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176 霞之丘学姐登场,给你未婚妻帮忙都不愿意?

176 霞之丘学姐登场,给你未婚妻帮忙都不愿意?

        林恩并不知道,就在他以为答应雪之下雪乃,就可以顺利撇开这对姐妹的相争之际,雪之下雪乃那边居然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攻略他的问题。

        要是让他知道这位‘未婚妻’此刻的所思所想,一定会揣上满肚子的吐槽吧?

        可惜,他现在是一门心思的只想闪人。

        不过就在林恩打算找个理由撤退之际,却听刷拉一声,侍奉部的大门被拉开,身穿着白大褂的平冢静竟迈步走了进来。

        她怎么来了?

        正当林恩疑惑之际,又发现静可爱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头戴白色发箍的黑长直少女,颜值相当的能打,绝对是小兰和雪乃这一级别的。

        而且最惹人注目的是,还是他百褶裙下的一双黑丝大长腿。

        这种御姐级别的身材,再加上那颜值,绝对可以说是帝丹高中最顶尖的美女之一了吧?

        话说到这里,林恩甚至还想拉过园子来看看。

        瞧瞧人家,再瞧瞧你。

        身材啥的咱就不说了,单看看人家的发箍是怎么带的?

        卡在刘海后面的白色发箍,完全把你这种露出额头的戴法完爆了好么!

        人家带着发箍增加颜值,可再看看你,这发箍一戴是直接把颜值减少了五十个百分点!

        学学人家不好吗?

        不过可惜,这话林恩暂时也只能在心中想想。

        毕竟这话也不是能当着这么多人面说的,终归还是要考虑到园子的自尊心嘛。

        “哟,今天的人不少啊。”

        走进侍奉部,平冢静大概也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多人,表情顿时愣了一下。

        “中午好,平冢老师。”

        “你是找雪之下同学有事吗?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本来林恩就想找个理由撤退,静可爱一来,他自然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开溜。

        只可惜,他的计划没能成功。

        “你先别急着走!”

        林恩还没等到迈步,就被平冢静先一步拽住了肩膀。

        “你们在正好,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就都留下来帮忙吧。”

        ???

        怎么总觉得这帮忙没什么好事呢?

        被静可爱这一拽,林恩心里是直犯嘀咕,可眼下这个情况,他真是想走也走不成,索性也就没再坚持。

        那就看看她到底想干嘛吧。

        “平冢老师,是有委托吗?”

        雪之下雪乃作为侍奉部的唯一成员,很快猜到了平冢静的来意。

        毕竟侍奉部的活动主题?    就是对遇到困难之人施以援手?    不过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有学生来侍奉部委托,绝大多数的委托者?    都是被平冢静拉来的。

        这次?    相信也不例外。

        “是啊,我又来照顾你生意了。”

        平冢静这边?    她很是爽快的点头承认。

        下一刻,她顺势让出身形?    将身后的黑长直少女展现到大家面前。

        “这就是我带来的委托人?    三年级的霞之丘诗羽。”

        “本次委托的内容是,霞之丘同学的新书销量受挫,雪之下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挽回销量。”

        哦豁?

        霞之丘诗羽?

        就连学姐都出场了吗?

        其实在看到那个黑长直的时候,林恩产生的第一印象?    就是她跟霞之丘诗羽很像?    完全符合了他心中的学姐形象。

        只是没想到,这竟然还真就是学姐本人。

        这还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啊!

        “三年级的霞之丘学姐?我知道她,她在三年级好像很受欢迎。”

        “不过我可没听说,霞之丘学姐竟然还是一位作家。”

        听到平冢静的介绍,园子是立即在林恩耳边嘀咕了起来。

        帝丹高中的美少女不少?    但只有最顶尖的美少女,才会广为人熟知。

        而霞之丘诗羽?    恰恰就属于这种很出名的那一类,在学校的名气绝不比小兰差。

        而且更让人没想到的是?    这位相貌美丽成绩优秀的学姐,竟然还有着作家的身份。

        这就不禁让园子瞪大了眼睛。

        这个霞之丘学姐……有点儿厉害啊!

        “平冢老师?    虽然侍奉部的活动内容是帮助遭遇困难之人?    但提升小说销量的这种事?    果然还是超出了学生的能力范畴吧?”

        “就连出版方都没办法扭转的事情,你觉得交给一个学生来做,是可能做到的事情吗?”

        那么就在林恩这边的小团体在低声细语之际,雪之下雪乃那边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将目光锁定在平冢静身上。

        如她所言。

        帝丹高中的学生但凡遇到大事小情,侍奉部能帮忙解决的,她肯定不会拒绝。

        但这种提升小说销量的委托,就明显超出来一个学生该有的能力范围。

        或者说……把这种事情交给学生去办,不会显得太儿戏了吗?

