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在线阅读 - 090 低情商的工藤新一,父女哪儿有隔夜的仇?

090 低情商的工藤新一,父女哪儿有隔夜的仇?

        “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啊。”

        按照毛利小五郎的说法,最近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忙着调查一个出轨事件,雇主很大方,表明毛利小五郎只要查到他妻子出轨的证据,就给他三十万的酬劳,而且还是立即结算的那种。

        这笔钱对毛利小五郎而言,可谓是及时雨了,所以近两天他也一直都在专心调查,频频跟踪目标,拍摄到不少关键证据,应该很顺利就能将这些照片换取到报酬。

        可没承想,就在今天,他却发现自己跟踪的目标意外暴毙家中。

        作为侦探的本能,让他第一时间报警并勘察现场,只是就在他自以为占据了先机,准备既破了这个案子,又顺便能将对方出轨的证据交给雇主之际,工藤新一却突然跳了出来。

        作为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能力的确超强。

        他不仅在第一时间指出凶手就是死者的出轨的对象,找出两人关系密切的关键证据,并表明双方就是因为钱财的纷争而发生矛盾,最后凶手含怒杀人。

        最后再将凶手的作案手法推理出来,惹得现场一片掌声和赞誉,又一次让他声名大噪。

        但是!

        掌声和荣誉都给了工藤新一,第一个发现案发现场,第一个找到证据的毛利小五郎,却成了无人问津的透明人。

        最后就连雇佣他的雇主,也仅仅只给了他三万块的象征性补偿,毕竟人家工藤新一都当众把证据拿出来了,他毛利小五郎手中的照片自然也就再没了用处。

        应该怎么说呢,人家雇主的做法并不合理但却合法。

        因为毛利小五郎为了占便(避)宜(税),并未与雇主起草正式的雇佣合同,在没拿出关键证据让雇主满意的情况下,人家不肯付全款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尤其这个案件是工藤新一破的,雇主妻子出轨的证据也是人家提供的,能给一个跑腿的辛苦钱,毛利小五郎也只能默默收下。

        但问题是!

        雇主的做法能够理解,可工藤新一的做法就大大有问题了!

        按照侦探这一行的行规,同行之间应该避免恶性竞争才对,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谁也不愿意把这一行弄的乌烟瘴气。

        然而年轻气盛的工藤新一压根就不在乎这些规矩,完全不顾自己的行为摆明了就是在砸毛利小五郎的饭碗!

        哪怕给毛利小五郎一些时间,让他先拿出死者出轨的证据,雇主那边都必须得支付足够的报酬给他。

        可工藤新一偏偏就没这么做。

        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他直接就无视了毛利小五郎,没给他一丝一毫机会。

        这也就难怪毛利小五郎会被气成这样。

        “那毛利先生没有暗示工藤同学一下吗?或者隐晦的提醒他一句?”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林恩很是无语。

        他倒也知道工藤新一这家伙智商虽然很高,可基本没什么情商,同时更很瞧不起毛利小五郎。

        但他是真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往死里得罪人家。

        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小兰的爸爸好么!

        他是真的一点儿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林恩不问还好,听他这一问,毛利小五郎顿时差点儿连眉毛都竖起来了!

        “暗示提醒?我都已经说过三次,这是我的案件让他别插手了!”

        “可那家伙……他不仅根本不理我,甚至还讽刺了我好几句!”

        “他压根就没把我当成长辈尊重过!”

        其实如果只是黄了一份买卖,哪怕毛利小五郎再怎么缺钱,他都不至于被气成这样。

        只是工藤新一实在太骄傲,也太瞧不起人了,那种蔑视的眼神,是真的很伤人!

        如果这不是老友的孩子,毛利小五郎真恨不得狠狠揍他两拳,看他还敢不敢再嚣张!

        “小兰!那种高傲的朋友咱们结交不起!以后你也少跟他来往!”

        气恼之余,毛利小五郎又将矛头对准自己女儿。

        没办法,谁让他家女儿跟工藤新一那小子走的近呢?

        不过现在,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小兰再去跟工藤家的臭小子来往了!

        “爸爸!新一不是那样的人!”

        “他只是……”

        到底是青梅竹马,总有那么一份感情在。

        毛利小五郎盛怒下的话语,同样也让小兰深深皱起了眉头。

        虽然她心里也难免埋怨工藤新一,怨他抢了爸爸的生意,又对自己的父亲那么不尊重。

        但毕竟都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了,怎么可能说绝交就绝交?

        只是小兰有心帮工藤新一辩驳两句吧,话到了嘴边,她却又有些说不出口来。

        毕竟说到底,终究还是工藤新一做错了事情。

        “他只是什么?他只是瞧不起我而已对不对?”

