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3 护卫

163 护卫

        等两名婢女出去后,郑妍芝开口道:“说吧,什么不好?”

        一听到不好,郑妍芝第一个想到的,陆庭是不是跟那帮狐朋狗友喝花酒去了,兜里多了一千贯,估计又坐不住了吧。

        还以为他成了呆头雁,没想到还是不改登徒浪子的本色。

        红菱焦急地说:“陆公子在崇义坊被人伏击,被迫跳运渠逃生,是京兆府的人送回,听人说他受了伤,衣服还有很多血迹呢。”

        “什么,受伤了?”郑妍芝一下子站了起来,焦急地说:“什么人做的?在长安城也敢行凶,简直就是目无王法,呆头雁...不,那个登徒浪子怎么样,没事吧。”

        昨晚还好好的,怎么让人伏击了,还流血,郑妍芝一下子急了起来。

        红菱连忙说:“小姐,陆公子住处来了很多人,杜侍郎和程将军都来了,婢子不好进去,问过给陆公子看伤的郎中,就是后背心被人砸了一下,没伤着骨头,受了一些内伤,休养几天就没事,近期不能做大动作,免得伤上加伤。”

        郑妍芝这才松一口气,感到自己反应有些大了,又坐了回去,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也没什么大事,看你嚷得,好像天要蹋了一样,把本小姐也吓了一跳。”

        “婢子知道错了。”红菱撇撇嘴,有些言不同心地说。

        一、二、三、四...红菱心里暗暗默念着?    刚数到八?    郑妍芝又开口道:“红菱,我记得库房里有一支五十年份的老山参?    都快放发霉了?    你拿去给他,就当是废物利用?    总比烂在库房强。”

        “是,小姐。”红菱连忙应道。

        那根老山参可是郎君卖了一个大人情?    还花了重金才购下?    买来给小姐防身用的,上次郎君病了都不舍得用,去生药铺买十年份的人参,小姐眼都不眨就送了出去。

        小姐?    就是找理由也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啊?    第一次听到老山参发霉......

        要是郎君知道,估计要吐血吧。

        就在红菱嘀咕时,郑妍芝皱着眉头说:“还楞着干什么,快点去啊。”

        早些服用,早些恢复?    听说内伤可大可小,要是养得不好?    留下暗伤可不行。

        红菱看到小姐急了,也不敢耽误?    一溜烟跑了。

        陆庭一觉睡得很香甜,到黄昏时才醒来。

        是被外面的锣鼓声惊醒的?    听动静?    应是花灯巡游?    那载歌载舞的响声,好像大地都摇动一样。

        上元节狂欢的最后一个夜晚,所有人都会尽情的玩乐。

        “公子醒了”守到一旁的福至看到,高兴地叫了起来。

        陆庭看看天色,随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酉时三刻,公子饿了吧,小的这就给公子拿吃的,一会还得喝药呢。”

        “不急”陆庭叫住他:“先扶我躺着,睡了大半天,整个人都酸软了。”

        福至把陆庭扶起来倚着床头躺着,然后出房,很快拿了一份鸡粥进来:“公子,先喝粥吧,郎中说这几天多吃流食,动静不宜太大。”

        陆庭也有些饿了,拿起碗,一边吃一边问:“那些是什么,谁送来的?”

        房间内摆了不少礼盒,都堆成一座小山了。

        “都是一些滋补的东西,有人参、鹿茸、鹿筋、黄芪、熟地等,大长锦的四位公子都有送,王爷、长孙郎中、房书记还有一些秦王府的同僚也有送了,对了,小芝姑娘和怡梦姑娘也给公子送了滋补品。”

        陆庭惊讶地说:“她们...也送了?”

        福至有些动容地说:“公子,你看,那两份就是小芝姑娘和怡梦姑娘送的,怡梦姑娘送了一对鹿角、一坛鹿骨酒和二斤鹿筋,小芝姑娘送了一支品相极好的人参,长孙公子说了,那是一支极品老山参,少说也有五十年参龄,价值不菲,是有钱也难买的珍品。”

        这么好人参,说送就送了,小俏婢的能量不是一般大呢,长孙冲是名副其实的豪门贵公子,连他都说好,肯定不会差,也不知小俏婢怎么弄来的。

        让陆庭惊讶的是,万花院的怡梦也给自己送礼,青楼妓院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她知道自己遇袭受伤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给自己送礼,手笔还不小,她送得大方,倒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

        一夜销魂后,也没给她捧过扬,有点像提起裤子走人的味道。

        好吧,这份情要还,等自己好了,还得去一趟万花院。

        “福至,那根老山参先不要动,这点伤不用那么好的东西,留着。”陆庭吩咐道。

        也不知这根老山参怎么来了,要是小俏婢担心自己,监守自盗就不好了。

        “是,公子。”福至马上应下。

        喝完鸡粥,又闭着眼喝完一碗难喝的中药,刚放下碗,张横就走进房间。

        “张老大,什么时候来的,请坐,身子不便,就不多礼了。”陆庭看到张横,楞了一下,马上请他坐下。

        自己遇到伏击,张横第一时间就赶来了,郎中也是他帮忙请的,他要看着无衣堂,还要顾着侠味堂,忙得团团转,能抽时间来不容易。

        张横坐下,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地说:“你伤还没好,躺着就行,嘿嘿,口水差点说干,总算不负所托,要不然得让程咬金那混不吝笑话。”

        “不负所托?张老大,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庭有些惊讶地问道。

        张横呵呵一笑,有些得意地说:“午时的时候,不是说给你找护卫的事吗,你是我们无衣堂的人,自然由我们无衣堂来保护,我这大半天,就是替你找护卫,劝了大半天,老脸都拉下来了,终于帮你找到两名可靠的人。”

        说到这里,张横拍了拍手:“二位,进来吧。”

        话音一落,一男一女俏然而至,对陆庭行了一个礼说:“见过陆主事。”

        “免...免礼”陆庭有些惊讶地说:“张老大,这二位是....”

        进来的一男一女,看年龄应在四十左右,男的方脸、大耳,中等身材,神情有些严肃,一直绷着脸;女的瓜子脸,柳眉杏眼,身材娇小,不过保养得很好,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灵动中带着调皮,甚至有一丝妩媚。

        两人跟普通人比起来,好像差别不是很大,陆庭却不敢怠慢,知道他们都是高手,刚刚进门时,二人的速度看起来很慢,可眨间功夫就来到自己面前,分明是练家子。

        张横亲自出马挑选的人,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两位,自我介绍一下吧。”张横把介绍的任务踢给进来的一男一女。

        “奴家佘四娘。”

        “任振海。”

        佘四娘、任振海?陆庭有些迷糊,自己刚来长安不久,没听过这二号人物啊,怎么张横煞有介事的?

        张横在一旁解释道:“陆兄弟,佘四娘和任振海可能你没听过,赤练娘子和人间凶器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