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88 堂姐是个好女孩

188 堂姐是个好女孩

        什么?

        介绍姐妹或闺中密友?

        郑妍芝一听,先是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差点没气炸。

        这个登徒浪子,什么意思,本小姐天生丽质,上门提亲的冰人快把郑家的门槛踩平,就是李氏宗室也没少派人游说,眼前这么好的人没提,眼瞎啊,还要给他介绍,自己的姐妹和闺中密友,不是名门望族就是大家闺秀,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不知为什么,很怕陆庭对自己提出过份的要求,可陆庭不提了,郑妍芝内心更加愤怒。

        要不是顾及面子和影响,郑妍芝真想把陆庭捆起来,狠狠抽一顿。

        竟然这样无视自己。

        一旁的红菱闻言,也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陆庭这么有“自知知明”,内心很快又高兴起来。

        这样也好,要是二人走得再近一些,郎君肯定得收拾自己,也不知小姐还能救自己几次。

        郑妍芝咬了咬银牙,内心很不爽,不过她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失态,佯装没事人一样问道:“小女子的姐妹和闺中密友不少,不知陆公子有什么要求,说出来也好按图索骥。”

        先忍着,看看这个登徒浪子有什么要求,自己很好奇,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陆庭一脸憨厚地说:“像我这种出身、家世都很一般的人,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主事,哪能要求太多,有人相中就行,不过别介绍那些太优秀的,根本没一丁点希望,徒添烦恼。”

        说到“太优秀”时,陆庭还飞快地偷看了郑妍芝一眼。

        郑妍芝一直盯着陆庭,把陆庭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刚刚还带着寒霜的脸,好像春暧花开一般,那张无可挑剔的俏脸一下子有了笑意,闻言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就了主意:“陆公子,还真别说,小女子真有人介绍给你。”

        说太优秀时,偷看了自己一眼,很明显提指像自己这一类,郑妍芝心情大好,陆庭不是看不中,而是自己条件太好,把他吓退。

        想到这里,愤怒、质疑、厌恶等情绪全都飞到九天云外,郑妍芝心中隐隐有些窃喜。

        算你还有自知知明。

        郑紫菡那浪蹄子,都找上门了,不安排一下不行,再不安排,那不要脸的小浪蹄子会自己出马,陆庭这个登徒浪子说不定受不了她的诱惑,还不如自己引荐一下。

        最好是答应的事做了,不过办砸了。

        无论如何,不能让郑紫菡那小浪蹄子如愿。

        答应陆庭,拖着他,有什么事自己也能知道,提前布置,对,就这样。

        陆庭有些傻眼,自己就是开玩笑随口一提,真给自己介绍?

        “真的?”陆庭有些吃惊地说:“是哪位?小芝姑娘能说一下吗?”

        小女生的心思,陆庭自问还是能掌控,刚才小俏婢的神色,全在在自己的意料之内,除了介绍人。

        以她护食的性子,肯给自己介绍?

        不是给自己设套吧。

        戏已经开始,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继续唱下去。

        郑妍芝微微一笑,开口说道:“给陆公子介绍的这个,可是一个大美人,不仅长得美,还出自荥阳郑氏,知书识礼,琴棋书画皆精,她就是小女子的堂姐紫菡,陆公子,如何?”

        “这个玩笑开大了,我就是一个小主事,哪配得上五姓女”陆庭拱拱手说:“小芝姑娘,就不要消遣我了。”

        五姓女啊,小俏婢是郑元璹的女儿,能让她叫堂姐的,地位肯定尊贵,是个大美女,还是一个高质素美女,介绍给自己?

        那么多达官贵人,包括李氏宗室,多少人想跟七族五姓通婚,就是贵为宿国公、身家丰厚程咬金,差不多说出“是个五姓女”就行,还是到处碰壁,狗脑子都快出来了,没看到一点希望。

        陆庭还真不敢相信。

        “陆公子,只是介绍认识而己,又不是谈婚论嫁,是真的,小女子说的都是真的。”郑妍芝一脸认真地说。

        “小芝姑娘,令堂姐,跟你相差不大吧?”陆庭一脸谨慎地说。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这种“好事”降到自己头上,陆庭脑里出现“阿姨,我不想奋斗了”“女朋友刚给我买了车,晚上我可以开车参加她的六十大寿”这类段子。

        刚才小俏婢说介绍了那个紫菡的身份、外貌、学识等,好像没说她多大,陆庭可不想被人当嫩草一样吃了。

        郑妍芝嘴边露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心想陆庭这个登徒浪子,还没算被惊喜冲昏头脑,知道自己不配,可知道自己不配,还不肯放弃自己的原则,很谨慎问小浪蹄子的年龄。

