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49 出人意料的选择

149 出人意料的选择

        平康坊名气最高的四大花魁,破天荒地同一时间出现。

        刚刚沉寂的气氛再次变得沸腾起来。

        当四女不约而走向灯楼面前的广场时,围观的人都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很明显,四大花魁都是奔着陆庭去的。

        还在灯楼上的张虎凭杆向下张望,笑呵呵地说:“织女抢牛郎,孙会首,有三年没出现这种情形了吧。”

        鹊桥夺灯活动优胜者,可以提着牛头灯在平康坊三百七十二家青楼妓院任意挑选一名女子共渡一宵,这是牛郎找织女,也有例外,就是优胜者太优秀或知名度高,那些青楼妓院会派出最出色美女主动击。

        这叫织女抢牛郎。

        “是四年”孙时永一脸认真地说:“老夫就知道,赏花诗一出,那些人肯定坐不住。”

        孙时永一边说,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小舞台上有些手足无措的陆庭。

        这首诗不仅巧妙,还非常应景,去青楼也可以叫赏花,不夸张地说,哪家青楼拿到陆庭手里的牛头灯,声名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孔颖达走过来,摸着胡子笑呵呵地说:“一出手,就派出最红的花魁,看来他们都是志在必得啊。”

        几个人很有默契地笑了起来。

        笑完,孙时永拍拍手说:“活动终于结束,我们也可以放轻松一下了,小老在花粤楼设了小宴,诸位一定要赏面。”

        张虎压低声音说:“孙会首的安排,从不让人失望,岂有不去之理。”

        “正是,孙会首开口,这个面子无论如何都要给。”

        “同去,同去。”孔颖达和杜正藏都表示支持。

        孙时永扭头看到还双目无神坐在评判席上王咏志,只是犹豫一下,很快走过去:“王博士,小老在花粤楼设了个席,小酌几杯,如何?”

        无论如何,王咏志也是自己请来的评判,人还没走呢,茶还不能凉了。

        “孙会首,我有点困倦,就不去了,你们玩得尽兴些。”王咏志强颜一笑?    婉转拒绝。

        闹出这么大的一个笑话?    声名扫地了,哪里还有心情吃喝玩乐?    还不如早些回家先把辞呈写好。

        主动请辞还能保留一点颜面?    要是等国子学主动辞退,那就真成笑话了。

        就是给一个丙下的成绩也好啊?    还可以说自己喝高了,一时没察觉?    自己看陆庭不顺眼?    硬是给一个没有的丁,现在想挽回也挽不回。

        王咏志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灯楼上的王咏志有些发愁,灯楼下的陆庭也有烦恼?    不过是快乐而幸福的烦恼。

        春花院的惊雁、极乐楼的墨汐、无忧阁的跖兰和万花院的怡梦?    平时难得一见的红人,此刻在护卫的护送下、婢女的陪伴下,主动找了上来。

        每一次鹊桥夺灯活动,不仅是才俊们的比赛,对平康坊的青楼来说?    也是一次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机会,从活动开始到活动结束?    一定有人盯着,这次影响这么大?    以前“守株待兔”不适用了,纷纷出动手中的王牌。

        有几家派了花魁前来?    想半路截下陆庭?    看到惊雁她们出动?    也就知趣而退。

        提着牛头灯找织女没少见,但“织女”主动找“牛郎”,还是四大花魁同时出动,这种情况很少见,围观的群众笑嘻嘻地看着。

        “四位姑娘好。”陆庭有些不太自然地行了一个揖礼。

        眼前的四个美女,每个都是上上之姿,美得各有千秋:

        春风院的惊雁秀丽恬静,气质出众;

        万花院的怡梦身材匀称,笑起来妩媚动人;

        极乐楼的墨汐容颜绝美,一双大长腿让人看到都窒息;

        来自异域的跖兰金发碧眼,是四女中身材最高、身材也是最火爆。

        四个女的,除了那个墨汐微微抬头看着天上,其它三个女的看着陆庭的眼睛,好像陆庭是唐僧肉一样,那个叫跖兰的,看到陆庭打量她时,还媚笑地给一陆庭抛了一个媚眼。

        被几个女的看着没什么,陆庭也曾荒唐过,可围观的人太多了,少说也有三五千人之多,那么人兴趣勃勃盯着自己,感觉自己像一个动物园的猴子,人群中肯定还有认识的人呢。

        有点尴尬。

        万花楼的怡梦饶有兴趣地看着陆庭,第一个走过来,用只有陆庭听到的声音说:“奴家很仰慕陆公子的才华,很想跟陆公子来个促膝长谈,无论公子有什么要求,奴家一定满足。”

        说毕,恶作剧地朝陆庭的耳边轻轻吹了一下气,这才娇笑地离开。

        “陆公子”怡梦前脚刚走,无忧阁的蹉兰很快走过来,笑脸如花地说:“无忧阁跖兰见过陆公子,希望陆公子给奴家一个伺候公子的机会,奴家这就回去温酒暧被,静候公子大驾。”

