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99 双重标准

199 双重标准

        郑善果摇摇头说:“璹弟,小芝可是跟一个小主事学习明算?”

        “...嗯,这事倒不假”郑元璹开口说道:“芝儿从小就喜爱明算,陆庭在明算方面有很独特的见解,那些解题方式连老夫也叹为观止,三哥,没人规定先生一定要上了年纪、有了白发的人担任吧。”

        “为师者,论才德不论年资,那个陆庭真的这般厉害?”

        郑元璹苦笑地说:“三哥,你也做过雉兔同笼的明算题,还记得吗?”

        荥阳郑氏的弟子,从小就接受各方面的培养,然后根据兴趣和成绩来重点培养,明算是必学的科目。

        “当然记得,当日为了解这道题,一整晚没睡好,璹弟,怎么提起了这茬?”

        郑元璹继续问道:“当日觉得太难,现在呢?”

        “以现在的学识再解这种题,顶多半盏灯的功夫吧。”郑善果想了想,很快应道。

        “那三哥能作出多少种解法呢?”

        “多少种?重要吗?”

        “重要。”

        郑善果想了想,很快开口道:“三种吧,要是舍得用心,四种也可能行。”

        只要找到一种解题方式,准确地计算出答案就行,谁在意用哪个方式。

        郑元璹面无表情地说:“陆庭能写出十种解题方式。”

        其实郑元璹也不想女儿跟陆庭走得太近,有劝过,郑妍芝给出的条件是找到一个比陆庭更厉害的明算先生,她就不再找陆庭,可郑元璹一直没找到,最后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拿雉兔同笼这道题,郑元璹去国子学找过最资深的明算博士,那只明算博花了三天时间,得出五种解法,陆庭轻轻松松做出十种解法,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郑善果看出郑元璹不是在开玩笑,最后一脸钦佩地说:“听说唐盘是这个人弄出来的,还真是一个人才。”

        郑元璹摆摆手说:“是不是人才,这事以后再说,三哥,你刚才说什么注意影响,听到什么风声?”

        陆庭是不是人才,郑元璹根本不关心,现在最关心的是女儿。

        郑善果突然说出这种话,肯定不是无的放矢,事关郑妍芝的声誉,郑元璹说什么也要开清楚怎么一回事。

        “最近听到有人说,荥阳郑家女,主动给一个少年郎送吃食、主动登门,我好奇下一听打,没想到他们议论的人是小侄女,是兄弟才提醒你一下,虽说我们荥阳郑氏女不愁嫁,但也不能让人白白毁也清誉,对吧。”

        “原是这样”郑元璹轻描淡写地说:“三哥,这事不可能,芝儿做事,向来很有分寸,找陆庭也是为了探讨明算方面的学问,并没逾越之举,传出这种谣言的人,肯定是卑鄙小人,我相信谣言止于智者,不用理会,要是越紧张,那些人就越来劲。”

        女儿每出次门,都有婢女跟着,护卫暗中护着,有什么事自己一清二楚。

        “就是行事光明磊落,也要注意影响,空穴未必来风,堂堂荥阳郑氏的小姐,主动去找一个小郎君,传出去怕是影响不好。”郑善果摸着胡子劝道。

        你女儿归你女儿,荥阳郑氏归荥阳郑氏,可不能因为你女儿败坏家族的门风吧。

        郑元璹面沉如水道:“三哥,这件事我知道了,会让芝儿注意的。”

        女儿都让人传出这种话,看来自己得好好跟芝儿谈一谈了。

        “璹弟,你太宠小侄女了,这样不好,说什么也是荥阳郑氏的女子,名门小姐,天下间那么多人盯着,名声该注意的时候,还得注意。”

        说到这里,郑善果解释道:“不是我对小侄女有意见,主要是传出去不好,不仅小侄女惹人非议,你这个做阿耶的,也会被人质疑。”

        “明白,这事让三哥费心了。”郑元璹连忙谢道。

        郑善果点点头,没说什么,很快转移话题:“璹弟,你在拜鸿胪寺担任卿有些时日了,立功也不算少,为何还没升迁?”

