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92 李二巡视良石山

192 李二巡视良石山

        喝花酒就喝花酒,动不动就写诗,还写什么赠怡梦姑娘,好像要天下人都知他去喝花酒,还跟一个青楼女子有一腿,真不要脸。

        相识那么久,也没见这个呆头雁为自己写过一首。

        郑妍芝心里很不爽,装着没事人一样把郑紫菡打发走后,直接回绣楼睡觉。

        本来打算去东市逛逛的,也没心情去了。

        郑元璹沐浴完了,想陪宝贝女儿一起吃饭,没想到红菱说小姐昨晚等得太晚,看到郎君回来放下心,回去补觉了,这样一来,昨晚加了二个枕头的郑元璹对女儿更加惭愧。

        二话不说,把管家叫来,让他去买一套首饰,准备哄女儿。

        就当郑妍芝生闷气的时候,陆庭在良石山忙得热火朝天。

        有自己的工匠,做什么都方便,陆庭一边加紧打造蒸酒的设备,一边扩建营房,看到良石山附地的闲地很多,跟张横商量了一下,干脆让人把地清理出来,那些地多碎石,种田有些困难,不过种点苹果、葡萄这些果树,没一点问题。

        地闲着、无衣堂闲着的人也多,那些退役老兵种田有些困难,种树简单很多,大多是浇浇水、除除草,不难。

        在营地多安排一些老兵,让他们有事做,生活过得充实一点,用工作换取更好的生活,也可以保护酒坊,可以说一举两得。

        程处亮从国子学出来,跟在陆庭身边打下手,看到陆庭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侠味堂越做越大,长孙无忌、杜如晦和候君集没多少犹豫,很快为儿子退了学籍,让他们跟程处亮一样,跟陆庭一起学习。

        杜如晦的夫人不同意,觉得儿子年龄还小,在国子学多读地一到二年比较好,可杜如晦最后还是说服了她。

        秦王府和太子府之争,已到最关键的时刻,胜了就论功行赏,败了就遭到清算,这时功名不再重要,看到陆庭越来越能干,越来越受到李二重视,还不如让他跟陆庭做事。

        帮陆庭做事,就是为秦王办事,留在国子学,作用不大。

        再说国子学是太子的地盘,留在里面反而容易被钳制。

        在陆庭和张横的通力合作下,良石山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一块块荒地被开垦出来,一个房舍搭起来,原来荒凉的良石山,慢慢变得热闹起来。

        事很多,不过有大长锦几兄弟打下手,还有张横配合,陆庭这才应付得过来。

        “这条路弯了,要拉直,别省那点功夫。”

        “怎么说,这地就按标好的开,规划图没看到吗,有石头就把它砸开,别这里凹一块,那里凸一块,看着是别扭。”

        “老四,你负责种树的?不行,种得歪了,树和树之间的间隔太随意,这样不美观,拉一条线,用标尺量好距离,时间不是问题,一定要做好。”

        “老二,你盯好,鱼塘的底一定要压实,要不然这鱼养不好。”

        陆庭就是一个总指挥,一有空就到达转,看到不合心意的就直接纠正。

        这天陆庭正和张杜荷讨论引水养鱼的事,突然一队人马从远处飞奔而至。

        “咦,是王爷、尉迟将军还有程将军。”杜荷眼尖,很快认出来人的身份。

        李二来了?

        陆庭有些意外,看清跑在最前面正是李二时,连忙叫上程处亮、长孙冲等人一起去迎接。

        “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王爷恕罪。”等到李二勒住马后,陆庭连忙上前行礼。

        事前也没听到他要来,突然看到李二出现在这里,陆庭都有些惊讶。

        长孙冲等人也纷纷向李二行礼问候。

        “听说这里搞得不错,顺路过来看看。”李二连马扎都不用,直接翻身下马,还缰绳扔给一旁的护卫。

        陆庭好奇地问道:“顺路,王爷,这是去哪?”

