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099 外行人离远一点儿,瞧!人证物证齐了!

099 外行人离远一点儿,瞧!人证物证齐了!

        〖叮——发现打卡地点,现发放打卡任务——〗

        〖打卡任务已经发放——根据提示指认杀人凶手〗

        〖打卡任务奖励——身体素质强化次数×1〗

        这个打卡任务……系统你认真的?

        本来林恩寻思着,自己只要远远的看个热闹就好,毕竟他的主要目的只是让小兰看到工藤新一,安安妹子的心而已。

        可结果倒好,自己去指认杀人凶手?而且还给出了提示?

        这特么也行的吗?

        好吧。

        这个真的行。

        且不说有了这个提示,林恩已经找到了人群中的凶手,很轻松就能将之找出并制服。

        最关键的是,这个打卡任务的奖励,也让他完全无法拒绝。

        本来奖励了自由流空手道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经历了一次强化,让他瞬间变成了空手道高手不说,就连名侦探世界中的高武力代表小兰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这要是能再来一次身体素质强化,那他岂不是能够瞬间起飞?直接朝着非人类的方向发展?

        所以说!

        这个打卡任务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至于那个杀人凶手……

        啧……这家伙心还挺大。

        明明工藤新一就在尸体旁边寻找线索,可他倒好,竟然把自己伪装成围观群众,就站在距离工藤新一大概不到五米的距离。

        这算什么?

        自以为是的灯下黑?

        还是打算等工藤新一找到线索后,想找机会杀人灭口?

        可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你都跑不掉了!

        “小兰,园子,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心中有了计较的林恩,果断从两个女孩的怀中抽回自己的手臂。

        “林恩同学,你这是……”

        “嘘……你们就在这里看着,等一会儿你们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

        尸体旁的工藤新一,正在愁眉紧锁的查找着证据。

        目前可得知,死者是一名大概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性,死因是背部的一处致命刀伤。

        凶手对人体构造了解极深,使用的凶器也极锋利,那一刀直接命中并穿透心脏,让死者并未经历太多挣扎,数秒过后便咽了气。

        严格来说,这个案子其实并不难破,只要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后,调查她身边的人脉关系,看她接触过哪些医学的相关从业人员,就基本能将凶手的身份锁定了。

        但难点却在于,工藤新一无法立刻就将这个案件侦破,也没办法在第一时间找到凶手。

        毕竟就算是在人潮涌动的百货商店,也会有偏僻无人的角落,而凶手选择行凶的位置,也恰恰是少有人走动,即便路过也不会在意四周的‘死角’。

        最关键的是,这处位置也没有安设监视器,无疑也给案件的调查增添了极大的困阻。

        手头的线索还是太少了啊。

        冲动作案吗?

        也不像,毕竟凶手明显是刻意进行了谋划,选择在这个时间和地点作案,甚至有理由相信,凶手应该就在人群之中尚未走远。

        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应该立刻询问周围的目击证人么……

        蹲在尸体旁的工藤新一,正在飞速转动脑筋。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案件侦破,接下来等待着这个案子的,就是遥遥无期的大量排查。

        虽然最终案子肯定还是能破,可那就与他工藤新一无关了,是人家警视厅的工作。

        “工藤同学,你线索找的怎么样了?”

        那么也就在工藤新一眉头紧皱之际。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林恩同学?”

        眼瞧到林恩出现,工藤新一下意识环顾四周,很快便发现了远处正在朝这边张望的小兰和园子。

        “暂时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工藤新一很清楚,如果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案件侦破,被小兰和园子看在眼中的话,应该便能让她们刮目相看,自己也能再一次的大出风头。

        毕竟在这侦破推理的领域,他还真就没服过谁,除了福尔摩斯!

        何况自己能惹得女粉丝崇拜,甚至收到三封情书,不也正是因为自己的推理而大放异彩吗?

        只可惜。

        眼下并不是自己的高光时刻。

        虽然案件就在眼前,但目前推理毫无进展,就算自己想要出风头,也没那个机会。

        “哦?这样啊,那工藤同学需不需要我来帮帮忙?”

        回答完林恩的话后,工藤新一便立刻将目光转回到尸体之上。

        可让他没想到的却是,不远处的林恩竟再度开口,让他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毛。

        “林恩同学,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这种事还是算了吧。”

        “像这种凶杀现场,作为外行人的你还是离的远一些比较好。”

        这人啥意思?

