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6 添口

166 添口

        买卖奴隶的地方就在畜市的旁边,臭哄哄的,陆庭刚来到,就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在上位者的眼中,奴隶根本不当人看,跟牲畜差不多,人市直接和畜市在一起。

        一进人市,只见里面搭了不少像展台一样小舞台,那些奴隶像货品一样站在上面供人挑选,男女老幼都有,那些貌美的女奴还刻意打扮过,就是寒冷的冬天,衣着还有些暴露。

        外面北风凛洌,人市内却是人头拥拥,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人捏开奴隶的牙齿,察看他们的健康情况;

        有人用力揍健奴几拳,看看他们是否真的壮实;

        有人仔细聆听侍售女奴弹奏乐器,很明显,她是精通音律的韵奴;

        有人肆无忌惮伸手进女奴的怀里占便宜,卖家也没意见,还在一旁绘声绘色说着什么,有奴隶不听话或惹卖奴的主人不高兴,拿着皮鞭当众调教,把奴隶打得跪地求饶,陆庭没觉什么,一旁的福至看到胆颤心惊,下意识跟紧陆庭,好像怕不小心就被捉去卖一样。

        在人市内,还可以看到新罗婢、昆仑奴、胡姬等等,有单个奴隶,也有像姐妹、母女、兄弟、甚至一大家子打包出售的,只有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陆庭看到,那些奴隶大多身体瘦削、双眼无神,好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对他们来说无论卖到哪里,卖给什么人,他们一辈子都是任人宰割的奴隶,这辈子没盼头了。

        “公子,要添口吗,小的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刚到的新罗婢,乖巧、听话,还能暧床,保证公子满意。”

        “这里有调教好的健仆,能举起一百二十斤的石锁?    能干做能看家护院?    公子看看。”

        “江南小美婢,只有十二岁?    还是处子?    公子要不要验验货。”

        “公子,要带路的吗?    小的对这里了如指掌,肯定能替公子挑到”

        一进到人市?    很快一群人围上来?    七嘴八舌地介绍。

        像陆庭衣着光鲜还带着下人逛人市,一看就知是潜在买家,那些拉客的跑街、掮客一下子围了上来。

        陆庭连忙说:“借路,已经订好了。”

        长孙冲、程处亮等人为了劝陆庭买奴?    没少介绍?    像他们这些豪门大户,买卖奴很正常,有自己渠道,陆庭来之前就有了目标,去一间长孙冲介绍的人铺看。

        听到陆庭已经订好?    那些跑街和掮客很快就散了,来往的人那么多?    这个不行,马上转换目标。

        陆庭在人市里转了一小会?    很快在一间名叫罗人铺停下。

        刚在门口停下,一个掌柜模样的人看到陆庭?    马上迎上来:“一大早左眼皮直跳?    就知有好事?    原来是陆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陆庭有些惊讶地说:“掌柜,你认识我?”

        “呵呵,陆公子可是大唐第一才子,赏花诗一出,长安一众俊才无人出其右,小老当晚到平康坊赏灯,有幸目睹陆公子的风采。”

        没想到人市里也有认识自己的人,陆庭笑着拱拱手说:“掌柜这是捧杀了,听长孙公子说罗人铺口碑不错,就来转转,对了,还没问掌柜尊姓大名呢。”

        说话时,陆庭不着痕迹带出长孙冲,有关系不用白不用,谁叫自己现在钱不多呢。

        就算价钱上没优惠,起码让他忌惮一下,不敢以次充好糊弄自己。

        掌柜连忙还礼,苦笑地说:“不免尊,姓李,单名一个全字。”

        李是大唐的国姓,李全想低调也不行。

        说完,李掌柜主动表态:“原来陆公子还是长孙公子的朋友,长孙公子把鄙店推荐给陆公子,那是对鄙店的抬爱,陆公子放心,只要小老能帮得上的事,一定尽心用力,不知陆公子这到人市,打算卖人还是添口?”

