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255 傻眼的远月毕业生,你是对我的料理不满意吗?

255 傻眼的远月毕业生,你是对我的料理不满意吗?

        作为拥有刘昴星特级料理技术这一特殊技能的男人,同时也作为一个吃货,林恩肯定不会委屈自己,每次吃饭都要捡好吃的去亲自烹饪。

        这样一来,连带着小兰和园子也跟着一起沾了光,发光级别的特级料理,她们既没少见更没少吃,甚至都快对此习以为常。

        所以在园子看来。

        好吃的料理嘛,那就一定是会发光的。

        那么作为东京各大料理店的名厨,远月的优秀毕业生,他们所制作出来的料理,自然也应该是发光的才对。

        所以看到堂岛银的料理没有发光,园子下意识就是一愣。

        同时她脱口而出的话,也让对面的堂岛银傻了眼。

        发……发光?

        料理……还能发光吗?

        在堂岛银看来,今天突然被总帅邀请参加薙切家的家宴,他就隐约预感到,这个家宴肯定与目前东樱料理界遭遇的危机有关。

        结果果不其然。

        总帅亲自宣布了自家孙女的婚约,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薙切家可以由神之舌大小姐延续下去!

        虽然不太清楚男方那位林恩少爷究竟是什么来历,但堂岛银却知道,对方的身份绝对不会简单,所以这次总帅要求的料理,他也是下了一番苦心,竭尽所能的发挥出了自己的全力。

        可结果倒好。

        他的料理才刚开盖,就被那位林恩少爷的女伴嫌弃了?

        而且被嫌弃的理由……竟然是不会发光?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

        “铃木小姐,你应该是误会了。”

        “发光的料理,在东樱料理界早就已经成为了传说,现在东樱的料理人,哪怕是包括老夫在内,都无法烹饪出能够发光的料理。”

        “所以说起来,我倒是有些嫉妒铃木小姐。”

        “毕竟老夫可不能像你一样,时刻都能享受到那传说中的美味啊。”

        园子的嘀咕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偏偏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在这种情况下,堂岛银那尴尬的表情,自然也都被大家看在眼中。

        按照一般厨师的想法。

        料理会发光什么的,那不纯粹就是扯淡么。

        他们会觉得那个小女孩什么都不懂,压根就是在找茬。

        不过任谁也没想到,就在下一刻,身为远月总帅的薙切仙左卫门却突然哈哈一笑,进行了解释的同时,竟然还真的向铃木园子投出了羡慕的目光。

        “诶?竟然只有林恩才会发光的料理吗?”

        上次林恩在薙切家做出了发光的料理,虽然薙切仙左卫门表现的同样惊讶,可那时园子完全沉浸在料理的余韵中,根本就没注意旁人的反应。

        所以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发光的料理是那么的难能可贵。

        整个东樱料理界都做不出的料理,自己却能天天吃到?

        一种自豪的感觉,顿时打园子心中油然升起。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神!

        果然是最厉害的!

        “总帅……发光的料理……究竟是什么料理?”

        本来以为园子是在无理取闹或找茬,可结果倒好,竟然连总帅都承认了发光料理的存在,这顿时让在场的名厨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堂岛银,他更在第一时间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急,我稍后会给你解释。”

        “林恩少爷,还请先尝尝这道料理。”

        “绘里奈,你也一起。”

        没有回答一众远月毕业生的疑问,薙切仙左卫门反倒邀请林恩立刻尝菜。

        对此,林恩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尝就尝呗。

        反正这些远月毕业生的料理应该也不错,虽然比不上发光的料理,但在创新性上,却是挺让他感兴趣的。

        那么随着林恩这一尝,再加上旁边的薙切绘里奈一起,接下来发生的,就是让远月毕业生们瞠目结舌的一幕。

        就见林恩和薙切绘里奈你一言我一语,将堂岛银这道料理的材料、火候以及优缺点等等,全部都给分析了个明明白白!

        这一幕代表了什么?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

        因此在毕业生之中,就有人下意识的喊了出来:“神……神之舌?”

        “第二个神之舌?”

        没错!

        林恩展现出来的超味觉能力,在一众远月毕业生看来无疑就是第二个神之舌的诞生。

        所以……

        原来这份能力并非独一无二?

        而且最关键的是!

        两位神之舌的拥有者,竟然还拟定了婚约?

        察觉到这一点后,所有的远月毕业生们都傻眼了。

        “两……两个神之舌结合……”

        “也就是说,他们的孩子必然有极大概率遗传到父母的天赋?”