        “啊这……我也没说你一定要完成这份委托嘛。”

        “量力而行就好,就算做不到也完全没关系。”

        被雪之下雪乃这么一说,平冢静的表情很快变得尴尬起来。

        这让她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发,有心解释两句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后也只能打着哈哈,表示自己也并不定非要让雪之下雪乃完成委托。

        可问题是,她这种不着调的说辞,却让雪之下雪乃的眉头皱的更紧。

        “完不成也没关系?”

        “侍奉部的宗旨是,一旦接受委托,就一定要竭尽全力完成,绝对不能中途而废!”

        “在这之前,平冢老师你交给我的哪个委托,我不是完美的完成了?”

        平冢静这话,在雪之下雪乃听来简直就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

        虽然不是激将法,可她却显而易见的认真了!

        不过就在雪之下雪乃如此反问平冢静之际,一旁的学姐,霞之丘诗羽竟突然开口。

        “平冢老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关于小说的销量,这并不是随便出个主意就能解决的事情,而且我也不觉得我需要他人的帮助。”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咦?

        听学姐这话,敢情来侍奉部求助竟然还不是她的主意。

        难道是平冢静自作主张把人拉过来的?

        好吧,貌似还真是这样。

        霞之丘诗羽一脸平淡的说完这话,转身就想离去。

        可再看平冢静,她却上前一把就搂住了人家女孩的脖子,往回那么一拽,便将学姐轻松拉回到自己身边。

        “你这话说的可就太见外了。”

        “何况我这不是想着让大家一起出主意吗?”

        瞧瞧霞之丘诗羽和雪之下雪乃,她们俩一个明显不想来侍奉部委托,另一个也不太愿意接下这任务。

        可偏偏的,平冢静却坚持己见,就觉得这个委托该侍奉部接下!

        这又究竟是个是情况?

        眼瞧着平冢静拽紧霞之丘诗羽,完全没打算让她离开的模样,林恩是轻轻拉了拉身边的两个女孩,身形不自觉的向后迈了两步。

        总觉得,这件事还是别掺合的为好。

        不然的话,保不齐就是给自己惹麻烦!

        “我明白了。”

        “既然平冢老师坚持,那侍奉部就接下这份委托吧。”

        雪之下雪乃很了解平冢静的性格,知道她一旦认定的事情,就肯定不会改变。

        虽然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接下这份委托,可事到如今,她也没打算再拒绝下去。

        “这就对了嘛!”

        “那么霞之丘同学,你好好跟雪之下聊聊。”

        “喂!你们退那么后干什么?不是说了需要你们帮忙吗?”

        雪之下雪乃的点头,让平冢静很是满意,当即拉过霞之丘诗羽,让两人详细沟通。

        不过转回头,她却又看见了林恩一行三人几近退到教室角落,这就让她不由得瞪起了眼睛。

        怎么?

        自己是吃人的老虎吗?

        “平冢老师,我们貌似不是侍奉部的成员吧?”

        “侍奉部接下的委托……我们随便掺合进来真的好吗?”

        平冢静的话,让林恩很是无语。

        眼下的情况他已经基本了解,同时他也认定了,自己没必要掺合进来。

        且不说霞之丘诗羽那位学姐的态度,单说雪之下雪乃那边,她代表侍奉部接受了这份委托,那就只是她自己的事情。

        如果随随便便被外人插手,以那个冰之女王的性格,她能乐意吗?

        “你……”

        “你先出来,咱们两个单独聊聊!”

        看林恩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打算掺合进这件事。

        这让平冢静很是不满,有心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没能说出口,就好似是在顾忌什么一般。

        不过她倒是也没就此放过林恩,而是朝他使了个眼色,要与他单独沟通。

        到底是什么,怎么还弄的神神秘秘的?

        林恩一脸不解,却并未拒绝,直接尾随着平冢静走出了侍奉部的教室。

        “喂!你这家伙不是雪之下的未婚夫吗?”

        “给你未婚妻帮忙,你都不愿意?”

        侍奉部外的走廊,平冢静凑到林恩身边,小声的不满说道。

        原来她还以为林恩和雪之下雪乃的这份婚约的关系很亲密,觉得他俩是真正得未婚夫妻,就应该彼此相互照应呢。

        这误会是不是太大了?

        “平冢老师,我跟雪之下同学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的我也说不明白。”

        “你倒不如说说眼下这件事。”

        “你交给雪之下同学的委托,明显不是普通学生能完成的吧?”

        “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可你又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