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95 突厥使者(冬至快乐)

195 突厥使者(冬至快乐)

        陆庭只是到秦王府打个转,很快就离开了。

        气氛不太好,秦王府的人没多少笑脸,房玄龄被外调后,太子一派在朝堂上提议程咬金要回到原职,也就是担任康州刺史一职。

        秦王府的人据理力争,朝堂上吵成一片,直到散朝还没有得出结论,李渊下旨明日早朝再议。

        说是明日再议,秦王府的人都知道,程咬金回到康州没多少悬念,宫中的人都被太子收买,以尹德妃、张婕妤为首的后宫,也是对太子一面倒,李渊回宫后,身边的人都是说太子的好话,听到的枕头风全是偏向太子,以李渊忧犹寡断的性格,很快会被说服。

        房玄龄调离长安就是这样,刚开始势均力敌,就是李渊也拿不定主意,回去睡一觉,态度也变得坚决起来。

        现在是神仙打架,陆庭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干脆出城,专心经营的自己的事业。

        等侠味堂做起来,手里的资源多了,自己的作用也会大起来。

        可惜,自己还想找让小俏婢帮自己找那个号称只做精品住宅的营造师,让那个什么堂姐给打乱了,下次再找机会说。

        那个叫郑紫菡的女子,太主动了吧,一见面就给自己抛媚眼,主动要求进门,硬是把自己吓跑。

        人长得挺过不错,可惜是带刺的玫瑰,小俏婢还在一旁盯着呢。

        就怕这边没撩到,原来到嘴边的又跑了,两头不到岸,陆庭可不做这种蠢事。

        回到营地,刚想进酒坊想想增产的情况,被张横一把拉住:“陆兄弟,慢着,我想要几坛酒。”

        酒坊只有陆庭才能进入,为了保密起见,就是张横也不能进。

        “没问题,我一会就让人给张大哥送去。”陆庭说完,关切地说:“张老大,过酒是穿肠物,喝多了伤身,还得悠着点来。”

        侠酒还没推出,主要是产量问题,产量不高,不过供自己人小酌几杯没问题,像张横、任振海这些,隔三差五给他们送,就当是福利,昨日才送了一坛给张横,没想到他这么快又张口了。

        张横做事稳妥、有担当,还任劳任怨,难得他主动张口,陆庭肯定要满足他。

        “非也,非也”张横左右看了看,没外人在,这才压低声音说:“这酒我准备送给杨门郎。”

        “杨门郎?杨铮?”

        张横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他,陆兄弟你还记得这个人?”

        陆庭苦笑地说:“能记不住他吗,就是这人刁难我们,要不是薛万彻及时出现,水车队就惨了。”

        虽说没有亲自押送,但事后听到这件事,陆庭还是一阵后怕,没想到太子府的人敏感成这样,连无衣堂的老弱病残也这么有戒心,当日有一方稍稍不克制,启夏门肯定血流成河。

        守卫城门的兵马,蛮横程度不比武候和金吾卫差。

        “是啊”张横心有余悸地说:“当日是冲动了,幸好没出事,不过这事后,有一个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刚调到金吾卫,跟杨铮交情不错,听说那天启夏门发生的事情后,作东让了我跟杨铮一起喝了顿酒,算是不打不相识,聊了以后,原来还曾一起打过仗。”

        “杨铮是启夏门的城门郎,官不大,但位置极为重要,跟他打好关系,总不会是什么坏事,说不定哪天有求他的地方,现在刚刚认识,送金银珠宝有点过了,我打听过了,他不贪财不爱色,就喜欢喝几口,以前他打仗前总会喝二碗才上战场,估计是那时留下来的小毛病,像侠酒这种又醇又烈的酒是他的最爱,所以就...”

        原来是这样,陆庭毫不犹豫地说:“这是好事,我支持,要多少酒随便拿,算侠味堂的。”

        交好一个守卫京城门户的城门郎,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张横双眼一亮,连忙说:“太好了,陆兄弟,有了侠酒,肯定拿下那个杨铮,对了,这件要不要知会长孙公子他们?”