        来捣乱的吗?

        工藤新一很烦有外行人在他推理的过程中随意插手,哪怕明知道对方只是好心,但这种好心在他看来也只是在添乱。

        自己一个侦探都还没找到线索,你个外行人跑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切!那家伙以为他是谁?”

        “明明是好心帮他,不领情也就算了,那种态度算几个意思嘛!”

        小兰和园子虽然没靠近尸体旁边,可林恩和工藤新一的对话,她们却听的清清楚楚。

        也正因如此,园子这小暴脾气就顿时忍不住了。

        敢瞧不起我家男神?

        撕了你信不信?

        “好了园子,别闹了。”

        “新一说的没错,如果没有相关经验,最好不要随意插手这种凶杀案件。”

        “就算是爸爸在这里,他也一样会阻止林恩同学的。”

        相比无脑护林恩的园子,小兰明显更加理智。

        连忙伸手阻挡园子的同时,她还一边替工藤新一解释。

        但是!

        小兰同样也知道,以她对林恩同学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来。

        难道林恩同学发现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向林恩投出了担忧的目光。

        “工藤同学说的没错,作为外行人的我的确不应该随便参与进这种谋杀案件。”

        同一时刻,再看林恩那边,虽然被工藤新一拒绝,但他的表情却没露出任何波动,反而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如果单从这句话来听,就好像他已经认同了工藤新一的话,随后便会离开。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却是,在这句话的话音落下后,林恩却突然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了身边一个身穿着棕色风衣,身材瘦高的路人的大叔的手腕。

        紧接着就见林恩反手一扭,那路人大叔立刻受不了那手腕传来的剧痛,顿时半跪倒地,躬下身去头触地面。

        而就在这一刹那,林恩也是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让对方再无法做任何反抗!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就连工藤新一,他都是在大概三秒过后才打了个哆嗦,一双眼睛瞪的老大。

        “林……林恩同学,你这是……”

        他不知道林恩究竟在做些什么。

        这突然间的暴力行为,是他精神出了问题,还是说……

        “虽然我本没打算掺合进来,但杀人凶手就在我身边闲逛,我也没办法坐视不管不是吗?”

        ???

        !!!

        林恩谈笑间的一番话,让工藤新一顿时毛骨悚然。

        杀人凶手?

        这个中年大叔?

        “林恩同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能认定这个人就是杀人凶手?”

        林恩的行动,引得周围一片哗然。

        但大概是托了颜值的福?

        就在林恩一只手扭住凶手的手腕,另外一脚踩住凶手脖子,将对方制服的动弹不得之际,周围竟然没有群情激奋,反倒是不少年轻的女孩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好帅好帅。

        但周围的嘈杂,并不能影响工藤新一对真相的渴求。

        他不知道林恩究竟是怎么确定凶手的,自然要当面问个清楚才行!

        “理由很简单。”

        “虽然凶手的手法很犀利,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短时间完成了一击必杀,甚至就连死者的血液都没有飞溅出多少。”

        “但他终究还是无法避开所有血液,而且恐怕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会穿上这种深色的外衣,就连里面的衬衣都是黑色的。”

        “而且工藤同学你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衬衣上其实沾染了一些血迹。”

        “这种光滑的风衣即使沾上血迹也可以很快清理,但衬衣的血迹,却没办法那么简单除去。”

        面对工藤新一,微微一笑的林恩,很快给出了他的答案。

        同时也没等对方继续提问,他的话音也再度继续响起。

        “另外工藤同学,你有没有发现他的一个小动作?”

        “他的左手,始终都护在风衣的口袋前。”

        “这是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但只要认真分析即可得知,他就是因为杀人的凶器放在这口袋里,所以才会不自觉的屡屡抬手。”

        “这是一种犯罪后的不自信体现,你瞧……”

        一边说着,林恩伸脚一踢凶手的口袋

        下一刻,当啷一声,一把锋利的匕首从那口袋之中跌落出来,上面还有沾染着尚未擦拭的斑斑血迹。

        “这下人证物证都齐了,接下来也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哦对了,工藤同学,能帮我找来根绳子吗?”

        “虽然我可以让他立刻失去战斗力,但我可不想事后再被告个故意伤害罪什么的。”

        工藤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