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鲁王死了

第九十章 鲁王死了

        李节站在船头,手扶栏杆看着脚下翻滚的江水,脑子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三国演义开篇的那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李节年少时最喜欢看三国,对这首词的体会不深,不过在见到朱元璋、李善长、汤和等这些只存在于史书中的人物,却让他对这首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三国并非真的只是在讲三国,历史上的权谋争斗、英雄风流几乎全都在这本书中。

        李节忽然又想到,罗贯中现在好像还活着,三国演义应该也完本了,另外水浒传也在他手里,不过很可惜的是,在罗贯中生前这两本书并没有正式刊行,据说三国演义直到嘉靖年间才第一次刊行,如果李节能找到他,倒是可以让这两本书早点面世。

        想到自己有见到罗贯中的机会,李节也不由得有些振奋,但随即他又长叹一声,想到了自己那位祖父李善长,做为大明开国第一功臣,他的确是实至名归,但随着年老体迈,他却被权势冲晕了头脑,当断不断深陷其中,哪怕李节几次提醒,对方依然没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本来李节都已经不打算再理会李善长的事了,可是架不住父亲的请求,最终还是心软,写了“目不识丁”这四个字送给李善长,所谓的“丁”,正是指李善长的外甥丁斌。

        历史上李善长之所以被牵扯进胡惟庸案,就是因为这个丁斌,刚开始只是丁斌被抓,李善长仗着自己年老功高,几次上书请求朱元璋放过自己的外甥。

        估计李善长还以为和十年前一样,朱元璋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像放过他弟弟李存义一样放过丁斌,要知道李存义与胡惟庸是儿女亲家,两家来往密切,甚至有证据表明,李存义应该参与了胡惟庸案,但就算是这样,朱元璋也没有杀李存义,而是将他们父子安置在崇明。

        然而李善长却忘了,现在早已经不是十年前,朱元璋对他的耐心也早就消磨光了,所以非但没有放了丁斌,反而让人严加审问,结果丁斌先是供出李存义父子,这也导致李存义父子再次被抓。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李存义在被抓后,竟然把李善长攀扯进来,说当初胡惟庸派他说服李善长参加谋反,也正是李存义的供词,才导致李善长被赐死,全家满门抄斩!

        “如果李善长不去管丁斌的话,那么他的命运会不会有所不同呢?”李节这时低声自语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节自己也没有答案,不过他的看法还是比较悲观,因为李善长被杀的根本原因,是他挡住了朱元璋的路,所以就算没有丁斌,也可能还有甲斌、乙斌、丙斌。

        不过如果李善长不去管丁斌,也许可以将他问罪的时间延后,如果李善长能在这段时间幡然醒悟的话,甚至可能会想到拯救李氏满门的办法,毕竟李善长不是李节,他能动用的能量,以及运用的手段可比李节强太多了。

        想到上面这些,李节也再次长叹一声,他花费了将近半年时间,每日殚精竭虑,几乎拼上性命才勉强保住自己一家人的性命,这已经是李节的极限了。

        对于李善长那边,李节实在是爱莫能助,除非他能提前十年穿越,然后一点点布局,才有可能将李善长一家从泥潭中拉出来,然而上天只给了他半年时间,所以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帮李善长再拖延一点时间。

        “小子,愣在那干嘛呢,快来陪我喝酒!”正在李节沉思之时,忽然只听身后的船舱中有人高声叫道。

        李节闻言调整了一下心情,随即这才笑呵呵的转过身,看到船舱中满面红光的汤和时,也是笑着上前道:“汤爷爷您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啊,难道是因为离开京城的原因?”

        “想知道?”汤和向他眨了眨眼,随即拍了拍身边的椅子道,“你要是能把我灌醉了,我就告诉你!”

        “汤爷爷您这可就难为我了,谁不知道您是海量?”李节迈步走进船舱坐下,脸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道。

        今天汤和的表现也十分奇怪,早上天还没亮呢,他就派人把李节拉上马车,甚至都不让李祝夫妇二人送李节,直接就拉着李节出城来到长江边的码头,坐上船火急火燎的离开了京城。

        “少废话,今天我高兴,咱们不醉不归!”汤和说着伸手从桌子下面提出一坛约有十斤的美酒,拍开封口就给两人各倒了一碗。

        李节看到汤和竟然用碗喝酒,脸都快绿了,他本来就不喜欢喝酒,酒量也很浅,估计这一碗没喝完他就直接躺地上了。

        不过让李节意外的是,汤和并没有逼着他喝酒,而是自己端起碗一饮而尽,至于李节喝多喝少都无所谓,哪怕陪着他抿上一口湿湿嘴巴也行。

        在这种情况下,李节的一碗酒才喝了一小半,汤和却已经喝上七八碗,整个人也有了六七分的醉意。

        “小子,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急着拉你离京,又为什么这么高兴?”汤和再次把一碗酒喝完,随即把酒碗重重的端在桌子上道。