        “薙切家……还能再诞生新的神之舌?”

        仅是薙切绘里奈的一个未婚夫,恐怕还很难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所以林恩早就已经明白,薙切仙左卫门弄出这么一个家宴来,甚至让所有远月毕业生们亲自动手烹制料理,就是为了找这个机会宣扬自己的神之舌!

        现在薙切家不仅一口气拥有两个神之舌,甚至还极有可能在下一代诞生第三第四个神之舌。

        这代表着怎样的意义,相信所有人都很清楚。

        等过了今天之后,通过那些远月毕业生之口,薙切家的地位将必然会更加稳固。

        薙切蓟那个鬼爹再想耍阴谋诡计去中伤薙切家,动摇料理界的人心,恐怕是再也难以做到了!

        当然了。

        在这之后,薙切蓟再想用什么方法去攻击薙切家,那就跟林恩没什么关系了。

        反正今天他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如果薙切仙左卫门再想秀什么新操作,他也肯定不会奉陪就是。

        不过……

        应该怎么说呢。

        正所谓世事难预料。

        虽然林恩很清楚那位远月总帅的想法,也的确按照对方的安排进行了配合。

        可在这场料理品鉴来到那个粉毛眼镜四宫小次郎面前时,却出现了一些意外。

        “很精湛的厨艺,几乎挑不出任何缺点,可惜,我没有在这道料理中感受到任何来自厨师的心意。”

        “嗯……就这样吧。”

        对于四宫小次郎这个人,看过原剧情的林恩虽然知道,对方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看似性格恶劣,但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坏人。

        但遗憾的是,对于现阶段这个失去了目标,迷失了方向的家伙,林恩是很对他难升起什么好感。

        而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对方端上料理时,那脸上的傲慢让他觉得反感。

        所以在吃过对方的料理后,林恩本能的摇了摇头。

        他不针对人。

        只谈这道料理。

        从技术上来讲,对方的厨艺的确精湛。

        但精湛的厨艺,却并不能代表全部。

        这么一道精致的程序化料理,或许能让一般人吃的很满足。

        但对于林恩这个用心制作料理的特级厨师来说,就实在太普普通通了。

        倒不至于无法下咽,只是太过平庸,相比其他的远月毕业生,现在的四宫小次郎……已经被远远的甩在后面了!

        当然了。

        作为陌生人,林恩没理由,也没义务去提醒对方。

        他对料理的热爱,只能让他自己找回来。

        因此在简单评价完自己的心中感想后,林恩便准备转移到下一个料理面前。

        可问题是!

        林恩没打算跟对方多做交集。

        但他的评价,却显然不被四宫小次郎所接受!

        “请等一下!”

        “请问这位林恩少爷,你是对我的料理不满意吗?”

        开始在听到林恩的评价时,四宫小次郎的脸上理所当然的闪过了得意之色。

        精湛的厨艺,几乎挑不出缺点,这样的称赞他丝毫不意外,毕竟这些年来,他是一直都在这些称赞声中度过的。

        然而林恩的后一句评价,却让他直接愣了一下。

        感受不到厨师的心意?

        这是在说他?

        这怎么可能!

        作为一名厨师,被客人说感受不到心意,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所以在这一刻,四宫小次郎也没有去想林恩的身份地位,下意识就拦在了他的面前。

        他需要一个说法!

        一个让他心服口服的说法!

        “四宫先生,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吧?”

        四宫小次郎的阻拦,让林恩微微皱眉。

        之前的评价他已经说的很委婉了。

        怎么?

        这还打算不依不饶?

        “你的确说的很明白,但这个评价,我无法接受!”

        林恩的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四宫小次郎满意。

        可对于他的无法接受,林恩却再度的摇了摇头。

        “接不接受,那是四宫先生你自己的事情。”

        “我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食客,说出了我自己内心的感受。”

        “仅此而已。”

        四宫小次郎的这番话,听的林恩差点儿乐了。

        对方接受不接受,与他关系很大吗?

        “另外,还请四宫先生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是薙切先生邀请我来品鉴你们诸位的料理,而我,也只是履行了这一责任,说出了我的评价。”

        “你该不会以为,与你非亲非故初次见面的我,会特意针对你的料理吧?”

        “四宫先生,你可能有些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朝着对面的四宫小次郎发出一声轻哼。

        林恩很清楚,这家伙现在就是迷失在自己获得的荣誉中,早就失去了料理的初心。

        对付这样的家伙,不好好打击他一下,他就根本摆不清自己该站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