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九姓渔民

第一百零五章 九姓渔民

        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袭击了大明沿海,宁波港也大受影响,甚至整个港口都封了,严禁任何船只外出,而李节等人也都吓了一身冷汗,幸亏他们提前几天回到港口,否则在清剿倭寇时遇到这场台风,恐怕整个宁波水军都要全军覆没。

        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李节也无比想念后世的天气预报,后世的台风刚形成时,无论是网络还是电视的天气预报,就会早早的开始提醒大家注意天气,可是现在倒好,只有台风糊你一脸时,你才会知道原来台风已经来了。

        “这么大的风暴,也不知道家里那边怎么样了?”坐在李节对面的邹普胜这时却满脸愁容的道,他们居住在海岛上,受到风暴的影响更大,每次风暴过后,他们居住的村寨都要大修一遍。

        “宁波距离澎湖还是有些距离的,这边的风大,也许澎湖那边只是受到一些涉及。”李节这时也开口安慰道,事实上他前世生活在内陆,虽然从网络或电视上看过台风肆虐的场景,但对台风的影响的范围并不怎么了解。

        “希望如此!”邹普胜也小声的点头道,不过他随即就抬起头看着李节又道,“李副使,上次您的一番话,也让老朽如同醍醐灌顶,只不过我苦思多日,却还是没想到出有什么好的出路,还请李副使为老朽指点迷津!”

        邹普胜说到最后时,也站起来向李节行礼,他都是可以做李节爷爷的人了,但为了自己的后人部众的将来,却甘愿向李节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请教。

        李节也急忙站起来还礼,随后请对方再次坐下后,这才沉思了片刻开口道:“邹道长,你们不愿也不能回内陆,而留在大明沿海的话,官府打压你们,百姓嫌弃你们,随着海禁越来越严,你们的生存环境也会越来越恶劣,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主动走出去了!”

        “走出去?怎么走出去?”邹普胜听到李节的话也愣住了。

        “邹道长你们居住的海边,肯定和外界接触过,应该知道就算是在海外,也有许多地方适合居住,有些地方的气候条件甚至不比大明差。”李节再次笑呵呵的解释道。

        “这些我当然知道,可条件越好的地方,就越早有人居住,我们就算是想移居过去也不可能,总不能和当地人抢地盘吧?”邹普胜却是露出为难的表情道。

        “为什么不能抢,那些倭寇就是在倭国混不下去的武士,最后乘船来到咱们大明沿海,缺什么就去抢什么,他们可以这么做,你们为何不能这么做?”李节说到最后声音也冷了下来。

        “说来说去,李副使你不还是让我们做倭寇吗?”邹普胜听到这里却有些糊涂了。

        “非也非也!我可不是让你们做倭寇,而是让你们帮助朝廷,彻底的解决倭寇!”

        李节说着转身拿过一张地图,然后在桌子上铺开,邹普胜也好奇的看向图上,却发现这是张沿海的地图,但地形却有些陌生,似乎并不是大明的沿海?

        只见李节伸手一指图上一条如虫子般的海岛开口道:“邹道长,你可知这是哪里?”

        “这个……不知!”邹普胜摇了摇头,这张沿海的地图他也是第一次见。

        “这里就是倭国,而旁边的陆地其实是高丽!”李节指着地图介绍道。

        “这就是倭国?”邹普胜闻言也露出惊讶的表情,他虽然知道倭寇来自倭国,也知道倭国在大明东北方向,但却并没有去过,更没见过倭国的海图。

        李节这时又指向倭国与高丽之间的一座小岛再次介绍道:“邹道长请看,这座岛名叫对马岛,也是倭寇真正的发源地,倭寇走投无路的武士,一般都会先到对马岛,然后再乘着小船漂流到大明沿海,这点锦衣卫也已经审问的十分清楚了!”

        对马岛在后世最有名的事迹,就是日俄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海战,最后以俄国战败,使得日本可以把手伸向朝鲜和中国的东北。

        不过在此之前,对马岛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贼窝,臭名昭著的倭寇就是出自这里,朝鲜曾经多次发兵攻打对马岛,为的就是解决倭寇的问题,毕竟倭寇不仅骚扰大明沿海,对朝鲜沿海也大加抢掠,甚至多次攻入朝鲜的内陆,使朝鲜半岛深受倭寇之害!

        邹普胜看着地图上小小的对马岛却陷入到沉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看着李节问道:“李副使您告诉我这些,难道是想让我们去倭国,确切的说是这个对马岛居住?”

        “不错,对马岛虽然有倭寇,但邹道长手下的部众也不在少数,再加上朝廷的支持,让你们打下对马岛也并非难事。”李节笑呵呵的再次道,似乎邹普胜带人去对马岛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为什么要去对马岛,毕竟现在我们居住的流求大岛虽然恶劣,但对马岛那边恐怕也不比流求大岛强,甚至可能还不如流求大岛。第二,朝廷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邹普胜这时也站直了身子道,他感觉李节的这个提议十分不靠谱。

        李节早就料到邹普胜会这么问,于是只见他自信的一笑道:“对马岛只是一个跳板,我真正的要给你们指的明路,其实是它东面的九州岛,这里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又有许多的矿产,最关键的是,相比流求大岛,九州岛的土地已经被开垦出来,只要你们能打下来,直接就可以耕种居住,远比流求大岛强得多!”

