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50 李二的担忧

150 李二的担忧

        陆庭有傻眼,让自己看chun宫图...

        什么意思,把自己当成不谙风情的小初哥?

        估计是刚才小舞台上表现有点不太自然,来到这里,没有第一时间风花雪月,而是兴致勃勃参观怡梦住的香阁,刚进门时,陆庭也说是第一次来万花院,于是产生了误会。

        陆庭随手放下那本秘史,摇摇头说:“有点乏,就不看了。”

        怡梦眼前一亮,走到陆庭身后,双手轻轻按在陆庭的肩头,把头凑近,吹气如兰地说:“奴家会按摩,就给陆公子解解乏吧。”

        陆庭反手搂着她的小蛮腰,用力一提再一拉,一下子把她斜着身子拉到面前,看着那双妩媚中带着惊喜的大眼睛,嘿嘿一笑:“说起按摩,我也有一套祖传的顶级手法,正好切蹉一下,乖,别说话,先把嘴巴张开。”

        帐香被暧,很快香阁那张红木做的床榻发出咯吱咯支的响声......

        朱雀门上,大唐皇帝李渊在朱雀门楼上大摆宴席,邀请重臣和外国使节,一边饮酒作乐,一边欣赏长安城上元节盛况,与民同乐。

        酒足饭饱后,众人站在城门楼上,从高处眺望整个长安城。

        房玄龄看着朱雀大街拥挤的人群,无意中看到平康坊那个高大的灯楼,突然开口说:“平康坊的鹊桥夺灯差不多结束了,也不知今年哪个才俊能摘得牛头灯,对了,听说几个小侄也去参过,不知有没有惊喜。”

        鹊桥夺灯每一年都搞得很隆重,是长安上元节最热闹的活动之一,很多人为了一睹为快,不远千里跑到长安。

        程咬金哈哈大笑道:“俺家那兔崽子一读书就说头痛,夺灯肯定没戏?    能上第三层就是老程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估计长孙家和杜家那两个侄子有点希望。”

        “犬子就是去看个热闻,想夺得牛头灯?    过几年吧。”杜如晦摇摇头说。

        长孙无忌一脸淡然地说:“难?    涉及的学识太多,他们还是太年轻了。”

        除了学识?    运气也很重要,自己的儿子?    长孙无忌很清楚?    能过四关就不错了,要想夺得牛头灯,还是差了点。

        李二也来了兴趣,在一旁开口道:“也不知这次能出多少佳作。”

        虞世南笑呵呵地说:“孔博士受邀当了评判?    等活动结束?    一问不就知道了?”

        程咬金咧咧嘴说:“人家是去平康坊当评判,结束后孙会首那老小子肯定有安排,想见到人,明天午前吧。”

        房玄龄胸有成竹地说:“都不用急,某已派人去看了?    有什么佳作,会抄录送到这里?    到时一起鉴赏就是。”

        众人闻言眼前一亮,纷纷夸房玄龄做事周全。

        说话间?    一旁突然传出惊呼声,只见很多大臣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偶尔还听到什么“不可能”“诗还能这样写”的话?    围在那堆人是亲太子一系的?    杜荷等人也不好过去打听。

        虞世南猜测道:“刚刚看到有人带着几张纸进来,应是平康坊那边出了佳作。”

        “没错”杜荷开口附和:“刚才欢呼声和掌声,我们在这里也能听到,也不知出了什么佳作。”

        当一名秦王府的小吏匆匆跑向朱府门时,房玄龄眼前一亮,笑着说:“我们的人来了,马上就能揭晓。”

        那名小吏不能上城门楼,房玄龄要自己接人。

        没一会,房玄龄回来了,只见他两手空空,看到众人的眼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叹了一口气。

        “玄龄,打探到什么消息,叹什么气?”李二忍不住问道。

        房玄龄开口道:“王爷,这么多位同僚,容我卖个关子,你们肯定猜不出这次夺得牛头灯是人谁。”

        “谁?机率最大是文中书院出来那个房士强吧。”杜如晦第一时作了回答。

        虞世南点点头说:“论起才华学识,房士强的确是同龄中的翘楚。”

        程咬金有些不耐烦地说:“那么多人,连有哪个参加都不清楚,叫人怎么猜,快快开盅,不然俺拿酒灌你。”

        房玄龄对程魔王的威胁置若罔闻,嘿嘿一笑,很快补充道:“老程说得对,人多是有些难猜,那就把范围缩小一些,这个人我们都认识的小辈,看哪个能猜中。”

        上元节参加御宴,其实是一件无聊的事,饭菜吃到嘴时,已是凉的,吃完后还要联谊一番,现在是太子府得势,李渊在太子李建成的陪伴下,跟那些外国使节有说有笑,那些皇亲国戚和大臣,大多数都是围着太子府的人打转。

        秦王府的人,有意无意被凉到一边。

        闲着呢,房玄龄正好趁这个机会活跃气氛。

        程咬金眼前一亮,连忙说道:“俺家老二不会傻人有傻福,让他夺得牛头灯吧?”

        众人闻言莞尔,也就是程魔王会说自家的儿子是傻人。

        “不对。”房玄龄摇摇头。

        杜荷马上跟着猜:“长孙贤侄?”

        鹊桥夺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三十岁以下的人才能参加,要不知让一个白头翁夺了灯,活动就变味了,小一辈的,就是长孙家的长孙冲表现最出色,也是那一伙孩子中的领头羊。

        “错了,再猜。”房玄龄再次摇头。

        长孙无忌好像投桃报李一样说:“是杜贤侄吗,在年轻一辈中,杜贤侄表现很好。”

        “非也。”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身边有那种能力的人都猜了一遍,可房玄龄还是摇头。

        没一个人猜对。

        程咬金好像想到什么,有些不确信地说:“不会是陆庭那个臭小子吧。”

        好像身边的都猜完了,只有陆庭没说。

        不对啊,陆庭那小家伙,做饭、说故事有一手,平时也不见他参加诗会,有时喝多了,让他作诗也说不会,给人感觉是一个挺机灵、但学识不够扎实的小家伙。

        房玄龄终于点了点头:“程将军,恭喜你猜对了,没错,这届鹊桥夺灯的优胜者,正是陆庭。”

        众人一下子惊呆了,不会的,一个苏州来的小家伙,不是跑到无衣堂当主事了吗,还以为他在侠味堂忙着,没想到他跑去平康坊参加活动,还夺得牛头灯?

        杜荷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陆庭?他说自己不会作诗的,夺得牛头灯的人是他?”

        因王珪的事,秦王府还特地把陆庭查个底朝天,年少荒唐、学业不精这些事,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把身边人都猜了一遍,最后没人才把陆庭说出。

        就陆庭那小子,能把来自大唐各地的才俊比下去?

        房玄龄点点头说:“这次出题之人是杜正藏,命题与花有关,陆庭作了一首只有十四个字的残诗交上去,最后得到四甲上的佳绩,喜夺牛头灯,嗯,此刻应在万花楼喝着花酒吧。”

        十四个字的残诗?

        李二皱着眉头说:“十四个字的残诗,能夺得牛头灯?这事没牵连到本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