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291 命大的经纪人先生,事务所里没好人?

291 命大的经纪人先生,事务所里没好人?

        “人还没死,但是受伤严重,咱们需要立刻叫救护车过来!”

        “好,这个我来处理。”

        “佐藤小姐,看来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你那边也赶紧联络上级,让人来勘察现场吧。”

        “不过毕竟是公众人物,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低调行事,尽可能的避免曝光。”

        “佐藤小姐你知道该怎么做,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躺在冲野洋子客厅地板上的经纪人,有些出人意料的并没有成为尸体。

        在第一时间上前探查后,佐藤美和子确定了对方存活,便立即与林恩做出了反应。

        由于这个事件来的比较蹊跷,再加上林恩也的确不准备把事情闹大,因此他这边是联络了自己的私人医院,让那边派出救护车。

        至于佐藤美和子那边,她也按照林恩的提议,上报目暮十三低调派人前来勘察现场,毕竟不是杀人事件,想要压下去也问题不大。

        “山岸先生?怎么会这样?”

        因为进入冲野洋子家的只有林恩和佐藤美和子,因此在得知自己的经纪人竟然重伤在自家客厅,如此的打击让冲野洋子一时间根本不敢相信。

        但这时候的林恩却朝着她轻轻摇头。

        “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们还不知道你的经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里。”

        “对了,昨晚安装的监控摄像头都正常运行着吧?洋子小姐请把你的手机给我,我需要把全部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

        冲野洋子的经纪人莫名重伤在她家中,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处处透着诡异。

        还好,昨天林恩提前将监控安好,因此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倒是可以通过录像调查清楚。

        然而让人没能想到的却是……

        “行凶者的手段非常专业,他已经察觉到监控的存在,并提前进行了破坏。”

        “数据全部被删除,而且破坏成这个样子,恐怕想要恢复都不太可能了。”

        林恩此前安装好的摄像头,竟然全部破坏,里面的数据被删了个干干净净,在发现这一情况后,佐藤美和子也是来的非常无奈。

        “没关系!”

        “房间里的录像被删了,公寓大楼走廊电梯里的数据却还在。”

        “走!咱们现在就去翻找线索!”

        摄像头被破坏,这让林恩很是懊恼。

        毕竟要知道,昨天他也是很辛苦才将这些摄像头安装好的,这么简单就把他的成果破坏,那个行凶者是不是太过分了?

        绝对不能轻易饶过他!

        可是……

        “只有山岸荣一个人的踪影?全程没有第二个人出现?”

        作为这栋公寓大楼的主人,林恩自然很轻松的就调取了所有的监控录像。

        但问题是,录像的画面中虽然出现了冲野洋子经纪人山岸荣的身影,但除此之外,却再找不到任何嫌疑人的踪迹。

        这就不禁让林恩非常惊讶!

        “是死角!行凶者对这栋公寓楼非常了解,全程通过死角潜入,所以摄像头中才没有他的身影出现。”

        作为专业人士,佐藤美和子倒是比林恩更快察觉到了真相。

        但问题是,即使她查到了真相,可那又如何?

        “也就是说,现在唯一的线索,就都集中在了山岸荣的身上咯?”

        “走吧,去看看他的伤势如何。”

        “也只有他,才能让咱们得到全部答案!”

        兜了一圈,线索又转回到山岸荣身上。

        醒悟到这一点后,林恩也没迟疑,当即与佐藤美和子快马加鞭赶往医院。

        至于小兰、园子还有冲野洋子,她们则是留在公寓安心等待。

        虽然冲野洋子家被入侵,这安保看似安全的公寓实则四处漏风。

        不过二十五层以上的林恩私人住宅,却是根本没人闯的上去,除非行凶者能买通公寓的总负责人,才有可能让他获得前往那里的通行证。

        但公寓的总负责人,又怎么可能是轻易被收买的?

        那可是系统安排的负责人,忠诚度是绝对可以保证的!

        更何况,就算行凶者真上去了,也不用担心。

        毕竟不是还有小兰在呢么。

        有这么个空手道女武神在,一般人还真别伤到冲野洋子!

        总而言之——

        “病人的伤势虽然看着很重,可实际上大多都是皮外伤,只要有足够长时间的静养,就可以完全恢复。”

        “很好,辛苦了。”

        “我们现在进去对他进行询问,应该没问题吧?”

