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7 大唐好阿耶

157 大唐好阿耶

        羊杂笼仔饭、羊肉笼仔饭、羊排笼仔饭、鲜鱼笼仔饭、滑鸡笼仔饭...

        看着饭桌上摆了七八个笼仔饭,郑元璹看到都有些傻眼。

        都撑得快吐了,还买了这么多,怎么吃啊。

        郑妍芝把一双筷子放在郑元璹面前,乖巧地说:“阿耶要陪使节,肯定吃过了,随意尝一下就好。”

        “好,好”郑元璹拿过筷子,一脸欣慰地说:“芝儿多吃点,这几天都清减了。”

        郑妍芝把一块羊肉挟到郑元璹的碗内:“阿耶,尝尝看。”

        有女万事足的郑元璹,哪能说不好,一边夸羊肉鲜嫩可口,一边夸女儿乖巧孝顺,比吃什么都高兴。

        父女有说有笑地吃饭,说得兴头上时,郑妍芝突然说道:“阿耶,鸿胪寺卿不好做,一年到头,不是陪使节就是出使外地,从过年到上元节,就没空闲过一日。”

        郑元璹苦笑地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阿耶忙点不打紧,就是委屈芝儿了。”

        大唐立国到现在,年年征战,不是外敌入侵就是内臣叛乱,各种关系盘根错节,作为协调外交关系的鸿胪寺,作用尤为重要,郑元璹人面广,跟很多外族首领私关不错,经常被派去协调关系。

        虽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是那些外族为了谈判时占便宜,千方百计刁难郑元璹,有时还用性命威胁,郑元璹前后被扣押了几次。

        不夸张地说,要是有得选,郑元璹也不愿趟这些浑水。

        郑妍芝皱着眉头说:“阿耶不是把唐盘献上去了吗?    那么好的东西?    再加上阿耶以前立下的汗马功劳,还不能晋升?”

        “芝儿?    这个...功劳是有?    只是暂时没动而己”郑元璹有些含糊地说。

        唐盘引发的户部侍郎之争,也正因是唐盘的出现?    杜如晦成功拿下户部,相当于郑元璹把功劳让了出去?    这是大局为重?    只是这事不好对女儿说。

        官场斗场太黑暗,郑元璹不希望女儿卷进来。

        郑妍芝突然有些感伤地说:“肯定是阿耶不答应他们提亲的事,皇上和王爷故意为难阿耶,女儿实在不忍心阿耶这般辛劳?    阿耶不如就应了吧?    只要阿耶好,只要荥阳郑氏好,作为荥阳郑氏的女子,女儿已做好准备,也算报答阿耶的养育之恩。”

        “芝儿?    说什么呢”郑元璹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斩钉截铁地说:“我郑元璹的女儿?    绝不是换取前程的筹码,就是再坏?    也不能让我女儿受一点点的委屈。”

        “为了阿耶,女儿心甘情愿”说到这里?    郑妍芝小声地说:“伯祖父不就是答应了?    他们那房的人?    晋升的晋升,入仕的入仕,要是阿耶也....”

        郑元璹打断女儿的话,冷笑地说:“芝儿,以后不用再唤他伯祖父,也不用跟他们那一房的人来往,免得沾污了自己的名声,荥阳郑氏就没有像他那般厚颜屈膝之人,为了功名利禄,居然把女儿嫁给李氏宗族,他也配姓郑?”

        伯祖父说的是郑继伯,郑继伯做过北齐豫州大中正、吴山郡公、隋朝开府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括州刺史,在族中地们很尊崇,可他答应李渊的请求,把女儿郑观音许给李建成为妻,也就是现在的太子妃李郑氏。

        有了姻亲关系,郑继伯一房的人开始官运亨通。

        “可是...一笔写不出两个郑字啊。”

        郑元璹摆摆手说:“要写郑字不难,不过也要分是站着写还是跪着写,他嫁女之日起,我们其它房就约定,绝不与他一起拜祖祠,也不承认他这一脉,芝儿,你要记往,不要跟他们那一房往来。”

