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9 空手套白狼

169 空手套白狼

        侠味堂是无衣堂的产业,无衣堂是秦王赡养退役老兵而建,这些长安城人尽皆知,根本就不是秘密,上元节王爷还看来望这些退役老兵,有秦王府的背景,信用方面不用怕。

        只是一间侠叶堂,消耗的食材不多,可是连开五间,加起来有六间,这数量不小了,侠味堂的买卖有多红火,几天前就有所听闻,还有人亲身品食过,刚才也都亲眼目睹,最诱人的是,姚掌柜还说这个模式,还将会在洛州、郑州等地推广下去。

        要是只做成,那每日消耗的食材可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不就是月结吗,一些彼此熟络的生意伙伴、有实力的老顾客都是采用月结的方式,钱不是拿不到,只是晚一点拿而己。

        先是一个人去旁边书案拿笔,背着众人开始写,然后是二个、三个,周诚是第四个。

        周诚想拿下侠味堂的肉类专供,这也是交易量最大、油水最多的一类,要是拿下,周家的买卖就能长安城立足,要是相处得好,说不定还能攀上秦王这棵大树。

        论起买卖规模,周诚只算一个小商人,不过起论背景,周诚祖父在洛州创下的周记有名的老店,周记侧重向南发展,在楚州、海州、苏州都设有分店,不过一直没进入长安。

        对周诚来说,拿下侠味堂的肉类专供,相当于在长安立稳脚跟?    就是压一个月的货款也无碍?    家里人肯定也支持。

        周诚写好准备交上去时,发现平日老是抢自己买卖的陈掌柜也在写?    一边写一边咬牙切齿?    好像在割自己的肉似的,只是犹豫一下?    一心想拿下侠味堂肉类专供的周诚转过身,用笔把刚才的条件划去?    咬着牙又写了一份新的价格。

        没一会?    血猴前后收到六份报价,然后笑容满面地请众人品尝一下侠味堂的特色笼仔饭。

        侠味堂后院有些刀光剑影,前门更是热闹。

        排队的客人、路上的行人被侠味堂一张新告示吸引。

        断三刀把告示张贴好,大声说:“侠味堂优惠大酬宾?    只限今明两日?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买也来看看啊。”

        一听到优惠大酬宾,告示前一下子围了一大堆人。

        “上面写什么呀,哪位公子、小郎君读一下。”

        “优惠大酬宾,一听就觉得是好东西。”

        “就没有好心的小郎君读一下吗?    哎呀,不识字?    都急死人了。”

        众人吱吱喳喳时,有人大声朗读起来:“侠味堂的宗旨是做物美价廉的饭菜?    用新鲜的食材为客人提拱优质的美食,每天的肉菜都会清空?    绝不给客人提供隔夜的食材?    开张以来得到广大客人的支持?    让侠味堂能站稳脚跟,为答谢客人支持,侠味堂...”

        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众人马上不满叫嚷起来。

        那个朗读告示的少年郎看到众人急了,这才摇头晃脑地继续读:“侠味堂开展充值赠送活动,在侠味堂开一个户,充五百钱获赠三十钱;充一千钱即可获赠八十钱,充三千钱获赠三百钱;充一万钱获赚一千五百钱;最高档是充十万钱,即可获赠二万钱,注明,开户后钱不能退,只能在侠味堂消费,活动仅限二天,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话音一落,全场都静了下来。

        充值赠送,这是什么啊,众人根本就没听过。

        “跑堂,充五百钱赠三十钱,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中年汉子有些奇怪地问。

        断三刀笑着解释:“很简单,客人在侠味堂专门开一个户,一次交五百钱,侠味客赠送三十钱,也就是说,五百钱可以当五百三十钱使用,相当于侠味客给你让利三十钱。”

        一个戴着幞头的少年郎皱着眉说:“一下子给那么多钱,要是侠味客卷钱跑了,那么办?”

        “这个问题有意思”断三刀不慌不忙地说:“侠味堂的背境,想必诸位都知道,小的就罗嗦了,不知道的可以跟身边的人打听一下,再说侠味堂买卖这么火,谁舍得关掉跑路啊,对不?”

        看到众人点头,断三刀不失时机地说:“这是一个让利酬宾活动,最高是存十万钱赠二万,十万钱啊,有几个能拿得出,估计也就是充一千几百钱,就这红火的程度,傻的才跑呢。”

        “侠味堂真能做到每天都用新鲜的肉菜,不用隔夜肉菜?要是有剩怎么办?”人群中有人质疑。

        “这个问题问得好”断三刀拍着手掌说:“侠味堂坚持每日都把肉菜都卖掉,要是卖不掉,收店前把剩余的肉菜拉到新昌坊的无衣堂,捐给那些伤残的、退役后无家可归的老兵,这件事从一开店就开始做了,欢迎诸位监督。”

        原来是这样,众人暗暗点点头,这算是做善事,值得称赞。

        一个下人打扮的人开口道:“开户充五百钱,真送三十钱?”

