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73 日进千万(大章)

173 日进千万(大章)

        五间分店同时装修,外加良石岭的蓄水池、酒坊也一起开工,张横也在无衣堂动员了几十人参与,陆庭先后三次到秦王府找房玄龄,把秦王府空闲的工匠都借走了还不够,最后程咬金和长孙无忌也派中府中的工匠帮忙。

        谁让二家都占了份子呢。

        这么多事,作为主指挥,陆庭忙得团团转,一会看新店的装修、一会看水车的打造情况,没停一会,又跑到城外看看蓄水池挖得怎么样,还要看看酒坊的进度,幸好家里的事有老高打理,不用自己担心。

        长孙冲、程处亮等人旬休从国子学出来,惊讶地发现自己占了份子的产业几天之间翻了几个跟头,规模扩大了几倍。

        规模扩大了,自己还不用掏一分钱,当他们知道陆庭圈钱的手法后,一个个目瞪口呆,沉默半响后纷纷给陆庭竖起一个大拇指。

        这次跟老大算是跟对了。

        长孙冲跟陆庭转了一圈,看到一个个热火朝天的工地,有些担心地说:“老大,摊子一下子铺得这么大,钱够吗?”

        “不够,要是钱够,这摊子铺得更大。”陆庭一脸淡定地说。

        眼看就要变天了,自己还是一个小主事,陆庭不知有多着急,要是手上的钱再多一点,摊子肯定铺得更大。

        程处亮有些不解地问:“老大,钱不够,要是那些人闹起来怎么办?”

        不等陆庭回答,程处亮很有义气地说:“要是差钱,老大你说一声,俺回家把阿耶的古玩弄几件出来当了,这钱就来了。”

        好在程魔王不在这里,要是他听到儿子这样手往外拐?    十有八九得执行家法。

        陆庭摆摆手说:“不急?    有人上赶着要给我们送钱。”

        杜荷心中一动,忍不住说:“老大?    你是说充值赠送活动吧?    这事我听说了,国子学不少同窗都说?    消息不够灵通,错过了活动?    还打听什么时候再举行活动呢。”

        “会有的?    呵呵。”陆庭面带笑容地说。

        充值赠送活动结束后,每天有不少客人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搞活动,张横有些心动,陆庭不同意?    一直压着?    让血猴跟客人解释充值开户的人过多,怕影响服务质量,不能再收,话里话外都显示出业界良心。

        为了吊住那些人,血猴等人暗示近期还会有一波优惠酬宾活动。

        等那五间分店开了?    联合收割一波,到时又可以提前圈一大笔钱。

        要么不干?    一干就干一票大的。

        候明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大,都是你一个人在忙乎?    我们坐离享其成,太过意不去了。”

        当初为了兄弟之间的义气?    一人凑了点钱?    也没指着能有多少收益?    这才多久的功夫,乌鸦变成了凤凰,越做越大了,昨晚家里人还夸自己有眼光。

        不少亲戚还候明远打听,还有没有机会入股侠味堂。

        都不用问陆庭,候明远当场就婉拒了,多一只香炉多只鬼,自己才得一成的份子,要是再加人,那不是要摊薄?

        傻子才干。

        “坐享其成?”陆庭没好气地说:“想得美,你们不想累死我一个吧。都给我干活去,”

        长孙冲嘻嘻一笑,马上表态:“老大放心,手续和那些关系交给我们。”

        有些事不用挑得太明,像这次合作,众人是看中陆庭的能力,而陆庭也看中长孙冲他们的背景和人脉,算是各取所需的一个合作,放着豪门贵公子的身份,不用白不用,没打算欺行霸市,但也不能让人给欺负了。

        于是,长孙冲、程处亮等人四处出动、打点,为侠味堂的分店作准备。

        上元节过后,喜庆的气氛开始慢慢退减,慢慢开始进入轨道,长安城的气氛也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先是秦王府和太子府在朝堂上激烈交锋,主要是人员的安排和调动问题,太子府一系想把刚立新功的程咬金、房玄龄等秦王府的骨干调离长安,魏征还上奏,秦王已成年,按祖制应调离长安,在外地设府。

        秦王府一系自然不甘示弱,纷纷上奏反对,还把齐王李元吉拖入战团,李元吉作为皇子不仅留在长安,还在武英殿住着,按祖制早应离开皇宫,秦王派和太子派争得不可开交,连中立派也卷了进来,一时间李渊头大不已。

        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李渊本来就是一个忧柔寡断的人,内心偏向长子李承成,可大唐需要老二李世民这种中流砥柱,再说内心对老二也有亏欠,幺儿是心肝儿肉,也不忍齐王李元吉离开自己身边。

        朝堂的纷争还没分高下,兰州、夏州、凉州又暴发冲突,先是大唐的斥候和突厥的斥候相互攻击,双方迅速调兵遣将,情报显示,突厥境内有调动军队的迹象,突厥探子在凉子频频出动,魏州有军营发生哗变,幸好及时平定。

