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2 侠味堂火了

152 侠味堂火了

        长孙冲笑嘻嘻地说:“跟着老大,我们也沾光了。”

        “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说什么沾光,说起沾光,我一文钱也没出,还白得一大笔彩头,是我沾你们的光才对。”陆庭笑着说。

        有名有利,还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白嫖,陆庭只想说一句“真香”。

        “非也,非也”长孙冲连连摆手说:“要不是老大,输钱的肯定理我们,说起来是我们沾了老大的光,其实钱财是身外物,没必要看得那么重,老大,你不知道,昨晚我们四兄弟在万花院留宿,今早结帐时被告知,我们是跟老大一起来的客人,一应酒水、挂席全免,这脸面大了去。”

        程处亮笑嘻嘻地说:“没想到俺也能一文不花就能在万花楼挂席,嘿嘿。”

        杜荷和候明远也说起昨晚挂席的事,说得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陆庭听明白了,他们不是因为省了钱高兴,而是觉得被免了开销,这样有面子。

        有点头大,自己只是赢了牛头灯,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心态去万花院,长孙冲、程处亮他们是自己去的,不是自己带队去的,年纪轻轻就在万花院挂席,长孙无忌、程咬金他们知道,不要怪责自己就好。

        他们身边都有护卫,就是有事,那些护卫也会及时禀报上去,对,就是这样。

        “老大,现在先送你回去歇息?”长孙冲开口问道。

        陆庭摆摆手说:“不用,先去侠味堂看看。”

        昨晚在无衣堂让长孙冲拉走后,一直没看过的侠味堂,也不知侠味堂做得怎么样。

        上元节可是长达三天的狂欢,算起来现在才第一天?    得好好利用这三天的机会打响侠味堂的名声。

        程处亮点点头说:“也好?    俺肚子有些饿了,正好吃个笼仔饭?    填饱肚子。”

        众人一阵无言?    说起来大伙都是侠味堂的东家,现在是去视察买卖?    程处亮这憨货,三句不离吃。

        还没到侠味堂?    陆庭远远看到侠味堂外排得长长的队伍?    心情一下子放松了。

        有人排队,买卖不用说,肯定好。

        “啧啧,这得多少人排队?    都排到街上了。”候明远一脸惊喜地说。

        程处亮乐不可吱地说:“也说也上百人在排队?    买卖做得这么好,老大,我们这次要发财了。”

        长孙冲也一脸惊喜地说:“以这样的客流,侠味堂算是来了个开门红。”

        “干净卫生,味道还好?    最重要是速度快,一些时间紧的人?    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侠味堂。”候明远附和道。

        杜荷惊讶地说:“是很快,饭菜都在一个竹笼里?    一下子全上了,那个姚掌柜倒是机灵?    分成左右两支队伍?    左边是进店堂食?    右边是直接打包,一下子能多做不少买卖。”

        门口太多人,队伍排得那么长,陆庭不想几个人身份暴露,于是带人从后门进入。

        “公子,你回来了。”后院在腌制肉类的福至看到陆庭,眼前一亮,连忙站起来想行礼。

        陆庭摆摆手:“忙着,忙着,福至,这么大的黑眼圈,昨晚没睡好?”

        福至双眼像国宝熊猫一样,都黑了一圈,不由惊讶地问道。

        昨晚不会像没缰的野马,疯了一夜吧。

        福至一脸兴奋地说:“公子,这里的买卖太好了,客人来了一批又一批,根本就没停过,小的要做生粉,还要帮忙腌制这些肉,也就是天快亮时才歇了一会,不到半个时辰,又让姚掌柜叫醒,说肉不多了,还得继续腌制肉。”

        做饭馆一天通常只忙午市晚市二次,可上元节是三天三十六个时辰的狂欢,各坊踏歌、杂耍、各种猜谜等活动依次有序地进行,官府组织的花灯巡游,每隔二个时辰就巡游一次,街上永远是那么多人,人们累了要休息,饿了要吃饭,侠味堂味道好、价格合理,上得还快,前来光顾的人越来越多。

