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192 入手七草羽月,即将开始的特区空手道大赛!

192 入手七草羽月,即将开始的特区空手道大赛!

        诚如林恩所猜测的那样,七草羽月确实缺钱。

        离世父亲欠下的债务,患病母亲所需要的高额医疗费,都致使她不得不倾尽全力的去压榨自己,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去赚更多的钱。

        七草羽月不爱钱,可她的生活中真的无法缺少钱。

        不过这个坚强的女人并没有被生活的艰难压倒,哪怕再苦再累,她也未曾说过一句抱怨。

        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会被她的乐观所感染。

        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温柔而又善良的好女人。

        但却没人知道,她那张疲倦之中却又永远都洋溢着笑容的面孔背后,究竟背负着怎样的千钧重担!

        七草羽月的生活很疲惫,真的很疲惫。

        为了能够随时补充睡眠,她甚至会随身携带一个眼罩,只要找到机会就去小憩片刻,只为了能够拥有更饱满的精神状态去迎接下面的工作。

        但这样的日子,她又究竟能坚持多久呢?

        七草羽月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她觉得,自己大概会一直撑到自己撑不住为止吧。

        在东樱,永远不会缺少过劳死的社畜。

        偶尔七草羽月就觉得,自己应该也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而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就只有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母亲。

        如果自己过劳死的话,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母亲,恐怕也没办法支撑多久吧?

        但是……

        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七草羽月却收到了来自林恩的入职邀请。

        从心底说,七草羽月很喜欢林恩的这家事务所。

        即将出道的女孩们都很可爱,正式入职的员工也很少,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最主要的是,这里真的很像是一个大家庭那样,让她感觉到十分温暖。

        可遗憾的是,东樱女性即使参加工作,很大程度上的收入也要少于男性。

        就像七草羽月这样连轴转的到处打工,她每个月的收入,其实也不过只在五十万左右上下浮动。

        一般情况下,像她这个年纪的公司正式职员,收入普遍大概在二十四万左右,就算因为她的工作性质特殊,收入会高一些,但按照行情,她的月收入应该也不会超过四十万。

        虽然这个薪资并不算少,可依旧还是比不上之前的收入,因此即使明知道答应正式入职后?    自己会轻松上很多?    她也终究还是选择了拒绝。

        只是她没想到。

        对面那位年轻的社长先生竟然如此的看重自己。

        直接给予了自己五十万底薪的同时,还保证了自己的月收入不会少于百万。

        这样的重视?    让她受宠若惊的同时?    又不禁让她陷入了深深的迟疑。

        自己……究竟配不配拥有这么高的薪水呢?

        毕竟自己一没有足够高的学历,二没有丰厚的履历?    虽然自认为实力并不比那些大型事务所的训练师差,可以她的条件?    也很难加入大型偶像事务所?    只能在各个小事务所之间轮流兼职。

        这样的自己……真的值得被这样看重吗?

        七草羽月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很正常的。

        不过换到林恩这边,他的心思却压根没有那么复杂。

        事实上,从他全能音乐人的专业目光来看?    七草羽月的水准?    绝对可以说是业内顶级的,哪怕在某些方面走的是野路子,可效果却也丝毫不见得比那些科班出来的人差。

        这样的人才,许诺一个百万月薪,真的很赚。

        再者一说?    林恩现在身边也的确缺人,七草羽月别看年轻?    可她却在业内有着相当的人脉,而且在各大小型偶像事务所中?    她也是相当的有名。

        有她在,林恩还愁以后事务所招不到员工?

        所以于情于理?    他都不能把七草羽月放跑。

        至于对方的小纠结……

        讲道理?    就凭林恩这么礼贤下士?    她最终难道还能真的拒绝?

        不!

        七草羽月拒绝不了,所以最终她还是加入了林恩麾下,成为了他事务所第二位正式员工。

        当然了。

        在正式入职林恩的事务所后,她以后的兼职也不用再干了。

        她现在每天的工作,除了要负责轻音部四人组的训练外,余下的时间就是全力配合西深井纱织的工作。

        反正相比曾经劳累到每天晚上沾到枕头就睡的日子,七草羽月今后无疑是要轻松上太多。

        而为她带来这一改变的林恩社长……

        对于七草羽月而言,自己唯一能做的,貌似也就只有全力以赴的卖命为他工作才行了!

        “林恩同学,你好像很高兴?”