        找陆庭要酒时,张横心里有些忐忑,不知还有多少酒,也不知这酒售什么价,就算卖得便宜,以自己那点月钱,也供应不了多少,听到陆庭说酒入侠味堂的帐,心里大定,不过很快又犹豫了。

        侠味堂的份子,侠味堂占三成,陆庭占二成五,长孙冲、程处亮、杜荷和候明远各占一成,剩下的半成留作备用,这件事也就自己跟陆庭知道,也不知长孙冲他们怎么想。

        陆庭一脸自信地说:“不用,成立前就说了,侠味堂归我打理,他们只有分红的权利,要是不同意,随时退份子走人。”

        张横呵呵一笑,点点头说:“陆兄弟,有你这话,我放心了。”

        退份子走人?别逗了,现在发展得这么好,不知多少眼红想掺股呢。

        “对了,张老大,良石泉的事,现在弄得怎么样?”

        山泉水的事,一直是张横负责,陆庭很少过问,现在正好问一下。

        一说起良石泉,张横就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说:“挺好啊,要水的人越来越多,现在都有四十六辆运水车了,还是供不应求,还是陆兄弟厉害害,不少新客人都说看了良石泉、有点甜才尝试的。”

        顿了一下,张横继续说:“陆兄弟,免费送水太亏了,差不多可以尝试着收点钱了。”

        “收钱?时机到了吗?”陆庭随口问道。

        张横点点头说:“不少客人觉得不好意思,主动让那些老兄弟收钱,有的会拿一些吃食赠送,有大方的还给赏钱,只要价钱不高,相信会一批客人支持。”

        “赏钱?没收吧?”陆庭一脸严肃地问道。

        “没有,都不收,最多是品尝一下客人自制的点心,这个每天都有强调,哪个敢擅自收钱的,哪怕是一文,也会立即开除。”

        陆庭这才放心:“这个不能松懈,要是开了这个头,服务的质量会改变,跟客人的关系也会变微妙,不能因小失大,现在运水队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有客人给了赏钱,自然要热情一些,那些不给赏钱的客人,不配享有这么热情的服务吧;

        客人今日给了赏钱,心里有了期待,要是明日不给呢,会不会弄得彼此都尴尬?

        陆庭一早就想到这些,规定任何人不能以任何名义收钱,包括赏钱。

        张横想了想,很快开口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客人多,运水车少,有些老兄弟,送水送到响午才送。”

        “送到响午?一车水,分不了几个客人吧?”陆庭皱着眉头说。

        “主要是相距有些远,像段小六,有客人在常乐坊,还有客人永乐坊,来回一折腾,耗时不少。”

        陆庭惊讶地说:“怎么相距这么远,不是说好一个负责一片地?”

        从常乐坊到永乐坊,隔着几个坊呢。

        张横苦笑地说:“陆兄弟,可能你不清楚,长安最繁华的方,就是围绕着东市和西市的区域,其余的坊,人气都不行,送水队的兄弟,都想这些地方找客人,因为住在好地方的客人,明显更加讲究,都是一个锅吃饭的兄弟,总不能有偏颇,除了侠味堂发展的客人,那些老兄弟,谁拉的客人就归谁。”

        “为了督促他们多卖力,还设了比赛,大伙都在繁华的坊找客人,这样...就乱了。”

        张横的意思陆庭明白,地段有好坏,谁都想占最好的地方发展,于是有点乱套。

        陆庭想了想,很快摇摇头说:“不行,这样太乱了,费时费力不说,还容易产生内部矛盾,弄不好自己人打起来,张老大,你强行分也好、抓阄也好,一定把地方分好,每人负责一个区域,谁也不能越区,好的地方多放人,一个坊放二三个人都没关系,不好的地方,少放人,一个人负责一二个坊什么的,不能再让他们折腾下去。”

        要是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送一桶水还不累死人?

        “明白了,陆兄弟”张横想了一下,继续问道:“陆兄弟,那收钱的事?”

