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74 运水受阻

174 运水受阻

        “掌柜,这例汤不错啊。”

        “那当然,这可是用良石泉熬的汤。”

        “小郎中,这茶还不错吧。”

        “嗯,挺好,茶博士你这茶煮得够火候。”

        “不敢欺瞒公子,其实这茶一般,侠味客可买不起贵的茶味,不过煮茶的水可是用良石泉,可不是运渠水、井水,肯定好。”

        到侠味堂吃饭的人,在侠味堂吃饭时,不时听到良石泉这几个字,还可以看到里面贴出的告示,指煮茶和熬汤用的水,都是上好的良石泉山泉水。

        一时间,良石泉慢慢在长安城有了名气,很多人都知道良石泉做饭好吃、煮茶好喝,就是熬汤用了良石山泉水,也变得滋味很多,不少客人还慕名而来,特地品尝用良石泉煮的茶、熬的汤。

        陆庭看到效果出来了,在侠味堂的六间分店推出一个新优惠,在侠味堂开过户或一次花销超过三百文的客人,可以获赠一桶良石山泉水,赠水就在二月二十日,可以在指定地方接收,分文不取,每间店限三十个名额。

        一文不花,就有人送上有名的良石泉,活动一推出,只是小半天的时间,一共一百八十个名额全部被抢光。

        二月二十日这天,天还没亮,良石岭山脚处火把通明,五辆特制的水车一字排开,几名无衣堂的退役老兵正在小心翼翼地往水车里装水。

        为了运送方便,良石泉被引到山下的蓄水池。

        第一次运水,陆庭、张横都到现场。

        “陆兄弟,你这卖水的主意,真能行?”张横到现在还有疑惑。

        “行不行,看就知道了”陆庭也懒得解释,指着那些老兵说:“张老大,你看,这些老兵笑得多开心。”

        张横点点头说:“终于有一份工作,他们能不开心吗。”

        只是简单拉拉水,一天一百文,还有早饭和午饭,早饭是一张胡饼一碗餺飥,午饭是在侠味堂吃笼仔饭,能不高兴吗。

        好端端的,给别人白送水,张横有些想不明白,本想劝陆庭这样做是不是值得,别的不说,拉水的马匹每天的料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可看到那些的老兄弟一脸欢腾的样子,还是不说了。

        不管怎样,那些老兄弟高兴就好,反正做买卖自己不会,有陆庭就不怕,自己做好本份就行。

        陆庭看到几架水车快装满水了,转身对张横说:“张老大,这第一次运水,我希望你能陪他们一起。”

        “怎么,是怕老兄弟不认路,还是怕他们拐走你的马?”张横心情不错,开玩笑地说。

        运水队开始运作,酒坊的准备工作也准备得差不多,不仅意味着可以安排更多的老兄弟,还多了二个赚钱的路子。

        让张横高兴不己的是,陆庭把良石泉和酒坊都并入侠味堂中,没有抛开无衣堂吃独食,这一点极为难得。

        陆庭有些担心地说:“非也,现在是特殊时期,一下子进几辆车,也不知能不能顺利进城。”

        杜如晦夺得户部侍郎一职,并不能掩饰秦王府在长安城的颓势,现在宫中,包括长安城的守卫力量都在太子的掌控之下,秦王府处在绝对的劣势,这也是陆庭把手续、打通关系这些交给长孙冲的原因。

        要是李二得势,光是凭无衣堂的名号就够了,哪里需要那么麻烦。

        “行,交给我。”张横一脸郑重地点点头。

        长安是大唐的京都兼最大城市,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出入,送信的、游历的、运货的,什么人都有,天还没亮各大城门已是大排长龙,都等着开门。

        张横押着五辆运水的水车,在启夏门右边队伍中,在寒风中焦急地等着放行。

        启夏门有三个门道,两边的门道作为物货出入口,中间最大的门道过行人,实施人货分离。

        主要是进出长安城的货物都要检查,查看有没有带违禁品,要是人货一起排,会让行人等待太久。

        杨铮是启夏门的城门郎,负责启夏门的进出安全。

        开城门的鼓声一响,杨铮就督促手下兵丁按部就班地检查各类过所、通关文碟和进出入货物。

        现在正是多事多秋,监门将军多次强调,绝不能让可疑人进入长安城。

        手下在检查进出商客,杨铮带着几名手下来回巡视,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当杨铮的目光无意中落在最右边的队伍时,目光很快变得严肃起来:几个衣衫有些不整、好像还有些不利索的人拉着五辆崭新的、好像水车似的大车在排队,马上带人走了过去。

        太不合乎常理了。

        像那几个人的打扮,应买不起马车,大户人家到城外取水,也是派那些身体矫健的下人,也不会穿得这么寒酸。

        一句话,有违常理。

        “你们是什么人,里面装的是什么?”杨铮一边用刀鞘敲着马车,一边质问道。

        负责拉车的叫段小六,右脚受过伤,身体有些不利索,好在拉车会驾车就行,这才争取到一份工作,看到杨铮刀鞘用力敲在水车上,新打造的水车的漆都掉了,内心有些肉痛,神色有些紧张起来。

        张老大多次叮嘱,驾车时要留点神,这水车以后就挣钱的工具,兄弟们的饭碗,打造起来不容易,现在弄花了,要是怪责自己保护不周怎么办。

        这时张横走上来,对杨铮拱拱手说:“杨门郎,这位是我的兄弟,里面拉的是山泉水,什么也没有,劳驾你高抬贵手。”

        杨铮看到张横,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很快摆摆手说:“张横,套近乎没用,某是启夏门的城门郎,负责检查一应进出城物品,职责所在,公事公办,得罪了。”

        说罢,大手一挥:“来人,检查。”

        要不是张横,说不定随便检查一下就放行,看到张横,一定要仔细查清楚才行。

        段小六心痛水车,出现紧张的神态让杨铮看到,在杨铮眼中,这是心虚的表现,再加上张横是秦王的人,更不能轻易放过。

        太子府和秦王府争斗,在长安早就不是秘密,上头早有命令,要对与秦王府有关的人或货物严查,这些水车有嫌疑,以张横的身份运水,更加可疑,说什么也要查。

        谁让自己是太子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