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70 爱哭的孩子有奶喝

170 爱哭的孩子有奶喝

        秦王府内,李二有些无力地揉了一下眉心,有些像总结地说:“好吧,先这样决定,有什么变化,看情况再议。”

        该来的总会来,从太子府的内线得知,现在太子府在商议怎么应对李二,一派主张把李二送出京城,免得李二拉拢大臣、讨好皇上;

        一派主张留李二在长安,要知李二是掌握大唐近半军队的天策将军,还是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要是让李二出长安,那就是猛虎归山、龙入大海,没人能治得住他了。

        得到情报后,李二马上召集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心腹商议,怎样趋利避害。

        商量了大半天,得出的结论是不能离开长安,李二在长安坐镇,太子还那样嚣张,一旦离开,长安就是天子的天下,反生什么变故也不清楚,再加李渊优柔寡断的性格,还可以放手一搏。

        一句话,李二在军中威望极高,无人可以取代,就算一时失去控制,只要振臂一呼,军队就会再次归入麾下,可李渊不同,一旦让他下定决心,将很难挽回,最快房玄龄提议,要是太子要让李二离开,适当采用以退为进的方式。

        为了配合这次行动,陕东道大行台和边境也有心腹做出一定的动作,内外呼应。

        程咬金一脸愤怒地说:“太可恨了,有危险时就要王爷冲锋陷阱,这才消停多久,这么快就落井下石。”

        “意料之中的事”长孙无忌淡淡地说:“皇上和太子对王爷的态度,既忌惮又依赖,说起来有些讽刺,现在王爷和几位同僚能安坐在这里?    反而是托了突厥的福。”

        要不是五陇坂之战?    李二也不会得到李渊的重视,程咬金、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也不能顺利返回长安。

        李二转头问房玄龄:“玄龄?    依你看?    现在最迫切是解决什么问题。”

        “钱”房玄龄简单直接地说:“官场如战场,现在样样都要花钱?    府上的钱粮...不多了。”

        李二立功无数,在武德四年食邑增至三万户?    此外还有诸多产业?    收入多,支出更多,再加上李二出手豪爽,手上的钱并不多?    太子府有针对?    原来就不富裕的财政,很快捉襟见肘起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口那么大,房玄龄也没办法。

        “放心,钱的事?    本王一早有准备,不出一旬就能到位?    该花钱的地方,绝不能小气。”李二胸有成竹地说。

        征战多年?    缴获无数,李二也不是什么都纳入国库?    暗中转移了一批以备后用?    前面一直没用出来?    现在到了关键时候,再不拿就晚了。

        去年年初秦王府钱粮开始告急,都是左挪右凑,房玄龄接时都有一个大窟窿,能维持现在,尽力了。

        房玄龄高兴地说:“王爷未雨绸缪,属下佩服。”

        作为秦王府的大管家,房玄龄深知钱的重要性,知道李二留有后手,整个人都轻松了。

        一旁的程咬金突然插口说:“说到弄钱的手段,有一个人很厉害,估计在场谁也比不上。”

        “哦,谁?”长孙无忌饶有兴趣地问道。

        众人都看着程咬金,就是李二也不例外。

        程咬金有些得意地笑了笑,也不卖关子,很快说出实情:“陆庭。”

        “陆主事?”房玄龄有些好奇地问道:“他的诗不错,让人叹为观止,脑子有不少奇思妙想,怎么说他弄钱厉害?”

        “他看到侠味堂的买卖不错,准备一口气再开五间分店,可他不掏一分钱,就是出出主意,就把开店的钱全给套了回来。”程咬金说完,把陆庭用专供引导别人做月结、然后充值赠钱的方法说了出来。

        说完后,程咬金一脸佩服地说:“俺早知他想扩大规模,都备好一笔钱,就等他张嘴,没想到他不声不吭就把钱给凑齐,最难得的是,他这招还给侠味堂带来了客源,买卖更红火了。”

        李二闻言点点头:“不错,看似让利,实则让客人跟侠味堂绑得更紧,还提前收到一笔钱来周转,这样的法子也让他想出,果然机敏。”

        用别人的钱去生钱,这才是聪明人。

        杜如晦点点头说:“确是奇思妙想,这个陆庭,了不得。”

        以前看到儿子跟陆庭混在一起,杜如晦明面没说什么,其实心里怕杜荷让陆庭带偏,也怕儿子被陆庭占了便宜,听说儿子凑钱跟陆庭一起做买卖,当时都想追回来了,后来看到钱不多,也没有下一步,现在看来,幸好自己当日没有阻止,要不然真的后悔莫及。

        侠味堂,老二有一成的份子,侠味堂的红火,杜如晦早就知道,要是再开五间,长安就有六间侠味堂,盘子大了,赚得也多,那一份成子带来的收益,绝对可观。

        以陆庭的聪明机智,当日不一定是看上那点钱,而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得,看来又欠陆庭一个人情了。

        房玄龄抚着胡须说:“好一招空手套白狼,陆主事还真是一个人才。”

        “那当然”程咬金抢着说:“要是普能人,能有资格成为王爷的弟子吗?”

        众人都呵呵笑了起来,包括李二。

        李二现在隐隐有些后悔,要是早些公开自己跟陆庭的关系,人们在品读那首千古佳作《赏花》时,也会说这是秦王的弟子,然后就是那些“名师出高徒”、“秦王文武双全”这些赞美的话。

        可惜,名份一直没有公开。

        不知为什么,一说起陆庭,刚才沉重、郁闷的气氛也变得轻松愉快。

        又闲聊了一会,众人这才散去,各司其职。

        李二看到没事,正想打道回宫,一名护卫突然进来禀报:“王爷,无衣堂主管张横、主事陆庭在门外求见。”

        刚说到陆庭,他就来了,真是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倒是张横,平日很少见他来找自己,这次跟陆庭一起来,这是要干嘛。

        “传!”李二心里有些的惊讶,不过面上没表现出来,马上应允。

        很快,陆庭和张横在秦王府的书房给李二行礼:“属下见过王爷。”

        “免礼”李二点点头说:“站起来说话。”

        “谢王爷”陆庭和张横齐声应道。

        站起来后,陆庭马上给张横使了一个眼色。

        张老大,爱哭的孩子有奶喝,按约定好的,该你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