        各大商家都赚到笑,侠味堂也不例外。

        “多做、多看、少说”陆庭拍拍福至的肩膀说:“以后有得你忙。”

        经商的事,陆庭主要是在幕后策划、把握大方向,剩下的事都是由下面的人完成,现在身边只有一个福至,要培养他独挡一面,这是陆庭让福至全程参与的原因。

        福至忠心可用,只是做一个随从有些可惜了,再说他伺侍的也不好。

        “小的一定用心,不负公子所托。”福至听出陆庭的弦外之音,连忙应道。

        “不知陆主事和几位公子来了,有失远迎。”血猴知道陆庭一行从后门进来,连忙跑过来打招呼。

        血猴知道长孙冲、程处亮、杜荷和候明远是小股东,不过掺与经商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事知道就行,不能乱嚷嚷。

        程处亮不客气地说:“姚掌柜,客套话晚些再说,先去拿些笼仔饭来,多拿些,肚子饿着呢。”

        “是,是,是”血猴马上说:“程公子稍等,小的这就去拿。”

        后院就有蒸笼,血猴和一名瘦高个的杂工拿了五个刚刚蒸好的羊排饭,又让人摆了一张简易的桌子,让陆庭一行坐着吃。

        总是能让主事和几位贵公子像那些普通百姓一样蹲着吃。

        陆庭一边吃,一边随口问道:“血猴,你做得不错,大伙的干劲都很高。”

        刚才在门口就发觉了,侠味堂的全体员工,无论是跑街、杂工还是跑堂,一个个干劲十足,精神面貌跟昨日一比,简直焕然一新,有种“我要工作”变成“我爱工作”的感觉。

        一提起这茬,血猴脸上笑容更盛,一脸自豪地说:“陆主事可能还不知,昨晚王爷来了,在这里,对,就坐着陆主事这个位置品尝了笼仔饭,还赞了大伙做得不错,得到王爷的认可和赞许,兄弟们干劲十足呢。”

        无衣堂一直是李二拨款维持,说到底是李二一直养着这些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功勋老兵,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是累赘,可无力改变,现在有机会再次为王爷效力,还得到王爷的赞许,士气得到极大的鼓舞,干活也格处卖力。

        什么,昨晚李二还来过?

        陆庭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昨晚我不在,王爷可有责备我?”

        “没,王爷说陆主事足智多谋,让小的有事多要听陆主事吩咐。”血猴有些羡慕地说。

        昨晚血猴就看出来了,王爷对陆庭很欣赏。

        “王爷过奖了,哈哈哈。”陆庭话里难掩笑意。

        李二能来,说是他认可自己做的事,搞好侠味堂,也就是替他解决一个大难题。

        血猴好像想起什么,连忙问道:“陆主事,现在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说。”

        “说。”

        “有客人觉得味道不错,还会给些赏钱,这些赏钱怎么处置,还请陆主事出个主意。”血猴连忙问道。

        这些培训时没说到。

        陆庭把一块羊骨头扔到一边,随口问道:“哦,你是怎么想的。”

        “赏钱是他们赚来的,再上交到柜上有点不合适,可只是跑街和跑堂拿,对其它人也不公平,就像笼仔饭很美味,功劳是大伙的,不只是上菜的跑堂。”

        “这好办,谁收到的赏钱,一半自己留下,一半交柜上平分,这样既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也让其他人也落得好处,怨念也就没了。”陆庭随口应道。

        血猴眼前一亮,一脸佩服地说:“还是陆主事足智多谋,这么快就想到两个其美的主意。”

        什么人,做什么事,为了赏钱的事,血猴挠破头皮也没想到好主意,陆庭听了,眨眼的功夫就有了解决方法。

        也对,要是脑瓜不灵光,哪能在那么多人虎视眈眈中,夺得牛头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