        “没有问题,不过还请尽快结束,毕竟长时间的对话也会对病人造成一定影响。”

        “我明白了。”

        在林恩的私人医院,只要通知负责医院的院长一声,迎接他的就是一路绿灯。

        这不,等赶到医院后,负责救治病人的大夫已经结束工作,并允许林恩前去询问病人。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即与佐藤美和子一起走进病房,迎面看到的,就是病床上被包成了木乃伊的经纪人山岸荣。

        说起来。

        这家伙也是命大。

        多亏了冲野洋子找的是林恩而不是毛利小五郎,不然毛利小五郎一登场,伴随死神小学生跟随,那这次的重伤事件保不齐就要变成杀人事件。

        所以说,山岸荣能这么幸运,还真得多感谢洋子小姐才行啊!

        “山岸先生是吧?咱们又见面了,你还认得我吗?”

        来到病床前,林恩笑着与微微眯着双眼的山岸荣打了声招呼。

        “您是……林恩社长。”

        “没想到,竟然是您救了我。”

        还行,看来山岸荣对林恩的印象很深,第一时间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同时他好像也知道了自己是被谁救的,因此目光中也带上了一丝的感激。

        “举手之劳而已,山岸先生无需放在心上。”

        “不过山岸先生,关于你今天出现在洋子小姐家,并被人重伤一事,我想你应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对不对?”

        朝着山岸荣摆摆手,林恩顺手拉过两把椅子,示意佐藤美和子坐下后,自己也同样坐在山岸荣的病床边。

        他此行的来意,就是为了查出真相。

        不过当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后,却见病床上的山岸荣,竟抿了抿嘴,并没有选择开口回答。

        沉默不说话?

        这倒是有点儿意思了。

        “山岸先生,现在我并不是以洋子小姐的朋友又或是你的救命恩人的身份询问你。”

        “这位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佐藤警部补,关于今天发生在洋子小姐家的案件,我们有权向你询问调查。”

        “毕竟你也知道,最近洋子小姐遭遇了跟踪事件,家里也被人无故入侵,如果你不能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这个跟踪犯和入侵犯的罪名,就要担在你的头上了啊。”

        “山岸先生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我想你没必要这么拼吧?”

        凝视病床上的山岸荣,林恩微微皱起眉头。

        对方的沉默,代表着其中的隐情颇深,最关键的是,对方肯定是心中有所忌惮,因此才不敢说出行凶者的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林恩也只能拉大旗作虎皮,尽可量的把案情往严重的方向说,看看能不能把真相给诈出来。

        哪知再看山岸荣……

        “……”

        竟然还不说话?

        他是不是以为,自己这真的只是在单纯的吓唬他?

        “好吧,既然山岸先生你什么都不肯说,那就等着法院派给你的传票吧。”

        “经此一事后,你的经纪人生涯也要到此为止了。”

        “真是可怜洋子小姐,明明她那么信任你,结果你却这么辜负她的信任。”

        “看来等她换下一个经纪人的时候,我得劝她向事务所提提意见,最好换一个真正靠谱的经纪人才行。”

        山岸荣重伤在冲野洋子家,就算他不是行凶者,可他本身出现的地点就不对劲儿。

        再加上近段时间冲野洋子家也的确莫名被人闯入,如果找不到嫌疑人,那么最终承担起这个责任的,就极有可能是面前的山岸荣本人。

        至少林恩想让他担负起这个罪名,他就一定逃不掉!

        因此林恩刚才还真不完全算是在吓唬人,山岸荣的未来,也仅仅只取决于他的一念之间!

        可既然对方如此不配合,林恩也就没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

        执迷不悟是吧?

        行!

        等你付出代价之后,再后悔也不迟!

        然而就在林恩说完,直接起身打算走人之际!

        “不要让洋子小姐去事务所!那里没有好人!”

        突然间,山岸荣发出了大声的叫喊,神情之激动,怕不是连伤口都要崩开几道。

        咦?

        这就很有意思了。

        之前说了那么多,他都一点儿反应没有,怎么一提到事务所,他就那么激动?

        眼瞧见有了突破口,林恩顿时不急着走了。

        反手拉回椅子坐下,他很是饶有兴致的看向山岸荣。

        “哦?山岸先生,你为什么会说洋子小姐的事务所里没好人呢?”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我明白,你有可能在忌惮对方的势力。”

        “但你什么都不说,就没有任何人能帮到你。”

        “而且让我猜猜,你所做的一切……应该是为了洋子小姐对吧?”

        “咱们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想见到洋子小姐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