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143 装逼装过头了

143 装逼装过头了

        最后一关终于开始,不仅要闯关的人紧张起来,围观的人群也变得安静。

        鹊桥取夺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陆庭也懒得理满脸都是怨恨的房士强,打量一下身边的人,大数大约在三十人左右。

        除了评判和下人,剩下的全是竞争对手。

        “大哥,连我们在内,还有三十二人,大多都是生脸,估计是从外地来的。”长孙冲小声在陆庭身边耳语。

        刚才长孙冲有留意通过第五关的人数,敲响结束第五关的锣声时,他清点的人数是三十二。

        第一关写有灯谜的花灯大约在三百个左右,也就是说只有一成人能站在灯楼的第六层,接受最后一个挑战。

        当然,无论多少人,牛头灯只有一盏,三十二个荷尔蒙爆表的男生,最后能扬名立万还能白嫖的人,只有一个。

        孙时永站了起来,对三十二名过关者拱拱手,面带笑容地说:“能闯到第六关,足以让明每一位都是才艺双全的佼佼者,老夫代表平康坊祝贺诸位。”

        现场响起不是很热烈掌声,陆庭和长孙冲也跟着的拍了拍掌。

        众人的心思都在想最后一题会出什么题目,谁都不想听一个糟老头说话。

        现场作诗是鹊桥取灯的必备环节,也是最受人瞩目的环节,很多人来之前,会做一些准备。

        孙时永也明白众人的心思,循例简单介绍了一下规则,很快大声说:“估计在场的每一位都等得很心急,好了,事不宜迟,马上开始最后的比赛。”

        话音一落,现场针落可闻。

        看到众人都静了下来,孙时永干咳一下,把音量提高,大声说道:“以前多是老夫出题,出了这么多,也累了,今年改一下规则,由其中一名评判命题,为善兄,你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    有劳你来出个题吧。”

        在场的老是老面孔?    像孔颖达、王咏志和张虎这三人,门生众多?    让他们出题有可能引起争议?    杜正藏没这个顾忌,他很少在长安?    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再加上他在读书人心中地位很高?    很多人都信服他。

        其他人命题?    要是以前无意让门生或弟子做过,传出去有损鹊桥夺灯的名声。

        杜正藏闻言,有些疑惑地说:“这个...不合适吧。”

        背景、地位、和名声,自己没一样占优?    让自己命题?    杜正藏都有些受宠若惊。

        孔颖达、张虎和王咏志出声附和,说在场的几个评判,多次参加这种活动,也都出过题,只有杜正藏没出过?    让他命题理所当然。

        推搪一番后,杜正藏愉快地接受这个露面的任务?    想了想,很快说道:“上元佳节?    自然要写些喜庆的诗作,今晚这么高兴?    就来简单一点的?    写诗离不开风花雪月?    都说美人如花,平康坊最不缺的就美人,这次的命题就写花吧。”

        顿了一下,杜正藏补充道:“写花的诗作很多,写出来简单,但要写得出彩可不容易,希望可以看到一些新奇有趣的佳作。”

        命题竟然是花。

        不少人听到暗暗松了一口气,杜正藏说得没错,风花雪月这一类的诗很很多,可以说都写烂了,就是写不好,起码也不怕写不出。

        站在不远的宇文鹰闻言,更是喜上眉梢,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运气真不错,参加活动前找人邀了几首没面世的好诗,其中有一首就是与花有关,押中了。

        “点香。”杜正藏的话音一落,马上有人用火折子点燃一根长香。

        “终于到了最后一关”郑紫菡拍了拍郑妍芝的肩头说:“芝妹,紧张吗?”

        听到命题是花后,郑紫菡松了一口气,出偏僻的命题,要是人人都不好发挥,说不定有人捡了便宜,像“花”这类简单的命题,越容易反而越考究写诗的功力。

        很多人都知道,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房士强,最擅长就是风花雪月的题材。

        刚才郑紫菡觉得自己有七成的把握,听到命题后,把握起码有八九成。

        郑妍芝摇摇头说:“紧张?菡姐,我为什么要紧张?”

        “芝妹,你不知房公子最擅长就是这类的诗作吗?”

        “不知,也没必要知道”郑郑芝一脸淡然地说:“只要结果没公布出来之前,一切就存在变数,对我来说,胜出的机会仍有九成。”

        郑紫菡微微一笑:“也就是一柱香的时间,很快就能知道是你输,还是我赢。”

        郑妍芝没有说话,她的视线一直看着站在灯楼第六层的陆庭。

        登徒浪子贪财好色,人品一般,但他总能给人惊喜,把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也不知这次能不能再次制造出惊喜。

        要是陆庭胜利,他收获名利,自己也能把心仪的书案赢过来,可以说双双得利,不知为什么,郑妍芝反而希望陆庭输......

