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1 遇伏(求订阅和保底月票)

161 遇伏(求订阅和保底月票)

        “老大,一会真不用我们动手?”宇文鹰忍不住问道。

        薛阳有些不屑地说:“要是程老二在还差不多,一个文弱书生,揍他脏了我的手。”

        “老大”张朗有些担心地说:“在长安城里出手,会不会有点冒险?”

        长安是京城,天子脚下,在城内公然斗殴,这件事可大可小,闹归闹,分寸还是会把握的,以前干架,都约在城外,在崇义坊伏击陆庭,张朗感觉有些虚。

        “怕什么,又不是我们动手”尹士驹冷笑地说:“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大唐子民,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一场热闹而己,你们看着就行。”

        四个人都跟了陆庭照过面,很容易认出,干脆派府上眷养的护卫去做就行,有什么事也能撇得干干净净。

        还以为有一场小恶战呢,没想到武艺高强的程处亮带着随从和护卫先走,也就是说,只剩陆庭一个人。

        张朗小声说:“老大,里面就姓陆一个田舍奴,要不让人直接冲进去,关起门怎么揍他都行。”

        尹士驹忍不住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没好气地说:“笨,这宅子可是程魔王的,他是谁,康州刺史,宿国公,派人进国公的地方行凶,你是嫌事不够大吗,反正这宅子就一个门,还是一条掘头路,等他出来,教训他还不是小事一件。”

        “是,是,是,还是老大考虑得周全。”张朗连忙说道。

        尹士驹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薛阳瞄了三弟一眼?    鼻子冷哼一声,这个老四?    文不成武不就?    干架倒着走,脑子笨得要死?    自己怎么有这种猪队友。

        要不是张朗是自己人,对自己态度还算恭敬?    薛阳早就把他踢出去队伍了。

        金毛鼠小队正在商量怎么对付陆庭时?    陆庭正像一个国王一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这里修个花坛不错,各个季节的花都种一点,一年四季都能看到花;

        这里摆一张石桌不好,移到角落里?    造一个假山不错?    看起来也有意境,最好是做大一些,上面种花草地,中间缕空,在假山里面放一张摇摇椅或弄一个棋盘?    空间可以更合理利用;

        墙边多种些树,对了?    种桂花好,在树的旁边修几个秋千?    坐在秋千上看书什么的,感觉不错;

        宅子有些残旧了?    漏水?    还是夯土筑成?    可能很久没住人,有一种发霉的味道,格局设计得也不好,有钱一定要推倒重建,不过长安城规矩很多,限高限外形,有点束手束脚,向上建不行,自己可以向下挖,修建一个多功能的地下室,就是有危险时,也可以躲到下面避难,对,把避难这个因素考虑在内;

        后院这地太大了,种菜太浪费,要知古代没有肥料,用的都是“生物肥”,施起来味道十足,干脆把菜地改成一个小型泳池,反正靠近运渠,想办法把水弄进来,完美;

        陆庭一个人宅子转来看去,越看越满意,脑里已经有不少想法。

        成功抱上大腿,还担任无衣堂主事,武德七年已经做得很好,陆庭决定在新的一年大展拳脚。

        李二和李建成的斗争越来越激烈,二兄弟很快就会穷图匕现,要多攒从龙之功,就要多出力,想要多出力,首先自己的能力要变强,陆庭心里隐隐有了设想。

        又转了一会,陆庭想起去万花院的事,这才有些不舍地锁门。

        昨晚喝大了,连澡都没洗就睡下,现在身上一股很浓的酒味,还有一股馊馊的味道,要万花楼那种顶级场所得注意形象,回家沐浴更衣再去。

        陆庭刚锁好门,感到身后些有些异样,扭头一看,只见四名蒙着脸的汉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大棒。

        “你们什么人?我就是一个小人物,也没得罪人,诸位是不是认错人了?”陆庭一脸小心地说。

        自己只是一个小角色,地位不高、作用不显,平日也低调,来长安也不久,也没得罪谁啊,也就鹊桥夺灯时高调了一次,要说仇恨最大,不用说肯定是金毛鼠那几个人,特别是尹士驹。

        难不成,这四个蒙面汉子是金毛鼠派来的?

        二千贯钱彩头,自己分得很爽,输钱的人,肯定不会高兴......

        为首的蒙面壮汉舞了一下手里的大棒,冷笑地说:“没错,无衣堂主事陆庭,找的就是你。”

        陆庭大吃一惊,下意识退后半步,一脸警惕地说:“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长安,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敢行凶不成?”

        “少费话,有人要你一只手一只脚,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你。”带头蒙面壮汉皮笑肉不笑地说。

        站在身边那名身材稍稍瘦小的蒙面男子冷笑地说:“跟他哆索什么,废了他一手一脚,动作快点,免得惊动巡城的兵马。”

        他一动,其余三名蒙面大汉也动了,四人目露凶光,呈扇形包围起陆庭。

        陆庭已经退到围墙边,看着围上来的四人,心脏砰砰跳过不停,大冷天,额上和后背全是冷汗,脑里瞬间一片空白,右边的腿很不争气地颤抖起来。

        这些人目光阴狠、动作干练,一看就知训练有素的练家子。

        策划骗局诱尹士驹上当那时起,陆庭就知这件事不会轻易完结,以尹士驹的脾气,上当了还憋在心里没说出去,出没当众放狠话,很反常,越安静说明他内心越愤怒,自己加入大长锦,助大长锦赢得二千贯赌注,又加大了被报复的机率。

        尹士驹连杜如晦都敢下手,更别说自己这个寒门子弟,平日陆庭都很注意,尽可能走大路,很少走偏僻的小路,尽可能不落单,有事不是让福至去,就是交给血猴处理,就是怕有人对自己下黑手。

        今天大意了,挑选到心仪的宅子,人生第一次置业,还捡了一个大便宜,心里一高兴,警惕性也放低,只顾着看宅子,没跟程处亮一起走,然后就被睹在这里。

        没想到他们在戒备森严的长安城也敢动手。

        要是被废一手一脚,自己这辈子也就完了。

        眼看那四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四丈、三丈、二丈,都隐隐听到蒙面人冷酷的狞笑了,陆庭咬咬牙,突然指着前面说:“尹士驹,你终于站出来了,果然是你。”

        什么?公子出来了?不是说不露面吗?

        陆庭一指,四名蒙面汉子下意识回头一望,什么也没有,带着的蒙头壮汉反应最快,大声说:“有诈,废了他。”

        四人连忙回过头要抓住陆庭,只见陆庭右手一扬,大声喊道:“看我毒镖。”

        带头的蒙面壮汉猛地一闪,避开那些东西,他眼光很锐利,在闪避的同时看清陆庭撒的是泥沙,内心更怒,一连诓了自己二次,一会得把他一手一脚的关节都敲碎,让他治好也残废,大声说:“看你往那逃。”

        说时慢、那时快,陆庭利用他们躲避泥沙短短的一瞬间,双脚瞬间发力,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噔噔噔连跑三步,然后拼尽全力猛地一跃,向宅子旁边的运渠跳去。

        跑肯定跑不过他们,打更不用说,唯一的机会是跳进运渠里逃跑,打自己打架不行,不过前世喜欢野泳,技术还不错,跳进运渠才有机会逃过一劫。

        想跑?带头的蒙面壮汉勃然大怒,右手一运劲,全力把手中的木棒一掷,把木棒当成暗器,“砰”的一声闷响,大棒准确击中身子还跃在空中的陆庭,只见陆庭的身体明显滞了一下,“哇”的一声,在空中就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扑嗵”的一声掉到运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