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241 签到奖励多罗碧加乐园,为柯南的诞生献上礼炮

241 签到奖励多罗碧加乐园,为柯南的诞生献上礼炮

        佐藤美和子立的旗,让林恩一时间很是无语。

        应该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究竟是否存在诅咒,他不知道,毕竟没见过。

        但根据他的估计,类似魔法一类的超凡能力,是极有可能在这个世界存在的。

        毕竟在名侦探的同一世界观下,魔术快斗中的小泉红子,就是一个正统的赤魔法继承人。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魔法,那诅咒也存在……很稀奇吗?

        当然了。

        只是单纯的请客吃饭请不成,把这就说成诅咒,就实在太离谱了。

        虽然出了不少意外,但可能也只是巧合而已,总不能真像工藤新一那样,天天出门碰死人吧?

        只是佐藤美和子立下flag,让林恩多少有些无奈。

        总觉得她不这么说还好,她现在这么一说,等下次她再想请客的时候,恐怕真就又要闹出什么意外了啊……

        算了算了!

        别胡思乱想了!

        “好吧,那我就继续期待着了。”

        “哦对了,这时间也不早了,佐藤小姐你还是开我的车回去吧。”

        笑着摇了摇头后,林恩把自己阿斯顿马丁的车钥匙递给了佐藤美和子。

        因为明天毛利小五郎也要去现场给小兰加油,这边把四座的宾利欧陆gt留下还是比较合适的。

        佐藤美和子的话,虽然她今天送回来的就是阿斯顿马丁,可眼下这个情况,当然还是让她开回去更好一些。

        “还是算了吧,本来就是为了还车,再开走又怎么算?”

        “我还是找一辆出租车好了。”

        面对林恩递来的车钥匙,佐藤美和子停顿了片刻后,果断摇头拒绝。

        最近这段时间,她好像一直都在开车林恩的车,人情一直在欠着,这怎么行?

        不过对于她的拒绝,林恩却微微叹了口气。

        刚才还在说诅咒呢,怎么立刻就不信邪了呢?

        果不其然!

        大概十分钟后,佐藤美和子红着脸,接过了林恩的车钥匙。

        “抱歉,车我就先借走了。”

        “路上小心。”

        “嗯……再见……”

        每一次都没能在林恩店门口打到出租车的佐藤美和子,这次可能例外吗?

        不存在的!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低着头不与林恩对视,随着一声再见之后,一脚油门踩下去,驾着车飞快逃离林恩身边。

        没办法。

        实在太丢脸了!

        明明说了不借车,结果还不得不把车开走。

        回想起刚刚信誓旦旦说找辆出租车的自己,佐藤美和子简直不敢见人了有没有!

        那么看着佐藤美和子驾车远去的方向,林恩这边呢,他却是发出了一声轻笑,随即转身走回到波罗咖啡店中。

        今天这一晚上,还是发生了不少事儿啊。

        不过……

        还是蛮有趣的就是了!

        ………………

        一夜无话。

        转过天来,清晨起床的林恩一如既往的完成了每日签到。

        〖叮——本日签到已完成,签到奖励多罗碧加乐园一座,签到奖励已下发〗

        ???

        多罗碧加乐园?

        这不是明天工藤新一邀请大家的那座热带乐园,同时也是柯南的诞生地吗?

        这就属于自己的了?

        看到今天的奖励,林恩其实挺惊讶的。

        不过惊讶之余,他却又乐了。

        多罗碧加乐园于近期正式完工,可以说是目前东京规模最大的游乐园之一。

        由此可见,得到这个产业后,林恩的收入无疑是要涨上一大截,但这对他来说,却并不是需要关注的重点。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作为这座热带乐园的拥有者,他想要掌控这座游乐园的一切,那简直是再轻松不过。

        这样一来。

        只要琴酒明天出现在多罗碧加乐园,林恩就能在第一时间确定他的位置,同时也能百分之一百的创造出工藤新一与其相遇的机会!

        nice啊!

        这个奖励!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真的需要好好的研究出一套方案,为柯南的诞生献上礼炮才行啊!

        当然了。

        有关工藤新一变柯南一事,这个暂时还不需要太急。

        完成今天的决赛,与小兰一起夺得特区大赛的冠军,才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不过由于上午进行的是团体赛决赛,与已然在预赛中落败的帝丹高中无关,所以作为下午的参赛者,林恩和小兰只要在下午一点前抵达体育馆,就完全没问题了。

        时间很是充裕,反正林恩一点儿都不急。

        但林恩不急,却不代表别人不急。

        这不,时间才刚刚来到九点,园子就已经急匆匆的跑来汇合,同时小兰那边也拉上了不断打着哈欠的毛利小五郎,于楼梯口处出现。

        “比赛不是到下午才开始吗?”

