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3 数目要分明

153 数目要分明

        “陆主事昨晚夺得牛头灯,真是可喜可贺。”血猴一脸羡慕地说。

        夺得牛头灯,一夜成名不说,还能在平康坊任意挑选一名花魁共渡良宵。

        平康坊三百多间青楼妓院,每间都有自己精心培养的花魁,光是花魁就有三百多,那么多花魁,想睡哪个就睡哪个,想想都兴奋。

        陆庭有些意外地说:“这件事,你也收到风了?”

        “昨晚就传开了,陆主事,现在你可是大唐第一才子,还有不少人怨恨你呢。”血猴笑嘻嘻地说。

        “什么第一才子,也就是一句戏言,不能作真,至于怨恨我?不至于吧,牛头灯只有一盏,不可能人手一盏吧。”

        房士强号称江南第一才子,陆庭在鹊桥夺灯力压他夺得牛头灯,相当于踩着他上位,再加上杜正藏那句“吾,不如也”的评价,再次站在“巨匠”的肩上,被人称为第一才子很正常。

        要是普通人得到这种赞誉,肯定莫名兴奋,对陆庭来说,这些都是虚的。

        诗讪李白,才华横溢,一辈子都是做些闲官、小官;

        诗圣杜甫更惨,半生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晚年连家都养不起,自嘲地写下“翠柏苦犹食,晨霞高可餐。世人共卤莽,吾道属艰难。不爨井晨冻,无衣床夜寒。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的诗句。

        才子不才子不要紧,当务之急,还是抱金大腿。

        血猴连忙解释:“陆主事,非也,那首诗写得太好,小的听吃饭的读书人议论?    都是大加称赞?    没人非议,说有人怨恨?    是几个怡梦姑娘捧场客?    昨晚陆主事不是把牛头灯给了怡梦姑娘吗,她当晚就奉为平康坊第一花魁?    有客人想预定挂席,可老鸨说怡梦姑娘近期不接客?    就是打个茶围?    少说也要五贯起。”

        什么,五贯?还是打个茶围

        陆庭闻言,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呵呵一笑?    继续吃饭。

        对男人来说?    两大原罪是“公车私用”和“抬高逼价”,自己不知不觉间把价抬高,不招怨恨才怪。

        能名列平康坊四大花魁,怡梦肯定有不少捧场客,自己昨晚倒是爽得找不到边了?    那些捧场客可得让人放血。

        肚子饿,吃起来速度也快?    陆庭一边吃一边跟血猴聊,吃完时长孙冲他们早就吃完?    食量大的程处亮都吃了二笼。

        陆庭拍拍钱袋,好像钱不够?    转头对长孙冲说:“老二?    我没带钱?    这顿你请,付帐吧。”

        “小意思,交给我就行。”长孙冲一边说,一边拿出钱袋。

        “别,别,别”血猴连忙说:“没有几位,哪有侠味堂,吃饭哪能让你们掏钱,那不是打我血猴的脸吗。”

        顿了一下,血猴压低声音说:“再说几位都是东家,哪有东家在自家店里吃饭付钱的道理。”

        陆庭拍拍血猴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亲兄弟,明算帐,要是只有一个东家,怎么吃也没事,现在是几个东家,帐目方面不能马虎,每一笔都要有出处,做到人情归人情,数目要分明,以后记住,无论是谁吃饭,都要给钱。”

        血猴有些疑惑地说:“陆主事,要是王爷来吃呢?”

        昨晚李二就来了侠味堂,还当场品尝了羊肉笼仔饭,没人敢收钱。

        当然,李二也不是吃白食,赏赐了不少东西。

        陆庭只是稍加思索,很快说道:“要是王爷来,把他的帐挂我身上就行,要是程将军、长孙郎中、杜侍郎、候将军他们来,就挂几个公子的帐。”

        血猴若有所思地说:“陆主事,明白了。”

        吃完饭,看到侠味堂运转顺利,听血猴说一会张横会带人来帮替换,有人看着自己也安心,于是带着长孙冲一行再从后门走出去。

        “老大,一会去哪玩?”程处亮一脸期待地问道。

        上元节一结束,就得回国子学读书,现在有得玩,程处亮可不想肯轻易放过。

        陆庭摆摆手说:“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回去补个觉。”

        怡梦那个小妖精,不仅很有知情识趣,体力还非常好,说要自己第二天扶墙走,陆庭苦战一晚已经不容易,还没睡醒又让她压榨了一次,现在腿脚真有点发软。

        老话说得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

        长孙冲嘿嘿一笑:“也对,跟怡梦这种花魁共渡良宵,老大没让人抬出万花楼算厉害了,老大,你就回去好好歇着,我们去找些乐子。”

        “二哥,找什么乐子?”程处亮一脸好奇地问道。

        杜荷忍不住拍了他一下,没好气地说:“三哥,彩头啊,二千贯赌注不要了?走,我们去追金毛鼠他们拿钱。”

        候明远磨拳擦掌地说:“对对对,去找他们要钱,最好不要一下子拿出来,有空就追着玩,顺利还要让他掏点利子钱,那才有意思。”

        “追钱,追钱。”程处亮精神一震,握紧双拳,双眼放光地说。

        差点忘了还有一笔这么大的赌注。

        看到程处视他们一脸兴奋地去拿赢到的彩头,陆庭心情也好,那二千贯有一半是自己的。

        最近手头有些紧,正愁着怎么弄一笔钱,没想到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侠味堂做起来了,这种模式在大唐也行得通,下一步就要圹大规模,陆庭不想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现在起就要培养人才,忠心耿耿的福至就是其中一个人选,福至一忙,自己身边就没人。

        其实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可长孙冲、程处亮那几个小子隔三差五往家里跑,总不能要自己一个人伺候他们吧,买奴、置房很重要。

        陆庭脑里一个激灵,要是一千贯到手,要不,先把小俏婢给赎出来。

        上次看她越长身段越好,要是主人哪天来了兴致,或让一些贵客看中,指定要她陪寝就惨了。

        陆庭暗暗拿好主意,拿到那一千贯彩头先把小俏婢赎出来,小俏婢是傲骄一些,不过精明,算帐也是一把好手,还能伺候自己,只是像她这么能干还能独当一面的婢女,要价会很高吧。

        就在陆庭掂记小俏婢的时候,郑妍芝坐在书案前做明算难题。

        只是,那道明算难题放在面前半天了,郑妍芝连笔都没动一下。

        郑妍芝也不知为什么,一大早起床就觉得心情莫名烦燥。

        “小姐,这是厨房刚做的点心。”红菱把一碟点心轻轻放在旁边。

        “拿走,没胃口。”郑妍芝连头都不抬,马上吩咐道。

        红菱有些为难地说:“小姐,多少吃点吧,你早饭也没吃呢。”

        昨晚参加完集英社的活动回来,红菱就发觉自家小姐的情绪不太好,睡前还没什么,一觉醒来,连早饭都不吃了。

        “没胃口,放着吧。”

        说话间,婢女小玉气喘吁吁地前来禀报:“小...小姐,堂小姐来了,估计现在到大堂,一会就到绣楼。”

        堂小姐就是郑紫菡,郑妍芝眉头轻皱,她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