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7 赐名

167 赐名

        老高有些惊愕地看了陆庭一眼,很快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跟李掌柜的手下去挑人。

        说是挑人,要什么样的人也没说,要求也不提,很明显,这是一个考验,看看自己能否揣测主人的心意。

        要是做得好,以后会得到更大的信任;要是做得不好,难说,卖身契还没易主呢。

        “公子,你怎么让他去挑,要是挑到不合自己的心意,那怎么办?”福至看到李掌柜去煮新茶,忍不住开口问道。

        买奴可是一件大事,要是挑到那些又懒又馋、还有安份守己的人,那就不好了。

        福至说话的时候,一直跟在旁边的赤练娘子也竖起耳朵,明显对这个问题有兴趣。

        陆庭轻轻放下手上的茶盏,随口说道:“让他去挑而己,又不是让他买下,看看他的目光如何。”

        原来这样,福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这时李掌柜拿着一壶刚煮好的茶进来,一边给陆庭换茶,一边说:“天气冷,陆公子,尝尝这壶新煮的茶。”

        陆庭拿起茶盏,吹了吹,喝了一小口,随口说道:“这茶不错。”

        得到陆庭称赞,李掌柜觉得很有面子,有些得意地说:“霍山黄芽加上良石泉,这茶比井水和运渠的水煮起来口感更好。”

        霍山黄芽加上良石泉?

        陆庭只是礼节性说一声好,没想到李掌柜还当了真,忍不住又品尝了一下,还真不错,这茶的确比自己煮的好喝,忍不住问道:“李掌柜?    这良石泉?    有什么来头?”

        李掌柜有些惊讶地说:“陆公子是初到长安吧?”

        “年前才到的,对长安很多事知道不是很具体。”陆庭老实地说。

        这时老高还没挑好人?    李掌柜热心地说:“陆公子?    长安城这么大,常住人口达到几十万之巨?    用水可是一个大问题,普通百姓的用水?    大多是运渠水和井水。”

        “公子也知道?    运渠水,有人行船,间中还有人投污,水质一般?    至于井水?    长安城各种污水相互渗透,像宫里用水,都是派专人距长安一百多里的子午岭取山泉水,达官贵人也有专人到子午岭运水,供日常所需?    可子午岭太远了,普通人承受不起?    而那些泉水眼也让达官贵人给占着。”

        “幸好,距离长安以南大约二十里处?    一座山叫良石山,也算是秦岭一脉?    山上有一泉名为良石泉?    水质清彻甘甜?    长安不少人特意到良石岭取水,还真别说,用良石泉的泉水煮茶、熬汤,那味道比井水好多了。”

        陆庭有些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这样,李掌柜,领教了。”

        住在程府时,感觉那茶水不错,搬出去后,同样的茶叶就是煮不出相同的味道,自己事多,也没在意,觉得程府有专门煮茶的人,茶艺了得,对温度和浸泡的时间掌握得很好,现在才明白,根由在煮茶的水上。

        对了,自己见过一大早有木车进程府,当时是客人,也没多问,估计是从城外运回来的水泉水吧。

        还挺讲究。

        陆庭看着茶盏中的茶水,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说话间,几个人鱼贯而入,老高选好人了。

        老高对陆庭行了一个礼:“公子,你要的人老奴已挑好,请公子掌掌眼。”

        “见过陆公子。”一个中年妇人、二名婢女一起向陆庭行礼。

        陆庭抬眼一看,妇人大约在三十四五左右,身材有些瘦削,穿着一身粗布衣裙,行礼时显得有些腼腆,看起来很面善,两个婢女一大一小,大的在二十左右,长得粗手粗脚,小的估计只十四五岁左右,眉目清秀。

        不用陆庭开口发问,老高主动介绍道:“公子,厨娘叫梅娘,在厨房做了超过十年,掌过二勺,擅长熬汤和点心;两个婢女,大的叫二丫,今年二十一岁,小的叫小晴,今年十四岁,她们是家生奴,从小就接受调教,女红、针线、家务杂活都精通。”

