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48 平康坊四大花魁

148 平康坊四大花魁

        不是吧,在这种地方招婿?

        张嘴就贴大床?

        陆庭呆了一下,很快婉拒道:“谢孙会首的美意,晚辈心领了,只是功名未立,还要以事业为重,成家立室的事晚些再说。”

        还想把牛头灯卖了,看能不能换个小宅子,孙会首拒绝在情理之中,对平康坊来说,举办这样的活动是为了推广,要是中途换了“牛郎”,传出去佳话就变成笑话,没想到是孙会首还想招自己当他的孙女婿。

        有美女倒贴大床,这是好事,这事太突然,陆庭只是犹豫片刻,很快就婉拒了。

        要是没拜李二为师,没进秦王府,说不定自己就从了,大树荫下好乘凉,现在不同,那么多机遇等着自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被婉拒了,孙时永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不急,回去好好想想,要是哪天有想法,还能谈,哈哈哈。”

        陆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拿着那柄玉如意后,好像没事人一样谢过孙时永。

        “老大,快啊,取灯去。”长冲孙有些急不及待地在后面推着陆庭。

        陆庭暗暗摇头,这家伙,比自己还要兴奋,好像是他夺得牛头灯一样。

        拿着玉如意,陆庭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走上灯楼的第七层,在欢呼声中拿到那盏制作精美、形状像牛头的牛头灯。

        在陆庭拿起牛头灯的一瞬间,全场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和吹呼声,气氛瞬间到了白热化。

        “会织女去罗”三名负责诵唱的仆人齐齐大声喊道。

        下面围观的百姓也会心齐声叫:“会织女去罗。”

        陆庭提着那只特别的牛头灯?    在长孙冲和两名健仆的护送下?    开始从灯楼向下走。

        长孙冲双眼放光地看着那盏牛头花灯,兴奋地说:“老大?    平康坊大小青楼妓院有三百七十二间?    别的不说,姿色上乘的花魁、清倌人不下千人?    牛头灯在手,想睡哪个都行?    啧啧?    想想都觉得美。”

        “看你比我还高兴,要不,牛头灯给你,让你挑去?”陆庭边走边开玩笑地说。

        扑嗵的一声?    好像什么摔倒?    陆庭扭头一看,无言了,只见长孙冲摔倒在地,都不用人扶,长孙冲马上自己站起来?    连灰尘都没有拍,三作二步?    一下子就追到陆庭身边,双眼放光地说:“老...老大?    这是真的?”

        这家伙,还真没客气?    陆庭点点头说:“真的。”

        还没等长孙冲乐出来?    陆庭马上补充:“我是真有心转让?    刚才问孙会首了,他说身子不适可以保留,不可转让或卖掉。”

        长孙冲整个人好像泄了气一样,不过很快又想通了:“的确没有转让的先例,老大你是我们大长锦游侠队的老大,老大风光,我们也脸上有光。”

        陆庭边走边随口问道:“听说孙会首还有个孙女,你听说过吗?”

        “孙佳禾啊,见过二面,老大,你认识她?”

        “没,听别人说而己,听说她长得挺漂亮。”

        “漂亮?”长孙冲有些意外,很快摇摇头说,凑近在陆庭的耳边说:“算了吧,那手比老大的胳膊还要粗,又矮又难看,哪个瞎了眼的说她漂亮。”

        陆庭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刚才差点被孙时永那老家伙套路。

        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真诚?

        走到一层,那些围观的百姓还没有散开,看到提着牛头灯的陆庭时,再次爆发有如排山倒海的掌声和欢呼声。

        不知是风头太盛,还是陆庭的皮囊还不错,人群中还抛来几个香囊和香帕,其中有一个香囊还砸中陆庭,引得众人一阵会心的微笑。

        早就等候在这里的程处亮、杜荷和候明远也走过来,七嘴八舌向陆庭表示祝贺。

        特别是杜荷,刚刚狠狠地奚落了尹士驹一番,现在还笑得见牙不见眼。

        程处亮笑嘻嘻地说:“老大,准备去哪间青楼?”

        “良宵苦短,老大,可要抓点紧,有相好的姑娘没?”候明远屁颠颠地问道。

        陆庭有些为难地说:“一时还没想好。”

        来到长安,第一时间找李二,最后在程咬金的府上困了半个多月,然后就是找宅子、工作,平康坊只去了一次,连小手还没摸到就让人给轰了出来,哪有什么相好的姑娘。

        “还用想吗,老大,去极乐楼,把墨汐的瓜破了。”程处亮毫不犹豫地说。

        候明远摇摇头说:“老大,别听三哥的,墨汐好是好,可她还是一个雏,没多少情趣,要去的就去找万花院的怡梦姑娘,听说怡梦姑娘能歌善舞,房中术更是一绝。”

        “喝花酒找墨汐姑娘,看舞艺去万花院给怡梦姑娘捧场,作诗交流学问,惊雁姑娘是最好的选择,嘿嘿,若是共渡良宵,跖兰姑娘是不二人选,她长得美艳,还有异域风情,绝对能让老大第二天要扶墙走。”杜荷双眼放光地说。

        陆庭越听越不是滋味,老脸抽了抽,干咳一声,很快说道:“这事我心里有数,行了,你们看花灯去吧,那么多大家闺秀、豪门小姐出门赏灯,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你们也有收获呢。”

        什么意思,一群小屁孩像老司机一样开车,教自己去怎么喝花酒,当自己是刚进城的土包子?

        想当年自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长孙冲嘻嘻一笑,搂着陆庭肩膀说:“老大,我们要看看,哪个花魁有幸得到老大的青睐,一会也好老大加油助威。”

        陆庭脑里出现荒唐的一幕:自己在房里“冲锋陷阵”,长孙冲、程处亮等人在门外大声喊着“一二三,用力”一类的口号,想想都尴尬。

        “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下次再一起去”陆庭一边说,一边推四人往外走:“人都在这里,侠叶堂没人看着,要是有人闹事怎么办,行了,去吧,去吧。”

        长孙冲、程处亮四人被陆庭推,也没生气,一个个笑嘻嘻围在陆庭,一副要把热闹看到底的样子。

        这边没走,那边却来人了。

        “你,你们看,那不是春风院的惊雁姑娘吗,她怎么来了?”人群中有人突然大声喊道。

        陆庭循声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让开一条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女子,撑着一把油伞正在款款而来,女子面容精致、衣饰华丽,明显精心打扮过,在飘飘扬扬的雪花中,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好美,这就是春风院的惊雁?

        “咦,你们看,万花楼的怡梦姑娘也来。”

        “无忧阁的轿子,你们看,轿子里坐的是跖兰姑娘。”

        “天啊,怎么极乐楼的墨汐姑娘也来了。”

        正准备散去人群再次沸腾起来,谁也没想到,平时想见一面都难的美人儿,今晚竟然同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