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8 房叔程咬金

158 房叔程咬金

        最后,程家三兄弟好不容易堆起的女雪人,让程咬金一脚踹了。

        程处默和程处弼没说什么,本来就是堆着玩,只是程处亮有些郁闷,三兄弟一起堆,只有自己一个挨揍,太冤了,再说第一次做女雪人,做得还不错,还想着在大长锦的兄弟面前显摆一下,也就老大陆庭看到,其他兄弟还没看到呢。

        刚提女雪人,看到老爹的眼睛又瞪了起来,吓得程处亮拨腿就跑。

        不知为什么,阿耶突然生那么大的气,下手也不留情,程处亮真不敢再惹阿耶生气。

        小风波过后,陆庭还是要下厨,炒了几个火候十足的菜,跟程咬金四父子一起吃起来。

        程孙氏还是在后院的榻上卧着,不能出席,陆庭在炒菜时听程处弼说了,程孙氏的病情又加重了,前天还吐了血,卧病多年,估计已到了强弩之末。

        陆庭不精通医术,还真有点无能为力。

        程家四父子对陆庭炒的菜很喜欢,一桌子的菜,差不多是筷到盘清。

        酒足饭饱后,程咬金一边剔着牙,一边开玩笑地说:“贤侄,昨晚你可是出尽了风光,连王爷对你都是赞赏有加呢。”

        鹊桥夺灯这个活动在长安知名度很高,每年都吸引大批的才子参加,能夺得牛头灯的人,绝对不简单,程咬金原以为陆庭会明算会做菜,还会经营买卖,已经很了不起,没想到他不声不响,一个转身,连牛头灯摘了下来。

        陆庭眼前一亮,连忙说:“程伯父过奖了,也就是碰巧而己,处亮兄弟也上到第三关呢。”

        连程咬金都说李二满意?    说明李二对自己的表现认同?    陆庭听到心内大定。

        只要把记名弟子转成正式弟子,自己就能紧紧抱着金大腿?    荣华富贵离自己也就不远了。

        程咬金摇摇头说:“第三关算什么?    就是到第六关,拿不到牛头灯也是输?    贤侄,你这次表现得真不错?    对了?    万花院怡梦那小浪蹄子,够味吧。”

        哪有长辈跟晚辈说这种事的,陆庭楞了一下,很快反问道:“程伯父跟怡梦姑娘有交情?”

        换作别人?    肯定跟后辈讨论一下诗的意境?    程魔王倒好,一张嘴就问小浪蹄子够味不,讨论起“房事”,脑回路够大的,他不把自己当成外人?    陆庭不介意,可当着三个儿子这样说?    小的那个还流着鼻涕呢,他就不怕教坏儿子?

        “浪蹄子?好吃吗?”程处弼一听?    眼睛一亮,马上嚷嚷着说:“阿耶?    俺要吃浪蹄子?    俺要吃浪蹄子。”

        程咬金虎着脸说:“大人说话?    小孩子别插嘴,要不然罚你少一百个大字。”

        一听到要罚抄字,程处弼没有片刻犹豫,马上把小手捂在嘴巴上。

        唬住了小儿子,程咬金又扭头对两个大的儿子说:“你们两个兔崽子记住,要洁身自好,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还记得俺们程家的家训是什么吗。”

        程处默和程处亮异口同声地说:“娶五姓女,穿紫色袍。”

        “很好,没忘记,算你们懂事。”程咬金满意地点点头。

        看到陆庭惊讶地眼神,程咬金嘿嘿一笑,有些得意地说:“贤侄,这是俺新订家训,你看如何?”

        陆庭连忙说:“不错,不错,朴实无华,直接了当。”

        寻常人家的家训,大多与仁义礼信有关,要不就是血脉亲情,程魔王风格是简单粗暴,娶五姓女不用说,整个大唐男子、包括李氏宗室最直接、真实的愿望,衣紫为贵,紫色官服要三品或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穿。

        说穿了,就是一句话:娶好老婆,当大官。

        陆庭想起了一个笑话,大学毕业时,导师问一个男生,你毕业后追求什么,那男生说追求美女和金钱,结果被说庸俗;另一个男生灵机一动,说自己追求事业和爱情,结果得到好评。

        程咬金哈哈一笑,拍拍陆庭的肩膀,大咧咧地说:“府上有的是俏婢,老夫懒得去那些地方,跟那个怡梦更没半点关系,贤侄千万别对人乱说,要是坏了俺的好事,休怪你程伯父翻脸不认人。”