        “小兰!别的事情我不管,但工藤新一那家伙,我是从今往后都再不想见到他!”

        “如果你还继续跟他来往的话,那我就……”

        “好了毛利先生,请冷静一些吧。”

        看样子,毛利小五郎今天真是被刺激大了,怒火上头的他,竟然开始口不择言,如果不是林恩看到情况不对连忙开口阻拦,怕不是他真要说出让小兰伤心的话来。

        “毛利先生,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件事,小兰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你有什么怒气,也不应该拿自己的女儿撒气。”

        “至于工藤同学,他的做法自然是有错的,但他毕竟还很年轻,也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

        “跟一个小孩子,毛利先生你真的犯不着置气。”

        轻拉了小兰的胳膊一下,将她扯到一旁后,林恩是语重心长的开口规劝。

        那么也正是他的这番耐心劝说,毛利小五郎原本盛怒到涨红的脸庞是终于缓和了下来。

        “我当然没必要跟个小孩子计较!只是那家伙实在太气人,小兰又不站在我这边,我这个女儿真是白养了。”

        渐渐冷静下来的毛利小五郎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语气过重,心中也有后悔。

        但身为父亲的骄傲,让他拉不下脸来跟小兰道歉,也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又跟林恩抱怨了起来。

        “呵……小兰也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朋友而已,她是你的女儿,难道还真能不向着你吗?”

        “好了毛利先生,过去的事情就都让他过去吧。”

        “对了,正巧我这里有瓶好酒,就当作庆祝毛利先生完成工作的礼物,送给你吧。”

        想要安抚好一个抱怨中的中年人,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是转移他的注意力。

        先帮小兰开脱一番后,林恩转身又到吧台拿出了一瓶酒来。

        这是他昨天晚上临睡前在网上订购的高价酒水,选了加急特快,大概今天中午就送到了,是榎本梓负责签的收。

        至于他为什么要特意订这批酒水。

        一来店里有些饮品是需要添加酒精,二来就是为了应付毛利小五郎。

        谁让他未来岳父是个酒鬼呢?

        这不,晚上竟然就用上了。

        “咦?这……这可是好酒啊!”

        被林恩手中的酒瓶吸引,毛利小五郎眼中瞬间映射出夺目的光亮。

        废话!

        可不是好酒么!

        二十万一瓶呢!

        “这……真的送给我?这怎么好意思呢……”

        搓着手,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可再看毛利小五郎的眼睛,却整个都快落进酒瓶里了。

        “没关系,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不过就算是好酒,毛利先生也要注意适量饮用,毕竟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而让毛利先生醉酒,惹得小兰生气。”

        瞧毛利小五郎这副模样,林恩估计自己要是真把酒收回去,他怕不是得被气死。

        索性他也就直接将酒递到对方手中,而且临了还不忘记叮嘱一声。

        “放心放心,我保证不喝醉,绝对不让小兰生气!”

        酒瓶到了手里,毛利小五郎立刻紧紧攥住,估计这时候谁想抢,他就会跟谁拼命。

        至于他的连连保证,林恩是一个字都不可能相信,因为酒鬼的保证,绝对是最不值钱的。

        不过……左右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该说的该做的,自己都已经做到最好了。

        “毛利先生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店里不适合饮酒,毛利先生就带着这些三明治和小菜上楼享用吧。”

        毛利小五郎得了好酒,自然就想立即享用,但这里是咖啡店,又不是居酒屋,可不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转身到后厨拿出一份三明治便当和几个饭团,又从即食的小菜中挑出一些适合下酒的,林恩将这些装在一个袋子里后,让毛利小五郎上楼享用。

        而毛利小五郎呢,他见状也是大喜过望,连忙道谢个不停。

        “真不愧是店长先生,真是体贴呢。”

        “明明都是跟小兰一样的年纪,这差距……啧啧……”

        “好啦,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谢谢店长先生你的款待,我先告辞了。”

        “小兰,爸爸先上楼了啊!”

        还行,毛利小五郎虽然是个糊涂侦探,但也没有真傻到家,自然明白林恩做的这一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缓解自己父女间的关系。

        人家都已经做的这么到位了,他肯定也不能浪费人家的一片苦心。

        所以在谢过林恩后,他又转头跟小兰打了声招呼。

        父女之间又哪里有隔夜的仇?

        即使刚才闹出了一点儿小分歧,可随着毛利小五郎的主动开口,小兰的脸色也是随之缓和了下来。

        “爸爸,记得少喝点儿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