        李二主动请缨到魏州坐镇,李渊本来同意,在李建成坚决反对下又改变主意,让李二继续坐镇长安。

        武德八年正月的下旬和二月的上旬的朝会都在争吵中度过,上层争斗激烈,对长安普通百姓和小人物的影响并不大,就像陆庭,克服寒冷和人手不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硬是完成五间新店的装修、培训等准备工作,良石岭的蓄水池也开挖完成,酿酒工坊也初步建好,可惜水车还没有准备好,只弄好三辆。

        大冷天挖地,那些地还很硬,陆庭还想等到三月才开春才挖,可是张横被那些闲得无聊的老兵缠得没法,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那些老兵听到有活干,一个个比一个卖力,用他们的话说,出生入死那么多次,死都不怕,冷一点算什么。

        当然,山泉水不是河水,出水量有限,挖一个大约十立方大小的小池子就行,工程量并不大。

        也不是一切都顺利,二月初一时,侠味堂遭遇一次钱款危机,月结的日子到了,钱都用新店和各种开销上,陆庭手里的现钱不够,最后以帐目还在统计的理由拖了五日,拿着侠味堂的营业款,还把自己的马车给当了,张横也把自己的积蓄贡献出来才把钱凑够。

        缺钱的问题在二月十六这天得到解决。

        二月十六这天,侠味堂永宁坊分号、侠味堂光德坊分号、侠味堂长寿坊分号、侠味堂靖恭坊分号、侠味堂群贤坊分号共时开业,所有的侠味堂都是统一的风格,让人一看就知是同一个东家,厨工、跑堂、杂务也统一服饰,让人印象深刻。

        开业这天,六间店都以“开张充值赠送”的名义举行活动,但是活动时间只限半天,有务本坊总店的先例,那些享受过赠送和眼红别人赠送的人,好像卯足劲似的充值。

        要是充值二天,还能悠着来,这次提前大半个月宣传的充值活动,把很多客人的胃口吊了那么久,只有半天活动时间,更刺激众人充值的欲望,有种充得多赚得多,充得少相当于赚少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把钱送到侠味堂各分店。

        这次活动虽说只有半天,但是六个店同时开展,各店的掌柜、记帐收钱都收到手软,收到的钱也一箱箱往无衣堂拉。

        到了晚上一清点,最后收了折合一万零三十六贯。

        侠味堂充值赠送活动是以钱作单位,这一万零三十六贯是实贯,不存在短陌,折算钱应是一千零三万六千钱。

        看到这个数字,负责管钱的张横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半天才回过神,咽了一下口水,嘴皮子有些哆嗦地说:“陆...陆兄弟,这...就一万贯了?”

        身家百万在大唐也就小康水活,一百万钱折合只有一千贯,腰缠万贯可是巨富的标志,张横听过很多腰缠万贯的事迹,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整个人有种雾里云外的感觉。

        打仗时,奉命押送过钱粮,不过钱都装在一个个箱子里,有专门的库兵看守,张横也只是远远看着,知道里面全是钱,可这一万多贯把无衣堂的地下银库堆得满满当当,作为主管钱的张横,随时可以查看,小额开销还可以自行决定,这种感觉完全不同。

        看到堆积如山的钱,张横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天啊,过年前,这个地下钱库空得连老鼠都流泪,手上的钱,一文钱恨不得分成两块花,做梦也没想到钱库有这么充实的一天。

        这些钱,无衣堂可以分润三成啊,想到这里,张横再次激动起来。

        陆庭看到张横一脸守财奴的样子,不由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张老大,醒一下,这些只是预付款,包括成本在里面,不全是我们的。”

        “嘿嘿,明白,明白”张横嘴里说明白,脸上却出现肉痛的神色。

        钱都进了手,还得分一大笔出去,那感觉好像割肉一样。

        不过张横的神色很快恢复过来,搓着双手说:“有陆兄弟在,这些都是小钱,现在装的铜钱,以后这里可要全部装上金元宝。”

        陆庭过年后才入职无衣堂,二个月不到,就赚了这么多,现在那个酿酒工坊还没有弄起来,运水队也没有正式运作,张横相信,假以时日,无衣堂肯定不再是累赘,而是大有作为。

        宝贝啊,张横看着的陆庭的目光也变得炎热起来,自己拉下脸面请赤练娘子夫妇保护陆庭,这个决定真是太正确了。

        “张...张大哥,你没事吧?”陆庭有些紧张地说。

        那目光,有种基情满满的感觉,这个张横不会是隐藏的断袖相公吧,要不是赤练娘子坐在一旁悠闲地修着指甲,陆庭都想跑出去了。

        不得不说,赤练娘子和人间凶间非常尽责,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在陆庭身边护着。

        张庭笑得合不拢嘴:“没事,就是高兴,陆兄弟,要不,你当主管,我做主事,王爷哪里我来说。”

        这小子,能力那么强,做一个主事太可惜了,像陆庭这种人才,起码让他当主管才对。

        有人接手无衣堂这个烂摊子,张横求之不得呢。

        陆庭连忙摆手说:“张老大,千万别,无衣堂这里,除了你,谁也玩不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可别想着撂挑子。”

        一个小小的无衣堂,陆庭不会放在眼内,再说无衣堂有些复杂,那些老兵油子、**只有张横才能压得住,自己有李二弟子这个身份,够了。

        “没问题”张横拍着心口说:“陆兄弟,有事只管吩咐,一句话,你指哪我打哪。”

        尝到了甜头,现在张横对陆庭百衣百顺。

        陆庭一脸正色地说:“张老大,这钱放在这里,人手够吗,安全不会有问题吧?”