        “老大,你想好了?”长孙冲有些吃惊地看着陆庭,有些疑惑地问道。

        命题下来了,人人都在搜刮枯肠地想,一些才思敏捷的人已经走向书案,准备写出自己的新作了,在这么紧张的时刻,陆庭居然还有心思吃东西。

        长孙冲都想给陆庭跪下了,这么重要的场合,这么好一夜成名的机会,陆庭还这样淡定。

        “没事,我吃东西的时候,灵感更好,忙你的就行。”陆庭一脸淡定地说。

        自己二世为人,不就是一首好诗呢,只要自己愿意,另说一首,十首八首都没问题,还要每首都是传世的那种。

        长孙冲有些无奈地点点头,走到一旁想自己的大作去了,一柱香的时间还真不多。

        也就是半盏茶的功夫,有人突然叫道:“哈哈,有了。”

        众人扭头一看,只见宇文鹰信心十足走到书案前,随手拿起一支狼毫,当场写了起来。

        动作还真快,众人只是看了一下,很快收回眼光,继续打磨自己的诗作。

        别人作出来了,自己也得抓紧时间。

        宇文鹰写完,检查无误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还细心用嘴吹干墨迹,这才交给一旁的婢女,由婢女交到评判席,等众人都作完了,然后会有声音哄亮的下人当众诵唱。

        看到一些人脸上出现焦急的神色,宇文鹰心里暗喜:自己运气不错,提前准备好的诗当好有一首应题,提早交显得自己才思敏捷之余,也能给那些竞争对手施加无形的压力。

        要不是顾忌另人怀疑,宇文鹰真想刚说出命题就去写。

        抬头偷偷看看评判席,只见五名评判已凑到一起观看自己的诗作,张外郎和孙会首还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信号,宇文鹰脸上的笑容更盛。

        一刻钟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好在写与花有关的诗不难,也有人像宇文鹰一样提前有准备,看到有人先上交,也开始走向书案,还有人还没作好就站在书案前,想好一句写一句。

        当长香刚刚燃到一半时,房士强也一脸自信走向书案,只见他运笔如花,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一气呵成。

        这时长孙冲才向书案走去。

        “老五,看你一脸笑容,想必胜劵在握了吧。”宇文鹰看到房士强走过来,马上热情地迎上去。

        就是有所准备,宇文鹰也没奢望能夺得牛头灯,盼着在诵唱自己的诗作时,有掌声和赞叹声就不错了。

        “一首拙作,也不知能不能进五位评判的法眼,还是三哥厉害啊,第一个完成。”房士强笑着回应。

        宇文鹰摆摆手说:“什么厉害,就是抛砖引玉而己。”

        房士强四处打量了一下,很快把目光落在还坐在摆放点心的桌边,闭着眼睛,右手的指头在桌面轻轻敲着,看样子是还在脑时打磨自己的诗作。

        “这个姓陆的田舍奴,不会写不出来吧?”宇文鹰察觉房士强的目光有些异样,很快发现其中关键,马上开口嘲笑。

        要不是陆庭右手的手指轻敲着桌面,还以为他睡着了呢。

        房士强摇摇头说:“这类题材太广泛,就是刚学会认识的童子也能做得出,写不出的机会...很低。”

        “这个陆庭,最擅长就是装腔作势,估计是想最后一个压轴出场,引人注意吧。”宇文鹰冷笑地说。

        房士强轻轻捏了一下自己手指的关节,发出啪啪啪的轻响,脸上再次挂起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凑在宇文鹰耳边说:“三哥,你看好了,看小弟一会怎么教训这个田舍奴。”

        对房士强来说,今晚本是一个好日子,一个自己扬名立万的好日子,没想到自己中了陆庭的套,当众说出自己的放任的事,这次算是丢了大脸,一想到这些房士强就怒火中烧。

        一直想着怎么报复陆庭,现在...好像找到了机会。

        “五弟放了话,肯定精彩,为兄就静候佳音了。”宇文鹰眼前一亮,欣然应下。

        大长锦的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宇文鹰很不喜欢陆庭,听到房士强要出手教训陆庭,马上来了精神。

        宇文鹰坐在一旁悠闲地等着看好戏的时候,交完诗作的长孙冲都急得团团转了。

        那支香烧了一大半,只剩一小截,估计只有半盏茶的功夫,可陆庭还是闭着眼坐在哪里,右手的手指好像还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好像他不是来参加鹊桥取灯,而是来青楼听曲。

        香只剩一小截,死对头宇文鹰和房士强也上交了诗作,此刻书案前有五个人正挥笔书写,只剩陆庭一个人没有动静。

        是没想好,还是没注意时辰?

