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1 老司机的选择

151 老司机的选择

        那次多喝几杯,随口说一句,最后多了陆庭这个记名弟子。

        李二有点担心,陆庭把记名弟子的事说出去,来个狐假虎威。

        要知道,鹊桥取灯举行过多届,无论写得多好,评分也是止步于甲中,陆庭凭一个首十四个字的残诗获胜,可能吗?

        真是仗着是自己的弟子获胜,不仅自己名声受损,还有可能让太子府的趁机作文章。

        一瞬间,李二有些后悔当日的冲动。

        当时不收不好收场,过后找个由头把记名弟子那事给抹了,什么事都没有,自己还是给他机会。

        李二有些懊悔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房玄龄没一点紧张,老脸上还有笑容。

        “玄龄,别卖关子了,快说说怎么回事?”李二忍不住追问。

        胃口吊得差不多,李二也发了句,房玄龄这才从袖子里拿出几张纸,放在李面前案桌上:“你们看就知道了,没想到啊,陆庭那小子,还有这般才华,连不可一世的杜正藏也当众承认,说不如陆庭。”

        “我来看看。”杜如晦、陆德明闻言,连忙挤过来,看看陆庭写了什么样的残诗,竟连杜正藏也自叹当如。

        杜正藏作诗、写文章都堪称一绝,在读书人心中地位极高,举国公认的大儒,没听过他服过谁,当众说自己不如陆庭那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郎,还真是奇闻。

        “就这几个字,俺看也没什么啊?    那几个评判不是喝高了?    随手抽一首就选了。”程咬金一脸疑惑地说。

        一共就十四个字,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    瞧了老半天?    也瞧出什么花样来。

        李二看得也一头雾水,这十四个字?    不工整也不押韵,就它?    鹊桥夺灯?

        要不是房玄龄说杜正藏对它极为推崇?    李二早就开口质疑。

        要是别人还难说,杜正藏一向以正直无私示人,别说自己,就是父皇李渊的面子也不给?    多次召他为官都推掉。

        杜如晦第一个看出巧妙之处?    忍不住击掌赞道:“厉害,厉害,难怪杜正藏也自叹不如,此诗一出,怕是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没想到诗还能做成这样,果然后生可畏?    小老感到自己空活六十载矣。”陆德明也一脸佩服地说。

        程咬金急了:“杜侍郎,快说说什么意思?    一个个都在卖关子,俺都快要急死了。”

        杜荷呵呵一笑?    开始解释这首赏花的巧妙之处?    听得众人连连点头?    一时间赞声如潮。

        程咬金突然感叹道:“陆庭那小子,脑瓜子怎么那么灵光,还是王爷的眼光准,随便收个弟子也这样出色。”

        刚才没看出诗的巧妙之处,让杜荷抢了先,程咬金马上不甘示弱,马上扳回一城。

        杜荷点头附和道:“陆庭的确是一个福将。”

        “这首诗必定名传千古,王爷是陆主事的老师,也必定被文坛铭记。”李玄道有些羡慕地说。

        李二心情大好,笑着骂道:“要做本王的弟子,他还得努力,哈哈哈。”

        长孙无忌点点头说:“陆主事的确不错,别的不说,他去无衣堂还不到半个月,把无衣堂都盘活了。”

        “一会散席后,我们到侠味堂看看。”李二很快作了一个决定。

        好像有些时候没去无衣堂,去看看也好。

        众人闻言,自然齐声说好,此刻,陆庭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又上了一个台阶。

        有才华,自然让人刮目相看,李二突然提出去侠味堂看看,这是对陆庭认可的一个信号。

        王爷的弟子啊,虽说是记名的,可也是唯一的弟子,前程不可限量,貌似这个陆庭,运气还真不错,紧急关头有那般急智,不管怎样,今晚过后,长安城又多一个叫得响亮的人物。

        春宵苦短,第二天日上三竿,紧闭的香阁终于开门,陆庭有些脚步轻浮地走出来,汇合早早等在外面的长孙冲、程处亮等人,笑着离开万花院。

        会跳舞、身体柔软又高度配合的女生就是好,所有的要求都得到满足,以前一些只能在脑子里想像的姿势也得到解锁,折腾了一晚,临走前还来了一个友谊赛,可惜谁也没有征服谁,和平收场。

