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5 赤练娘子的好奇

165 赤练娘子的好奇

        张横走后,赤练娘子夫妇就在陆庭西边的厢房住了下来。

        赤练娘子对陆庭的印象,从第二天的第一顿早饭就有改变。

        福至一大早就把早饭买回来,赤练娘子惊讶地发现,四份早饭一模一样,要说自己夫妇跟陆庭同等还说得过去,没想到福至也有这个待遇,听福至说平日没外人的时候,主仆还同一桌吃饭,这让赤练娘子对陆庭多了一分好感。

        最怕就是碰上那种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人,看起来这个陆庭不难相处。

        慢慢地,赤练娘子对陆庭越来越好奇,长孙冲、程处亮、候明远、杜荷这些长安贵公子亲自前来,嘘寒问暧不算,又是带吃的又是带慰问品,连杜如晦、程咬金这种大人物也来看望。

        程咬金等人前脚刚走,万花院的花魁怡梦派婢女送上亲手做的红豆糕,祝陆庭早日康复;

        婢女一走,荥阳郑氏女就来了,赤练娘子认出,来人是拜鸿胪卿郑元璹的宝贝女儿郑妍芝。

        荥阳郑氏的嫡氏女啊,竟然主动找上门,李氏宗室拉下脸都难说动的五姓女,竟然主动上门看望陆庭,名闻天下的五姓女,什么时候这般不矜持?

        让赤练娘子无言的是,那个叫郑妍芝的郑家女,临走前每人赏了一块约重一两的金饼子,还说照顾得好,以后还有重赏,隐隐有种女主人的感觉。

        以女子的直觉,赤练娘子觉得陆庭好像不知那个郑妍芝的底细,称她为小芝姑娘,郑妍芝并没有半点不高兴,眼里不时流出关切的神色,还主动给陆庭喂食点心,听他们聊天,那个郑家女连有价无市、五十年份的老山参也送了。

        不简单啊,原以为是一个运气不错的小主事?    没想到人脉还挺广。

        有趣。

        作为一个优秀的护卫?    要多听、多看、少说,赤练娘子把一切看在眼内?    但她只是默默地看着?    只是偶尔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众人,不搭讪也不轻易发表意见。

        待完三年?    还完张横那份人情,自己夫妻就自由了。

        人来人往?    时间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日落前七刻钟,长安城的鼓楼准时响起咚咚咚的净街鼓。

        鼓声一响,宣告一年一度的上元节正式完结?    从净街鼓响的那一刻?    狂欢了三天三夜的长安城将会回归日常。

        当鼓声响起的那一刻,陆庭隐隐有种遗憾的感觉,长达三天的狂欢,自己还没好好欣赏过长安漂亮的花灯,本来还想约小俏婢一起看花灯?    看能不能把彼此的关系再推进一步,没想到四个蒙面人把自己的计划全打乱了。

        有些遗憾。

        程管家做事很靠谱?    上元节一结束,第二天一早?    也就是正月十八早上,他带了署衙的小吏和崇义坊的坊正前来办理过户手续?    连相关的手续费也给了?    陆庭只要签个字、打个指模?    崇义城原来属于程咬金的宅子就转到自己名下。

        签完字,陆庭的笑容就没停过,自己也算是“有房一族”,虽说正式的地契还要拿回署衙登记备录,再打上官印才正式生效,不过签完字,这件事已经稳了。

        署衙的小吏拍着心口保证,傍晚就能把相关契约送回来。

        程管家走时,顺便把前期的一千贯带走,陆庭的现钱瞬间大减,算了一下,还有二百六十二贯。

        “公子,累了吧,小的扶你回房休息。”福至看到正事完了,主动提出送陆庭回去躺着。

        陆庭摆摆手说:“不用,现在好多了,又不是什么大伤,出去走走吧。”

        正月十八,国子学正常授课,长孙冲、程处亮他们要回去读书,程咬金、杜如晦他们也要上值,各司其职,陆庭这里一下子静了下来,陆庭决定出去走走。

        那些蒙面人只想教训自己,不是真想要自己的命,出手留有余地,被大棒砸中后,当场吐了血,不过吐了血后身体反而轻松起来,张横请的郎中不错,对这类伤很有心得,喝了三剂药后,伤情明显得到好转。

        只有很用力动动或呼吸时,才感到有些痛,平日活动并没有大碍。

        不得不说,年轻就是好,身体恢复得很快。

        福至知道劝不动自家公子,扭头求救佘四娘:“四姑娘,你劝劝公子吧。”

        陆庭赤练娘子夫妻很看重,说话客气不说,还尊重二人的生活习惯和意见,现在只有她能劝得动公子。

        “一些小伤,没事,多些走动,伤也恢复得快些。”赤练娘子一脸淡定地说。

        也就是现在金贵,要是在战场,像陆庭这种小伤,用手擦一下嘴角又继续前进,连药都不用,自己躺二天就好。

        赤练娘子是医家女,精通医术,一大早就给陆庭把过脉,知道他身体没什么大碍。

        看到赤练娘子也这样说,福至无言了,只好替陆庭更衣。

        很快,一行三人出门,陆庭一出门,便径直往东市走,赤练娘子、福至跟在后面。

        任振海没在队伍中,陆庭不用问也知他在附近,他跟赤练娘子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保护自己。

        这样也好,不知是不是杀人太多的原因,绰号人间凶器的任振海带着一种令人不太舒服的气场,让他盯着,有种被死神盯着的感觉,心跳不由自主变得急促。

        不是心动的急促跳动,而是对未知危险的恐惧。

        福至等陆庭和赤练娘子上马车后,开口问道:“公子,上哪?务本坊还是新昌坊?”

        新昌坊有无衣堂,务本坊有侠味堂,这两块地方也是陆庭去得最多的地方。

        陆庭早就想好了,随口说道:“去东市转转。”

        无衣堂有张横,侠味堂有血猴,张横不用说,在他在无衣堂坐镇,出不了什么事,血猴的经验和威望不足,好在务本坊是程咬金的地盘,他早就给坊正和武候铺打了招呼,也没人敢捣乱,陆庭还是决定先顾自己。

        两名一流的护卫来了,住的地方马上变得紧张,人手也不足,福至的手艺实在拿不出手,陆庭受了伤,也不方便出手,再省也不能省买奴的钱。

        前面让长孙冲他们笑话了好几次,陆庭也没当一回事,现在不同,遇伏后身边多了两个护卫,自己还得倚靠他们保命呢。月钱给不起,其它方面得照好。

        唐朝奴隶买卖是受到官府的认同和保护,奴隶的来源主要有四种,一是战争的俘虏,二是罪官家眷,三是遇上急事无奈变卖儿女的穷苦人家,最后一种是家生子,也叫家生奴,就是家里奴隶生得儿女,一生下就属到主人的财产,一些奴隶多的人家,奴生奴,光是卖家生奴就能赚不少钱。

        像福至,就是陆家的家生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