        “不大,跟小女子同年,只是大几个月而己。”郑妍芝如实地答道。

        陆庭内心更加疑惑,一脸惊讶地说:“小芝姑娘,你表姐这么优秀,长安有的是名门贵公子,怎么也轮不到我吧,我可是一个连无阶无品的注小主事啊。”

        “不奇怪啊”郑妍芝面无表情地说:“长安贵公子多,可没一个像陆公子这般有才华,上元节那天,一首赏花技惊四座,不知多少女子为陆公子动心呢,是我堂姐主动央求,求小女子引荐的呢。”

        一想起陆庭提着牛头灯骚包的样子,郑妍芝心里就不高兴。

        陆庭站起来,对郑妍芝拱拱手,苦笑着说:“小芝姑娘,你就别吊我胃口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要是桃花运还不错,就怕桃花运变成桃花劫,怎么死也不知。

        “这个...”郑妍芝假装为难地说。

        陆庭连忙说:“小芝姑娘,你就看在去我们相识一场、我还对你不错的份上,说说你堂姐是怎么回事吧?”

        从小俏婢的反应来看,总感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看到陆庭是真怕了,郑妍芝心里暗暗得意,左右看了一下,大堂内只有红菱,其它下人都让红菱给屏退了,假装犹豫再三,这才说道:“陆公子在明算方面教了小女子不少,还想拿钱替小女子赎身,虽说是一场误会,但这份心意难成可贵,小女子就说三句话,不过陆公子要保证,绝不能说出去。”

        “陆庭在这里发誓,绝不把小芝姑娘的话说出去,如有违,天打五雷轰。”为了弄清怎么回事,陆庭毫不犹豫发了毒誓。

        好比一个人,要是在路上捡到一千几百元,会当成天降横财,高高兴兴的捡了,要是在路上捡到一亿几千万、甚至更多,第一反应是钱会不会有问题、自己真捡了,会不会被追责甚至出事。

        郑妍芝点点头,压低声音说:“第一句,堂姐曾经拜过三次堂。”

        嘴上这样说,心里暗暗解释,自己没有说假话,郑紫菡那小浪蹄子小时候看到别人成亲,觉得有趣,于是拉着一个族里一个小堂兄玩成亲的过家家游戏,当时还是郑妍芝主持的,虽说那时只有三岁多一点。

        陆庭面色一凛,一脸重的点点头。

        尼玛,也就十五岁多一点吧,都拜了三次堂,这是克夫还是视婚姻为儿戏?

        “第二句,堂姐有个绰号,骚菡。”

        郑妍芝的性格有些内外,而郑紫菡的性格外向,喜欢跟小姐妹一起玩,玩得有些疯的那种,例如摸摸别人的脸,问为什么脸那么滑,突然亲一下小姐妹或摸一把小姐妹的敏感处来调笑,姐妹们气不过,说她骚气,于是就是叫她骚菡。

        然而,陆庭一听,目光更是坚定。

        在古代,女子所谓的“骚”差不多跟水性扬花划等号了,都拜过三次堂,也就是和离过三次,不会给丈夫戴帽时被发现吧?

        要不得,要不得,要是真成了,那个“绿帽王”就不是房老二,说不定变成自己。

        一旁的红菱先是目瞪口呆,最后扭过头,实在听不下去了。

        小姐啊,你还是荥阳郑氏的小姐吗,怎能说出这些,堂小姐要是听到这些话,估计气得一口老血都喷出来吧,都被黑到无边啦。

        郑妍芝把陆庭的表情尽收眼底,内心有些小得意,不过她没放弃最后一句,沉吟一下,很快说:“有人对堂姐一见倾心,扬言谁敢跟他抢,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句话倒是真的,不过说话的人是荥阳一个小吏的儿子,无意中看到郑紫菡后,惊为天人,心里念念不忘,有一次喝醉后,当众说出谁跟他抢郑紫菡,他就不放过谁的话。

        放下狠话后,第二天那名小吏就把他打断一条腿,绑着到郑府请罪,去年还娶了一个商贾的女儿。

        事,早就翻篇了。

        敢放话要娶荥阳郑氏女,让别人不敢跟他争的人,背景肯定很硬,没想到,那个郑紫菡不仅是一个朵多刺的玫瑰,还是一个定时炸弹。

        陆庭自问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这个女人还真惹不起。

        “谢谢小芝姑娘坦诚相告,这次我欠你一个大人情。”陆庭一脸诚心地说。

        幸好小俏婢知根知底,要不然自己真惹麻烦。

        郑妍芝面带笑容地说:“陆公子,堂姐虽说有一点点不够完美,其实是她是一个好女孩,真的。”

        好女孩?

        陆庭一听,笑了,想起一句曾经很火的话:虽然我抽烟我喝酒我纹身我打架我滥jiao,但我知道我还是个好女孩。

        这种好女孩,自己可要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