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迁岛民入内陆?

第九十九章 迁岛民入内陆?

        张定边走了,为了寻找旧部打听倭寇的消息,他不惜亲自去了福建沿海,据说当初张士诚与陈友谅的旧部,在出海后主要集中在那一带生活,那里也是倭寇的主要活动区域,每次倭寇上岸抢掠,几乎都是从那里开始。

        不过张定边这一走就是小半个月,而且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刚开始李节还信心十足,认为张定边肯定会回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不禁暗自怀疑,张定边会不会是骗自己,走了就不回来了吧?

        “小子,别再等张定边了,说不定他真的不打算回来了,你来帮我看看这份加强海防的策略,还有没有什么可补充的?”汤和这天找到李节,把一份拟好的文书交给他道。

        “这么快?”李节接过文书也十分惊讶的道,加强海防可不是一句话的事,而是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影响,甚至这段时间汤和还派出不少人,亲自去各地巡查了一番,以他的估计,最快也得花费一两个月才能得出一个切实可行的策略。

        “不快不行啊,上次倭寇来势汹汹,而且显然有备而来,我们却连他们的主力都找不到,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再来一次?”汤和说到这里也叹了口气道。

        上次倭寇来袭,几乎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为此李节与汤和断定,宁波府中肯定有人与倭寇暗通消息,而且这个人的身份还不低,否则不会把他们的行踪掌握的那么清楚,而倭寇之所以选择他们到达宁波的第二天突袭金塘岛,为的就是向他们示威,打击他们的士气。

        “对了,那个与倭寇私通的人查到了没有?”李节没有急着打开文书,而是再次关切的问道,断定宁波府有人与倭寇私通后,汤和把蒋瓛与他手下的锦衣卫骂的狗血淋头,限定他们在这个月底查到这个奸细,算算时间也快到期限了。

        听到李节提到奸细的事,汤和也气的冷哼一声道:“锦衣卫都是一帮废物,平时叫的挺响,可到了用他们的时候,却全都不顶用,到现在也没能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李节听到这里也是暗自摇头,蒋瓛上次受了重伤,自己还给他缝了几针,但就算这样,蒋瓛还是拖着伤体四处奔波查探,可惜那个奸细隐藏的极深,而且又涉及到宁波官场,自然更难查,所以一时间查不到也很正常。

        当下李节打开汤和的加强海防策略,不过刚看到第一条他就皱起眉头,因为汤和为了加强海防,竟然要在沿海一带筑城五十九座,所谓的城,其实就是堡垒,按照规模不同,里面驻扎着不同数量的兵员。

        可以说汤和就是用这五十九座堡垒,连接成一道海岸长城,堡垒在沿海一字排开,连成一张大网,只要倭寇来袭,附近堡垒的士卒就能快速出动,最大限度的阻拦倭寇杀进内地,从而减少朝廷的损失。

        不得不说汤和的这个办法虽然很笨,但也的确有效果,在原来的历史上,他似乎就是这么做的,而且修建的堡垒也十分坚固,据说后来戚继光抗倭时,这些堡垒都还能发挥作用。

        不过要修建这么多的堡垒,花费肯定也不少,就算沿海一带的州府大都比较富裕,这笔支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且修建堡垒也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期间万一倭寇来袭,他们依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太被动了!这是李节对这第一条的看法,对倭寇光是采取守势是不行的,毕竟你防守的再严密,也依然存在着一些漏洞,而且你可以防守一年、两年,撑死了十年八年,但不可能永远的被动防守下去,所以后来的倭寇才会越闹越厉害。

        想到上面这些,李节也是暗自摇头,随后他又看向第二条,不过当看到这一条时,他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坚决的抬头道:“这条我不同意!”

        “什么你不同意?”正在悠闲的品茶的汤和闻言也是一愣道,他让李节看这分文书,主要还是走个过场,毕竟李节是副使,这些事情也需要让他表个态,却没想到李节竟然出言反对。

        “将沿海岛民内迁,这简直就是断绝百姓的生路,到底是谁想出的这种办法?”李节也气恼的指着文书上的第二条道。

        这份加强海防的第二条简直超出李节的想像,因为它竟然是让岛民内迁,下面还列出哪些地方需要迁移,比如舟山岛,岛上的百姓有一万多户,将近四万多人,竟然要全都迁到浙东各县,只剩下一个昌国卫驻守,这简直就是在断绝百姓的活路,毕竟这些百姓靠海为生,离开了家乡,又该如何生活?