        吃罢饭后,聚会散场。

        女孩们被林恩一一送上出租车,并记好车牌,吩咐大家到家后便立即发消息通知平安。

        但在最后送走依依不舍的园子后,林恩并没有再找出租车,而是就这样与小兰一起并肩散步,打算以步行的方式回家。

        毕竟吃饭的寿司店距离波罗咖啡店并不远,饭后消食的散步,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应该怎么说呢。

        夜幕之下,与小兰一起并肩散步,就好似在约会一样,这不禁让林恩感觉相当的愉快。

        不过看到他嘴角扬起的淡淡微笑,他身边的小兰却不禁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是啊,七草小姐正式入职咱们事务所,我这麾下也算多了一员大将。”

        “我当然很高兴啦。”

        林恩心情愉快的原因,当然不仅仅只是七草羽月的正式入职,更有与小兰这种仿佛约会一般舒心的感觉。

        不过后者就没必要直说了,毕竟真要是说了,反而会破坏这样独特的气氛。

        “原来如此,看来林恩同学真的很重视七草小姐呢。”

        听到林恩的解释,小兰也没多想,只觉得林恩真的很看重七草羽月,同时也真心在为他高兴。

        “毕竟七草小姐的确很优秀……”

        “好了,别说这个了。”

        “话说小兰,特区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吧?”

        与小兰独处,林恩不想过多的谈论其他人,于是便很快转移了话题。

        听他这一说,位于他身旁的小兰眼睛顿时亮了亮。

        “是啊,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起来,今年的特区大赛很奇怪,明明以前都是在暑假召开的,可今年却突然提前了许多,应该会打乱不少学校的部署。”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好处。”

        “至少不用在大赛前顾虑考试成绩,又能合理的请假,估计会让很多人都很开心吧?”

        就如小兰所说的那样。

        一般情况下,各大体育竞技类的高中赛事,往往都会选择在暑假期间进行,如果需要进行两季赛事,就会选择在寒暑假召开。

        但像今年的特区空手道大赛,在第一学期尚未结束前就提前召开的情况,属实是比较罕见。

        不过既然官方给出了比赛时间,这就不是普通学生能够干涉的事情了。

        而且像这样能够给学校争取荣誉的赛事,校方一般也都会大开绿灯。

        请假什么的就不必说了,还有期末考试成绩挂科需要补习,却因此错过比赛的情况,应该也不会再出现。

        “只是……”

        “咱们这次参加比赛,园子应该会很不开心吧。”

        “毕竟咱们可以合理请假,园子却没办法请假啊。”

        面对即将召开的空手道大赛,小兰当然是干劲儿十足。

        可再一想想园子,她却又突然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叹息。

        没办法,按照比赛流程,本周的周五,就会展开团体赛以及个人赛的预赛,届时参加比赛的空手道部成员肯定都是要请假去参赛的。

        在这之前,因为需要提前备战的缘故,校方估计也会提前一天给空手道部放假。

        也就是说,园子不仅周五会缺席赛场为林恩和小兰加油助威,就连周四,她都没办法跟两人在一起。

        只有等到周六的决赛,三人才能找到时间集合。

        在这种情况下,园子的心情会好才叫怪事!

        “唔……小兰你还没跟园子说比赛流程?”

        小兰的话音落下,林恩那边也挑了挑眉毛。

        以他对园子的了解,如果知道两天没办法跟自己和小兰一起行动,她估计早就藏不住心思了。

        既然没有特别反应,这也就说明,她貌似对接下来几天的赛事流程完全没有了解?

        “她没问,我也就没说。”

        “不然的话,她恐怕又要抱怨个不停。”

        听到林恩的询问,小兰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的闺蜜了,她对园子还能不了解?

        所以这件事,是拖的越久越好,不然园子越早知道,就会越麻烦。

        “可如果等咱们请假之后她才知道真相,到时候恐怕她就不只是抱怨了吧?”

        就园子那性格,如果等周四上学的时候才发现林恩和小兰都不在,恐怕是当场旷课落跑的可能都会出现。

        这件事,不宜太早也不宜太迟,最好还是找个适合的时间,赶紧把消息告诉给她。

        “说的也是……”

        “只是……”

        林恩的话很有道理,小兰并没有反对。

        但一想到得知真相的园子可能会发生的反应,她却又不禁有些头疼。

        “要不然,园子那边就由我去通知吧。”

        “到时候我好好劝劝她,不然得话,咱们请假的那两天她恐怕是坐不住的。”

        “真的?那就拜托林恩同学你啦!”

        对于小兰的为难,林恩自然义不容辞的担负起重任。

        虽然因此是让小兰长出了一口气,甚至让她嘴角挂起感激的微笑。

        但具体怎么通知园子……

        说实话,这也是挺让人头疼的一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