        “当然想!”李节说着也再次给汤和倒了碗酒。

        “嘿嘿……”这次汤和并没有急着喝酒,而是醉醺醺的一笑,随即打了个酒嗝这才道,“告诉你也无妨,刚接到的消息,鲁王死了!”

        “什么!”李节闻言也吓了一跳,鲁王朱檀也就是朱元璋的第十子,母亲是郭宁妃,曾经在马皇后去世后暂时管理后宫,郭宁妃的两个兄弟郭英、郭兴,与汤和一样都是淮西二十四将之一,两人也都因战功封侯。

        朱檀是郭宁妃唯一的儿子,背后又有两个强力的舅舅,所以朱元璋对他也颇为宠爱,朱檀仅仅出生两个月就被封为藩王,封地还是孔孟故里的鲁地,可以说除了朱标等嫡子外,就数朱檀的待遇最高。

        看到李节震惊的样子,汤和却是轻笑一声道:“有什么好惊讶的,朱檀这个混帐早就该死了!”

        “等一下,我记得鲁王好像是您的女婿吧?”李节忽然想到一件事,当即再次震惊的问道,汤和的女儿好像就嫁给了鲁王朱檀,可是现在听汤和的话,似乎他巴不得这个女婿早点死?

        “女婿?”汤和端着酒碗的手却忽然抖了一下,随即猛然把酒碗一摔,满脸狰狞的怒吼道,“老子的女儿都没了,还有什么狗屁女婿!”

        李节也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见汤和的孙子汤晟从外面跑了进来,当即上前扶住他劝道:“祖父息怒,姑姑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您万不可因此事气坏了身子!”

        也许是孙子的劝说有了作用,汤和也终于缓缓的坐了下来,只不过这时的他老眼通红,两滴浊泪也滚落下来,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

        “汤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节这时满脑子疑问,于是低声向汤晟问道。

        只见汤晟这时也是长叹一声,随后这才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原来汤和嫁给朱檀的那个女儿已经死了,而且还是被朱元璋赐死的。

        说起朱檀这个人,李节倒是知道一些,这个人最有名的就是迷信方士,服食金丹,本来他自己作死也没什么,哪怕把元素周期表都给吃全了也没问题。

        可偏偏朱檀走了邪路,他听信术士的话,竟然用男童的下体练药,为此惹得山东一带民怨沸腾,朱元璋知道后,恨不得亲手宰了这个儿子,但毕竟是亲儿子,他也下不去手,于是就把儿媳妇汤氏给杀了,理由是她没有尽到劝诫丈夫的责任。

        当然朱檀也没好过,朱元璋将他处以髡刑,也就是将全身的毛发剃光,正所谓身发体肤,受之父母,朱元璋剃光儿子的毛发,几乎就相当于不认这个儿子了。

        “李兄,我姑姑死的太冤了,她一向胆小,鲁王他要胡作非为,哪是我姑姑能劝得住的?”汤晟说到最后也哭着开口道,他只比那位姑姑小几岁,小时候他就经常跟着姑姑身后跑,却没想到遭此横祸。

        李节听完也叹了口气,以前他就感觉汤和对朱元璋的态度有些奇怪,似乎是四分畏惧、四分尊敬,另外还有两分怨气,之前他不知道这两分怨气从何而来,现在总算是知道了。

        不过这也让李节心中冽然,连汤和这样的功臣之女,都被朱元璋说杀就杀了,如果那天他不和朱元璋讲明条件,恐怕他爹娘也危险了,假设朱元璋真的趁他不在,直接杀了他的爹娘,恐怕李节也会和汤和一样,一点办法也没有。

        “对了,鲁王是怎么死的?”李节再次开口问道。

        “还能是怎么死的,当然是吃丹药吃死的!”汤和这时也恢复了冷静,当即冷哼一声道,对于这个女婿,他早就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死?

        “原来如此,鲁王这一死,陛下定然心中悲痛,说不定会把怒火发泄到朝堂上,那些被牵扯进胡惟庸案的官员恐怕就要倒霉了!”李节说到最后也是心中一沉,这么看来的话,李善长似乎更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