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公主要出宫

第一百零七章 公主要出宫

        紫禁城春和宫,朱玉宁一手拿着针线,一手扶着绣架上丝绸,表情十分认真的在绣着一副牡丹图,只不过刚绣了没几针,她却忽然“呀”的一声,手指也微微一抖,抬起来时,却发现葱白的手指上已经被刺出一个针眼,殷红的鲜血也涌了出来。

        朱玉宁抬手将手指吸吮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气恼的丢开了手中的针线。

        自从与李节订婚后,宫中就开始派人教导她学习女红和烹饪等技艺,虽然她是公主,但这些女子应该具备的技艺也都要学习,甚至还有专门的女官教导她学习三从四德。

        可惜朱玉宁对女红和烹饪之类的技艺实在没有什么天份,学习了这么久,却连一朵牡丹都绣不好,反倒是手指上多了不少的针孔,气的她都已经想要放弃了。

        不过在生气过后,朱玉宁还是倔强的拿起针线,她从来就是个不肯服输的人,哪怕受到一些挫折,她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只是这次在拿起针线后,朱玉宁却久久没有再刺下,而是坐在那里发起呆来。

        这段时间京城中十分不平静,哪怕是朱玉宁身处深宫中,也能听到一些风声,特别是在几天前,她去向朱元璋问安时,却遇到父亲朱标与爷爷朱元璋又吵了起来,虽然这次爷爷没有动手,但父子二人却吵的十分激烈。

        当时朱玉宁本想悄悄离开的,但是当听到父亲与祖父吵架的内容时,她却不由得停下脚步,因为他们吵架的内容是关于韩国公李善长的,而她即将要嫁给李节,虽然李节与李善长的关系不好,但毕竟是亲祖孙。

        朱玉宁站在角落里偷偷的听了好一会儿,却是越听越心惊,因为父亲他们吵架的内容,竟然是李善长牵扯到胡惟庸案,好像是一个李存义的人招供,指明李善长曾经明知胡惟庸谋反,却还帮他隐瞒,这已经算是胡惟庸的同谋了。

        更让朱玉宁感到震惊的是,祖父朱元璋明显是想严查到底,甚至直接将李善长抓起来问罪,而父亲朱标却是劝说祖父宽大处理,毕竟李善长号称大明第一功臣,不但个人声望极高,门生故旧更是遍布天下,如果把他抓起来,定然会引起朝堂上的轩然大波。

        也正是父子二人政见不同,所以才吵了起来,而且越吵越激烈,最终也没能吵出一个结果来,朱玉宁最后也悄悄的退了出去,只不过整个人却已经吓的心中“呯呯”直跳。

        “如果韩国公被抓,那……他会不会受牵连?”朱玉宁这时也不禁低声自语道,虽然她和李节只见了一面,但毕竟两人已经订婚,所以她当然也会担心李节。

        想到李节,朱玉宁心中也更乱了,自从听到父亲与祖父的争吵后,这几天她也心神不宁,而且还特意叮嘱朱允熥,让他多盯着外面的情况,有什么事情要立刻告诉她。

        不过从这几天朱允熥收集到的消息来看,情况却越来越糟糕,因为最近锦衣卫一直在四处抓人,不少官员甚至是勋贵都被抓了,而只要进到诏狱那种地方,估计能活着出来都是一种奢望。

        昨天朱允熥还告诉朱玉宁一件事,就是在昨天的早朝上,有个官员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结果被朱元璋命人拖出去活活的打死了,这下整个朝堂也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人敢多说半句。

        “当然他曾经说过,娶我是为了保命,难道……他真的知道些什么?”朱玉宁这时忽然想到那次与李节见面时,对方说娶她的理由,当时她根本不信,可是现在想来,李节的话却似乎颇有深意。

        “可是他怎么会提前知道韩国公会牵扯到胡狱之中?”朱玉宁随即又不解的自语道,除非李节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否则这件事根本就解释不通。

        “阿姐!阿姐!”就在这时,忽然只听外面传来朱允熥的叫喊声,紧接着就见他满头大汗的闯进来叫道,“大事不好了,韩……韩国公出事了!”

        “什么事,小弟你快说啊!”朱玉宁闻言也焦急的追问道,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心疼的给朱允熥倒上茶杯坐下来慢慢谈,可是现在事情紧急,她只觉得朱允熥说的太慢。

        “皇爷爷他已经下旨,要……要把韩国公抓起来问罪,而且所有亲眷也全都要受牵连,现在锦衣卫已经出动,开始去抓人了!”朱允熥气喘吁吁的回答道。

        其实就算没有朱玉宁的吩咐,朱允熥也会关注李善长那边,因为李存义父子重新被抓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这让不少人都猜测可能会牵连到李善长身上。

        甚至李善长自己也坐不住了,几次请求入宫见朱元璋,但却都被朱元璋直接拒绝了,最后他也不得不向朱标求助,不过朱标虽然想帮他,甚至不惜和朱元璋发生争吵,但依然也没能改变朱元璋的想法。

