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76 上将军薛万彻

176 上将军薛万彻

        “怕?”张横一脸不屑地说:“老子拿敌人的首级当尿壶踢时,姓杨的你还在撒尿和泥玩呢,现在老子老了,退役了,拉个水还要受你这种无耻小人的欺辱。”

        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来自战场的勋章,这不仅是勋章,还是铁血男儿的的标记。

        受了这么多伤,要是普通人估计九条命也不够死,可张横硬是挺了下来。

        段小六等人看到,也纷纷脱下上身破旧的衣裳,露出同样伤痕累累的身体,有一个叫朱平的队员还没了一只左手。

        一时间,好像时光停滞一般,整个启夏门都静下来,看着被城卫军围着那六个光着上身的退役老兵时,很多人的眼睛都湿润了,一些正义的人忍不住发起声来:

        一名游侠儿打扮人中年汉子,右手搭随身携带的宝剑上,大声地怒喝:“一个城中郎,竟然这样对待大唐的有功将士,简直就猪狗不如。”

        “好大官威,暴力损坏财货不说,没证据之下公然抓捕,不知道的人,你以为你是金吾卫的上将军呢。”一名衣饰华贵的公子忍不住仗义执言。

        “是啊,那个老兵脚都不灵活,还把人家推倒在地。”

        “看看这些人,老的老,残的残,这样也忍心下手。”

        “不清楚吧,这些都是无衣堂的人,姓杨的城门郎是太子的人。”

        “老弱病残都不放过,无衣堂的又怎么样,人家不偷不抢,就拉点水而己,犯唐律了?”

        “就是,都配合他们检查了,好好的一车水,把长枪放进去,那水还能喝?放进去还不算,还把水车故意戳坏,简直就是畜生。”

        大唐好侠义之风,看到不平事,受欺负还是功勋的退役老兵,有人带头后,围观的百姓纷纷指责,就是一些心软士兵,悄然拉紧的弓弦放下。

        不知为什么,无论是游侠儿、贩夫走卒、公子还是普通百姓,看到几个衣衫破旧、全身伤痕累累的老兵在寒风中光着上身的样子,内心同情之余又很悲愤。

        杨铮没想到张横突然来这一出,刚才他也被张横的伤疤给震惊,等他反应过来,舆论已经形成,先是有些后悔,可他的目光看到手上的横刀时,再次自信起来,猛地大声喝道:“长安城门,什么时候论到尔等鼓噪,想造反不成?”

        猛然一声大喝,众人都吓了一跳,一时无人再敢说话。

        看到众人服了,杨铮马上说:“来人,把他们拿下,反抗者格杀勿论。”

        开弓没有回头箭,要是现在怂了,前面一切都白忙乎了,还要落一个笑话。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拿下再说。

        一声“格杀勿论”把在场的人都激怒了,张横和段小六等六人气得脸色通红、一个个把拳头握得紧紧的,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反抗一般。

        在场有几名游侠儿,那手一直搭在剑柄上,似在犹豫不决。

        正当气氛变得凝重得快要窒息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然后有人大声喊道:“薛将军到。”

        城门方向的人群和城卫军快速让开,只见一队衣甲鲜明的骑兵飞奔而至,其中最显眼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明光铠的方脸将军。

        刚想强行拿人杨铮看到方脸将军,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行礼:“属下参见薛将军。”

        来人是金吾卫的上将军薛万彻,金吾卫的最高将领,也是太子成最倚重的的人物,是李建成特地调回长安负责京城的安危,李建成也把重要金吾卫上将军一职交由薛万彻担任。

        薛万彻寒着脸说:“到底发生什么事?”

        杨铮哪敢隐瞒,连忙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不过他说张横等人不配合检查,意图反抗的事说了一遍。

        无衣堂的老兵?

        薛万彻一听,眉头就皱了一下,现在是多事之秋,只要涉及秦王府的事都要慎重,一个安置退役无家可归老兵的地方,至于花费这么多精力?

