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60 置业

160 置业

        杜如晦和尉迟敬德一样,都是住在长寿坊,没升迁户部侍郎前,杜如晦的官职是秦王府比事中郎,五品官,俸禄不高,买不起宅子,只能在偏远的地方租房住。

        李二觉传唤觉得不便,再加上杜如晦是自己左膀右臂,还是十八学士之首,连个宅子都没有,太说过不去了,于是大手一挥,拨了二百万钱给杜如晦买了一块地,杜如晦左借右挪,这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宅子。

        二百万钱只是地价,还有李二和杜如晦的面子在里面,杜如晦的宅子陆庭看过,占地加三亩还不到。

        无论是地段还是面积,这里都比杜家要好,不算升值在内,二千二百贯,绝对是白菜价。

        程管家有些懵,今日见的奇事多了,有手往外拐的二公子,还有嫌开价过低的陆庭,闻言连忙解释:“陆公子不要误会,这宅子的主人出手有点急,所以价格不高,空置有些时日,宅子破落了很多,需要折价出售。”

        外人肯定没有这个价,也就是郎君特别关照才开价二千二百贯。

        程管家突然做到做下人很难,郎君的意思是既要维护陆庭的尊严,又要让陆庭承这份情,最好还在陆庭的承受能力之内,斟酌了很久才说出二千二百贯的价格,结果二公子嫌价格高,陆庭嫌开价低。

        太难了。

        陆庭开口问道:“程管家,这宅子是多少钱购进的?”

        “回陆公子的话?    购买进来时?    价钱是二千八百贯,空置了一些时间?    维护不当?    所以作了一些折旧,二千二百贯这个价钱很合适。”程管家解释道。

        有个情况程管家没说?    那些乱兵撞到程咬金手里,程咬金把他们全部正法?    宅子的前主人感激程咬金替他报了仇?    还追回不少财物,于是低价把宅子转给了程府。

        陆庭想了想,很快说道:“据我所知,这二年长安的房价一直稳中有升?    这种宅子很抢手?    二千二百贯低了,不能让程伯父太吃亏,三千贯,程管家你看这个价格合适吗?”

        宅子的事,陆庭知道程咬金全权交给管家打理?    直接跟他商量。

        “不合适”程处亮一脸仗义地说:“老大你可是俺的兄弟,怎么能赚你的钱呢?    要是这个价钱卖你,俺的脸面往哪放呢?    不合适,不合适。”

        程管家也附和道:“郎君待陆公子为子侄?    陆公子这是显得生份了。”

        陆庭拍拍程处亮的肩膀?    让他别插话?    然后对程管家说:“即是三千贯,也是我占便宜了,程管家先别急着拒绝,其实我还有一个条件,我先付一千贯,剩下的二千贯容我二年内付清,还请程管家代询问一下。”

        宅子很喜欢,可是钱不够,只能先付一点,后面得慢慢还。

        区区二千贯,要是二年还拿不出来,那也太失败了。

        程管家只是沉吟一下,很快就应了下来:“郎君把此事交权交给老奴,陆公子这个提议很好,就按陆公子说的办吧。”

        看出陆庭承了程府的情,但为人厚道,不愿占太多便宜,程管家当场拍板。

        要是陆庭答应,赠给他都不带眨眼的,晚给二年真的一点关系也没关系。

        郎君说得对,以陆庭的机灵和才学,肯定能出人头地,长安的青年才俊是很多,但王爷的弟子只有一个,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好多了,这点投资,很值。

        谈妥了,一切都好办,程管家当场就承诺一切手续都包了,到时陆庭签字确认就行,不过要到十八日才能办理过户。

        现在放上元假,绝大部分的署衙都放假,没人上值办公。

        商量好后,程管家也干脆,连钥匙都给了陆庭。

        “老大,买了宅子,怎么也得庆祝一下吧。”程管家走后,程处亮笑嘻嘻地说。

        说完,程处亮补充一句:“我们大长锦五兄弟,还没好好聚过呢。”

        陆庭想了一下,很快爽快地说:“是要好好聚一下,地你们选,我请客,老三,你也知道我刚买了宅子,还欠你家一屁股债呢,下手别太狠。”

        成了大长锦的老大,还一个人拿了一半的彩头,不请客说不过去。

        程处亮嘿嘿一笑,有些得意地说:“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就万花院,吃饭酒水老大出,其余我们四个包圆。”

        “行,什么时候去。”

        “你是老大,你定。”

        陆庭想了一下,很快有了主意:“午时去吧,晚上一起赏花灯,今晚是花灯巡游最后一晚,还没好好看过花灯呢。”

        长安的上元节,各式花灯、灯轮、灯楼,整座城市都成为欢乐的海洋,第一晚夺灯,在万花楼留宿,第二晚跟程咬金喝多了,在程府过夜,今晚是最后一晚狂欢,错过今晚,就要再等一年,陆庭打算今晚好好感受自己来到大唐的第一个上元节。

        程处亮点点头,又跟陆庭商量了几句,很快就走了,他负责通知长孙冲、杜荷和候明远。

        “老大”门外那片竹木里,张朗小声地说:“程处亮那货出来了,要不要动手?”

        被称为老大的正是尹士驹,闻言看了一眼带着护卫的程处亮,想了想,很快摆摆手说:“先别急,姓陆的田舍奴还没出来,那个程二楞子先放他一马。”

        程处亮怎么说也是宿国公的儿子,他老子是程魔王,发起疯可是一个混不吝,尹士驹敢动杜如晦,可不敢打程咬金的主意,生怕程咬金一发狠,把自己给卡嚓了,再说程处亮打架也是好手,带着随从,长安城内武候、密探众多,动静大了不好交待。

        这次主要是教训陆庭,算了,不节外生枝。

        被人哄骗,送上门让杜荷打得一身是伤,尹士驹每每想起都气得咬牙切齿,虽说找不到证据,不过他猜到肯定跟大长锦的人脱不了关系,那个江湖骗子不图钱,就是引导自己去让杜荷揍,目的明显得不能再明显。

        幸好没练那本葵花宝典,真是挥刀自宫的话,现在哭都没眼泪。

        金毛鼠和大长锦斗了这么多年,彼此都很了解,被骗这次,不像长孙冲他们的做法,想来越去,最大的嫌疑就是最近跟他们走得很近的陆庭。

        陆庭能编出射雕英雄传那样故事,故事里就有不少用阴谋诡计的情节,脑子好用,骗人也就简单多了,再说陆庭只是一个寒家子、田舍奴,能进大长锦就不错了,长孙冲他们四个还甘心让陆庭做老大,当中肯定不寻常。

        再加上陆庭的横空出世,让金毛鼠输了赌约,一下子损失二千贯,刚收的小弟房士强也被陆庭气得败走长安,回老家躲风头去了。

        二千贯啊,这可是一大笔钱,金毛鼠四个人拿出来也肉痛,尹士驹还偷偷变卖了家里的古玩才凑够钱,队员商量后,一致决定要教训陆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