        “三哥,这事不仅要看缘分,还要看运气,可能是时运不齐吧。”郑元璹一脸正色地说。

        立功是不少,可功劳大部分都让给了别人,郑元璹还真没捞到多少好处。

        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为了大局出发。

        要是太子顺利登基,站在再高也会让人拉下来;

        要是李二夺得江山,那些功劳自然会兑现。

        郑善果点点头说:“璹弟,可有兴趣来太子府办事?太子一定很看重像这样的人才。”

        一有机会,郑善果又担任起说客,现在明算人都看得出,太子李建成深得帝宠,要是能说服郑元璹投靠太子,对自己而言也是大功一件。

        郑元璹没有说话,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外面的车夫听到,连忙把马车停好。

        郑善果面色一凝,马上说:“璹弟,都是自己人,你不想听可以不听,不用突然翻脸吧,怎么,要将你三哥扔在路边?”

        虽说立场不同,怎么说也是荥阳郑氏的人,自己也是出自一份好心,怎么能突然翻脸呢。

        以前也劝过郑元璹,可郑元璹不是推搪就是拒绝,态度一直都很坚持,这次怎么啦,连争都不争一句,就叫停马车赶人,气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难不成刚才说小侄女的不好,刚才没说,现在才开始找自己算帐?

        郑元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马车车窗的方向。

        外面有什么看的,郑善果一边腹诽一边朝郑元璹指的地方看去,一眼看去,发现最近很红火的侠味堂,牌篇上写着侠味堂三个大字,右下角还注明是丰乐坊分店的字样。

        一个侠味堂,有什么好看的,虽说味道有些特别,也不是没吃过,郑善果内心有些不以为然,当目光向下移,看到里面就餐的情况时,瞳孔瞬间猛地收缩,张大嘴巴,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不是饭点的缘故,侠味堂里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坐着,客人中,一名穿着红色儒裙的美少女,用筷子挟着一块好糕点的东西喂坐在她对面的少年郎吃,可少年郎不肯吃,左顾右盼,不停地在躲闪。

        大唐作风开放,男女同游共桌不算逾越,一些大胆的男女,还在路边的树下偷吃女子唇边的脂胭,像喂食这类虽说很少见,也不是没有,问题是,那个被喂食的男子是陆庭,而喂食的那个美少女,正是郑善果的女儿郑紫菡。

        刚刚被郑善果说作风不太好的郑妍芝,则是很乖巧地坐在另一边,安静地吃着东西。

        郑元璹拍拍嘴巴张大得可以吞下一个鸡蛋的郑善果,笑呵呵地说:“三哥,芝儿和小菡长得有三四分相似之处,会不会有人认错人?”

        刚才在马车上,听郑善果左一句清誉、右一句家风门风这些,郑元璹心里很不痛快,这是说自己的宝贝女儿了,可自己偏偏没法反驳,事实上,郑妍芝隔三差五给陆庭送点心的事郑元璹也知道,用女儿的话说,像陆庭的这种大才子不收束脩,这些礼节不能省。

        没想到,正在苦闷时,无意中从车窗外看到女儿,还看到郑紫菡要喂陆庭吃什么,可陆庭一直在躲避着,马上叫停马上,让郑善果好好看一看。

        自己的女儿这样,还好意思说别人?

        看到郑善果那张老脸一会红一会青的样子,郑元璹乐得快要憋不住要笑出来了。

        看着郑元璹似笑非笑的样子,郑善果的老脸抽了抽,忍了好久才没给他一巴。

        什么三四分相似认错人,这不是把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原封不动的还给自己么?

        郑元璹看到郑善果没回自己的话,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好像自言自语地说:“幸好现在没什么人,三哥,要不要趁现在人少,我派人送你和小菡回去?”