        几十人,几十匹马,每天人吃马嚼,开销越来越大,可水是免费送,这也太亏了。

        金山银海也不够这样挥霍,虽说这钱是侠味堂出,可那钱有一部分是无衣堂的。

        “不急,等到三月中旬再说。”陆庭只是稍加思索,很快就作了回答。

        习惯讲求养成,刚开始效率不高,不急着收钱。

        还算是练手,再收割一流客人的好感。

        “明白了,全听陆兄弟的。”张横闻言,没有一点意见,马上表示答应。

        对于陆庭,张横算是服了,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到他一样,以前说卖水,没一个人看好,就是张横自己也不看好,随处可见的水,还有人会花钱买?

        随着送水队传回来的消息,张横开始相信卖水的确能赚钱,对陆庭越来越佩服。

        现在随便去一间茶馆,要是茶博士不是说茶是用良石泉煮的,估计客人都走一小半。

        一句话,自己没陆庭精明,反正听他的就没错。

        平康坊,万花楼,怡梦小阁。

        原来有些简陋的小阁重新翻新了一下,坏了的、有损的、廉价的家什全部撤掉,换了考究的红木家什,绣墩全换成绸制的,就是室内点的檀香,也是上等的檀香。

        怡梦姑娘越来越受欢迎,打茶围的钱涨了又涨,就是挡不住那些客人所热情,以前打茶围的,不是一些小商贾,就是口袋没几个钱的穷学子,现在不同,很多达官贵人也来给怡梦捧场。

        绝大部分的目标都一样,看看这个深受大唐第一才子陆庭青睐的花魁,到底是什么样的容颜,会让陆庭为她写出“春风十里平康路,卷上珠帘皆不如”的绝世诗句。

        平康坊第一花魁的地位,妥妥的。

        能坐在怡梦小阁的人,绝在部分都是有身份的人。

        老鸨陈妈妈心里嘀咕着,今日肯定不是一个好日子,原因很很简单,有客人闹事,闹事的地方还是怡梦小阁。

        能在平康坊开青楼,背后都有大人物、大势力支持,普通人不敢闹事,有身份的人大多相识,相互给面子,很少人在青楼闹事,可有一伙人不听劝,偏偏要闹事。

        “砰”的一声,一个满面胡须的大流,猛地大力敲着案板,大声吼道:“怡梦姑娘呢,怎么还不出来见人?”

        “就是,一个小小青楼女子,竟让我们的契苾乔台将军等候,太无礼呢。”

        “正是,契苾乔台将军可是我们突厥的雄鹰,就是大唐的太子殿下也得给三分面子。”

        “还不快传人,信不信我们放火烧了这里。”

        一群异域打量的人在怡梦小阁大吵大骂,陈妈妈都快哭了,连忙对一旁熟悉的中年男子说:“崔少卿,这...这怎么办,你劝一下吧。”

        来的这群人,太野蛮了,都说怡梦在换衣裳,可他们就是不听,等了一会不见人,又拍案面又踢绣墩,还有人拨出弯刀把红木家什的一个角都砍下来,吓得陈妈妈快哭了,连忙崔勇求救。

        崔勇是鸿胪寺少卿,也是他陪那伙蛮横的突厥人一起来的。

        陈妈妈觉得很委屈,女儿怡梦今天的茶围已经打完了,回去休息了,可突然来了这伙粗鲁的人,嘴里嚷着要看平康坊第一花魁,睡不了不要紧,打茶围也行,刚想解释就挨了一巴掌。

        看到陪同的崔少卿没说话,陈妈妈认了,马上让人劝说怡梦准备,就是来晚一点,这些人好像要把这里拆了一样。

        崔少卿苦笑地说:“陈妈妈,这些贵客来自突厥契苾部的勇士,太子有令,一定要让贵客满意,这事别说报武候铺,就是京兆尹来了也没用,还是让怡梦姑娘快点吧,放心,他们只是找茶围,不会为难怡梦姑娘的。”

        大唐跟突厥打了这么多年,胜少输多,上次都打到五陇陂,要不是秦王亲自出马,估计闹得还凶,这些来自契苾部的使者嚣张,崔勇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打了胜仗呢。

        他们来大唐,说是谈判,平息双方最近在边境的纷争,实则是索要好处,太子已下令,一定要招待他们。

        一句话,不要闹得不太过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