        像买卖奴隶这种暴利的买卖,没人靠山不行,罗人铺的幕后东家是长孙无忌一个偏房的堂兄,平日多亏长孙无忌的照应,长孙冲是长孙家下一任家主,这个面子肯定要给。

        “添口”陆庭简单直接地说。

        只是买几个奴隶,又不是谈什么大买卖,直接了当更好。

        李掌柜笑容如花地说:“陆公子,想要什么样的?”

        “管家、厨娘各一名,婢女...两名吧。”陆庭在来之前就想好了。

        以后的事会越来越多,今年是很重要的一年,陆庭不仅要壮大自己,还要积极主动投入李二和李建成的斗争中,赚取更多的从龙之功,需要一个人帮自己处理各种杂务,有一个管家很重要,厨娘不用说,福至根本不是做饭的那块料,劳累一天,回家吃上可口的饭菜能让人心情愉快,至于婢女,一个照顾自己,一个照顾赤练娘子夫妻。

        本来还想买几名健奴,可惜身上的钱不多,还得留一点开销,先将就吧。

        李掌柜闻言说了一声好,很快又开口问道:“陆公子,你选生人还是熟人?”

        生人?熟人?什么意思?

        看到陆庭有些的不解,李掌柜一眼就看出陆庭没有买卖奴的经验,主动解释:“生人就是没有调教过的奴,价钱便宜一些,不过买回去后需要调教,熟人就是经过调教,知道规矩,一买回去马上就能用。”

        说到这里,李掌柜小声补充道:“公子可以买一个有经验的管家,把人买回去后,把人交给他调教即可。”

        陆庭询问一下生人和熟人之间的差价,知道相差只有几贯钱时,很快说道:“都买熟人吧。”

        买就买好一些的,一步到位,几只四个人,没必要省那点小钱。

        李掌柜点点头,有些自责地请陆庭坐下,又让人奉上茶点,这才吩咐下人去带人。

        刚才只顾着客套说话,都忘了请陆庭坐下。

        很快,一个年约五十、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被人带进来,并按李掌柜的要求给陆庭行礼、自我介绍。

        李掌柜推荐的人叫老高,原是长安一个七品官的管家,主人跟造反的辅公祏关系密切,辅公祏造反后全家被斩,家仆都打入奴籍,罗人铺的李掌柜有人脉,收了进来。

        像这种没根没牵挂的人很稳妥,在官宦家待过,对各种规矩都懂,陆庭问他了几个问题都答得不错,暗暗点了点头。

        “这个老高不错,李掌柜,开个价吧。”反正招呼也打过,关系也暗示过,开门见山。

        李掌柜想了想,伸出一只手在陆庭面前扬了扬:“五万钱,也就陆公子才有这个价。”

        年经不大、精明能干,还有在官员家做过的经验,像老高这种高级奴隶很抢手,要是其它人,低于八万钱根本不可能,陆庭是长孙冲的朋友,长孙冲是罗人铺的“靠山”,李掌柜真不敢要高价。

        其实有些赔了。

        收到李掌柜时,花了三万钱,不过李掌柜被人用过刑,身上有不少伤,请郎中花了超过一万钱,再加上吃饭信宿,这一单连本钱都没回来。

        五万钱相当于五十贯,小贵啊,都能买二个姿色不错的新罗婢了,陆庭闻言只是犹豫一下,很快就答应:“好,就五万钱,承蒙李掌柜割爱。”

        李掌柜暗暗松一口气,有些讨好地说:“陆公子,那小老让厨房和婢女上来供你挑,放心,都是好的熟手。”

        陆庭隐瞒点出自己跟长孙冲的关系,显然不是显摆,而是让李掌柜“识趣点”,说五万钱,李掌柜还怕陆庭不满意,嫌高呢。

        传到长孙冲的耳中,那就不好看了。

        “先不急”陆庭扭头对老高说:“老高。”

        “公子请吩咐。”

        陆庭打量他一眼,随口说:“你跟李掌柜的人去挑,本公子还要一名厨娘、二名婢女,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