        断三刀大声说:“当然,即开即用,开了户后,不仅自己吃,还可以请朋友一起吃,这位兄弟,你可以找几个认识的人凑钱一起开,十个人就行,每人一份羊肉饭,一下就把五百钱花完,剩下那三十文换二壶好酒,就当是赚的,多好,要是人数不够也行,点一只游侠鸡也好啊。”

        那个下人点点头说:“好,就充五百钱。”

        刚好是一伙人结伴来的,加起来有六个人,一人一份笼仔饭,再来二只美味的游侠鸡就齐了,要是没骗人的话,还有二壶好酒,五百钱就有酒有肉,太划算了。

        “这位兄弟,这边请。”终于开张,断三刀暗暗松一口气,马上把那名下人带到一旁,交由专门负责开户的同伴处理。

        在众目睽睽下,那名下人拿五百文开了一个户,拿到一张用纸特制而成的卡,几个人当场就把刚充入的五百钱花掉,又用侠味堂赠送的三十文换了二壶上等的阿婆清酒。

        真实,有效。

        有了第一个,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办充值开户的人越来越多,到后面都要排队办理。

        一千几百钱,在长安真不算什么,开个户也好,来吃饭不用带那么多钱,还能有赠钱,反正饭天天都要吃,就当提前付帐就行,现在挣钱不容易,有额外的赠钱,相当于白捡。

        几个人凑一下,三千钱可以获赚三百,三百文黄澄澄的铜钱啊,都能买十多斗米了。

        活动有二天,当天侠味堂就到折合八百一十六贯的充值预付款,第二天更疯狂,一天下来足足收了二千三百八十贯,有七个人一次充十万钱送二万钱的那种。

        张横看到那堆积如山的钱,看着陆庭的眼睛,就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

        什么人啊,弄钱也太轻易了吧,就出了二个主意,二天硬是让他套了三千多贯现钱出来,这些钱拿去开分店足够了。

        不用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文钱,也不用借利子钱,只要二天时间,扩张侠味客的钱已经到位。

        沉默了一下,张横对陆庭拱拱手说:“陆兄弟神机妙算,佩服。”

        以前对买卖一窍不通的张横,现在也算是有一个初步的理解,陆庭让人充值,看似让利,在不少人里还吃亏了,其实这帐不能这样算,做饮食的毛利在五成左右,就是客人选择充十万钱送二万那种,也只是少了二成左右的利润,侠味客只是赚少了,没有赔。

        用二万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花完的“赠钱”,换来十万实实在在的钱,太划算了。

        要是借利子钱,那些高的要崽子钱,一年就是借一还二,利钱高得吓人。

        看似让利了,实则侠味堂的买卖不减反增,有些人开了户,特地带家人或朋友来光顾,多出来的客流足以弥补让利方面的损失,最重要一点,那些人充了钱,相当于一段时间内把他拴在侠味堂。

        人才,人才啊,无衣堂这次捡到宝了。

        “才三千多贯,张老大,你这不是在笑我吧。”陆庭翻了翻白眼。

        预计能拿到四千贯左右,没达到预期,陆庭都有些挫败感。

        好歹也是长安啊,消费力是大唐屈指可数的,弄了二天才收三千贯多一些,陆庭统计过了,开户的人四百多人,人均充值还不到八贯钱。

        经济没自己想像的好。

        “没,真没有”张横连忙说:“陆兄弟,你二个主意,轻轻松松就能筹到三千多贯,很了不起了,不怕你笑话,为了产无衣堂那些老兄,我绞尽脑汁也没弄几个钱,跟你比,有太远了。”

        这话张横是发自真心,这些年为了无衣堂的事,张横没少求人,知道光靠秦王府不行,也带人尝试过做买卖,可每次都失败告终,钱没赚到,本钱都打了水漂,哪像陆庭,一出手就是不凡,现在就是出二个主意,一文钱也不用自己出,再开几间侠味客分店得钱都筹够。

        陆庭嘿嘿一笑,开口说道:“张老大,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放心,忘不了,陆兄弟,你想什么时候找王爷?”

        两人有个约定,要是陆庭凭自己的能力筹够开分店的钱,张横就答应帮陆庭拿到城南那座良石山。

        “当然是越快越好,要是张老大不介意,我们现在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