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沐讲大师

第九十四章 沐讲大师

        仙人村依山而建,据说后面的那座山曾经有仙人出没,因此而得名,村子前面是一片开阔的盆地,又有一条小河流过,十分适合种植水稻,再加上距离港口又近,所以这里本是一片富饶祥和之地。

        然而当李节带人赶到这里时,仙人村却已经变成了一片人间地狱,房屋在燃烧,道路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鲜血与死尸,一个老人倒在血泊中呻吟;一个妇人抱着丈夫的头颅在痛哭;一个孩子站在父母的尸体前,目光中满是麻木与茫然。

        “畜生!”李节咬着牙怒骂一声,以前他只知道倭寇可恨,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可是当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却让他生出一股无比的愤怒,两世为人的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刻骨的仇恨,也是在这一刻,他默默的为自己立誓:此生若不灭倭寇,誓不为人!

        “救人!”随着李节的一声令下,随同他下船的上百名水军也立刻行动起来,死者被收敛,伤员则被抬到村子外面的打谷场上救治。

        仙人村是金塘最大的村子,人口上千,之前倭寇来袭时,有一部分人逃到山上躲藏,但还是有一部分来不及逃走,现在山上的村民也陆续跑下来,一边痛哭一边收拾自己被毁的家园。

        李节亲自动手,背着一个受伤的老者来到打谷场,只见这里已经躺满了伤员,一个身穿僧袍的老和尚,带着几名僧人正在对伤员进行救治,估计是附近寺庙的僧人。

        不过伤员实在太多了,许多受伤的人也急着想要得到救治,一时间场面也有些混乱,这时只见那位胡子雪白的老和尚高声道:“不要争抢,先救治重伤之人,轻伤的往后退一退!”

        这个老和尚声音洪亮,语气中也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受伤的村民也本能的按照他的话行事,整个场面很快就恢复了秩序,一些重伤之人被抬到老和尚面前,由他和弟子亲自救治。

        李节也想帮忙,于是就来到几位僧人身边,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僧人似乎受过专门的训练,处理和包扎伤口都十分的专业,哪怕是一些骨折之人,也能被他们迅速接骨固定,光是这一手接骨的手法,就足以将一些所谓的名医比下去了。

        看到这些僧人的表现,李节也颇为意外,没想到在区区一个金塘岛上,竟然还有这样精通医术的人,更加难得的是,这些僧人面对这些断手断脚,甚至是开膛破肚的伤员,竟然能够做到面不改色,这让李节也不禁仔细观察起这些僧人。

        只见为首的老和尚身体高大,光光的头顶上有十二个戒疤,三缕雪白长须,慈眉善目脸上的皱纹却不多,一双眼睛中满是慈悲,看起来的确是一位有德高僧,而他的医术也最为高明,其它僧人医治不了的伤员,都送到他面前。

        相比为首的老僧,其它的僧人年纪也都不小了,几乎全都是五六十岁的模样,他们的医术也不错,就是治疗时有些粗暴,经他们治疗的伤员几乎都是惨叫连连。

        也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一个重伤员被人门板抬了过来,而且直接被送到老僧面前,抬人的农夫更是一下子跪倒在老僧面前哀求道:“大师!求您救救我的儿子!”

        “莫哭,我来看看!”老僧迈步上前,当看到门板上年轻人的伤口也是一皱眉,只见年轻人被人砍中后背,伤口达一尺多长,深可见骨,鲜血更是像不要钱似的流了一地。

        老僧当即撕开伤员的衣服,然后取过热水将伤口简单的清理了一下,随即就倒上伤药想要包扎,可是伤药刚一倒上,立刻就被涌出的鲜血冲散了,哪怕是他让人用手暂时挤压住伤口再倒上伤药,可是一松手就又被鲜血给冲掉了。

        随着鲜血的流失,门板上年轻人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这让老僧也叹了口气,因为按照他的经验,像这种失血不止的伤员,几乎是必死无疑。

        “大师,让我来吧!”这时李节也终于上前帮忙道,古代的大夫拿这种大量出血的情况没办法,但对后世的医学来说,却并不麻烦。

        “你?”大师听到李节的话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刚才李节刚来时,他就已经注意到对方了,毕竟李节穿着官服,在人群中十分显眼,只不过他不想与大明的官员打交道,所以也没有理会,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上前,而且还要救自己也没办法的伤员?

        “大师请您先按压住他的伤口,暂缓失血,我准备点东西马上就好!”李节再次郑重的开口道。

        看到这个年轻的官员不像是开玩笑,大师也终于点了点头,伸手挤压住伤员的伤口,使他不至于失血太快。

        只见李节向村民要来针线,旁边烧有热水,绵线被他丢进开水中消毒,针也被他放在火上烧弯。

        做好这些准备后,李节拿着针线来到作员前,然后在周围人的惊呼当中,直接用针刺入到伤口,就像是缝衣服似的,把伤口给缝了起来。

        “好办法!”大师刚开始也有些震惊,但随即就赞叹道,伤口血流不止,又不能一直用人按压着,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针线缝起来,虽然看起来有些吓人,但却解决了出血的问题,只要伤口不出问题,这人的性命应该可以保住。

        “只是一些粗陋之法,让大师见笑了!”李节最后把伤口留下一个小口用于排出污血,这才笑着对大师道。

        “这可不是粗陋之法,若是当年……”大师刚想再夸两句,但话说到一半却愣住了,随即转变话题道,“我看小官人带兵前来,难道说是为了清剿倭寇吗?”

        “在下李节,是陛下亲封的浙东巡察副使,跟随信国公前来巡视海防,主要就是为了清剿这些倭寇,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李节说到最后也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倭寇一日不除,沿海百姓就一日不宁,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死于这些倭寇之手?

        不过李节并没有发现,当他提到“信国公”这三个字时,对面的老僧却是神情一动,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对了,不知大师如何称呼?”李节这时终于想起询问对方的名字。

        “贫僧法号沐讲,前几日带弟子们外出讲法,刚好路过金塘,却不想遇到了倭寇。”沐讲大师介绍道。

        “原来是沐讲大师,今日大师救治伤员有功,我必定会禀明朝廷,为大师请功!”李节当即也十分敬重的道,对于宗教,李节并不排斥,当然前提是他们要教人向善,而不是利用宗教蛊惑人心。

        沐讲大师闻言再次客气了几句,随即又开始救治伤员,李节也加入进来,特别是那些流血不止的伤员,几乎全都交给他处理,李节也让人取来烈酒,虽然达不到医用酒精的程度,但也只能用它们来给伤口消毒了。

        然而就在李节他们全力救治伤员之时,他们却没有发现,就在远处的海面上,又有一支不大的船队悄悄的往金塘岛的方向驶来,为首的一条船上,一个头扎怪异发髻的男子看着近在眼前的金塘岛,眼睛中嗜血的光芒在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