        “行,就那她们了。”陆庭当场拍板。

        梅娘穿得有些破旧,人精神也不是很好,但是她收拾得很干净,虽说只有一根很便宜的木质发钗,可是她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也浆流得很干净,站在哪里不卑不亢,显然对自己有自信,陆庭看她的第一眼,就认可她了。

        一个在这种环境下,还能保持个人卫生和形象,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二丫看起来看起来不够精明,粗手粗脚,适合干一些粗重的活;

        小睛看起来很机灵,人也长得秀气,适合伺候主人起居。

        像这种买卖奴的店,奴隶没卖出时,大多住在一起,彼此之间会熟悉,老高做过管家,刚才听李掌柜说老高到这里有三个月,不过有二个半月是在养伤,他对这三人肯定知根知底。

        李掌柜拍拍手说:“陆公子不仅看人准,还用人不疑,这四人都是不错的人选。”

        “人不错,李掌柜可不能坐地起价哦。”陆庭开玩笑地说。

        李掌柜挥挥手,让人把四名奴隶带下去后,这才说:“陆公子不是外人,四个,打包十二万钱。”

        “成交,就十二万钱。”陆庭只是稍加思索,很快就爽快地应下。

        现在战乱频频,人市不愁奴隶,价格不高,一个年轻漂亮的婢女,价格在二万至四万不等,老高的身价在五万钱,也就是梅娘、二丫和小晴打包七万钱,其中小晴年轻、秀气,还是一个处子,价格不会低于四万钱,梅娘和二丫加起来才三万钱。

        来罗人铺前,陆庭小转了一圈,大致行情还是知道的,十二万钱相当于一百二十贯,如常正常售卖的话,价格不会低于一百六十贯,明显有长孙冲的面子在里面。

        占了大便宜,再砍价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李掌柜没想到陆庭这么爽快,说了一声好,马上让人去市署办理交割手续。

        东市设有完善的市署,李掌柜有背景,又会做人,办理手续很快,仅仅过了二刻钟,陆庭手上多了四张卖身契。

        一下子花了一百二十贯,陆庭算了一下,全部家当还有一百六十二贯多一点。

        前天还有一千二百多贯,那钱在家里堆得像一座小山,福至兴奋得一宿没睡,生怕有梁上君子把钱给偷了,钱来得快,去得更快,一下子没了大半。

        人多了,原来的租住的宅子住不下,陆庭想了想,在市集上买了一些清洁的用品,直接把人带回刚过户的新宅。

        回到新宅,老高、梅娘、二丫和小晴站成一排,站在左边的老高开口道:“请郎君赐名、训示。”

        刚才公子是尊称,现在卖身了,要改口称为郎君。

        家里添口,通常第一件事就是训示,把规矩说清楚,还要改名,以示新主人的权威。

        陆庭点点头,打量一下四人,很快说道:“老高,梅娘,你们的名字叫了那么久,估计你们也习惯,就用着吧。”

        “谢郎君。”老高和梅娘一脸感激地说。

        虽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这代表主人对自己的一份尊重和厚爱。

        碰上那些不在乎的主人,直接给一个数字,阿大、阿二、阿三或大红、二红、三红之类。

        “小睛就改为司棋,二丫改为石榴吧。”陆庭随口起了二个相对好听的名字。

        司棋和石榴连忙行礼:“谢郎君赐名。”

        两人对新名字很满意,连忙感谢。

        改完名字,陆庭扭头对老高说:“老高,这宅子是新买的,还没好好打扫,你带人把它清理一遍,晚上就住这里了。”

        人多了,住不下,搬到这里合适,添口时听李掌柜说今日是吉日,适合添口、进宅,作为有一颗新时代少年的心,陆庭抱着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