        “这办法怎么了,沿海有人与倭寇勾结,老子才想这么一个办法,将他们全都内迁,到时看还有谁能倭寇通风报信?”汤和闻言也是眼睛一瞪道,这个办法可是他亲自想出来的,本来他对自己的机智还十分得意,却没想到李节竟然如此反对。

        “您这是因噎废食!不能因为沿海有人与倭寇私通,就把沿海一带的百姓全都迁到内地去,这些人靠海为生,去了内地如何生活?另外又要怎么安置他们?这些全都是问题啊!”李节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哼,老子这是一举两得,沿海一带没了百姓,倭寇也就抢无可抢,到时饿也能饿死他们!”汤和却是眼睛一瞪,十分固执的道。

        迁移沿海百姓到内地,这个政策在后世人看来可能十分的离谱,但在历史上却真实发生了,而且正是朱元璋和汤和做出的决定,比如以舟山为例,岛上三万多人全都迁到浙东甚至是凤阳,只留下昌国卫的几千人用于防备倭寇之用。

        “我……”李节听到汤和的话也气的想骂人,他也是第一次发现,汤和这老头简直太固执了,和他讲道理根本说不通。

        “汤爷爷,沐讲大师那边说不定很快就有消息,到时若是能查到倭寇的老巢,将他们一举剿灭,到时也就不用再迁移百姓了,毕竟这种劳民伤财之事,除非逼不得已,否则还是不要做为好!”李节最后还是强忍着怒火,再次软言劝说道。

        “不行,就算张定边真的能找到倭寇老巢,可是清剿了这一批,难保日后还会出现另一批倭寇,为长久计,迁移百姓进入内陆才是正理!”汤和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我……我绝对不会同意这一条的!”李节终于忍不住了,当即也大声反对道,发布这条政令倒是简单,可下头却关系到无数百姓的生计,到时若真是大迁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无数人因此而家破人亡!

        另外李节还想到,这条政令一出,也代表着大明彻底的放弃了大海,大明海禁达到一个顶峰,这可是影响到整个中华民族命运的大事,若今天他们做出这个决定,恐怕日后还不知道被多少人唾骂!

        “小子,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个副使,老子才是正使,所以这件事我说了算!”汤和却是抢过文书再次气呼呼的道,说着转身走,看样子就要把这些策略发布下去。

        李节气急,伸手一把抓住汤和的袖子阻拦道:“汤爷爷您不要逼我,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您去做的!”

        汤和也没想到李节竟然为了一条政令,竟敢这么和他说话,当即也气的一把推开李节怒骂道:“滚开,老子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李节也被汤和推的一个趔趄,撞到后面的桌子这才站稳身形,怒火攻心的李节本能抓起桌子上的砚台怒吼一声:“汤和,你要是真敢下这道政令,老子就和你拼了!”

        看着李节举着砚台的模样,汤和反而被气乐了,随即指着李节道:“小子你倒是长本事了,敢跟着陛下学扔东西了,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和我拼?”

        李节看了看手中的砚台,想起那天自己被朱元璋用砚台砸的场景,脸上也有些尴尬,不过这也让他冷静下来了,当即脸色阴沉的盯着汤和道:“汤爷爷,你是我的长辈,我本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僵,但您今天要是敢下这道政令,那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呦呵?你翻个脸让我看看,这道政令我还下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汤和这时也不急着走了,反而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李节道。

        在别人眼中,李节是陛下的孙女婿,更是太子的心腹,前途不可限量,但在汤和眼中,李节对他根本形不成威胁,毕竟他可是朱元璋最信任的人,从小和朱元璋一起光着屁股长大,再加上他又是开国功臣,别说李节了,就连太子朱标对他都得以礼相待。

        只见李节这时站直了身子,目光幽幽的看着汤和道:“汤爷爷您战功赫赫,又是陛下最信任的人,就算您今天真的下达了这个政令,我也不能拿您怎么样。”

        “哈哈,小子你知道就好!”

        汤和闻言也得意的大笑一声,然而还没等他笑声落地,李节却再次冷声打断他道:“可是汤爷爷您不要忘了,我身上有一样东西却是您比不了的!”

        “什么?”汤和这时也感觉不太对劲,以他对李节的了解,如果他不是有所依仗的话,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今年才十六岁,和您孙子一样大!”李节整了整衣衫,一副信心十足的表情继续道,“而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汤和这时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因为他隐约间已经猜到李节话中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