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90 特别的礼物

190 特别的礼物

        看清来人是陆庭后,老鸨那眼神,好像看着一锭人型金元宝似的。

        “原来是陆公子来了,稀客,贵客啊,楼上请,楼上请。”说话间,老鸨把声音提高八度,大声喊道:“女儿呢,怡梦,快来,写赏花的陆公子来了。”

        这哪是叫人,分明是在炫耀。

        手下调教出一名第一花魁,老鸨陈妈妈脸上有光,鹊桥夺灯后,陆庭就没来过,有人就趁机散布,说当日陆庭在品酒时喝多了,眼睛有点迷离,随意点的怡梦,还说怡梦的第一花魁名不副其实,在流言蜚语下,怡梦的热度都有些退减。

        陈妈妈看在眼内,急在心内,陆庭不来,也不能把他绑来,只能苦等。

        后来得知陆庭意外受伤,陈妈妈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让怡梦派身边婢女给陆庭送礼,就是为了让陆庭能记起那一夜的销魂。

        看到陆庭来到,陈妈妈有种守得云开见明月的感觉。

        这可是财神爷啊,陆庭亲笔书写的那首《赏花》就挂在万花楼里,不知给万花院带来多少客人。

        不夸张地说,捧出怡梦后,现在万花院是平康坊最红火的青楼,全托陆庭的福。

        “陆公子,你来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郑州黄铭,见过陆公子,一会喝一杯,不知陆公子赏不赏面。”

        “我是楚州苏大强,特来这里拜读公子的真迹,没想到遇上陆公子。”

        “陆公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起探讨一下诗作。”

        听到《赏花》诗的作者亲临,不少文人雅士、读书人纷纷前来打招呼,那目光好像看着偶像朝圣一般;

        万花楼的那些红牌、清倌人也纷纷前来问好、抛媚眼,那目光好像女妖精看着唐僧一样。

        夹道欢迎啊,陆庭第一次觉得喝个花酒这般威风,好像...很光荣似的。

        跟后陆庭后面的长孙冲、程处亮等人,一脸崇拜地跟在陆庭后面。

        老大这么威风,作为兄弟,自己也脸上有光。

        陆庭被带到一个豪华的包厢,刚刚坐下,怡梦就到了,一来就坐在陆庭身边,主动拉着陆庭的手,整个娇躯倚过来,娇笑地说:“陆公子,这么久也不来看奴家,还以为你把奴家忘了呢。”

        心里有些埋怨,可青楼女子要做的,就是时刻让客人感到开心、愉快,怡梦进来前,让陈妈妈在门外再三叮嘱,可不能使小性子,一定要把陆庭这个第一才子的心留住,要不然第一花魁的名头不保。

        陆庭很自然一下子搂着她的纤腰,哈哈一笑道:“前些日子事忙,这不,一有空,马上就看你了。”

        怡梦娇笑一声,笑嘻嘻地顺势倒在陆庭怀里。

        长孙冲有些羡慕地说:“老大,你可有着落了,兄弟们还是一个人呢。”

        平康坊第一花魁啊,别说普通人,就是长安的贵公子也不能说见就见,听说能打茶围都要排队,也就是老大,一进门这位名动长安的第一花魁主动投怀送抱。

        程处亮大声喝道:“人呢,怎么没人,瞧不起俺们是不是?”

        “对啊”候明远也奇怪:“平时一进门,姑娘们很快就来了,今晚怎么回事?”

        这时陈妈妈领着一大群莺莺燕燕进来,一边走一边说:“几位公子别急,来啦,来啦。”

        一下子涌过二三十个燕瘦环肥、各有千秋的美女,杜荷眼前一亮,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万花院这么多美女,看来这次来对了。”

        以前也来过,没这么多美女啊。

        老鸨陈妈妈嗔笑地说:“那是,万花院的姑娘听说陆公子来了,只要能走动的,都想进这里,人太多,刚刚在外面还筛选了一轮,这才进来,稍稍晚了点,不过晚有晚的好,都是万花院最顶尖美女。”

        不同行业有不同行业的忌讳和技巧,像开青楼,有客人来,不会一次把所有好的姑娘都送上去让客人挑,要是好姑娘一下子全挑完,会影响后面的业绩,再说美女太多,让客人难以选择,也会影响效率,多是几个美的搭几个资色一般的,选择不是很多,又有绿叶衬红花,效果很好。

        就像后世的M记,例如一个雪糕有四五个口味,要是客人没说明要哪个口味,销售员不会报出所有口味,多是报二种最受欢迎的口味供客人选择,一个节约时间,二来也避免客人选择困难,大大节约服务时间。

        候明远高兴地说:“嘿嘿,原来是托了老大的福。”

        陆庭搂着怡梦,咬了一下她嘴角的胭脂,然后用脚踢了踢一旁的程处亮:“还楞着干什么,刚才你叫得最响,那么多美女来了,还不挑?”

        程处亮、长孙冲、杜荷和候明远年纪不大,可一个个都是喝花酒的老手,一个个笑嘻嘻地每人挑了一个合眼缘的,很快嘻闹成一团。

        陈妈妈让没被选中的姑娘齐齐行个礼,然后带她们悄然离开,还满脸讨好地给关上门。

        “陆公子,那二坛是什么?”怡梦指着放在一旁茶几上两个酒坛,有些好奇地问道。

        正常来说,青楼禁止自带酒水,可带酒水的人是长孙冲和杜荷,还是跟着陆庭一起来的,万花院的人装着没看到。

        怡梦刚进门就发现了,那时不好开口,跟陆庭调情了好一会,两人的情绪都暧昧了起来,这才开口问道。

        “酒。”陆庭笑嘻嘻地说。

        “酒?”怡梦小声地问道:“是万花院的酒不够好,陆公子才自己带酒吗?”

        不对啊,万花院可是长安顶尖的青楼,食材、酒水都是优中选优,除了每年购进大量的美酒,还有自己的酒窖藏酒,难不成,上次送来的酒不合陆庭口味?

        “非也”陆庭摇摇头,开口解释道:“这酒名为侠酒,用良石泉酿出来的新酒,口味独特,连秦王也赞不绝口,特意带二坛给怡梦姑娘品尝,还望怡梦姑娘不要嫌弃。”

        喝花酒,放松心情而己,老相识见面,空手显得太小家子气,送礼重了太亏,送轻了又容易招惹闲话,陆庭干脆提二坛酒。

        现在还没有正式推出,要买都没地方,物以稀为贵,拿来送礼正好,反正成本不高,还可以推广一波。

        不会吧,给自己送酒?怡梦一下子有点不知说什么的感觉。

        很多客人为逗美人一笑,不惜成本送礼,送金银首饰、送古玩珍器、送胭脂水粉的怡梦见多了,像送酒的,自己还是第一次见。

        还是送给自己。

        心里有些惊讶,不过怡梦脸上没有丝毫表现出来,反而一脸惊喜地说:“公子能来,奴家已经很高兴了,没想到陆公子还给奴家带来了两坛佳酿,让公子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