        刚才不是叫得挺欢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平日郑善果仗着自己辈份大、官职高,没少奚落郑元璹,好不容易有一个报仇的机会,郑元璹不肯轻易放过。

        刚刚还一脸阴云密布的郑善果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

        “三哥,你没事吧,小心身体啊。”郑元璹吓了一跳,连忙关切地问道。

        二人的性格都要强、不肯服输,从小到大都暗中较量,见面不吵几句都不习惯,可比较归比较,二人同宗同源,关系还是很好的,千万不要气傻了。

        郑善果摆摆手说:“没事,没事,有劳璹弟关心了。”

        “三哥,真不用把小菡叫过来?”

        “不用,挺好啊,郎才女貌,甚是相衬,若是有天下第一才子之名的陆庭成为荥阳郑氏的女婿,必成千古佳话。”

        郑元璹眼睛都瞪圆了,一脸惊讶地说:“三哥,你没喝高吧,那个陆庭,不过是寒门子弟,现在无阶无品,凭他也配娶五姓女?”

        疯了吧,一个寒门子弟而己,看郑善果这样子,好像想招为他为婿一样。

        什么时候,荥阳郑氏女这么容易娶?

        郑善果一脸认真地说:“有何不可,荥阳郑氏讲求门相户对,但对有才华的少年郎、才貌双全的小家碧玉也很欢迎,荥阳郑家女下嫁寒门的例子并不少,菡儿此举,可不是孤例。”

        说到这里,郑善果继续说:“自西汉以来,荥阳郑氏出来的女子多若繁星,可能让人铭记的有几个?陆庭那一首赏花,把文字的含义和变化运用到了极致,必能千古流传,哦,对了,最近又出了一首上乘的佳作《赠怡梦姑娘》,这样的人才,谁家也不会嫌多,平康坊行首孙时永、清河崔长雄都有意招他为婿呢。

        “他现在是寒门子弟,可是成为荥阳郑氏的女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竹门亦可变木门。”

        郑元璹闻言楞了一下,很快不满地说:“三哥,你这话什么意思?芝儿跟陆庭学习明算,就说是不够矜持、有损荥阳郑氏的门风什么的,怎么轮到小菡,怎么又成了好事,好像为荥阳郑氏争了光一样,不讨论矜持、不说清誉了?”

        太过分了,竟当着自己的面玩双重标准?

        不知为什么,原来一直很看轻陆庭的郑元璹,听郑善果一分析,觉得陆庭不错了。

        相貌还可得云,才华也有目共睹,现在虽说只是一个小主事,可他是凭自己能力进的秦王府,先是拜秦王为师,很快把一潭死水的无衣堂盘活了,连王爷都多次赞赏。

        现在是王爷的弟子,要是秦王能成为下一任皇帝,那陆庭相当于天子门生,成为天子门生,那比一般的大臣重要多了。

        三哥说得对,就算他只是一个小主事,成为荥阳郑氏的女婿,以他的才华加上荥阳郑氏的人脉,想不腾飞也难。

        郑善果呵呵大笑几声,很快说道:“小侄女拜陆庭为师,两人的关系就是奔着师徒去的,要是师不师、徒不徒的,传出去容易让人误会,小函就不同,她从小就爱读书、作诗,很喜欢有才华的少年郎,发乎情,止乎礼,正因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反而显得光明磊落,对吧。”

        ......

        对自己的女儿是一套,对着侄女又是一套,郑元璹彻底不知说什么了。

        马车短暂停留大约一柱香的时间,郑善果和郑元璹二人都没下车,而是让马车继续行。

        此时,侠味堂喂食的郑紫菡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辆马车停下,也没想到自家阿耶远远目睹了自己的举动,还是挟了一块羊排放在陆庭的碗里:“陆公子,最近都瘦了,要多吃点。”

        “有劳紫菡小姐”陆庭看到躲不过,只好收下她挟来的小羊排。

        陆庭有些郁闷,自己今日有空,就想到侠味堂各分店看看,巡到丰乐坊时有些饿了,就坐下吃东西,没想到郑妍芝和郑紫菡也来,她们看到陆庭在这里吃东西,也坐下吃东西。

        吃东西就是消费,本来是一件好事,可一坐下,那个郑紫菡显得特别主动,打眼色也就算了,还主动给陆庭挟菜,刚刚还说难挟的,让陆庭直接张嘴就好,把陆庭吓得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