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海禁之恶

第一百零二章 海禁之恶

        今天的天气不错,李节迈步出了水军大营,这两天他一直住在这里,主要是陪着张定边这些客人,毕竟朱元璋那边还没有消息,不过以李节的估计,朱元璋应该会同意张定边他们的要求。

        李节一手提着个小桶,一手提着鱼杆,很快来到水寨旁边的海边,这里礁石遍布,吃水很深,但海浪并不大,是一片垂钓的好地方。

        不过李节来到这里时,却已经有人坐在礁石上开始垂钓了,李节看到对方也并不意外,事实上他就是冲着这个人来的。

        “邹道长,可有什么收获啊?”李节坐呵呵的来到邹普胜旁边的一块礁石上坐下,一边收拾着鱼杆一边向他问道。

        “收获不错,钓了两条大鱼,李伴读你也喜欢钓鱼?”邹普胜看到李节也笑呵呵的回道。

        “当然喜欢,不过可惜我平时很少像邹道长这么清闲,能够有时间享受垂钓之乐!”李节说到这里也叹了口气,无论前世还是现在,他似乎都忙的要命,自己的爱好也没时间培养。

        “呵呵,李伴读你年少有为,正是建功立业之时,等你到我这把年纪就会发现,除了钓鱼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消磨时间了。”邹普胜闻言再次笑道。

        李节这时也把鱼钩甩进水里,随即就再次问道:“邹道长,我听沐讲大师说,你们出海之后,一直生活在澎湖那边,不知海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李节这两天和张定边交谈过,对邹普胜和李洪这些人的生活也有了一些了解,他们生活在澎湖,这个澎湖并不是指后世的澎湖列岛,而是包括了台湾岛,只不过大明称其为流求大岛,邹普胜他们就生活在流求大岛上,算是台湾早期的移民之一。

        听到李节问起海外的生活,邹普胜却是沉默了片刻,随后这才开口道:“海外不比内陆,那里沼泽遍布,到处都是密林,林中不但有猛兽,而且还有吃人的土人,另外物资也是奇缺,比如布匹、油盐这些东西,在内陆花钱就能买到,可在海外一切都要靠自己!”

        这个时期的台湾可不是后世的宝岛,事实上台湾属于热带和亚热带气候,岛上到处都是雨林,条件极其恶劣,而汉民虽然很早就开始移居台湾,但对台湾的开发依然有限,岛上绝大部分都还处于十分原始的阶段。

        “那你们应该可以用海外的物产与内陆交易吧?”李节想了想再次提问道,物资奇缺的确是个大问题,但如果能与内陆交易的话,还是可以解决的。

        “哪有那么容易?”邹普胜闻言却是苦笑一声,“我们这些出海之人,其实已经被划入到疍民之列,朝廷打压我们,百姓也排斥我们,每次我们让人带着岛上的出产到港口搬物资,都要遭遇种种的刁难,有时还可能会被抓走服劳役。”

        邹普胜说到这里时,脸上的苦色更盛:“前两年朝廷撤消了澎湖巡检司,甚至还要把岛上的百姓内迁,使得我们的日子也更加难过了,甚至有些人干脆去做了海盗,我们对倭寇之所以了若指掌,正是通过这些人!”

        “澎湖巡检司撤消了?”李节听到这个消息也大为惊讶,澎湖巡检司最早是元朝设立的,虽然没有明确管辖的范围,但大体上也把台湾岛列入其中,算是中原王朝第一次在台湾设立官府机构,朱元璋立国时也依旧例设立,李节本以为这个机构还在,却没想到竟然撤消了。

        “撤消了三四年了,本来以前有巡检司时,我们还抱怨巡检司对我们压榨太甚,可是等它撤消之后,澎湖一带无人管束,导致各岛之间更加混乱,幸好我们与李洪联合起来,又招揽了一些人,名下也有数万人,倒也无人敢惹。”邹普胜说到最后也再次叹了口气。

        “既然海外生活如此困苦,为何你们不回到内陆生活?”李节想了想再次问道。

        “回内陆?”邹普胜却是苦笑着摇头,“海外的人根本回不去,一是不想,二是不能。”

        “什么叫不想,又为何不能?”李节好奇的追问。

        “海外的生活虽然困苦,但至少还有一个容身之处,可内陆对我们来说却已经十分陌生了,去了那里也是一无所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另外出海的人中,大都有自己的苦衷,比如我们这些人不愿意背叛旧主,另外还有一些则是在陆上犯了事、得罪了人,不得不逃亡于海上,所以除非逼不得已,否则我们绝对不会去内陆的。”邹普胜再次解释道。

        李节听后也理解的点了点头,邹普胜的这些话,也代表了一部分沿海百姓的想法,之前汤和要让沿海的百姓内迁,牵扯的百姓数量更多,他们的想法肯定也更复杂,若真的强制推行下去,恐怕还不知道要引发多大的乱子?

