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86 初进郑府

186 初进郑府

        “回府?”程处亮摇摇头说:“不回,俺跟着老大,跟老大学习,给老大打下手。”

        阿耶让自己紧跟陆庭,多学习,回家哪有跟着老大好玩。

        “今日没什么事做了,我一会回家洗澡吃饭。”

        自己一会要去找那位扮小俏婢的郑家大小姐,带着这个楞头青,太煞风景,得把他甩开。

        就那他脑子和性格,说不定会坏自己的坏事。

        程处亮一脸憨厚地说:“老大家的饭菜好吃,俺喜欢,就是住的地方差了点,不过俺不挑。”

        “那个...老三,你不用看你娘?”

        “早上伺候娘吃完早饭才出门的,阿耶说了,住老大家也没关系。”

        呢玛,这楞头青油盐不进。

        陆庭眼珠子转了转,很快有了主意:“今天这么高兴,不如去万花院庆祝一下,顺便给怡梦姑娘送点新酒,算是为销售预热,如何?”

        “好啊,好啊”程处亮的睛睛都亮了,一边应一边点头:“老大,喝花酒庆祝好。”

        “人多才热闹,可惜老二、老四和老五都在国子学,也不知能不能出来...”陆庭有些遗憾地说。

        程处亮拍着心口说:“能,找个由头告假就行,很简单的,交给俺就行。”

        “好,那老三你去找老二他们,我去巡一下侠味堂分店,酉时一刻在平康坊门见集合。”

        国子学没有固定学制,告假也简单,这事陆庭能不知道吗。

        程处亮应了一声,然后带人屁颠颠地走了。

        终于把这条小尾巴给撇开,陆庭松了一口气,在任振海的护卫下,翻身上马,径直向郑府的方向奔去。

        绣楼内,郑妍芝正在临摹着一对鸳鸯,一笔一画都很用心。

        自己绣的明明是一对鸳鸯,可郑紫菡张嘴就说什么肥雁,郑妍芝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很不服气,决心绣出一对无可挑剔的鸳鸯为自己正名,要绣好,打样很重要,要打好样先要画好鸳鸯。

        从小到大,郑妍芝都是要强的人,什么都不肯认输,也正是不肯认输的脾气,让她攻下一个又一个明算方面的难关。

        “小姐,小姐”红菱急急忙忙从外面走进来,边走边叫道。

        郑妍芝猛地一收笔,转而轻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地说:“红菱,说了多少次,别大惊小叫的,吓了我一跳,差点把这画给毁了。”

        要不是收笔及时,画了小半天的鸳鸯就得坏了。

        红菱顾不得认错,连忙说:“小姐,小姐,陆公子来了。”

        “来就来呗,慌什么。”郑妍芝假装不在意地说了一句。

        红菱没说话,心里默默地数着:五...四...三...二....

        刚数到二,郑妍芝就开口问道:“他不是上值吗,怎么来了,找本小姐干嘛?”

        这个呆头雁,无衣堂那个小差事,把它当成宝一样,一天到晚都忙,侠味堂都折腾了六间了,还弄什么良石泉,也不知他怎么想的,把水免费送给别人,有那时间,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

        两人说说笑,一起学习明算,不好吗。

        良石泉,有点甜,一想到自己在运水的马上看到这句话,郑妍芝就猜是陆庭的杰作,派红菱一打听,还真是,那个拉水的段小六说,他运水车上那六个字还是陆庭亲手书写。

        写首诗不是更好吗?

        不过这六个字简单易记,自己一喝水,心里就想起那个良石泉。

        红菱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提前打听清楚了,闻言马上答道:“陆公子说用良石泉酿出一种新酒,连秦王都说好,特地拿来让小姐品尝一下。”

        一酿出新酒,就拿给自己品尝?

        郑妍芝心中暗暗一喜,不过有俏脸露出为难的神色:“本小姐可不喜欢喝酒,怎么送酒呢,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算了,难得他一片诚心,见吧。”

        随着郑紫菡的强势插入,郑妍芝感到自己身份暴露的机会越来越大,阿耶也知陆庭的事,也算是同僚,要是哪天他突然兴起,跟陆庭讨论自己明算方面的问题,只要二人一对话,同样暴露。

        不管了,先挑明,占个主动再说。

        正想着找个机会跟陆庭摊牌,没想到陆庭主动找上来。

        真是巧了。

        “是,小姐,婢子这就让陆公子稍等片刻。”

        郑妍芝摆摆手说:“红菱,请他到赏月厅。”

        不准备隐瞒身份了,也没必要再跑到外面说悄悄话,光明正大请进家里好了。

        绣楼是自己的闺房,就是阿耶也不能随意进入,后院有郑府的家眷,就在前院的偏厅见面。

        “婢子马上去。”红菱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准备去后门带陆庭去赏月厅。

        刚出门口没二步,就听到小姐焦急地说“荷花,把过年做的那几身儒裙拿出来,看看哪件好看,青莲,还楞着干嘛,拿首饰啊...”

        红菱有些无奈地笑了,这就是小姐,刚刚还说“来就来呗,慌什么”,一转眼自己乱成一团。

        幸亏郎君在皇城上值,要不然他看到小姐为一个少年郎这般焦急,估计得发飚。

        陆庭在门外等了大约一刻钟,红菱笑着出来,示意自己跟着,最后来到一个环境优雅、装饰精美的客厅。

        红菱去煮茶的功夫,陆庭随意打量这个题着赏月堂的地方,边看边暗暗点头。

        从自己一路看到的环境可以看出,郑府在设计上,很明显苏州园林的风格,构筑精巧,布局紧凑,庭园空间主次分明,结构清晰,利用碧水、绿树、古墙、漏窗、石山、小桥、曲廊等与亭台楼阁交互融合,在长安这种繁华、挤乱之地,打造出一方闹中带静的方外之地。

        很多东西看似随意,实则独具匠心:

        一幅看起来不起眼的画,实则是前朝画坛名师之作;

        堂内的茶盏、碗碟、茶壶之类,看起有些古朴,其实是官窑精品,难得的是,所有的瓷器都是同一个窑出来的,是一个系列的全套,这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家什、门窗都是红木打造,古香古色,上面雕着各种花纹,有人物故事、有花草虫鱼,每一处都是精雕细作,明显是出自名匠之手;

        赏月厅是一个偏厅,可里面摆设了不少珍玩古器,陆庭随手拿了二件玩赏,虽说不精通,但也知难得的珍品;

        就是郑府一个小小的婢女,衣着得体,举止优雅,自信中带着谦卑,精气神比普通人家的婢女好太多了。

        别的不说,跟着陆庭身后婢女,一直保持着一个很恰当的距离,这个距离,既没有让客人感到不适,又能第一时间了解到客人的需求,明显从小就受到很全面的培训。

        荥阳郑氏的底蕴,果然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