        李二不是在皇城,就是在秦王府,很少出长安,突然出城,陆庭感到有些好奇。

        正主李二还没说话,站在一旁的程咬金抢着说:“玄龄到合州任司马一职,今日就要出发,俺、尉迟老哥还有王爷送他出城。”

        “这么急,事前没听说啊”郑鹏有些遗憾地说:“没有送房书记一程,可惜了。”

        程咬金面带愤怒地说:“合州司马病故,司马一职悬空,太子就向皇上举荐老房,还说事情紧急,尽早出发,给的限期只有五天,老房今日必须离京,要不然赶不及,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官员异地上任,通常会给一个限期,限期按路程的长短,通常半个月到三个月不等,要是远的甚至长达半年,现在要求房玄龄四天内上任,从长安到合州有七百里,现在就得出发,要不然赶不了。

        说到这里,程咬金有些郁闷地说:“估计下一个就是俺,俺在长安一日,他们就得吊一日的胆。”

        众人一下子沉默,陆庭也不好再说什么。

        太子李建成察秦王府人才过多,把他们留在李二身边对自己不利,于是千方百计把李二的得力助手放逐出长安,房玄龄、杜如晦、程咬金等人都被放逐了一次,直到突厥剑指长安,都找到五阪坡了,这才让李二趁机召回。

        突厥退了,危机没了,又要放逐,明显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李二好像不要讨论这个问题,左右看了一下,开口问道:“张横呢,他不在?”

        太子府发力,早在李二的意料之内,房玄龄是第一个,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李二跟长孙无忌、杜如晦等人商议过,现在是太子府占优,皇上也站在太子那边,硬着来没胜算,只能让步。

        只要李二顺利留在长安,天策府的兵权能保住就是胜利。

        陆庭恭恭敬敬地说:“回王爷的话,张主管负责运水车队,应该还在送水。”

        “良石泉,有点甜”李二哈哈一笑,饶有兴趣地问道:“本王都听说了,现在有多少运水车,还是免费给别人送水?”

        只是听手下汇报过一次,李二就记住了这句话,来到良石泉,很自然问起来。

        这句话太容易记了,想忘了都难。

        “回王爷的话,今日出动了三十二辆运水车,数量有点多,张主管要多盯着点,现在是培养客人,养成他们的生活习惯,等他们形成习惯后,到时收一点费用,他们就能接受。”

        陆庭想了想,很快说道:“三月中下旬时,可以尝试有偿送水。”

        程咬金有些可惜地说:“那么好的泉水,白白送给他们喝,不值当。”

        无衣堂的那些老人,就算是闲着,也没那么贱,现在开春了还好一些,刚开始送水时,天气还很冷,一个个在寒风中送水,还是白送,就是想想都替他们不值。

        陆庭笑呵呵地说:“程伯父,有句老话,不要钱的可能就是最贵的,现在是让他们占些便宜,我们早晚都会加倍赚回来,不能只看着眼前,再说也不是完全免费,要获得送水资格,要在侠味堂开户或一次花销多少钱,送水这里是赔了,侠味堂那边可以拉动买卖,还是有赚的。”

        侠味堂属于无衣堂,良石山泉、侠酒也属于无衣堂,都属于一个产业,左手出力右手拿钱,一样的。

        程咬金眼前一亮,高兴地说:“有道理,有道理,都说买的不如卖的精,贤侄,有你在,俺就放心,哈哈哈。”

        侠味堂的总店就开在务本坊,房子还是程咬金租给无衣堂的,买卖有多好程咬金一清二楚,现在侠味堂有六间,听老二说陆庭已经在培养人才,开始着手在洛州开分店的事,除了洛州,以后还要把侠味堂开始大唐各繁华的州府。

        别看侠味堂卖的饭价格不高,可是它销量大,人手和装修的成本很低,算下来净利高,细水长流、积少成多,一年下来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一间店赚头有限,可开设店铺的数目上来了,利润自然会越来越多。

        程咬金现在对老二越来越满意,三个儿子就他最不听话,也他最能折腾惹祸,没想到错有错着,认识陆庭,加入侠味堂,拿到一成的份子,不知多少老兄弟眼红呢。

        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尉迟敬德有些不乐意地说:“陆主事,你眼里只有王爷和程伯父,某一直站在这里,就这般瞧不上眼吗。”

        “尉迟将军哪的话”陆庭连忙说:“晚辈听说多很多尉迟将军的英雄事迹,一直心生敬仰,只是事太忙,一直耽误而己。”

        尉迟敬德是李二武将中不可缺的一员,跟随李二,参与唐初统一战争,平定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徐圆朗,颇有功勋,还是玄武门之变的积极参与者,就是他跟候君集再三劝说,李二才下定决心放手一搏,以后要进凌烟阁的牛逼人物。