        “邹道长,有一句话我不知当问不当问?”只见李节忽然沉默了片刻,随即这才再次一笑道。

        “李伴读但讲无妨!”邹普胜也十分豪爽的笑道,不过他能感觉到,李节来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钓鱼,而是有其它的事情。

        “这个问题若有冒犯之处,还请道长海涵!”李节先是冲着对方一拱手,随即这才脸色严肃的问道,“海外的生活如此困苦,相比之下,倭寇虽然危险,但却可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而且道长刚才也说了,你们中有人受不了苦,跑去参加了倭寇,既然如此,为何你们不直接化身倭寇,这样岂不是也能活的逍遥自在?”

        李节的话一出口,对面的邹普胜也是脸色一变,当即冷声道:“李副使你当我们是什么人,虽然我等不才,兵败之下不得不逃到海外,但也不屑于做烧杀抢掠的流寇!”

        “邹道长品性高洁,在下当然相信您的为人,可是您有没有考虑过将来?”李节却依然笑呵呵的问道。

        “什么将来?”邹道长眉头一皱追问道。

        “现在您和李洪等人还能约束部众,可是等你们百年之后呢,一方面是在海外困苦的生活,遇到天灾人祸可能连衣食都没有着落,一方面则是倭寇们杀人放火,但却活的逍遥自在,到时这些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李节直接点明道。

        倭寇也分真倭和假倭,大明初期的时候,真倭占绝大多数,但是到了中后期,假倭却越来越多,而这些假倭其实大部分都是汉人。

        之所以出现那么多的假倭,这就要涉及到海禁的政策上来了,刚开始闹倭寇,大明为了防备他们,干脆发布海禁命令,可是海禁却毁掉了沿海百姓赖以生存的依仗,这些百姓活不下去,干脆去做了倭寇,他们熟悉地形,造成的危害更大,对此大明只能再次加强海禁,结果又导致更多的人做了倭寇。

        这简直就是个无解的恶性循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海禁,这也是之前李节为什么拼着和汤和闹翻,也要阻止他进一步加强海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海禁并不像后世人想像的那样,所有船只都不能下海,事实上海禁只禁民间的船只,官方的船只依然可以入海,所以在朱棣在位时期,一方面是严格的海禁,一方面却又是规模宏大的七次下西洋,但因为没有民间的支持,只靠皇帝的政令来驱动,所以郑和下西洋注定要以悲剧收场。

        邹普胜是个聪明人,听到李节的话也一下子露出深思的神色,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理智告诉他,李节分析的很有道理,如果不加干预的话,等他死后,他手下的部众要么投靠倭寇,要么干脆自己做海盗,根本没有其它的路可走!

        李节看着深思中的邹普胜也微微一笑,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大明的海禁简直就是逼着邹普胜他们去做强盗,其实这就像是大禹治水一样,海禁是堵,暂时可能会起到一些作用,但迟早会造成更大的破坏,所以真正想要解决问题,只能用疏导的办法。

        想到海禁,李节也叹了口气,他虽然暂时阻止了海禁的进一步加强,但要让大明彻底的解除海禁,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邹普胜他们也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但能否起到作用,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邹普胜这才从深思中醒来,只见他忽然站起来向李节行了一礼道:“李副使,您即然看出这个问题,肯定有解决之法,还请您帮老朽等人一把!”

        看到年过花甲的邹普胜向自己行礼,李节也急忙站起来还礼道:“道长客气了,其实能帮你们的并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毕竟自助者、天助之,如果你们自己不愿意改变现状的话,就算别人想帮你们也没用!”

        “李副使您的意思是……”邹普胜听出李节的话里有话,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呵呵,这件事邹道长可以自己先考虑一下,等剿灭了倭了之后,咱们再好好的谈一谈!”李节却神秘的一笑道,现在还不是谈这件事的时候,说完他就转过身专心钓鱼,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聊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