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4 都是狠人

164 都是狠人

        赤练娘子、人间凶器?

        陆庭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看着那一男一女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战争让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外号,有句话说得好,名字可能得取错,但绰号不会起错,大唐征战多军,有种能谈就和、不能谈就打的倔脾气,时势造英雄,战场上涌现很多表现出色的人物,像程咬金、秦叔宝、尉迟敬德、李孝恭、李靖、薛万仞等将领,也有很多像血猴、断三刀、独眼这种小人物式的英雄。

        有二个人名气不得不提,就是赤练娘子和人间凶器。

        赤练娘子真实名字很少人知道,只知她原是医家女,家人在战乱中被山贼杀死,她姿色不错,被贼人留下带回山寨充当泄欲工具,佘四娘忍辱负重,表面对山贼百依百顺,用了三个月让贼人对她放松警惕,她是医家女,精通医术,也认识很多有毒的药材,找了一个机会在饭菜里下毒,二百多贼人的山寨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毒死,报了血海深仇。

        报仇后赤练娘子也不回家,直接投靠了李渊麾下的娘子军,在军中得到一名高人指点,练得一身好本事,曾担任开路先锋,是一位声名显赫的奇女子。

        人间凶器任振海的名气比赤练娘子还大,据说他父亲长江以南有名的游侠儿,有祖传的武艺,三岁起就打熬身体,练得一身好本领,从军因表现出色,每次冲锋都在最前面,像一把尖刀般撕开敌人的阵形,他力量大、武艺高,所过之处尸横遍地,有玄甲修罗的绰号。

        有一次任振海率一队人袭击窦建德粮仓,那一晚是雨夜,途中遇到山崩,三百人的队伍只剩二十七人,任振海没有退,悍然带着二十七人袭击窦建德的秘密粮仓,二十七人硬是把守护粮仓的八个队合计四百人杀得崩溃?    顺利完成任务?    事后清点,二十七人只有五人活着回去?    斩首二百九十二人?    其中任振海独获一百一十九个首级,完成百人斩。

        李二知道后?    说了一句“此乃人间杀人凶器”,从此以后?    玄甲修罗变成人间凶器。

        可惜任振海脾气不好?    经常顶撞上级,有时还不听指令,升了降,降了升?    在一次受伤后退役?    退役时职位还是队正。

        也有人说他不是真受伤,是为了跟赤练娘子成亲,也不知张横用了什么办法,请得动这二人做自己的护卫。

        有这二人保护自己,小命多了几层保障。

        任振海打量了一下陆庭?    一声不吭,转身走出了房间。

        眼里有些不以为然?    脸上的神色也冷漠,话也没说一句?    这算什么意思?

        “这...任大哥可是对我有意见?”陆庭有些忐忑地问道。

        说是自己护卫,知道他们真正身份后?    陆庭不敢把他们当成普通的护卫?    也不知叫什么合适?    年纪比自己大,就叫一声大哥吧。

        大哥叫得多,好处自然多。

        “陆主事,奴家有几句话要先挑明。”赤练娘子余四娘突然开口。

        “四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赤练娘子点点头,很率直地说:“我们夫妻二人,欠张老哥一个大人情,这才答应来护你,期限是三年,不过在这三年间,我们只答应保护你的安全,不会听你指使,还有一点,你要真心为无衣堂那些老兄弟好,若然我们夫妻发现你对无衣堂并没帮助或利用无衣堂,你就另请高明。”

        夫妻二人从战场退下,想过些平淡的生活,不过二人没儿没女,又不舍得昔日一起并肩战斗的老兄弟,就在长安隐居,任振海有空就找老兄弟喝酒,赤练娘子会医术,可以替无衣堂的老兄弟看个病、治个伤,直至张横找上门,说请他们保护陆庭,二人本来不同意,张横好说歹说,再三强调陆庭对无衣堂的重要性,成功说服任振海夫妇。

        二人看到无衣堂那些老兄弟的日子过得实在清苦,生活苦一点没关系,可他们没有精气神,有点混吃等死的味道,也亲眼目睹陆庭入职无衣堂后带来的变化,最后被张横说动,答应保护陆庭的安全。

        用任振海的话来说,天天混日子,也有些无聊,松松筋骨也不错。

        陆庭毫不犹豫地说:“四娘说的在理,我没意见。”

        像赤练娘子、人间凶器这种狠角色,屈身做自己的护卫已经捡到宝了,哪里还敢提要求。

        要是把他们哄高兴,指点自己一招半式,说不定自己也能成为武艺高手。

        赤练娘子嫣然一笑:“大才子就大才子,知书识礼,姐姐很看好你,嘻嘻。”

        这小子,竟然是王爷的记名弟子,还能从那么多才子中脱颖而出,摘得牛头灯,赤练娘子对陆庭有了兴趣。

        事实上,张横找上门时,赤练娘子还有些犹豫,可听到陆庭是王爷的记名弟子后,很快就答应了,夫妻二人都曾是李二的下属,受过不少恩惠,再说任振海养好伤后,一直觉得有些无聊,有些静极思动了。

        陆庭有些受宠若惊地说:“谢谢四娘,以后还得麻烦四娘。”

        “好说,你还受伤,好好休息吧,奴家就不打扰了。”

        赤练娘子离开后,陆庭有些无助地看着张横,张横让他看毛了,有些不乐意地说:“看什么,怎么,不满意?”

        “满意,只是...”

        张横有些不耐烦地说:“只是什么,有话就讲,有屁就放,扭扭拧拧的,像个小娘子似的。”

        陆庭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说:“张老大,你请的可是大人物,好是好,可得给他们多少月钱,我怕给不起啊。”

        赤练娘子、人间凶器肯给自己当护卫,那是看在张横的面子上,可待遇方面不能亏待他们,现在大唐还是多事之秋,有能力的人都养了护卫,陆庭打听过行情,普通护卫月钱在五贯左右,好的护卫一年得百贯,甚至更高,像赤练娘子、人间凶器这种级别的,月钱更高。

        现在身上全部家当也就一千二百多贯,晚点还要送一千贯给程咬金,那是买宅子的钱,剩下二百多贯还得买奴,以前就不够人手,赤练娘子夫妻一住进来,让他们干活不合适,自己去伺候他们,更是乱了规矩。

        一来二去,剩下的钱不多,陆庭不介意请两个好护卫,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小命只有一条,只是现在刚起步,能不能请得起这二尊大神是个问题。

        张横摆摆手说:“月钱的事不用你管,负责三餐一宿即可,要是过意不去,多备些好酒孝敬,任兄弟就喜欢杯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