        昨晚太疯狂、太放任了,差点没累散架,好在年青,恢复力强,要不然真得扶墙走。

        “姐,你没事吧。”婢女清儿看到陆庭走后,马上进房,看到衣衫不整、慵懒躺上榻上的怡梦,连忙问道。

        “陆公子又不是坏人,能有什么事。”

        清儿掩嘴笑道:“姐,你昨晚不是说要睡服陆公子,让他今天要扶墙走,陆公子走了,婢子看他没多大影响,倒是姐还躺在这里。”

        昨晚还信誓旦旦说要征服陆庭,现在陆庭还是好好的,自己却累倒了。

        怡梦轻咬着红唇,有些嗔怪地说:“还以为他是青楞子,没想是花中老手,花样还挺多,一些房中术就奴家都没见过。”

        刚开始以为碰到一个小白羊,还想陪他看珍藏的一些图,培养一下情绪,没想到陆庭一转身,小白羊变成大灰狼,弄得自己筋疲力尽,都不想起床了。

        “女儿,大才子走了,你怎么也不送一下,要是他在外面说一句不好,你的地位就不稳了。”老鸨梅娘小碎步走进来,人还没到门口就开口埋怨了。

        把客人送出门,多说些好听的话,哄客人回头光顾,这是基本操作,梁妈妈听说陆庭和几个贵公子一起出门,怡梦没陪在身边,连忙上来质问。

        要是陆庭在外面说一声不好,以他现在的名气,万花楼的名声肯定受损,东家要是知道,那还不得发飚。

        “梅娘,是陆公子不让女儿送的”说到这里,怡梦指着角落的书案说:“女儿让陆公子把昨晚那首赏花写下来了,娘拿去交给上去,肯定会得到厚赏。”

        梅娘走过去,看到纸上龙飞凤舞写着的字,那些字还写成了一个圆,这样更方便理解,那张老脸都笑成一朵菊花了,连声应道:“好,好,好,还是女儿精明,把这首诗拓刻在万花院里,肯定能让那些书生前来仰拜,万花楼的名气想不提升都难。”

        “娘,女儿有些乏了,响午的茶围...”

        “累了就好好歇息”梅娘眉开眼笑地说:“东家发话了,你的待遇调为最高,只要每个月完成一定的数额,就可以自由,至于响午的茶围,这就吩咐人撤了。”

        本来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怡梦竟然力压极乐楼,把人接回万花院,万花院上下觉得面上有荣光,除了留下那盏能扬名的牛头灯,万花院还能省下今年一半的会费,东家早就发话了,要重赏怡梦。

        立了那大的功,一个茶围而己,撤了也就撤了。

        此时,极乐楼内,刚刚练完琴的墨汐,被老鸨告乏,东家对她的表现不满意,从下个月开始,业绩需要再加二成,若然没能完成,挂席的时间会提前,墨汐闻言,俏脸顿时多了一层寒霜。

        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陆庭会舍自己,钻进万花院那个骚狐狸的被窝。

        不仅墨汐想不明白,就是长孙冲、程处亮他们也想不明白,在马车上,长孙冲忍不住问道:“老大,极乐楼的墨汐不好吗,放着那么好的墨汐姑娘不要,反而选了万花院的怡梦,这是为何?”

        论起美貌,墨汐比怡梦稍胜一筹,最重要的是,极乐楼的墨汐还是处子,现在花钱能找怡梦共渡一宵,但花钱最多只能让墨汐弹个琴、喝个酒,她是清倌人,不是有钱就能达成心愿的。

        “是啊”程处亮很坦诚地说:“要是俺,想都不想就选墨汐姑娘。”

        杜荷和候明远也追问这个问题。

        陆庭嘿嘿一笑,很快说道:“有些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以后你们就会知道的。”

        昨晚在小舞台,陆庭最心动就是墨汐和怡梦,很明显,那个墨汐有点像小俏婢,有些傲娇,好像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再加上那次对极乐楼不好的印象,最后还是选了更加知情识趣的怡梦。

        对老司机来说,少妇比少女更有魅力。

        你一拍她的PP,她就知要换个姿势;

        你一躺下,她就知要坐上来;

        你一站起来,她就知道要跪下;

        你一跪下,她就知道撅起来;

        不像小姑娘,拍一下她PP,她会生气地质问为什么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