        “糟糕,韩国公被抓,那李节的父母会不会受到牵连?”朱玉宁闻言也一下子慌了手脚,现在李节去沿海清剿倭寇,根本不在京城,她想给李节报个信都做不到。

        “这个……”朱允熥闻言也皱起眉头,这件事他也说不准,虽然祖父和父亲对李节十分重视,但李节的父亲也是李善长的亲儿子,现在李善长被抓,他的几个儿子肯定是锦衣卫关注的重点。

        “阿姐,要不咱们去求一下父亲,让父亲去向祖父求情,说不定祖父会放过李节一家?”朱允熥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他们姐弟二人都不知道,李节在走之前曾经和朱元璋做了一个交易,所以这时担心李节的家人也很正常。

        “祖父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他决定的事情,就算是父亲也很难改变!”朱玉宁却摇了摇头,极度的焦躁也让她开始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脑子里也一直考虑着该怎么救李节的家人。

        朱允熥这时也没办法了,毕竟连他父亲朱标都劝不动祖父,更别说他了,而且现在消息估计已经传出去了,整个京城也乱作一团,李节的家里知道这个消息后,恐怕也会惶恐不安。

        “不行,我要出宫!”朱玉宁忽然脚步一停,神色坚定的大声道。

        “什……什么?”朱允熥闻言也是震惊的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要去李节家中守着,毕竟他们也是我的家人,到时我看谁敢动他们!”朱玉宁说出这句话后,神情也终于冷静下来,既然李节不在,那她就要扛起家中的重任,毕竟她已经算是李家的儿媳妇,这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阿姐你要冷静一下,毕竟你可是公主,按照宫里的规矩,是绝对不能出宫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朱允熥这时也苦苦的劝道。

        “宫里的规矩我比你清楚,小弟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敢教训起你姐来了?”朱玉宁听到弟弟的话却是眼睛一瞪生气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

        朱允熥连连摆手想要解释,不过朱玉宁却根本不听,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他就往外走,这把朱允熥也吓的不轻,当即开口问道:“阿姐你干什么?”

        “当然是要你带我出宫,你不是有出宫的腰牌吗,刚好可以带我出宫!”朱玉宁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姐~,你可不要坑我,如果祖父和父亲知道是我带你出宫的,恐怕真要打死我了!”朱允熥闻言也是惨叫一声。

        “怕什么,到时你就说是我逼你的,如果祖父和父亲要怪,就怪我好了!”朱玉宁却再次坚持道,她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当然也考虑到这么做的后果。

        朱允熥虽然心中害怕,但却拗不过自己的姐姐,毕竟他从小到大都被姐姐护在身后,现在姐姐有事要自己帮助,他也实在没办法拒绝,再加上他也担心李节的家人,所以最后也半推半就的从了朱玉宁,姐弟二人坐上马车立刻出了皇宫。

        只是出了皇宫朱玉宁才发现,整个京城早就已经乱成一团,明明是大白天,但街道上却冷冷清清没有任何行人,只有锦衣卫的缇骑在四处奔走,不时还能看到一群哭哭啼啼的犯人被锦衣卫押送着赶往诏狱,这让朱玉宁也更加担心李节家中的安全。

        与此同时,李祝也慌慌张张的从军器局赶回家中,刚一见到李夫人就悲呼一声:“夫人!大事不好了,父亲……父亲他被抓了!”

        “什么!”李夫人闻言也是大惊失色,当即扶着李祝回到客厅,然后询问起具体的情况,结果李祝也说不明白,他也是在军器局正在处理事情时,忽然听到这个消息,这让他也急忙跑回家中,怕的就是家里出什么变故。

        “节儿最担心的情况终于还是来了,现在父亲被抓,韩国公府恐怕也要倒了,咱们……咱们该怎么办啊?”李夫人说到最后也抹起眼泪来,按照常理来说,李善长倒了,他们一家肯定也要受到牵连。

        “父亲他……他如果能早点听节儿的话,又何至于如此?”李祝这时也眼泪直流道。

        听到丈夫提到儿子,李夫人也一下子醒悟过来,当即抹了一把眼泪道:“节儿他不在京城,咱们要不要派人给他报信,让他千万不要回来,如果咱们真的被抓,至少要让节儿逃出去!”

        “放心吧,节儿与公主已经订婚,应该不会受牵连,只是……”李祝这时倒还算清醒,说到最后也对李夫人露出愧疚的神色,话也说不下去了。

        李夫人听到儿子没事,当即也松了口气,随即她也明白丈夫的心思,于是含着眼泪勉强一笑道:“只要节儿没事就好,若真的大难临头,咱们夫妇二人一同面对就是!”

        “夫人~”李祝闻言也不禁痛哭失声,他这个人没什么本事,更没什么大志,所求的只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可是没想到却还是因为家里的事,连累了自己的妻子。

        就在这时,赵姨娘带着笛儿也赶了过来,当得知李善长的事情后,她也意识到大祸临头,这让她抱着笛儿也痛哭起来,这个本来和睦安乐的家中,一时间也被愁云惨淡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