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4 少女心,海底针

154 少女心,海底针

        “菡姐,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看到郑紫菡,郑妍芝主动迎上去,拉着郑紫菡的手亲热地说。

        竞争归竞争,两人之间关系还不错,毕竟从小一起长大,还是一家人。

        郑紫菡笑脸如花地说:“愿赔服输,姐姐来,一来看看芝妹,二来跟你说一声,早上已派人送信回荥阳,那张沉香书案会有人送到芝妹家中。”

        “其实不用那么急,回到荥阳再兑现也行”郑妍芝眉开眼笑地说:“谢菡姐了。”

        昨晚看鹊桥夺灯时,姐妹两人打赌,那张沉香书案作彩头,终于得到念念不忘的书案,郑妍芝可不会客气。

        姐妹二人没少竞争,各有胜负,愿赌服输这一条两人都遵守。

        “要谢,就谢你的眼光吧,谁叫你押中了呢,算了,不提也罢,芝妹,外面那么热闹,怎么还呆在家里,不出去走走?”

        “响午再去吧,倒是菡姐,你没上街找你的如意小郎君吗?”郑妍芝开玩笑地说。

        自己这个堂姐,也就比自己大一点,表面秀丽端庄,私下什么话都敢说,老是抱怨年纪大了,再不找如意小郎君就得成老小姐,郑妍芝有时对她很无言。

        “找啊,约了王蓉蓉她们去大兴善寺上香,听说很灵验的,芝妹?    你要不要一起去。”

        郑妍芝想也不想就婉拒:“还是算了?    现在人太多,等上元节结束再去。”

        这时郑紫菡走到书案边?    看了看明算题?    又拨弄一下那个精致的唐盘,饶有兴趣地说:“难怪芝妹到现在还没有出门?    原来又在学明算,真是勤奋。”

        “打发一下时间?    算不得勤奋。”郑妍芝随口应道。

        郑紫菡突然开口说:“姐姐觉得?    明算好像挺有趣,芝妹,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什么忙?”郑妍芝有些警惕地说。

        “我想学明算,听说陆庭陆公子在明算方面很有天分?    希望跟陆公子学习明算?    还请芝妹代为引荐。”

        说到后面,郑紫菡脸上还多了一抹羞涩的神色。

        郑妍芝有些犹豫地说:“这个...陆公子不喜欢收徒,菡姐,让伯父请一个明算教授,估计还快一些。”

        嘴里说拜师?    可一说陆公子双眼就放光,分明是别有用心?    郑妍芝眼里闪过一些鄙视。

        很明显,郑紫菡这个小浪蹄子昨晚看到陆庭的表现?    动心了。

        “芝妹也不是没请那些老教授吗”郑紫菡笑盈盈地说:“我相信芝妹的眼光。”

        郑妍芝想了一下,很快说道:“菡姐以前没学过明算?    基础可能不好?    陆公子不一定愿意教?    要不,我跟菡姐一起学习,如何?”

        “不用,芝妹引荐一下就行,怎么学是我的选择,收不收是陆公子的问题”说到这里,郑紫菡有些疑惑地打量堂妹说:“芝妹,你不是看上他了吧,昨晚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寒家子,对他没一点兴趣吗?”

        “...哪有,堂姐你不要乱说,那个姓陆的,是有点才华,不过脾气很怪,妹妹是怕菡姐被他气到,既然菡姐都发话了,那我找个机会,引荐姐姐好了。”

        郑紫菡脸上一喜,眉开眼笑地说:“那就有劳芝妹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郑紫菡达到目的后,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很快就要离开了,她还要去大兴善寺上香,求姻缘。

        “小姐,表小姐她...”红菱有些为难地说。

        郑妍芝面无表情地说:“不就是引荐吗,找时间引荐就行,姣婆遇上胭脂客车,那个登徒浪子求之不得呢。”

        昨晚跑去鹊桥夺灯,听说还去了万花院,估计都乐不思蜀了吧,一大早郑紫菡那小浪蹄子还想贴上去,真是无趣。

        不仅是郑紫菡,好像集英社里几个女子也有意向。

        一个个都瞎了眼吗?