        李氏宗室自以为高贵,在名门望族眼中,身体里流有鲜卑的低劣血统,不算真正的名门望族。

        李渊建国初期,希望通过联婚得到名门大族的认可和帮助,结果一个个都推搪,只有郑继伯答应。

        这也导致荥阳郑氏的一次决裂,郑元璹、郑善果他们平时不跟郑继伯交流,就是祭祀也是抛开郑继伯一房。

        “是,女儿谨记阿耶教诲。”说到这里,郑妍芝一脸感动地说:“阿耶刚才说不拿女儿换取前程、不让女儿受委屈,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要芝儿开心,怎么样都行。”郑元璹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

        郑妍芝一听,脸上笑容更容,马上给郑元璹挟了一块羊排:“还是阿耶待女儿好,谢谢阿耶,阿耶,多吃一块。”

        “好,好,好,芝儿也多吃点。”郑元璹乐呵呵地说。

        不知为什么,郑元璹感到宝贝女儿今天有些反常,隐隐有种中了圈套的感觉。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对女儿奴的郑元璹来说,只要女儿高兴,自己就是中了圈套也心甘情愿。

        郑元璹正在吃饭时,陆庭正在赶往程府的途中。

        侠味堂买卖做得不错,刚开张会遇到不少难题,前面要跟得紧一些。

        看完侠味堂,正想回家,没料到遇到回府的程咬金,程咬金看到陆庭,眼前一亮,让陆庭跟他回府,理由是陆庭搬出去后,没回过吃过饭,太生疏,心情好让陆庭陪他喝几杯。

        陆庭有些累,本想回家好好休息,可拗不过程魔王,乖乖跟在后面。

        程魔王发话了,要是不同意,直接把陆庭拎回去。

        “大哥,二哥,让俺来,鼻子让俺来安。”

        “老二,这裙子有点新啊,哪弄来的。”

        “耳房随手拿的,也不知哪个小婢的,先用着。”

        “小心点,别把手给碰掉了。”

        陆庭还没进门,就听到程家三兄弟在前院弄着什么,走进去一看,乐了,原来程家三兄弟在堆雪人玩。、

        那个雪人有长头发、有裙子,头上还用树枝和布弄了一个发髻,还是堆一个女雪人。

        可能是鼻子没装好,老三程处弼一定要自己装,老大程处默疼三弟,抱起他,让他亲自动手装鼻子,程处亮扭头看到陆庭和程咬金,拍拍身上的雪,高兴地往这边跑:“老大,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要睡到明天才起床呢。”

        程处亮说完,很快邀功似的对程咬金说:“阿耶,阿耶,你看,俺堆的女雪人,看看漂亮不。”

        陆庭还没说话,程咬金突然一伸脚,把快跑到跟前的程处亮一脚踹倒在上,没等程处亮分辩,走过去劈头盖脸就揍起来:“俺让你堆雪人,让你堆雪人,让你堆女雪人,气死俺了。”

        听说刚才郑家女的贴身婢女,跟陆庭去侠味堂打包笼仔饭回府吃,看看陆庭,这边跟郑家女打得火热,那边带夺牛头灯、睡花魁、一夜成名,长安城哪个不说一个好字,就是王爷,对陆庭越来越满意,现在不反感别人提起收徒弟的事了,看来转正只是早晚的问题。

        老二这蠢货,让他多跟陆庭学,他都学了什么,人家追五姓女、睡花魃,他却在家里堆女雪人,程咬金气炸了,忍不住当场发飚。

        “游侠鸡,游侠鸡来了。”程处弼看到陆庭,眼前一亮,小跑着冲过来。

        陆庭连忙一把抱起他,在空中转了二个圈才放下,哭笑不得地说:“三公子,都说过很多次了,叫我陆大哥,要不,叫小陆也行。”

        小家伙,张嘴闭嘴就叫自己游侠鸡,陆庭纠正多次,就是不改。

        “可以,不过你要给我做好吃的。”程处弼咬着指头说。

        陆庭一口答应:“肯定的,这次来,就是给三公子做好吃的。”

        这时程处默也走过来,拍拍陆庭的肩膀说:“陆兄弟,不错,不错,竟让你夺得牛头灯,昨晚销魂了吧。”

        “还行,呵呵。”陆庭打着哈哈。

        情况有些诡异啊,这边程处默、程处弼跟自己聊得火热,那边程魔王揍程处亮揍得兴起,这一家人各顾各的,好像井水不犯河水,陆庭看到这情境,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