        “这么早过去是要干嘛啊?”

        毛利小五郎昨晚貌似没怎么睡好,眼眶下还带着黑眼圈,因此对于九点多就着急出门的女儿,他是抱怨连连。

        “哪里早了?”

        “我们还要去与妈妈汇合,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啊。”

        “什么?和英理汇合?她也要去?”

        本来毛利小五郎还一脸的不耐,可结果听到女儿要去与妈妈汇合,顿时把他给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跟着精神了不少。

        “当然了,妈妈可是一早就答应过我,要在决赛去现场为给我加油。”

        面对毛利小五郎惊讶的表情,小兰很是理所当然的点头回答。

        不过对此,毛利小五郎却立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可……我也没听说过啊!”

        “那我不去了!”

        夫妻分居近十年,毛利小五郎与妃英理几乎每次见面,都会陷入无休止的争吵。

        尤其妃英理的强势态度,更加给毛利小五郎心中留下了浓厚的心理阴影。

        一想到妻子也会去给女儿加油,他就立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甚至为了逃避妻子,他连女儿的比赛都不想去看了。

        “那怎么行?爸爸你不是答应我要为我应援助威的吗?”

        “明明已经说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反悔呢?”

        毛利小五郎抵触的心态很强烈。

        可奈何,他有一个天克自己的女儿。

        而且说起来,小兰貌似也是个演员的好苗子啊。

        这不,瞧见父亲想反悔,她的眼眶是立即就红了,虽然还没有滴下眼泪,但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依旧还是让毛利小五郎手忙脚乱起来。

        “我不是反悔,就是……”

        “好啦!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对自家女儿,毛利小五郎是真没辙。

        尤其面对这种情况,就算心中再不情不愿,可他总不能真见着女儿哭出来是吧?

        “嘻嘻……就知道爸爸不会骗我的。”

        见毛利小五郎答应,小兰表情一收,立即转嗔为喜。

        这不禁让毛利小五郎大呼上当,可奈何木已成舟,这时候再反悔,已然是来不及了。

        当然了,最关键的还是——

        “我还以为,如果爸爸实在不愿意,就只能动用武力才行了呢。”

        “还好,爸爸还是很明事理的嘛。”

        “这下子就省的麻烦了。”

        好家伙!

        敢情软的不行,小兰最后还打算来硬的啊!

        而且她这要是真动了手,就算毛利小五郎被揍的鼻青脸肿,恐怕也得带着伤去赛场亮相。

        等到那时,被妻子看到惨样,还不知道得被揶揄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毛利小五郎一时间倒是庆幸不已。

        幸好自己妥协的够快啊!

        不过有这么一个女儿……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自己这个当爸爸的,还真是没有半点儿尊严可讲……

        “既然今天毛利先生也去体育馆的话,那咱们就别坐园子的车,开我的车去吧。”

        一场父女闹剧,把林恩看的直乐。

        尤其最后毛利小五郎生无可恋的表情,更是差点儿把他笑岔了气。

        不过作为一名专业人士,林恩表示自己能控制住表情,不露出丝毫笑意。

        眼见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他也就顺势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房东先生的车?”

        林恩有车,小兰和园子都知道,但近段时间一直忙于抓猫找狗的毛利小五郎,却对此一无所知。

        听到林恩的话,他本能的就是一愣,毕竟他知道林恩与自家女儿是同学,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般情况下应该是考不了驾照的吧?

        可还没等他提出疑问,林恩那边打开车锁,停在路边的宾利欧陆gt便立即吸引了他的目光。

        豪车啊!

        这种级别的豪车,他只在杂志或者电视上看到过!

        刚才还没留意,可现在这么一看……

        讲道理,毛利小五郎连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没办法。

        作为一个贫穷的连房费都在欠着的三流侦探,毛利小五郎即使平时要用车,也只能花钱去租一辆n手的破烂上路。

        想想自己曾经租的那些破车,再看看停在路边的奢华豪车。

        不由自主的,毛利小五郎流下了贫穷的泪水。

        眼见到这一幕,小兰不由得无奈扶额。

        爸爸!

        实在太丢人了啊!

        尤其是当着林恩同学的面,你就不能稍微收敛一些情绪吗?

        可遗憾的是,毛利小五郎并没有听见女儿的心声。

        看着眼前的豪车越发见猎心喜的他,是走上前去左看看右摸摸,完全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毛利先生,要试试看吗?”

        “试……诶?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

        “房东先生!真是太感谢了!真的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