        红菱撇撇嘴,自家小姐就是这样,有些事都不能再明显,可她还是在当局者迷。

        或者说她不想认真事实。

        郑妍芝想了一下,很快说道:“吩咐下去,就说本小姐身子不舒服,谁也不见。”

        昨晚的打赌时,郑紫菡一嚷嚷,集英社很多女的知道自己认识陆庭,在明算是陆庭算是自己的先生,现在来了一个郑紫菡,谁知会一会再来一个王蓉蓉什么的。

        懒得掺和这种破事。

        “是,小姐。”红菱连忙应下。

        郑妍芝挥挥手说:“好了,昨晚闹了一夜,我还有点困,先退下吧。”

        心情不好,好像干什都没兴致,还不如窝在被子里睡一觉。

        红菱还没出门,躺在榻上的郑妍芝补充一句:“阿耶回来了,就说我刚躺下。”

        “是,小姐困了,谁也不想见。”红菱连忙应道。

        这一次郑妍芝倒没有说话,只是挥挥手,红菱识趣地退出去,顺手还把门带上。

        郑妍芝等红菱出去后,很快坐起来,半躺在榻上,好像一点也不困,从旁边的小柜上随手拿起一本野史看,只是翻了二页,很快又扔到一边。

        实在看不下去,内心莫名烦燥。

        算了,还是起床练习一下唐盘吧,每次听到珠子击打的声音,自己内心就有一种莫名的平静。

        起床只是拨弄了一小会,郑妍芝很快又感到索然无味,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唐盘是陆庭弄出来,他人龌龊,东西肯定也不行,本想拿起来摔掉,不过想到这是姑母家工匠弄出来的,与陆庭关系不大,也就没舍得。

        自己花钱买断的,凭什么要摔。

        郑妍芝在香闺内折腾了小半天,什么也没做,间中阿耶郑元璹还回府,想看看宝贝女儿,顺便送女儿几件精心挑选的礼物,听红菱说刚睡下还不死心,来到门口轻声叫了二声,没人应有才些遗憾地离开。

        女儿难得在陪自过节,可郑元璹真走不开,那么多外邦使节,作来鸿胪寺卿的郑元璹要陪同、联谊,还要参与跟各国使节商量国与国之间的协议,都分身乏术呢。

        就是女儿不高兴,郑元璹也只没办法。

        快到响午,郑妍芝有些疲乏地躺在榻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知为什么,饿了一天,一点胃口也没有。

        “咯吱”的一声轻响,门被人推开,红菱小心翼翼地进来。

        看到那些点心一点也不动,杯里的水也是满的,红菱有些担心地说:“小姐,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一点吧。”

        郑妍芝没有应红菱的话,有些不悦地说:“不是说过吗,没什么事不要打扰,忘了?”

        心情烦着呢,哪里还有心思吃。

        红菱不敢卖关子,连忙说:“小姐,陆公子在门外求见。”

        郑妍芝身体明显颤了一下,很快一脸愤怒地说:“不是说了吗,谁也不见,让他滚。”

        “是,小姐。”红菱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快要走出门口时,郑妍芝突然坐起来,皱着眉头说:“等一下,那个登徒浪子找我,有没有说什么事?”

        红菱眼里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情,嘴边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微笑,当她转过身时,面色变得正常:“陆公子也没说什么事,不过看他的样子很急,可能有急事找小姐吧。”

        多骄傲、多精明的小姐啊,不知为什么,一碰上陆公子就有点手足无措,好像立场也变得不够坚定。

        应了那句话,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红菱知道小姐是找台阶下,主动给自家小姐一个台阶。

        郑妍芝沉吟一下,很快说道:“以前答应过,他有事时,本小姐不会袖手旁观,你说他一脸焦急,估计是遇到难事了,罢了,看看他有什么要说的。”

        “婢子伺候小姐更衣。”红菱一听,连忙上前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