        虽说比不上李二的金大腿,也是一条大粗腿,陆庭可不能错过。

        尉迟敬德不仅资格老,还是公认勇冠三军的勇士,多次在大战时杀进杀出有如无人之境,齐王李元吉天生神力,善于骑在马上使用马槊,听说尉迟敬德善夺马槊,就约他较量,开始担心弄伤尉迟敬德,让人拿掉马槊顶端的刀刃用槊杆比试,没想到尉迟敬德却说不会刺中自己,而自己就要取走上面的刀刃才能本事,留着就行。

        没一会的功夫,尉迟敬德从骄傲的李元吉手上连续三次夺得马槊,李元吉心里感到耻辱,可嘴上不得不表示赞赏。

        可惜尉迟敬德运气没程咬金好,程咬金多是打先锋,而尉迟敬德多压阵,功劳没程咬金惹眼,再说多次拒绝李建成的招揽,明里暗里受到不少打压,到现在还是秦王府的左二副护军。

        尉迟敬德笑呵呵地说:“叫程黑子作伯父,却唤某作将军,看来陆主事还是把某当成外人。”

        程咬金拍了一下陆庭,没好气地说:“还楞着干什么,叫尉迟伯父啊。”

        这小子,平日挺机灵的,到关键时候怎么就笨了呢。

        “尉迟伯父好。”陆庭连忙叫道。

        “好,好”尉迟敬德高兴地说:“你跟几个贤侄玩得不错,有空也到你尉迟伯父,跟宝琪多聚一下,年轻人嘛,容易玩得来。”

        陆庭心中一动,连忙说:“有尉迟伯父的话,以后一定跟宝琪兄弟一起多多亲近。”

        尉迟敬德一到这里,左看右看,显得很有兴趣,当陆庭跟程咬金讲起买卖时,一直留心听着,眼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示好时还把长孙冲、程处亮他们联系起来,陆庭二世为人,哪能看不出尉迟敬德的心思。

        侠味堂的份子已经固定,不可能重新分配,不过这件事好办,盘子做大了,分一块还是可以的,有的是机会。

        “好,好,好。”尉迟敬德笑呵呵地说。

        陆庭看到李二一脸好奇地样子,连忙说:“王爷,难得来一趟,不如看看吧,这些都是无衣堂那些退役老兵做的。”

        李二点点头说:“好,转转。”

        过年前来过一次到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座多石的石头山,荒凉得不行,三个月不到,再次旧地重游,好像换了一个地方一样,有房舍有田地有鱼塘,山下在开荒,山上冒起很多青烟,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很浓郁的酒气,好像一个小村庄般热闹。

        给人印象最深的,这里看到的每一个人,眼里露出希望的光,面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给人一种很积极向上、对生活充满向往的感觉。

        “属下拜见王爷”

        “属下拜见王爷”

        “属下拜见王爷”

        一路上,那些退役老兵看到李二,一个个单膝跪下行军礼,好像他们还在军营中、李二还是那个带领他们冲锋陷阵的常胜大将军一样。

        李二的内心很触动,和颜悦色跟那些老兵聊天,让陆庭惊讶地是,那么多老兵,李二还记得大部分人的名字、甚至在哪支部队呆过。

        陆庭带李二参观酒坊时,只带他们参观酿酒工房和储酒的地方,到提纯工房时,李二看到这里不同,守卫明显比别的地方森严,经过询问,知道是酿酒最绝密地方,为了保密,里面的工匠都不能出来时,只是犹豫一下,没有要求进去看,而是转身走了。

        一行人最后去的地方是厨房。

        午饭时间快到了,梅娘正带着几名帮手做饭,午餐挺丰富,有胡饼、有餺飥、有羊肉汤、鸡肉,李二看到暗暗点点头,随口问道:“这伙食还不错,陆庭,你说你也在这里吃,你的饭菜呢。”

        张横从无衣堂拉了不少老兵到这里干活,李二早就知道这件事,这次没有事前通知,而是突然造访,就是看看陆庭对那些老兵怎么样,这样比较真实,免得做一些表面功夫骗自己,来到良石山后,看到那些老兵的笑脸和伙食,放心了。

        没亏待那些勋老兵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