        “绝对没问题,别看这些老兵老的老、伤残的伤残,真玩起命来,就是京兆府的那些精锐来也不怕,要是有那个小毛贼敢摸进来,那就是他上辈子没积阴德,自取灭亡。”张横冷笑地说。

        能进无衣堂的,都是从精锐退下来老兵,其中有三分一是从玄甲精骑退下的老人,从死人堆活下来的人,谁没点手段,别看无衣堂只有五百多老弱病残,玩起命来,还真没怕过谁。

        无牙的老虎,那也是老虎,绝对比一只小白羊强。

        无衣堂刚建立没一个月,前后有三个梁上君子摸进来想偷东西,一个脖子被拧断,二个被打断四肢,从那时起,这里就成了梁上君子、小毛贼禁地。

        陆庭想了想,开口道:“张老大,酒坊建好了,到时会酿一种新酒,为了保密起见,要挑一些信得过、身手好的人守着,这个有问题吗?”

        “要多保密?”

        “有多密就多密”陆庭一本正经地说:“酿酒的人,我准备全部从人市里购入,他们除了酿酒,哪也不许去。”

        山泉水有了,酒坊建好了,酿酒的许可李二也派人送来了,这可是比侠叶堂还要赚钱的买卖,陆庭要郑重其事。

        跟张横说过,不指望卖山泉水赚钱,只是利用山泉水作为一个契机,建成一个商业圈,在陆庭的蓝图中,侠味堂是一个吸金牛,然后作为一个据点,或者说是中转站,围绕着它做文章,实际上也不指卖笼仔饭赚的那点小钱发财。

        现在说张横肯定不信,说不定还唱反调,以后他会明白的,干脆不说。

        张横也认真起来:“无衣堂的人,是老点,力气小点,有的还有残了,不过忠诚和纪律方面绝对没有问题,陆兄弟请放心,我会让几个老兄弟亲自把关,一定把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

        “那好”陆庭伸了一个懒腰:“夜了,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出城呢。”

        看到陆庭准备要走,张横突然说:“陆兄弟,等等。”

        “张老大,还有事?”

        张横看看钱库堆积如山的钱,犹豫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陆兄弟,这些钱,能不能提前分点。”

        生怕陆庭误会,张横连忙补充道:“不是我要花,陆兄弟,你也知,无衣堂有五百多人,有机会做事的,只有一百多人,有事做的人,有机会吃上好的饭菜,还有工钱,可大部分还是没有,就是无衣堂剩下送来的肉菜也不多,要是分点钱,也让他们沾点光,不至于天天眼巴巴地看着。”

        说到后面,张横的声音越来越小。

        钱一文也不出,拿了最大的一份,现在正是用钱之际,那么多事要做,又提出分钱,张横也觉得自己很过份。

        可是,一想起无衣堂那些老兄弟,就是不好意思,还是提出来。

        陆庭一拍大腿,有些懊悔地说:“瞧我,一忙起来,这么重要的事也忘了,该分,只是钱不多,剩下要做的事还很多,这样吧,从这里先拿五十万钱给无衣堂改善生活,五十万钱到时从无衣堂的分红时扣,再以侠味堂的名义,捐二十万钱无衣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例如修一些娱乐方面的设施,修个球场、请人说书、增添一些健身的器材什么的,张老大你看着办就好。”

        弄这么多,就是想无衣堂变好,都忙了这么久,无衣堂只有那些做工的人得到实在的好处,很多无衣堂的老兵,特加是那些伤残的老兵还没感受到侠味堂的温暧,这有违自己的初衷。

        可不能让李二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只会赚钱的机器,要让他感觉到,自己不仅能赚钱,还能切实能为他解决问题。

        “好,太好了”张横高兴完,很快又担忧地说:“提前分红没问题,可捐二十万的事,要不要先跟长孙公子他们商量?”

        无衣堂有三成份子,陆庭占二成五,长孙冲、程处亮、杜荷和候明远他们各占一成,不跟他们商量一下就捐,这不好吧。

        听陆庭说钱不多,还有很多事要做,张横的心凉了半截,心想能拿个一百几十贯就不错了,没想到陆庭这么大方,预支三百贯,还大方捐了二百贯,简直是意外得惊喜。

        张横已经想好,要是陆庭问要多少,就要三百,要不二百也行,没想到最后得到七十万钱,折合七百贯。

        不对,短陌的话,以七百八钱为一贯,差不多有九百贯呢。

        陆庭一脸霸气地说:“当初有协议,经营决策权归我,他们只有分红,要是不同意,随时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