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81 传艺不拜师

181 传艺不拜师

        “任大哥,你...你要干什么。”陆庭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疑惑地问道。

        为昨晚顺走酒的事道歉?

        人多的时候拉不下脸面,趁现在没人的时候说?

        看看窗外,天才蒙蒙亮,一个大男人跑进自己的卧室,还拿着刀,就是想道歉也不用这样吧。

        不对,要是不拿刀,那更可怕。

        任振海面无表情地说:“不是说要学练武吗,这个时辰刚好,快点起床。”

        陆庭被提前叫醒,脑子还有一些迷糊,打了一个呵欠,随口说说:“练武?任大哥,你的意思是教我练武?”

        “你身手太差,要是敌人多一点,恐怕护得不够周全,没一点自保能力不行,免得有什么事,张横那田舍奴像老大娘一样在我耳边絮絮叨叨。”任振海面无表情地说。

        “任大哥说得对,我的身手太差,没点自保能力不行。”陆庭眨眨眼,马上跟着台阶向下走。

        “我在外面等你,给你半柱香。”任振海也没看陆庭,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这是同意了?

        陆庭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双手握拳地说:“太好了,终于答应了。”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前面百般讨好,就是不肯松口,本以为这事没指望了,没想到突然又叫自己练武。

        不会吧,那点双蒸酒,不仅让一个绝顶高手不顾颜面,还能让他改变主意?

        陆庭突然想起佘四娘昨晚的苦笑,还说他会变卖自己的衣服和武器,看来真没说错。

        当然,也不仅仅是酒的原因,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两夫妇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不再无视自己,有时还变得有些亲近,再加上张横的面子在里面,几种条件综合在一起,任振海改变了主意。

        对任振海来说,保护的人身手越好,自己的任务就越轻松,既给了张横面子,也方便自己喝酒。

        武艺都教了,不孝敬一下,说得过去?

        陆庭以最快速度洗漱好,换上了衣裳,一出门,就看到是背对着自己的任振海。

        还在纠结是叫“任大哥”还是“师傅”的时候,任振海说了一句“跟着”,然后径直向前走。

        陆庭连忙跟在后面。

        走了大约一刻钟,任振海带陆庭来到一个偏僻的小树林里,打量了一下陆庭,一脸正色地说:“陆庭,现在我以朋友的名义传你武艺,在教你之前,你要先明白一件事。”

        “知道,学武只是强身健体,不是争强好胜,更不是持强凌弱。”陆庭想起那些经典台词,抢着应道。

        看吧,我有一个武者的悟性,这下该表扬我了吧。

        就是不表扬,也应刮目相看。

        任振海摆摆手说:“想多了,我又不是收弟子,学了以后你要如何运用,那是你的事,只是有一点,不能对外宣称你是我教出来的。”

        这话,分明是嫌弃啊,陆庭一下子都呆住了。

        “明白了,任大哥。”虽说有些无奈,陆庭还是苦笑着答应。

        任振海说过,自己这年龄,筋骨早就成形,成长的空间不大,天赋也很一般,很难有作为,不用说,怕自己出去丢了他的颜面,干脆以朋友的名义传艺。

        师徒也好,朋友也罢,只要肯教就行。

        任振海点点头,随口问道:“好了,你想学点什么?刀术、剑术、枪术还是拳术?”

        “都学行不行?”

        “艺多贪不烂,先选一门吧”

        陆庭想了想,拿不定主意,把问题踢回任振海:“任大哥,我以前没练过武,你看我适合练什么?”

        任振海决定教自己,事前肯定想过,都说隔行如隔山,干脆让懂行的人拿主意。

        “剑术吧。”任振海脱口而出,明显是考虑过。

        陆庭有些好奇地问道:“任大哥,为干什么是剑术呢?”

        “剑百兵之君,刀百兵之王,枪百兵之贼,刀讲求的一往无前的气势,与你性格相异;枪是百兵之贼,很讲天赋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你驾御不了,拳术很讲求身体素质,就你这小身板,难,再说身高也不合适,还不如练剑。”

        顿了一下,任振海补充道:“读书人多佩剑,以你的气质,带一把剑很正常,若是你时刻带着刀或背着枪,有些不伦不类,也会引起别人对你的警惕。”

        “身高?”陆庭有些惊讶地说:“任大哥,练拳术,跟身高也有关系?”

        没基础,身体素质只能算一般,拳术很倚重身体,这点陆庭认了,可他扯到身高,练拳术还要身高?有点扯完了吧。

        任振海不慌不忙地解释:“高手较量,要尽可能攻击对方的弱点,一个人的弱点,大多集中在上三路和下三路,练拳的人,要么高一点,要么矮一点,像你这种高度,先手就吃亏了,再看你这手,站直后距离膝盖的位置一尺有余,手短,太吃亏。”

        话里满是嫌弃。

        好吧,陆庭有些认命地低着头说:“听任大哥的,练剑,我没剑,现在回去先借一把剑?”

        任振海的的武器是一把横刀,也没剑,要练剑,还要回去借才行。

        也不早点说。

        “不用了”任振海摆摆手说:“底子太差,先把基础补一下再说,我现在教你五禽戏。”

        每个人都想拜在名师门下,能成为名师,肯定有过人之处,其实名师也很难想到聪慧有天赋的弟子,底子好、潜力高,教起来得心应手,有些人一辈子,就是为了等一个适合继承自己衣钵的弟子出现。

        很明显,陆庭并不是任振海等待的弟子,要不然也不会一脸正经提出要求,不许陆庭说是他教出来的。

        看到任振海有些不耐烦了,陆庭连忙说:“资质愚钝,让任大哥费心了。”

        五禽戏陆庭听说过,神医华陀在《庄子》“二禽戏”(“熊经鸟伸”)的基础上创编了“五禽戏”,有人说练了能强身健体,有人说练好了能成武艺高手,据说华陀练了后,九十多岁还耳目聪明,齿牙完坚。

        经过多年的发展,五禽戏形成不现的流派,各有不同,就是到了后世,还有很多人练习,列入非遗项目。

        看到陆庭态度还算端正,任振海点点头说:“五禽戏,所谓五禽者,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鸟,通过不同的动作,学习虎之威猛、鹿之安舒、熊之沉稳、猿之灵巧、鸟之轻捷,力求蕴涵,现在先学虎戏。”

        说到这里,任振海站直、挺起腰杆,一脸正色地说:“陆庭,看好我的动作,跟着我做,四肢距地,前三掷,却二掷,长引腰,侧脚仰天...”

        任振海一边说一边演示起虎戏的动作,陆庭不敢怠慢,紧紧盯着任振海的动作,开始认真练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