        怡梦走后,春风院的惊雁款款走来,直到陆庭面前才停下,盈盈对陆庭行了一个礼:“春风院惊雁,愿为公子磨墨弹琴,一起探讨学问,奴家一定的会让公子宾至如归。”

        最后一个出场的极乐楼的墨汐。

        墨汐打量了陆庭一眼,柔声地说:“上次陆公子到极乐楼,墨汐招呼不周,请给奴家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陆公子,极乐楼墨香阁见。”

        说罢,墨汐看了看陆庭手里牛头灯,嫣然一笑,然后飘然远去。

        平康坊的四大美女,来得快,去得也快,也就一会的功夫,全走了。

        花魁有花魁的尊严,主动出击已经很不容易,不可能像龟公老鸨一样拉人,不过四大花魁同时出动抢人,足够轰动一时。

        主要是那首赏花做得太好了,全新的诗体,还史无前例得到四个甲上的评价,无论哪个青楼妓院得到这盏牛头灯,都能取得前所未有的名声和认同,而得到陆庭青睐的女子,会毫无疑问成为平康坊的第一花魁。

        有名有利,还能节省一半的会费,诱惑太大了,就是极乐楼,毫不犹豫还是清倌人的墨汐前来拉人。

        墨汐回到极乐楼属于自己的独立小阁楼,在婢女竹儿的伺候下脱下皮裘,随口吩咐道:“竹儿,让人备热水,对了,多放些花干。”

        竹儿应了一声,然后抿嘴轻笑道:“姐,这是为陆公子准备的吗?”

        “谁说的,出去走了一圈,出了些汗,洗一洗舒服些。”墨汐当然不肯承认自己是为陆庭准备。

        竹儿一脸“姐,刚才陆公子一直盯着你看,嘻嘻,他肯定会到姐这里,郎才女貌,在这里要祝贺姐了。”

        “有什么可祝贺的,不都是好色之徒,没什么两样,像我们这些身不由己的弱女子,也就是过一日算一日,苟且偷生罢了。”

        说到这里,墨汐叹息道:“倒是便宜他了。”

        嘴上说便宜陆庭,不过墨汐心里还是有一点庆幸,自己的红丸,交给一个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少年郎,总比交给一个又老又肥又丑的权贵好。

        保存这么久的东西今晚就要交出去,墨汐的心情有些复杂。

        虽说竞争对手有几个,不过墨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四人中自己最年轻,容颜也最出众,陆庭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明显最久,从小在青楼长大的墨汐,太清楚那眼光中的渴望。

        男人嘛,就是那么一回事。

        最重要的是,四人中只有自己一个还是清白之身,这对男人来说有致命的诱惑。

        罢了,把红丸给他,自己平康坊第一美人的名头将会坐实,有了这个名头,自己的日子会好过很多,在挂席上也有选择权。

        墨汐叹息一声,刚取下头上的发钗,一名叫梅儿婢女突然急急地跑过来,小声地说:“墨汐姐,妈妈让你准备一下...”

        这么快就到了?

        墨汐心里有些轻视,什么大才子,在美色面前,还不是一样猴急。

        “没看到正忙着吗”墨汐没好气地说:“人来了,就让他等一下。”

        梅儿看到墨汐又摘下头上的步摇,连忙说:“妈妈在听雨堂设了茶围,让墨汐姐快让过去,莫让贵客等急了。”

        什么意思?打茶围?

        不是那个陆公子提着牛头灯来找自己吗?

        好像看到墨汐的疑惑,梅儿小心翼翼地说:“打听消息的大川回来了,说...说陆公子提着牛头灯进了万花院。”

        一瞬间,墨汐的脸先是有些呆滞,眼里现出镇惊的神色,最后变得铁青。

        墨汐莫名失落、愤怒的时候,陆庭已在万花楼怡梦的专属的小阁楼上。

        刚刚沐浴完毕怡梦只穿着一袭紧身的绸衣,勾勒出她比例极好的身段,上衣经过特别剪裁,露出是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还能看诱人小腹肌,那是令无数男人都迷恋得比基尼桥,应是她常年练舞练出来的。

        花魁的待遇真不错,里面设了几个暧炉子,外面寒风呼啸、冷气袭人,小香阁内温暧如春,清一色的红木家具,还燃了中等人家也点不起的檀香,除此之外,还摆放不少古玩珍器。

        怡梦眼媚如丝地看着陆庭,看到陆庭四处打量没理自己,眼珠子转了转,不着痕迹把二本书塞到书案上那本《汉宫秘史》集下,柔声地说:“陆公子才华横溢,肯定很喜欢读书,奴家这里有一本有趣的孤本,想必陆公子一定喜欢。”

        “哦,是吗?”陆庭走过去,随手拿起那本《汉宫秘史》正想看,突然发现《汉宫秘史》下,放着一本画得很精美的chun宫图集......

        PS:本书成绩不佳,有能力的读书正版订阅一下,就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