        长孙冲急得团团转,有心想提醒陆庭注意时间,又担心陆庭正在作诗的紧要关头,要是打扰他,说不定作好的诗作也没了,可不提醒,眼看就来不及了。

        简直是左右难道。

        不仅长孙冲急,一直关注陆庭的郑妍芝也有种挠心的感觉,眼看一个个都完成了,只有陆庭一个人还坐在哪里一动不动,郑妍芝都替陆庭捏一把汗。

        诗作不出彩没关系,那么多人,只有一个能登上灯楼的第七层,可怎么也要作出来啊,要是别人都作出来,就剩陆庭一个,传出去也不好听。

        有二个不明情况的集英社姐妹,也注意到陆庭的情况,小声议论陆庭是不是放弃了呢。

        正当长孙冲咬咬牙,准备出手提醒陆庭时,只见陆庭嘴角微微向上翘,突然眼开眼睛,很快站起来,稳定向书案走过去。

        终于动了,长孙冲长长松了一口气,都快急死了。

        陆庭走向书案时,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看到这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挺了挺腰杆,脸带笑容眼放光彩,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宇文鹰还真没猜错,陆庭还真是等到最后一刻压轴出场。

        古代名气很重要,有了名气,做什么也容易,特别是入了仕途的人,有名气明显更容易得到提升,陆庭答应长孙冲参加,除了一千贯很吸引人,最重要的原因是想通过这个活动为自己涨名气。

        别的不说,有了名气,李二肯定会高看自己一眼,说不定一高兴,就把师徒的名份坐实,等李二上位,自己就是由皇子门生变成天子门生,想想都美。

        刚才想第一个完成,刚想起身,没想到宇文鹰那货比自己还快。

        做不了第一,那就最后压轴出场,陆庭看起来眯着眼睛,一脸轻松的样子,实则右眼不时露出一丝缝,一直看着显眼处那支香的长度,长孙冲急得团团转陆庭也看到,不过还是等到最后一刻出场。

        还真不错,全场只剩自己一个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很美妙。

        在众目睽睽下,陆庭自信满满走向书案,二丈、一丈、四步、三步、二步....

        眼看陆庭还差一步就到书案,倚在一根立柱旁的房士强右手轻轻一抖,一粒银豆从袖袋落到右手的手心,此时手还在袖内,没人看到袖里的情况,房士强熟练地把银豆子放在食指的位置,不动声色转了一下角度,右手的食指猛地用力一弹,那粒细细的银豆子在空中快速飞过,准确地打在陆庭右腿的关节处。

        陆庭突然感到右脚关节处一痛,右腿无力,不由自主地一屈,整个人失去平衡,“砰”的一声摔在书案上,连人带书案全倒在上,书案上的笔黑纸砚一下子全倒在地上。

        “啊”的一声惨叫,就是对面包厢内得郑妍芝也听得清楚。

        “老大,你没事吧。”长孙冲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去拉起陆庭。

        陆庭摸了一下右脚膝关节的地方,一边倒吸冷气一边说:“没事,不知为什么右脚突然痛一下,然后就没力了。”

        真是邪门了,也不是绊倒,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

        还想一鸣惊人呢,倒是先闹了一个笑话。

        长孙冲还想安慰陆庭二句,一个跟长孙冲交好的贵公子在一旁提醒说:“长孙兄,快别说了,让你朋友快点作诗吧,香快没了。”

        陆庭和长孙冲扭头一看,不由吓了一跳:那枝香烧得只剩一个点点,好像随时熄灭一样。

        “不好”一个让长孙冲更绝望的声音响起:“陆公子刚才把书案弄翻,墨都全倒了,这...现在磨墨也来不及啊。”

        长孙冲一看,脸色一下子沮丧起来,原来一只只注满浓墨的墨砚,全倒在地上,墨砚都空了。

        就那香的长度,估计写一首五言五诗都不够时间,现在连墨也没有,长孙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老大这个奇兵,怕是要折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长孙冲一脸绝望时,宇文鹰和房士强脸上出现喜色,特别是房士强,嘴边更是露出阴谋得逞的冷笑。