        “哪能呢,小侄的口风一向很密,请程伯父放心。”陆庭当场保证。

        程咬金是混,不过还真很少听说他流连青楼花巷,陆庭知道程魔王一直想娶一个五姓女,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估计是尽可能表现得好一点,为自己加分吧。

        只是那句“千万别对人乱说”什么意思,似有所指啊。

        “阿耶,俺伺候娘喝药。”程处默看到时辰差不多了,开口询问道。

        “去吧,把两个弟弟一起带上,让你娘好好喝药。”程咬金点点头,让程处默把二个弟弟带上。

        对于发妻,程咬金还是很有情义,当年出去打拼,妻子一个人在家伺侍老娘、照顾儿子,任劳任怨,老娘走之前,拖着孙氏的手说好,还叮嘱儿子要好好待妻子,作为孝子的程咬金自然是一口应下。

        程处默三兄弟走后,大堂一下子静了很多,程咬金眼珠子转了转,佯装随意地说:“贤侄啊,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成家立室,有没有心仪的女子,要是有,程伯父帮你上门提亲。”

        “小侄来长安时日太短,一直忙着做事,还没有认识合适的女子。”

        还没等程魔王说话,陆庭抢着说:“大丈夫事业为重,成家立室的事,不急,小侄想过几年再说。”

        以前程魔王还说要介绍一个侄女给自己,陆庭生怕他乱点鸳鸯谱,连忙把先忙事业的事说出来。

        程咬金若有所思地看了陆庭一眼,笑呵呵地说:“说得好,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对了,现在侠味堂差不多稳定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小兔崽子,还跟俺老程玩心眼呢,嘴上说不急,郑元璹那宝贝女儿快让你哄到手了,也不知弄哪出,不会等到珠胎暗结、生米煮成熟饭才公布吧,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郑元璹那老家伙可不能对付,连李氏宗室都不放在眼内,更别说陆庭这个出身寒门的寒家子。

        让程咬金佩服的是,陆庭这小子平日说自己学识浅薄,让他作诗说不会,长孙冲他们请他去喝花酒,也推说没兴趣,好小子,嘴里说没兴趣,一转身风风光光地摘牛头灯、睡花魁,这事今日都传遍长安了,郑元璹的宝贝女儿肯定也有听说,可响午的时候,那个叫红菱的小婢女还跟陆庭一起去侠味堂打包笼仔饭。

        睡完花魁,还能哄得郑家女不生气,吃着碗里的还能看着锅里的,臭小子哄女子有一套。

        陆庭选择隐瞒,程咬金也不说破,主动提出当冰人,想趁机搞好跟郑元璹的关系,到时也好托他做冰人,完自己娶五姓女的梦,没想到陆庭也没给自己这个机会。

        “再观察一下侠味堂,要是上元节过后还能做得好,下一步就是扩大规模开分店,争取让无衣堂自给自足,不用再向秦王府伸手。”陆庭信心满满地说。

        侠味堂的买卖是好,但还没有经历真正的考验,在上元节的带动下,这几天长安城的买卖都很好,等上元节结束,长安城恢复平静,那时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陆庭把这些告诉程咬金,原因很简单,程咬金是李二的铁杆心腹,自己说的这些话,肯定会通过程咬金的嘴传到李二哪里。

        侠味堂只能说做得不错,还不能算出成绩,陆庭也不好跑到李二面前邀功,免得被说成太轻浮,沉不住气。

        “三思而后行,不错”程咬金有些不满足地说:“贤侄,你自己呢?”

        程咬金对自己不错,陆庭对他也不隐瞒:“回程伯父的话,小侄昨晚得了一笔横财,想先置个宅子。”

        小俏婢是自由身,那一千贯可以省下,刚到长安不久,环境还不够熟悉,现在主要任务是搞好无衣堂,买卖的事先放在一边,有侠味堂的分红,到手的那一千贯彩头留在手里不会生崽,还不如花出去。

        买宅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程咬金沉吟一下,很快问道:“你想买什么样的宅子?”

        “闹中带静,宅子最好大一点,不过手上的钱不多,偏远一点也行。”陆庭想了想,很快说道。

        “哦,找到了吗?”