        一边想处理的办法,一边打量那几个赤着上身的老兵,突然间,薛万彻的目光停在段小六的脸上,突然走过去:“六子?”

        “薛老大...不,薛将军好。”段小六低着头,有些羞愧地说。

        当年段小六在幽州做过薛万彻的亲卫,唐军进攻前,被同乡鼓动,偷偷离开队伍投靠了李唐,算是背叛了薛万彻,没想到后来薛万彻也归顺大唐,还得到太子李建成的信任,从此步步高升。

        段小六早就知薛万彻是金吾卫上将军,还是太子最倚重的武将,可自己背叛过薛万彻,一直不敢去找,没想到在这里碰上。

        以前都是叫薛老大,习惯了,开口后才发现自己叫错,连忙改回来。

        一声薛老大,顿时让薛万彻想起在幽州那段岁月,眼里目光柔和了不少,当他看到段小六右臂上那条一尺多长的伤疤,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天气冷,有什么事,穿起衣服再说。”

        当年唐军大军压境,带兵的还是用兵如神的李世民,所有人都知幽州守不住,暗中投奔敌营的人很多,最后薛万彻也投诚了,这件事薛万彻并没有埋怨离开自己的段小六。

        段小六右臂上那条吓人的伤疤,那是段小六当亲卫时替自己挡了致命一刀留下的,当年答应他,跟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还以为他早就战死沙场,没想到这里遇到他。

        混成这样...太惨了。

        等段小六穿好衣服后,薛万彻问了他几句,再看看破损的马车,很快就明白什么事。

        沉吟了一下,薛万彻开口道:“全部水车打开,本将要亲自查看。”

        一声令下,手下马上把剩余四辆水车的盖子都打开,不过他们没有像前面那样暴力,而是小心把盖子打开。

        没看到薛将军跟那个老兵有交情吗,堂堂大将军亲自查看,分明是要为段小六他们正名,没点眼色劲可不行。

        薛万彻一辆辆地查看,查完后,拍拍上面的进水口,对张横说:“记住,回去改动一下,口子再大一些,方便查看,最好没有死角,这样就不用探东西进去检查。”

        “谢将军提点。”张横不动声色地抱抱拳。

        薛万彻点点头,向一旁的亲信使了一个眼色。

        亲信马上会意,大声喊道:“检查无误,放行,都别站着了,该干嘛干嘛,一个个都排好队接受检查。”

        张横有些意外地看了薛万彻一眼,犹豫一下,对薛万彻行了一个礼,然后拉着神色有些复杂的段小六,把水车的盖弄好后,赶水车进城。

        都不知怎么收场,内里也作了最坏打算,没想到金吾卫上将军薛万彻及时赶到,更没想到的是,平日不声不响的段小六,竟然认识薛万彻,从他们的称呼来看,以前关系还不错。

        不管怎样,总算有惊无险。

        虽说有一辆水车损坏,好在问题不大,小修一下就行,最难得的是,薛万彻给自己支招,把进水口改大一些,这样方便检查。

        薛万彻的话是说给张横听的,也是说给那些城卫军听的,只要水车没问题,有薛万彻的话在这里,那些城卫军相信也不会再故意为难自己。

        等张横等人走后,杨铮单膝跪下请罪:“属下管教部下不力,请将军责罚。”

        地位太悬殊,杨铮看到薛万彻对那个瘸子段小六的态度,抢先认错。

        薛万彻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杨铮,你知错在哪里吗?”

        “属下...错在不应为难那些退役老兵。”

        薛万彻一手按在他的肩头上:“你做得不错,是应严查,但是做得太明显了,容易引起公愤,容易让太子声名受损,记住,无衣堂的人或货,每一次进出都要严查,不过态度好一点,毕竟他们都是退役下来的泽袍,还是老弱病残。”

        运水没问题,出入也可以,但是,绝不能带任何可疑人物或违禁品。

        太子与秦王争斗,虽说是太子占了上风,可太子和身边的人都不敢有丝毫大意,要知李二有名望有民心,身人能人众多,还掌握了大唐近一半的军队,要是一着不慎,有可能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