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251 薙切绘里奈的伪装?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251 薙切绘里奈的伪装?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对于自己所谓的两位未婚妻,林恩是有些头疼的。

        虽然无论是眼前的薙切绘里奈,还是雪之下雪乃,她们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美少女。

        但问题是,一个傲娇一个冰山的性格,却让他真觉得难以招架。

        也正因如此,他对这两位未婚妻的态度,始终都是以回避最为优先选择。

        只奈何。

        人家这都找上家门口了,他还能怎么办?

        “薙切小姐,不知道你这么晚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把人请进屋,林恩也没废话,直接询问对方的来意。

        同时再看对面的薙切绘里奈,她则是朝着林恩微微一欠身,脸上露出了那种大家闺秀的标志性笑容。

        嗯……在林恩看来很像营业专用的那种笑容。

        “恭喜林恩少爷斩获本次的特区空手道大赛冠军,绘里奈在这里向您表示祝贺。”

        这刚比完赛,就过来祝贺?

        薙切家对自己这么关注?

        也是。

        毕竟人家怎么都不愿放弃自己这个‘林家少爷’,会时时关注也是正常情况。

        不过……

        “薙切小姐你的祝贺,我收到了。”

        “不过薙切小姐,我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面对薙切绘里奈的恭贺,林恩点头之余,又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林恩少爷需要我做什么,绘里奈一定竭尽全力!”

        虽然不知道林恩需要自己做什么,但薙切绘里奈的眼睛却突然一亮,因为她发现,自己貌似找到了与林恩拉近距离的机会。

        然而让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却是……

        “我想麻烦你的是……薙切小姐,你对我的态度……能不能稍微正常一些?”

        ???

        林恩把话说出口,对面的薙切绘里奈却直接愣在当场。

        什么叫态度正常一些?

        难道我现在表现的……很不正常吗?

        “薙切小姐,你现在应该只有十五岁吧?”

        见薙切绘里奈满脸不解,林恩长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起自己的年龄,薙切绘里奈更是茫然无措。

        这跟自己的年龄又有什么关系?

        “正常那些与薙切小姐同龄的女孩,你觉得她们应该过着怎样的生活?”

        好吧。

        既然薙切绘里奈听不懂,林恩也就不介意帮她解答这个疑惑。

        “十五岁,正是应该享受自己青春的美好年纪。”

        “可再看看薙切小姐你,却是因为家族的重担,将自己层层伪装。”

        “你知道么薙切小姐,在我眼中,你就好像戴上了一层面具。”

        “有了这层面具,你我之间就好像竖立起了一堵墙,让我觉得无论与你怎么说怎么做,都与我有着巨大的隔阂。”

        应该怎么说呢。

        面对一板一眼的薙切绘里奈,林恩感觉还不如面对一个傲娇。

        至少傲娇还能让人觉得真实,可此刻面前的女孩,在他看来却更像是一个金发人偶。

        她将自己限制在一个框架内,展现出的永远都是虚假的一面。

        这让林恩很不适应。

        所以他也就毫不犹豫的戳破了对方的‘伪装’!

        “我……”

        最开始,薙切绘里奈的确没听懂林恩的意思。

        但现在,林恩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她要是再听不懂,那就真是在装傻了。

        也正因如此。

        在这一刻,薙切绘里奈那张洋溢着营业专用笑容的漂亮脸蛋上,顿时闪过了一抹懊恼。

        的确。

        现在的她,并不是真正的她。

        为了薙切家的未来,她不得不让自己做出大家闺秀的姿态,去努力迎合面前的这位林恩少爷,只为了能让他回心转意,迎娶自己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这幅伪装,对她而言也很辛苦。

        但一想到自己的家族,她却又不得不努力的坚持。

        可结果倒好。

        她那么努力做出的淑女姿态,反倒是被人家给嫌弃了?

        你以为我很乐意这么做吗?

        你知道我把自己绷的这么紧,究竟有多辛苦吗?

        在这一刻。

        薙切绘里奈很想朝着林恩如此大吼。

        只是心中升起的理性,阻止了她的行动。

        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的对象!

        “呵呵呵……林恩少爷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到最后,薙切绘里奈是强忍着心中的抱怨,努力的挤出微笑。

        然而这时候再看林恩……

        “如果薙切小姐真听不懂的话,那就恕我不久留两位了。”

        装!

        你就硬装!