        说到这里时,李节顿了一下这才回答第二个问道:“至于朝廷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当然是为了彻底解决倭寇的问题,现在虽然消灭了这批倭寇,但只要倭国还在,倭寇就源源不绝,如果你们占据了对马岛和九州岛,就相当于堵住了倭寇南下的道路,倭寇自然也就解决了。”

        对于李节的解释,邹普胜却再次摇头道:“李副使你太看得起我们了,虽然我手下的部众有数万人,但大都是老弱妇嬬,真正能战之士不过几千人,这九州岛面积广阔,岛上的倭人肯定不在少数,只凭我们这点人,打下小小的对马岛都勉强,更别说九州岛了。”

        邹普胜说到最后时,几乎想要站起来走人,因为在他看来,李节的提议简直就是让他们去送死,虽然他担心后世子孙的前途,但也不想马上把手下的部众送到战场上自杀。

        李节当然也看出了邹普胜的想法,不过他依然十分自信的一笑,随后从怀中拿出一份文书递给对方道:“邹道长不要妄自菲薄,你能动用的兵力可不是区区几千人,事实上还有一支力量能够听你调动,只是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

        邹普胜好奇的接过文书,当他打开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却一下子僵立当场,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十分复杂,有屈辱,有后悔,但更多的却是滔天的愤怒!

        过了好一会儿,邹普胜才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愤怒,随即长长的吸了口气道:“张兄他知道这些吗?”

        “他不知道,这份情报是我通过锦衣卫才拿到的!”李节也叹了口气回答道。

        “我们去见张兄!”邹普胜当即把文书放在怀里,然后拿起旁边的蓑衣穿上,文书上的内容太过沉重,他必须要找个人一起分担。

        李节也理解邹普胜的心情,当即也穿上蓑衣,冒着风雨出了门,两人很快来到张定边的住处,当进房间时,却看到张定边一身短衣打扮,头上也冒着蒸腾的热气,估计刚才正在练武,这也是他的老习惯了,只要一有空闲,就会练习武艺,据说他有些练武时遇到老虎,结果被他一棍子给打死了,虽然有些夸张,但张定边的武艺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比。

        “张兄你看看这个!”邹普胜神情沉重的把文书交给张定边道。

        张定边也正在奇怪,不知道李节和邹普胜为什么冒着风雨来找自己,当下接过文书后,刚看了几眼,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狰狞无比,右手猛然抬起,然后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只听“呯~”的一声巨响,一张结实无比的实木桌子,竟然被张定边拍成了两半,细小的木屑纷飞,打到李节的脸上有些生疼。

        “李节,这就是你们大明对待百姓的手段?”张定边拍断桌子后,忽然伸手抓住李节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两只眼睛也变得通红,就像是一只择人而食的猛兽。

        “张兄息怒,以李副使的年纪,这件事肯定与他无关!”邹普胜看到张定边的反应也吓了一跳,当即上前劝道,生怕他伤了李节,毕竟这份情报还是李节给他的。

        张定边刚才只是怒火攻心,这时也猛然冷静下来,当即就放开了李节的衣领,随即却又虎目含泪道:“我们都已经败了,为何朱元璋还如此小气,竟然如此为难这些老兄弟?”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张定边这种杀伐果断的老将,可是当看到文书上的内容时,他却忍不住流下眼泪,因为这份文书碰触到他心中的痛处。

        李节这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这份文书上记录的其实是关于“九姓渔民”的情况,所谓九姓渔民,其实就是指陈友谅战败后的旧部,主要生活在新安江、钱塘江中上游一带,当初陈友谅极擅水战,这些旧部也以水军为主。

        只不过在陈友谅战败后,朱元璋痛恨朱友谅,又怕他的旧部造反,所以命当地的官府对这些旧部严加看管,不但禁止他们上岸,而且还禁止他们参加科举,不准穿长衫鞋子,更不要说与岸上人通婚了。

        可以说九姓渔民就是内陆的疍民,甚至比疍民还要惨,因为疍民至少还有自由,可他们却要时刻受官府的监视。

        这些陈友谅的旧部刚开始倒还十分硬气,可人总是要生活的,他们居住在船上,只能靠打渔、运输为生,但这些收入微薄,根本不能养家,于是时间一久,有些人就开始堕落了,许多女人开始出卖身体,甚至家里的男人摇船,女子就在船上接客,如此一来,九姓渔民的名声也更臭了。

        邹普胜战败后就出海了,张定边则出家不问世事,两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当年的那些老兄弟们,竟然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想到这里,张定边也恨不得直接举起反旗,杀向金陵砍掉朱元璋的脑袋,可惜冰冷的事实告诉他,以大明现在国力,他们现在造反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李节看着悲愤的张定边,心中也松了口气,张定边和邹普胜这边应该没有问题了,不过接下来就要说服老朱,让他同意把这些陈友谅的旧部动员起来,以老朱固执的脾气,想要说服他可不是一件易事,不过李节却有一个杀手锏,只要他用出这个杀手锏,老朱肯定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