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75 欺人太甚

175 欺人太甚

        杨铮回过头,给心腹不着痕迹地打了一个眼色,那四名心腹回意,马上检查起来。

        “你们干什么,小点心”看到那些士兵拿刀柄用力敲着水车,一下子又掉了几片漆,段小六都心疼得叫起来。

        这可是兄弟们吃饭的工具,陆主事说过,别看这辆水车不起眼,以后赚的钱比侠味堂还要多。

        看到一个瘸子敢阻着自己,一名城门军不耐烦地把他往旁边一推,大声喝道:“敢阻差办公,嫌命长吗,滚。”

        “扑”的一声,段小六没想到对方会对自己动手,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摔到一旁的雪泥里。

        “为什么打人。”

        “小六,没事吧。”

        “敢欺负六哥,我跟你们拼了。”

        无衣堂的老兵,大多是同一个战壕出来的生死兄弟,有过命的交情,以前横行霸道惯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看到段小六被欺负,四个人一起拉水的老兄弟马上就冲了上来。

        “干什么,找死是不是”

        “敢在长安城闹事者,格杀勿论。”

        “站住,再动就不客气了。”

        四周的城卫军早就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武器对准五名无衣堂的人,就是城门上的弓箭门也把弓弦拉满,闪着寒光的箭头对准了张横等人。

        只要张横等人敢轻举妄动,他们会毫不犹豫把利箭射出。

        敢在长安城闹事的人,管他是谁,就地正法了再说。

        张横连忙喝住老兄弟:“都别动,他们要查,就让他们查好了。”

        形势比人强,他些城卫军可不管你是谁,真敢放箭的,现在是多事之秋,生怕让太子府的人找到攻击王爷的借口,忍一下好了。

        杨铮瞄了张横一眼,冷笑地说:“算你识事务,继续查。”

        嘴里说继续查,不过还是给手下打了一个放松的手势,四周的城卫军收起横刀长矛,弓箭手不再用利箭对着张横等人。

        检查马车的士兵先查看马车有没有藏人或夹带,连车底都没放过,马车没检查什么时,又把目光放在水车上。

        一名满脸横肉的城卫军拿长矛捅在水车顶的水盖上,用力一撬,啪的一声,木造的水盖应声而破。

        水车有盖子,轻轻一拧就能打开,京城的城门军一向蛮横惯了,哪里有这功夫,直接暴力打开。

        谁叫你不是权贵,再说无衣堂是秦王府所设,启夏门可是太子的地盘,对付敌人,自然不用手下留情。

        刚才头已经打过眼色。

        杨铮没有指责,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段小六看到,气得拳头都握紧了,眼里露出愤怒的神色,刚想走上门理论,一旁的张横突然一手搭在他的肩上,紧紧按着他。

        陆庭猜得真没错,太子府的人果然要刁难,临行前再三叮嘱万事以和为贵,小不忍则乱大谋。

        张横的愤怒不比段小六少,但他知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自己不是一个人,也不止负责运水的五个老兄弟,身后还有无衣堂、还有秦王府、还有王爷。

        撬开运水军的盖子后,两名城卫军看到天气还不够亮,看不清里面,拿火把照了照,好像还看不清楚,只见他拿过一根长矛,从运水车最上面的桶口往里面热捅到处乱戳,看看里面有没有藏或藏物。

        可能是用力过猛,只听一声轻微木板裂开的声音,运水车的侧面多了一条裂缝,在朝阳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不断地有水渗出。

        枪尖把运水车给扎破了。

        “够了”张横突然一脚踹在马车上,大声吼道:“欺人太甚。”

        要检查,可以,要彻查,也配合,前面故意把盖子撬烂,忍了,拿长矛往里面探查,也咬着牙忍下,可那个城卫军分明是故意用力毁坏水车,这一点张横忍不了。

        查里面有没有异常而己,要用尽全力戳坏运水车吗,这不仅是欺负人,都骑在脑袋上拉屎了,张横终于忍不住发飚。

        这一脚含怒而发,只见马车突然一晃,站在马车上检查的那名满脸横肉的城卫军,一个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四脚朝天地摔在雪地上。

        “找死!”

        一瞬间,四周的城卫军再次把武器对准张横,那明晃晃的枪尖距离张横不到三尺的距离,城门楼的弓箭兵再次把拉满弦的弓箭对准张横等人。

        段小六等人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有人抄起马扎、有人拿起木棍形成一个防卫的姿势,把张横围在中间。

        那是一种深入到骨髓里的战斗本能反应的,根本不用排练。

        张横第一时间高举对手,示意自己没有攻击意图,然后大声喝道:“兄弟们,别冲动,放下手里的家伙,放下!”

        听到张横暴喝,段小六等人犹豫一下,还是把手里的家伙放下。

        杨铮盯着张横,冷笑地说:“张横,你是想闹事还是心虚,敢对城卫军动手?”

        “动手?”张横咬着牙地说:“杨铮,看看你的人,都干了什么,你这是公报私仇。”

        “正常检查而己,何来私仇”杨铮皮笑肉不笑地说:“张横,你一再阻碍公务,分明是心虚,来人,把他们全部抓回去,严加审问。”

        太子一直在找秦王府的麻烦,只是一时没有由头,要是把这些人拿下,献给太子,说不定是大功一件,一想到这里,杨铮内心一阵火热,由于激动,两只手都有些轻轻颤抖。

        到了自己的地盘,要圆要扁,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就是没证据,自己也能“找”到证据。

        “谁敢!”张横跃上马车,大声吼道。

        就怕你不闹事,杨铮在众目睽睽之下抽出横刀,大声喝道:“反抗者,格杀勿论。”

        “慢着!”张横突然大声叫道。

        杨铮盯着张横,有些不屑地说:“怎么,怕了?”

        “怕?”张横哈哈哈大笑三声,然后双手猛地把心口处的衣服一扯,两件不算厚的衣服应声而裂,随即把上身衣服一扔,露出一具犹如战神一样的体格,肌肉如拳头般一鼓一鼓的,在阳光下油亮油亮硬硬实实,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没人怀疑肌肉里蕴藏的巨大的力量。

        比一块块线条分明肌肉更显眼的,是一条条好像蜈蚣似的伤疤,密密麻麻,少说也有三五十条,身上都找不到一块好肉的地方,其中最长的一条有二尺多长,从心口一直到下腹的位置,光是看到都触目惊心。

        那些围观的百姓,齐齐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一些胆小的妇人都蒙着眼睛,不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