        你刚才的表情我又不是没看见,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

        林恩可不想跟个伪装成大家闺秀的金毛傲娇拼演技,那样对他来说实在太累。

        所以薙切绘里奈的这个反应,让他直接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能好好聊,咱们就好好聊。

        没法好好聊,那就只能请你走人了!

        “你……”

        林恩的这个反应,是薙切绘里奈完全没想到的。

        一般情况下,这不应该都是看破不说破的吗?

        可他怎么这样?

        “怎么?”

        “薙切小姐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薙切绘里奈懊恼之下,下意识的起身并露出怒气,让林恩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瞧。

        随便两句话,这本性不还是暴露了吗?

        “林恩少爷,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性格很恶劣?”

        看到林恩的笑容,薙切绘里奈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

        这不禁让她的神情一泄,再无法维持淑女的姿态,整个人的表情都为之一变。

        “性格恶劣?这个好像还真没听说过。”

        “小兰,园子,我的性格很恶劣吗?”

        左右看了看身边的小兰和园子,林恩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毛。

        揭穿你的本性就性格恶劣了?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已经暴露的差不多了。

        “没有啊,林恩的性格既然温柔又体贴,怎么可能会恶劣呢?”

        在这个时候,园子当然需要承担起捧哏的义务,接上林恩的话茬。

        但在听到园子的话后,薙切绘里奈却无语在当场。

        其实刚才说林恩的性格恶劣,她很想在后面接上一句:“你这样是不可能被女孩子喜欢的!”

        可奈何看到青春貌美的小兰和园子,这话却又让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再者,自己其实不也是上赶着在倒贴人家吗?

        想到这里,薙切绘里奈便不由得一抹悲凉涌上心头。

        被偏爱的,永远都是有恃无恐。

        而自己……

        想想薙切家的现状,再想想自己努力所做的一切,下一刻,薙切绘里奈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弄的我好像在欺负你一样。”

        “我只想说的是,无论薙切小姐你与我之间是否有那一份婚约存在,我都希望薙切小姐你能以最真实的自己来面对我。”

        “至少这样,哪怕我们的婚约不成,也可以成为朋友。”

        “不然,未来我们恐怕连朋友都没的做,这也不是你我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薙切小姐,咱们可以相互真诚一些的面对彼此吗?”

        “至少这样,咱们都可以更轻松一些。”

        林恩不太愿意惹哭女孩子,因为这会让他觉得很麻烦。

        所以在薙切绘里奈的眼泪掉下来之前,他是提前打住,并且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全部想法。

        是的。

        大家闺秀模版的薙切绘里奈让他觉得超级不自在,哪怕是金毛傲娇形态都能让他觉得更加轻松。

        他想面对的,还是一个真实的薙切绘里奈。

        所以干脆还是把话都说透,让大家彼此都更舒服一些吧!

        “……”

        林恩的这番话,让薙切绘里奈下意识的止住了眼泪。

        自从上次林恩从薙切家离开后,她就一直在认真思考,自己如何才能让对方接受自己。

        通过在网络上的调查,她发现,好像很多男人都喜欢那种姿态优雅,温婉可人的女生。

        这对于她这个自小就接受过训练的薙切家大小姐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可结果倒好。

        林恩竟然根本不吃这一套!

        这究竟是调查错了方向,还是自己本身出了问题呢?

        薙切绘里奈有些搞不太明白。

        但林恩的话,却让她弄懂了一件事。

        或许……

        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才有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我明白了。”

        “那就按照林恩少爷说的做吧。”

        想到这里,薙切绘里奈打定了心思。

        既然他要真实,自己就把真是展示给他!

        “瞧!这不就很好嘛!”

        不得不说,当薙切绘里奈卸下伪装后,她给林恩的感觉是顿时活灵活现了起来,让他再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违和感。

        这不禁让他很是认同的点起了头,果然还是这样最自然的感觉最好了。

        不过……

        既然这位薙切大小姐都已经卸下伪装了,接下来该问的问题,也就可以继续问了。

        “那么薙切小姐,现在你能说说今天的来意了吧?”

        “既然咱们都决定真诚的面对彼此了,那就不要跟我说什么客套话了。”

        “具体什么事,你就直说了吧。”

        ???

        这个时候真诚的面对彼此?

        听到林恩的话,薙切绘里奈傻了眼。

        她此次前来,当然是别有所求,但这话,她却不觉得能够坦诚的直接说出,因为她很清楚,直接说实话的代价,就是被林恩当场拒绝。

        可现在倒好,她不坦诚的把话说明白,反而还不行了。

        所以……

        我这是落入到这位林恩少爷的陷阱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