        “还没呢,准备明天去牙行托人。”陆庭老老实实地说。

        牙行最高出现在汉代,汉代市场上的中间商人称“驵会”(或作“侩”),经过多年的发展,中间商人获政府给予的垄断权,由此得“牙侩”之名。

        古代买卖宅子很麻烦,除了房主同意,还要得到亲朋和邻居同意,陆庭可没时间一个个落实,还是让牙行去做这些事,虽说要交一定的佣金。

        程咬金沉吟一下,开口问道:“管家。”

        “郎君,老奴在。”管家程大连忙上前听候吩咐。

        “放的那几处宅子,都处理完了吗?”程咬金开口问道。

        程大有些犹豫地说:“郎君,这...”

        “说吧,陆庭也不是外人。”

        程大应了一声,恭恭敬敬地说:“回郎君的话,六处放牙行出售的宅子,已售二处,还剩四处尚未出手。”

        “很好”程咬金摆摆手说:“程大,明日你陪陆公子去转转,对了,有几处没放的,也带他去看看。”

        陆庭连忙说:“程伯父,这...这不合适。”

        这里几处,那里几处,在很多人一房难求的长安,没想到程魔王有多套,堪称大唐版“房叔”。

        钱再多,也是别人的,现在欠程魔王不少人情,这年头人情债最难还,再欠真的不知怎么还,陆庭觉得自己绝对有能力在长安置业,只是时间的问题,没必要受这么大的礼。

        说起来,程咬金还真是一个人生赢家,每次都能站对位置:

        第一次投靠李密,得到重用,封赏极多;

        李密兵败被俘,投靠王世充,马上被任为将军,待之甚厚;

        阵前脱离王世充,投靠唐军,跟随李二,李二封他为左三统军;

        此后,程咬金先后击败宋金刚、窦建德、王世充,并领左一马军总管,每逢出征,常常举旗先登,像房玄龄、杜如晦这些人还在秦王府当一个属官时,程咬金已凭军功摇身一变成了宿国公。

        每次易主都得到优待和厚赏,打仗也是最容易积累军功和财富,程咬金征战多年,缴获无数,家底自然极为丰厚。

        程咬金知道自己不善于经营,在管家的劝说下,大肆置业,在长安、洛州、郑州有不少产业。

        程咬金摆摆手说:“别想多了,洛州有人想转让田庄,价钱和位置都不错,就变卖几处宅子凑钱,正好你要置业,省得便宜牙行,先说了,看中后可不是白给,看在你叫一声程伯父的份上,最多饶些零碎。”

        几次对陆庭说过,有困难可以找自己,可陆庭从没开过口,“软禁”在程府,一证实马上搬出去,一点便宜也不愿多占,程咬金阅人无数,知道陆庭不会接受这份大礼,故意放了“狠话”。

        当然,要是陆庭真肯收,程咬金绝不吝啬。

        有一句话程咬金没说出来,太子府和秦王府斗争越趋激烈,程咬金拒绝太子招募后,受到的打压越来越大,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趁着自己在长安,找机会转移一部分财产。

        话都说到这份上,陆庭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行了一个揖礼:“谢程伯父,小侄就却之不恭了。”

        “行了,都是自己人,这些礼就免了”程咬金挥挥手说:“真要谢我,帮俺看着点老二,他就喜欢跟你一起,你的话比俺这个阿耶得话更管用。”

        陆庭有才华、脑瓜子又灵活,很多人以为他只是一个运气不错的寒家子弟,程咬金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寒家子不动声色就做了王爷的记名弟子,很有可能转为正式弟子,那可是王爷唯一的弟子啊,要真成了弟子,那份量比王爷的心腹还重,要是王爷登上大宝,他就成了天子门生。

        除了是王爷的记名弟子,陆庭还跟郑家女打得火热,听说郑家女在家极受家人宠爱,郑元璹对这个宝贝女儿更是百依百顺,要是郑家女对陆庭那臭小子一条心,机会很大。

        换作以前,估计有点难说,陆庭鹊桥夺灯后,一夜扬名,有人把他说成年轻一代的第一才子,再说长得也不赖,有才有貌,郑家女能不倾心?

        要是陆庭成了荥阳郑氏的女婿,跟陆庭打好关系,老程家娶五姓女的机率将会大大提高。

        陆庭弄了一个侠味堂,从目前来看,做是不错,这么快就想扩大规模,很有前景,难得他不忘旧情,把老二也拉进去,光这一点就值得下本钱。

        程咬金表面大咧咧,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