罪,要知道朱元璋可是出了名的护短,毛骧虽然是条好狗,但朱元璋也不至于为了他而为难自己的孙女,所以朱玉宁顶多就是被责骂一顿,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想到上面这些,毛骧额头的冷汗也都下来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一个少女拿着刀威胁,而且还让他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地步。

        朱玉宁一袭长裙,单手拿刀指着毛骧,一双眼睛中也满是杀气,她既然敢来,自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虽然她从来没有杀过人,但只要毛骧敢再往前一步,她不介意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

        只见毛骧的脸色变幻不定,最后终于还是再次后退几步,微微向朱玉宁行礼道:“公主性格刚烈,下官佩服,告辞!”

        毛骧说完转身就走,既然朱玉宁在这里,李祝一家肯定带不回去了,这也让他暗自焦急,因为捉拿李祝一家是朱元璋亲自交待下来的任务,现在没有完成,虽然他可以把责任推到朱玉宁身上,但依然是他的失职。

        不过相比失职,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所以毛骧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先回去向朱元璋告一状,到时再由朱元璋亲自处置这件事。

        想到上面这些,毛骧也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皇宫,然而就在他距离皇城不远时,忽然只听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一个骑兵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大吼道:“海上大捷!倭寇已灭,大明万胜!”

        报捷的骑兵从毛骧身边飞奔而去,而毛骧却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低声自语道:“倭寇竟然真的被剿灭了,那是不是说,李节就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